Board logo

主題: [原創] 初戀情人〈第四章〉11/21更新 [列印本頁]

作者: 莎莎     時間: 2011-7-13 23:00    主題: [原創] 初戀情人〈第四章〉11/21更新

一直想動筆寫的故事,跟大家分享

【初戀情人】

《序曲》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一次,我希望在18歲的那一年我不要愛上他。那麼或許我在28歲的這一年我就不會跟任何人分手了。」不知怎地,等待檔案下載的空檔,我突然想起愛咪28歲那一年的願望。

    我的好朋友愛咪是個很強的人,但她偏偏是個水象星座、血型屬憂鬱的那一種,所以我猜愛咪的心理一定住著一個外星人,像是M.I.B.裡頭那個不知名外星國度的國王一樣,愛咪是被一個很強的外星人控制著一個本該很柔的身體和靈魂。

    不過這種欠揍的想像我當然沒跟愛咪說過,不然我們兩個人也不可能相安無事成這樣,說真的,可以搞砸10年的戀情的人,一定擁有一個別人很難介入的思考模式。

    「18歲真好」愛咪再30歲生日的那一天她這樣說「18歲可以為了未任何事奮不顧身」
    “可是你的奮不顧身不是在18歲耶!”只差0.1公分的距離,我就要把這句話送出口了,不過我的心終究比我的嘴更軟一些

    『你還會想那個人嗎?』其實我選擇的這個問句也沒好到哪去
    「哪個人?」愛咪轉頭盯著我看

    『就那個某某呀•••』
    「我想的不是那個人•••」愛咪抿著嘴說,像是保留了一些什麼沒說

    『難道還有別人啊!』我半開玩笑地說
    「我想的事那段時光」愛咪嘴角揚得很勉強「那10年•••是我生命的精華,嗯•••應該說•••那一段時光是每個女人的精華歲月,對吧!」

    『喔•••應該是啦』我敷衍她的應了一聲
    「我的精華歲月都給了他,然後才發現我根本不會跟他結婚」愛咪拿起隨手杯,輕啜了一口咖啡「想想•••我還真是個白痴」

    『幹嘛罵自己,混蛋的是他又不是你!』其實發現那個人劈腿的人是我,但是我卻沒跟愛咪提過這件事,我只打了通很長的電話給湘君,講到手機差點過熱爆炸。

........................................................................................................
『馬的,為什麼是讓我看到?』我差點哭了出來
「這種事哪有為什麼可以講,你就是看到了啊!」湘君說

『可是我是去看小狗的,他怎麼可以帶那個女人去看狗展?』我說
「劈腿的人不能買票入場嗎?」湘君訕訕地問

『厚•••像我們這種愛狗人士是不會劈腿的!』我義正辭嚴的說著
「可是狗也不是單一配偶制,對吧!」湘君果然是個冷血的科學家「如果狗是忠誠的,哪來一堆流浪狗?」

『話不是照樣說啦!』我說『你說我該怎麼辦啦!要不要告訴愛咪?』我問到『湘君,如果是你•••』我的話都還沒說完

「愛咪不愛狗,對吧?」湘君就把話題往另一個方向帶「你想想看,如果你是一個愛狗愛到會去看狗展的人,但是你的伴侶卻對狗毛過敏」她說道「你要怎麼跟她分享那種被初生小狗仰望的喜悅?」

『•••』我不知道該怎麼替愛咪說話,或許我壓根認為湘君講的都是對的
「你不用煩惱這段跟你無關的愛情」湘君冷冷地說「愛咪自己會處理」
............................................................................................

「別提他了」愛咪將杯子輕輕放回桌上的聲響讓我回了神
『不是我提的呀!』我說

「你知道嗎?我們都過了那種可以為了一點點小情小愛就大鳴大放的年紀了」愛咪說「今年初,我甚至發現我自己居然會害怕奮不顧身這種感覺!」
『你怕變成敗犬嗎?』我其實已經知道答案

「如果已經是了,就沒有所謂怕不怕的了!」她的答案很勇敢,所以我想一定是他腦子裡的那個小外星人發功了
『那你怕誰奮不顧身?』

「怕自己為了愛人而奮不顧身,因為我已經沒那體力了」愛咪的話還沒說完「我也怕別人為了愛我而奮不顧身,因為我已經沒有抵抗力了!」說這話時的愛咪,一點也不強,不是我習慣的樣子。我突然擔心了起來,我好怕有一天我就算看到了不再受外星人控制的愛咪,我會察覺不出來。

[ Last edited by 莎莎 on 2011-11-21 at 00:41 ]
作者: blueberrylady     時間: 2011-7-14 00:48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莎莎 at 7/13/11 09:00:
一直想動筆寫的故事,跟大家分享

【初戀情人】

《序曲》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一次...

沙沙﹗

好久沒來這樓了﹗
很好奇【初戀情人】,就進入。。。

謝謝分享﹗
還有吧﹖
請繼續喲﹗

作者: 莎莎     時間: 2011-7-14 15:04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blueberrylady at 2011-7-14 00:48:


沙沙﹗

好久沒來這樓了﹗
很好奇【初戀情人】,就進入。。。

謝謝分享﹗
還有吧﹖
請繼續喲﹗

真的是很久沒來了
還好看了DREAM HIGH
然後想起........對厚......很久沒來繞繞了!

這個故事是新的
還在努力寫呢!
作者: 888     時間: 2011-7-14 18:18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莎莎 at 2011-7-14 15:04:


真的是很久沒來了
還好看了DREAM HIGH
然後想起........對厚......很久沒來繞繞了!

這個故事是新的
還在努力寫呢!

滴兒莎莎~~~真滴素好久不見阿!!
(可見得妳素一個念舊滴倫喔)
很高興又見到你來真愛發文!

哈哈~~小小聲問問 這~初戀情人~~素金滴嗎?
阿~~難忘初戀滴情人阿!!

粉期待續哦!!

作者: 莎莎     時間: 2011-7-14 21:50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888 at 2011-7-14 18:18:

滴兒莎莎~~~真滴素好久不見阿!!
(可見得妳素一個念舊滴倫喔)
很高興又見到你來真愛發文!

哈哈~~小小聲問問 這~初戀情人~~素金滴嗎?
阿~~難忘初戀滴情人阿!!:c ...

呵~~~
這是我幫朋友寫的故事
寫她的那個初戀情人......

初戀啊....

總是讓我想起俊祥....
作者: 莎莎     時間: 2011-7-14 21:52    主題: 第一章

第一章   

    跟許多長期生活在升學壓力底下的莘莘學子一樣,愛咪知道那些屬於她可以完全掌控的生命應該從十八歲開始算起。畢竟她有對生活嚴謹的父母,所以從小學入學之後,愛咪就一直半自動的維持著好學生該有的樣子:準時到校、從不缺課、和同學維持某種心照不宣的虛應互動、不是心甘情願的主動幫忙老師打雜•••愛咪總是說:「我能在任何一種團體生活中都如魚得水」因為她是生活在出海口的魚,既享受淡水也熱愛海水。



    『這樣很沒原則,不是嗎』我說
    「“我”就是生活裡的原則」愛咪說「既然是我的“原則”就應該聽我的,對吧!」



    老實說,愛咪的論點總讓人很難推翻,畢竟她是學科學的;她的生活就像是某種我永遠背不起來的化學方程式,什麼元素配上什麼元素然後產生什麼化合物,一切都在計算中。所以當她擅自將大學聯考志願卡上的第二和第三志願掉換、而成功的錄取離家兩百多公里遠的科系,我一點也不意外。



    「輕而易舉的事」愛咪說「我的志願卡上有50幾個志願,但事實上我已經精確的計算過我的落點的,我知道我可以到台北來」



    『那你幹嘛不直接填一個志願就好了?』我不自覺得拿起桌上的小鏡子檢查一下今早匆匆刷上的睫毛『劃五十幾個志願很累耶!』其實每天要維持睫毛不糾結又濃密也很累

    「為了混淆試聽啊!」愛咪挑著眉說「我知道我爸媽一直想讓我就留在家裡附近讀書就好,所以我確確實時的把他們想要的志願通通填上了,尤其是離我房間門算起來不到 一公里 遠的系所,是我志願卡上原本的第一、第二志願」
   

    『然後呢?』
    「然後在交給我爸檢查之後,我帶了隻2B鉛筆騎車去繳志願卡」



    『這是欺騙家長的行為耶!』
    「沒有告知不等於欺騙」愛咪就是有這樣的能力,讓每個對的人都以為自己是錯的「我只是沒有告知我爸,我的第一、二志願跟他的不一樣」



    『那你考上的自己的第一志願,快樂嗎?』我只是隨口問問,其實並不是真的在意,因為那答案是想當然爾的肯定。
    「•••」奇怪的是,愛咪並沒有輕輕的用鼻子哼出她的得意,她就這樣的讓場子沉默了下來。先不論是好奇心驅使亦或是其他,我覺得這樣安靜的空間裡有一種隱隱的情緒在流動。



    『你不快樂嗎?』無法久處於沉默狀態中的我只好換個方式問『還是要再來杯咖啡?』
    「快不快樂要怎麼定義?」愛咪望著我問道「那你告訴我妳現在快不快樂?」



    『我?我嗎?』這時候已經不能再管我的睫毛翹不翹了,我得認真的思考一下
    「如何?你快樂嗎?」愛咪依舊定定的望著我,咄咄逼人的



    『該•••』該死!我居然回答不出來
    「同一個時間的段落裡,好的壞的本來就會參在一起,對吧!生活本來就不會只有單一個元素,一切都是化合物,化合物!」愛咪不愧是化學系的A咖



    『可是總有好多過壞,不快樂多過快樂的時候,你是哪一種?』總算是找回了思緒了我
    「就好比遇到那個某某的時候」想都沒想過,愛咪居然自己又提起了那個某某「我真的很開心能找到一個讓我覺得自己輕鬆的對象,但是每一個跟他在一起的片刻,我卻又再同時痛苦精算著與他一起共創未來的可能」



    『這麼累?』我說
    「不是累」愛咪說「那是一段很勞心的歲月」



    『談戀愛哪會勞心呀!』我說愛咪未免也想太多了吧!
    「那個某某其實是我的學弟」愛咪罕見的托著她的腮幫子,輕輕的吐出這幾個字。



    過了25歲之後,女人是不會隨便托腮幫子的,尤其特別是像愛咪這樣的一個科學家美女。她曾經說過:二十五歲以後的女人,臉部的膠原蛋白有可能已經減少到無法立刻撫平新生的細紋。



    所以煩惱,可以!
    不要托著腮幫子煩惱!那是十幾歲美少女的撒嬌模式。
    『他如果是你學弟,那也未免太•••』想說出來的話可能有些傷人,所以我停頓了一下

    「你想說什麼?」愛咪轉動著她的大眼睛盯著我,眼線畫的真好!
    『太少年老成了一點』我說的很小心『難道說你第一眼見到他時沒這種感覺嗎?』
    「其實我記不得第一眼見到他的時候我到底有什麼想法」愛咪無意識的敲著鍵盤,發出了些平緩情緒的聲響「那個時候大家都告訴我,我很“幸運”的抽到了一個“大哥”當直屬學弟」
    『大哥?』
    「我一開始還以為他是更生人」愛咪的眼角有一點笑意透了出來,只是她的手仍然持續的敲著鍵盤



    『他不是嗎?』我明知故問
    「他不是」愛咪白了我一眼「他是以退伍軍人身分加分進我們系上的」



    『拜託•••你就說他是晚讀了幾年,怎麼連他入學的方式都說了出來』我不解的說道
    「你知道嗎?」終於愛咪停下了手指的活動「就是因為這個身份,所以我從來也記不起來第一眼見到他的樣子,一直到跟他分開了,我都想不起來••••••」愛咪說不出口的,是當了資深資優生無法掩飾的優越感


    『••••••』我默默的等著愛咪的答案
    「但他一直都記得」愛咪說「一直都記得他根本入不了我眼的那一場家族迎新」
作者: 888     時間: 2011-7-15 16:32
謝謝莎莎滴分享!!
哈~粉好奇 有個性滴愛咪會遇上蝦米款滴學弟阿!!

作者: 888     時間: 2011-7-15 16:36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莎莎 at 2011-7-14 21:50:


呵~~~
這是我幫朋友寫的故事
寫她的那個初戀情人......

初戀啊....

總是讓我想起俊祥....

噢噢~~原來素金滴呀!
這麼說來~~你素目擊證人囉!!

阿~初戀  總素讓人難以忘懷滴阿!

作者: blueberrylady     時間: 2011-7-16 02:39
看到填志願這事,
想到很多為了想離開老家遠點都是這麼做﹗
不奇怪啦﹗

俗語說。。。
不打不相識

沙沙﹗請繼續﹗

作者: 黃悅     時間: 2011-7-18 14:42
想起一首歌[難忘初戀惰人],
期待繼續下文.
作者: 莎莎     時間: 2011-8-9 21:57    主題: 第二章

第二章
    台北的空氣跟交通一樣,總是揪成一團,什麼味道都參在裡頭。一氧化碳、二氧化硫、少量懸浮微粒參雜著些大量矽磷的黏膩。

    在這樣的空間中生活,其實跟實驗室裡的感覺差不多。

    所以愛咪很快的就適應了台北的生活。

    除了少部分感嘆與T大擦肩而過的人之外,來這所學校的人大部分都是相同的:安分地繼續認真讀書,在不傷表面和氣的大前提下、以些微T分數險勝的分發回故鄉任教,企求一生的穩定。

    愛咪想的也是這樣。但也有些不一樣。

    首先她不是進不了T大,是她選擇不要T大。

    其次她要在不傷表面和氣的大前提下,盡情地做自己。

    高中的那幾年,她每每與一些不入流學校的學生錯身,她多看了那些人的妝扮幾眼。一方面想著:就是花太多時間雕塑頭髮,難怪你們讀那麼爛的學校。另一方面她又忍不住在課堂上老師瞎扯的空檔幻想著,如果是自己,她應該不會把髮線抓得那麼分明。

    就是因為這樣,左腦的感性通常跟著右腦的理性一起運作,所以愛咪將自己的第一筆公費貢獻給了東區的某家知名髮廊。

    「你不需要特別幫我設計什麼造型,請你就照我說的作」愛咪對著鏡子裡的設計師這樣說,有些直接的。
    『同學,可是我看你的髮質•••』總是有個Y當英文名字字尾的設計師顯然有些不悅『不適合喔!』

    「你摸過我的頭髮不過才•••40幾秒,我可是摸了一輩子,請你就照我說的剪就可以了」愛咪在大部份場合裡的客氣,在沒人認識的空間裡是不會派上用場的
    『那•••』英文名字字尾Y的設計師很不耐煩的撥著愛咪的頭髮『那好吧!』設計師終究沒和錢過不去

    剪了一頭很空氣感的短髮,愛咪繞到了髮廊後頭小巷子哩,找了一家專賣法國飾品的小店打了耳洞,順便買了一對純白色山茶花耳環戴上。

    「這就是我要的」愛咪有些得意的笑著。

    今天就是系上的迎新晚會,和許多對大學懷抱憧憬新鮮人不同,愛咪因為家就住在大學城裡,所以她知道關於大一一切的活動都有曖昧的心機在其中。

    說是一切都為了讓學弟妹提早適應大學生活,其實不過是為了在活動中找尋跟自己節奏相同的人,或是成為社團的新成員、或是成為系學會的兼職義工、亦或是拉進實驗室裡當老么、雜役,說不定一個不小心,還可以帶回家當伴侶。

    總之不論這一晚過後是如何,愛咪不想成為會場上那種自我介紹完就無話可說的可憐蟲。所以活動還沒開始,她就“異常不小心”的進入了還在準備中的會場

    『學妹,活動還沒開始喔!』一個學長對她搖搖手
    「是嗎?真丟臉!」愛咪自動切換成閨秀模式「那•••那我先回宿舍去好了?對不起!」

    『不用再走回去啦!你先進來好了!』學長說『大家都是一家人』
    “誰跟你一家人呀!”愛咪淺淺的笑著,低著頭默默的進入會場。

    簡陋的會場牆上貼著簡陋又閃亮的迎新海報,果真上帝是公平的,給了人理性的腦袋,就收回了美感的那一個區塊。還好場子裡的冷氣夠強,愛咪才勉強感覺到一絲絲迎接新生的誠意。

    當然深為資深優等生的愛咪,絕對不會默默的等人招喚時才出手幫忙,在她800度隱形眼鏡的加持下,她找了群看起來最聰明的人走去。

    「請問•••」詢問他人時,適度的停頓是一種不容被忽視的空白
    『讓你問』自以為幽默的粗魯,典型的理工男回道

    「我可以幫忙嗎?」愛咪不愧是資深優等生,縱使已經有些不滿湧上心頭,但她還是連眉都沒挑一下的笑著繼續說
    『不用』自以為果斷的粗魯,另一個典型理工男說『你去那邊』他頭也沒抬的用手著一小撮學姊聚集的區塊

    「還是需不需要我幫大家拿飲料」然後直接澆在你頭上,當然後面的這句話愛咪只放在心裡
    『好啊!但是如果學妹你可以順便餵我喝,那就更好了』慣用言語性騷擾,又
是另一種典型的理工男說著

    「喔!好啊!」我餵你喝硝酸,費用算我的。愛咪一邊盤算著一邊轉身準備去拿取飲料
    『就跟你說了不用,你聽不懂嗎?』粗魯理工男再次開口,聲音衝著愛咪而來

    「不用什麼?」輕輕皺著眉頭,愛咪裝無辜的回頭說道。就差那麼一點了,湧上眉頭的不耐差點全顯現出來。
    『不要拿飲料來這裡!』粗魯男說『這裡有電線你沒看見嗎?我們在接延長線你看不懂嗎?』

    『所以我說要學妹餵我們喝呀!一人一口』騷擾男緩和氣氛的手法還真是低俗的一如他的外貌
    「•••」愛咪沉默著,心想那些3秒就可以泛淚的功夫不曉得要去哪裡學

    『阿凱!講話別那麼衝啦』不曉的哪裡來的聲音化開了空間裡僵住的氛圍
    「•••」阿凱學長是嗎?我記得你了。

[ Last edited by 莎莎 on 2011-8-15 at 23:54 ]
作者: 888     時間: 2011-8-10 20:20
哈~~這個愛咪 也素粉有個性滴女倫阿!!
~~~感覺心機也粉重!!

看來~和那個叫阿凱滴  應粉有看頭!

多謝莎莎滴續集分享!

作者: 莎莎     時間: 2011-9-13 20:35    主題: 第三章

第三章

    其實也不是沒想過,當個會傻笑的女孩就好。遇到難題的時候,眼角一彎、嘴角一牽,就算天真的塌了下來,都會有傻子撲上來救她。

    但是愛咪總以為,她的聰明如果只用在用應付各種大大小小的考試,那也未免太大材小用。人,才是最需要用智慧去處理的物件。

    不過面對像阿凱這樣的人,愛咪有好一陣子都後悔當時沒使用暴力,不管是肢體的還是言語上的,總之,那是愛咪第一次用傻笑去應付一個根本就不該是她的對手的人。

    聽系上的學長說,阿凱是個很不討教授喜歡的傢伙,聰明但是沒耐性,重點擺在沒耐性。助教發下來的專題,他總是皺著眉的翻看,然後用不是很難聽到的音量嘆著氣,偏偏他又總是第一個完成專題的人,所以大家也就習慣這樣縱容他的狂妄。

    如果說被一個人寵愛是件美好的事,那麼像阿凱這種被整個系所給溺愛的人,一定就會形成某種難以馴伏的人格。而擁有這樣的人格特質的人,應該就是愛咪最可敬的對手了,一定是因為這樣,所以老天爺〈或者該說是系上的助教們〉順理成章的就將阿凱交到愛咪手中,不可依恃的自負學長協助人見人愛資優學妹適應實驗室生活。

    很倒楣的跟阿凱分在同一個team,才剛滿18歲的愛咪就被迫經常處在阿凱的嘆氣聲,和那種明顯藏著不友善、不認同、不齒為伍的“嘖嘖”聲的環境裡。

    愛咪每每從實驗室走回宿舍的路上,她都免不了期待著:不曉得哪一天她才可以跟校本部的那些女生一樣,來個盲目的聯誼,像她在餐廳裡聽到的那樣;在骯髒的安全帽裡抽鑰匙,吸滿整個城市裡的烏煙瘴氣後,到淡水去吃ㄚ給,或者是到貓空去泡茶。

    沒有,這些是在她提早進入實驗室之後,一件有沒發生。系裡的教授知道她是個可造之材,所以問她想不想比其他同學先一步適應環境,

    『那我就先試試看好了』愛咪當時是這麼回答的

    「不過,我知道這可能對你來說可能會有些辛苦」教授說「畢竟妳才剛剛進入大學」

    “怎麼可能會比別人辛苦”愛咪心想“我可是台大的料耶”

    於是乎,愛咪在別人努力掙脫高中時期傻不嚨咚的蠢樣子,準備蛻化成彩蝶的關鍵時刻,決定繼續鍛鍊她的腦子,當然還有修養。但是面對阿凱的時候,愛咪就是有些耐不住性子。畢竟當同寢的室友都沉醉在哪個學校的那個誰又跟她說了什麼山盟海誓的時候,最常縈繞在愛咪耳邊的卻是阿凱的嘖嘖聲。

    「學長,既然你那麼聰明,你怎麼不去讀台大?」愛咪在第一次over night進行某個政府機關的專案時,終於還是開了口。

    這是愛咪學生生涯堶澈蛈b一堆異性的包圍下,大剌剌的在外過夜,偏偏她是晨型的女生。

    「早睡早起身體好」,是被愛咪奉行了十八年的生活準則,她喜歡清晨的空氣裡那一抹微涼的溫度,對腦子很好。所以當時針過了午夜12點,愛咪的腦子也開始打烊,眼睛讀的進不了她的思緒,耳朵更是早已熄燈歇業了。

    所以縱使她和阿凱不過是分到專案裡的一個超不起眼小專題,她還是無法像晚間9點之前的她一樣,一次就把流程run down,於是乎阿凱的嘖嘖聲又飄進了她的耳膜。

    『學妹,那你那麼聰明,為什麼這些步驟你聽兩遍都記不起來』阿凱以極為不屑的眼神瞧了過來,然後視線就這樣停留在愛咪的臉上

    「學長,正常來說,你不是應該將流程全部RUN過一次」被阿凱瞪得一把火的愛咪指著隔壁桌的那一對男男組合「像一般學長都會做的那樣」

    『你也需要這樣喔!』阿凱是線依舊沒一開,只是他開始輕輕地敲著桌面

    「•••」皺著眉的愛咪閉上眼睛思索了一會兒,嘆了一口氣,然後張開已經泛著血絲的雙眼,她緩緩的搖著頭。她認命的繞到桌子的另一頭,揉揉眼睛提神“就從來一次吧!”她心想

    『我餓了』阿凱沒頭沒腦的拋出了這句話『我的雞排要辣,你要不要?』

    「什麼?」愛咪有些摸不著頭緒

    『我說我餓了』阿凱伸手探了探褲子的後面口袋,然後抬起眼對愛咪說『要操作給你看,我需要補充體力』

    「所以呢?」

    『要不要去買雞排?』阿凱問道

    「要我去買嗎?」愛咪心想著不知道夜市這時收攤了沒「現在嗎?」

    『我說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買雞排?』阿凱說『還是我去買給你吃?』

    「我嗎?」愛咪伸手指著自己,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厚•••是我』阿凱突然握住愛咪的手,指向他自己『我看,就一起去吧!』

    然後,令人難以置信的,阿凱緊緊握著愛咪的手腕,在沒有告知任何實驗室夥伴的狀況之下,他帶著愛咪去買加辣的雞排。只是令愛咪不懂的是,阿凱並沒有回實驗室裡吃雞提神,而是騎著車穿越了大半個台北市,提著已經冷掉泛著油騷味的雞排翻牆進入已經廢棄的沙崙海水浴場。
作者: 888     時間: 2011-9-15 18:15
多謝莎莎滴分享!!
作者: 莎莎     時間: 2011-11-21 00:40    主題: 初戀情人〈第四章〉

聽說每個女孩的身體裡都內建著一個公主,等待被拯救。所以有的人裝傻,等著吃毒蘋果;有的人蓄長了頭髮,期望一座只有一扇窗的高塔;有的人拼了命的學手工藝,隨時準備迎向紡錘上的刺。

    可惜的是愛咪學的是化學,所以她知道蘋果皮上的把戲多到值得削皮來吃;她喜歡窩在房裡,所以不愛開窗;最可悲的是,女紅從來就不是愛咪的強項。綜合以上的種種,愛咪根本沒有童話公主的驅動程式。



    因此,站在海邊微微晨曦中愛咪,吹到的海風只是海風。



「你不會是帶我來這裡放生的吧!」愛咪癟著嘴說「放生學妹不會累積功德!」

『哈!哈!哈!放生海龜才會是吧!』阿凱笑得有些誇張的揚起頭『要放生的話我會選擇在大度路上就把你丟包了』



「那你帶我來這裡嗑雞排」愛咪打的個哈欠說到「會不會太“浪漫”了一點?」

『有感覺嗎?』問這話的同時,阿凱兀自的往前海走去,期間還不忘舉起手邊的袋子回頭問道『要吃嗎?』



「我不要吃!」因為不想一個人落單在這個常常出現靈異專題的海水浴場,愛咪只維持著 一兩 步距離的落後,緊緊的跟著阿凱的步伐

『第一個問題呢?』阿凱顧自的走,海水的氣味越來越濃了



「哪一個?」愛咪給越來越明亮的朝陽映的整個煩躁了起來「學長!我想回去了」

『為什麼?』阿凱些微地放慢了腳步



「也給我一塊雞排吧!」眼看著就要踏上沙灘,愛咪有那麼一剎那幾乎就要去拉住阿凱的衣襬,但是她終究只是伸出她的右手,然後翻轉掌心朝上

『餓了喔?』阿凱回頭說話的同時,身上備朝暘鑲上了圈閃閃的光,看得愛咪有些目眩



「不餓!」愛咪眨了眨眼「但是我不餓也可以吃」

『哈!學妹,你真的超有趣』



「謝謝」愛咪伸手接過阿凱的過來的紙袋,開口咬下已經涼掉的雞排

『不問我為什麼帶你來這裡嗎?』阿凱說這話的同時,他們兩個人都已經踏上了沙灘



「今天我作不出結果對吧!」愛咪偏著頭想著實驗室裡已經清洗的器材

『應該是』阿凱一屁股坐下,然後下巴一偏『坐!』



「老實說你很看不起我是吧!」愛咪緩緩的坐下,然後雙手環著膝「因為我是小大一」

『沒有看不起你,我對誰的口氣都是一個樣』



「那為什麼不回去把實驗做完」愛咪搖了搖手上的雞排紙袋「不是都買了這個?」『……』很罕見的,阿凱沒有說話,指是用力的啃著雞肉



「我不是做不出來……」愛咪的話還沒說完

『只是太晚了』阿凱就接了下去



「過了十二點我的腦子就進入休眠模式」愛咪說「所以我才會說要你操作一次給我看,看過了我就懂了」

『看了就懂是嗎?』阿凱喃喃的說著『那現在你懂了嗎?』



「我又沒看到!」愛咪稍稍提高了音量,心想理想著“有時間出來買消夜,還不如真真切切的待在實驗桌前來得踏實”

『你沒看到呀!』阿凱還是若有所思的低聲說話



「學長…」愛咪這下子微微的冒出了火氣「我的東西吃完了,我們回去吧!」她倏地站了起來

『學妹,你還真是容易生氣』阿凱也起身準備往回走



「跟你在一起很容易上火,你知道嗎?」愛咪忿忿地說著

『不知道』阿凱說



「難道你說話時都不盯著別人看的嗎?」

『有吧!』阿凱皺著眉,仔細的思索了一會兒



「那你都沒看到嗎?」愛咪說道「別人的表情難道你看不出來嗎?那種火大到想揍你的樣子,像你這麼聰明的人應該看一次就懂了呀!」

『那你示範一次給我看』在這種時候,阿凱居然意外的咧著嘴笑



「你也需要這樣喔?」愛咪咬著牙說

『你還真是……看了也不懂!』



「我……」終於,愛咪放棄抬槓,她選擇的低著頭往門口快步移動

『……』很有默契的,阿凱居然有沒說話的只是跟著



到了停車的地方,兩個不說話的資優生像是排練過的一般,完美的避開彼此

的眼神,只是各自生著各自的氣。驅車回師大的漫長車程,愛咪有好幾次都差點

在顛簸的後座上睡著,她隱約感覺到阿凱其實並沒有很專心的在騎車,因為他的左手在每一次停等紅等之前,總是會探向身後的她,像是在確定愛咪的安全一樣。



    回到了學校的停車棚,愛咪頭也沒回的就走回宿舍,當她終於爬上階梯躺在床上,她開始思考的是,阿凱說的那句話:『看了也不懂』



    是嗎?
作者: 莎莎     時間: 2011-11-21 00:43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888 at 2011-9-15 18:15:
多謝莎莎滴分享!!

這一陣子很忙
都忘了要把這對男女從沙灘上接回來
ㄟ害~~
作者: 888     時間: 2011-11-22 11:42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莎莎 at 2011-11-21 00:43:


這一陣子很忙
都忘了要把這對男女從沙灘上接回來
ㄟ害~~

哈哈哈((((((((((((((((
偶看嗎?may be他們過滴粉happyㄋ!





歡迎光臨 真愛勇俊 (http://truelovebyj.com/) Powered by Discuz!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