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註冊 | 登入 | 說明 | 真愛信箱

 

 

<<  [1] [2] [3] [4] [5]  >>
作者:
主題: 夏天{完結篇} 上一文章 | 下一文章
莎莎
註冊用戶




積分 508
發表文章 234
註冊 2005-11-4
來自 412聯盟
狀態 離線
#1  夏天{完結篇}

夏天
「我以為我已經準備好,在不傷害任何人的情況下,談一場戀愛了。」

2000年•初夏

『喂!你有沒有想過將來出了社會我們會變成什麼樣子?』
「為什麼這麼問?」

『嗯•••不是很多人都說出了社會都會被社會同化,會變的比較世故啦!現實啦!反正不是像現在這麼單純的生活。』
「不好嗎?」

『也不是啦!就是複雜一些嘛!』
「船到橋頭自然直」

『那如果不直呢?』我不死心的問
「那就下來用走的啊」PACO懶懶得說著。

    他就是這樣,很少對我認真的思考認真,老喜歡用問題回答問題,所以從九年前認識到現在,我知道的很少;因為對於更深入的問題,我從來也不敢問。

    海邊的夜晚其實很安靜,我枕著他的胳臂,隱隱約約可以聽見不知是誰的心跳和腳邊傳來海浪的聲音。屬於夏天夜晚特有的黏膩空氣和著腥味飄散在四周。『怎麼沒有星星啊!』我是一個不習慣安靜的人
『海邊應該很多星星不是嗎?』尤其是和PACO在一起

『真奇怪』總是覺得一安靜下來,就會有什麼事發生
「噓」PACO忽然轉過身,雙手撐在我的身旁,擋住了我的視線

『你要幹嘛!』對於他突如其來的動作,我頓時不知所措,我努力對焦卻看不見他的表情,但我知道我的表情在他眼中一定是清清楚楚的。

    他伸手撥開我臉上的髮絲,輕輕地吻了我,嘴裡都是白長壽的味道。

    這是我們研究所畢業前最後一次出遊,因為畢業典禮那天他不能和我一起慶祝,他要和小瑤的父母吃飯,也許在入伍前會先訂婚也說不定;因為雙方家長都覺得交往了那麼久也該安定下來了,先訂了婚,等男方退伍時女方也大學畢業就結婚;而我和他約好,在這次旅行之後,就分手。

    說起來我們這三人的緣分還真是奇妙,PACO是我高中同校三年的同學,而小瑤是我的學妹。也就是說,我先認識了他、然後小瑤認識了他、然後因為我,他們開始交往。

1991年初夏



    搞教育的人在八零年代初期的突發奇想,決定要讓一些擁有特殊才藝的小朋友享受更完整的資源,所以開始設立了藝能科的資優班,最早開始的是「美術」及「舞蹈」這兩個比較容易判別的資賦優異。在我小二那年因為阿茹的媽媽要我陪他女兒去證明『青出於藍,而更勝於藍』的道理,就擅自幫我交了報名費;直到放榜時我才恍然大悟,原來我有美術方面的天賦,不過我也從此失去了阿茹的消息。

    後來,我就由著我的天賦一路學畫到了十八歲。而這項天賦,讓我的青春期都在和尚學校度過的(沒辦法,因為舞蹈班的女孩子多,所以他們被安排在女校)。總之,我從小學過後就很少感受到當女人該有的幸福,或者該說是束縛。因為,太習慣跟男孩子相處,我幾乎忘記我該是一個正在織夢的少女;直到我認識PACO。

    也不知道是不是為了訓練男子漢的氣魄,和尚學校都設在半山腰上;而我每天就必須穿著異常合身的窄裙,騎著我那輛淑女車奮力地邁向光明的前程。怪的是,山下的女子高中,就在市區六十米的大馬路旁,不用爬坡,不用擔心走光,可是他們穿的卻是騎什麼車都方便的百摺裙;而我們這種連升旗都要爬上爬下的人,卻要我們穿著只有國光號小姐才穿的兩片裙。所以在我高一讀到宋濂的《送東陽馬生序》中那段「負篋曳屣,足膚皸裂」的求學生捱,我就想起每個和好漢坡奮鬥的早晨,以致於我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本來只是低聲的悶笑,後來實在是憋不住〝噗〞的一聲,就這麼在課堂上狂笑了起來,當然這一種莫名其妙的舉動,很容易就被國文老師解讀為“褻瀆中國文化”,所以基於維護班上秩序及文化更待復興的立場,我逐出課堂,到門口罰站。

    拿著課本走到教室外,我心理的情緒其實很複雜;一方面想著自己的肌肉控制系統怎麼那麼差,一方面又擔心老師會不會在結算學期成績時記上一筆;不過還好校園的景緻終究是美的,聽著蟬叫聲聽到耳鳴,也就忘了之前煩惱的事了。突然,有個東西彈到我的右臉,我下意識的轉頭

「喂,你被罰站怎麼還那麼陶醉」一個上衣沒紮,領帶沒打的眼鏡男,偏著頭看著我。
『干你什麼事!』摸了摸右臉,我看他手上除了課本什麼都沒有,心想他不會是拿鼻屎球,或者什麼更噁心的東西丟我。

「你打瞌睡,對吧!」他還是偏著頭,異常的自在,感覺上他好像出來觀光而不是罰站。
『不是!』我不耐煩的說。

「還是你作弊被抓?你看起來就是很遲鈍的樣子」太好了,原來這傢伙不是出來觀光的,是專程來惹毛我的
『白痴!』我打算就此停止和這豬頭的對話,耳邊的蟬鳴聲漸漸清晰了起來;我記得老媽說過,當你聽到蟬叫時就往聲音的方向望去,蟬就會安靜下來,等你移開了視線,他們才會再次發聲;不過,這麼多聲音,該從哪裡看起呢?

「喔!我知道了」偏頭眼鏡男故作神秘的拖長聲音,硬是把夏蟬的聲音擋了下來。
『知道什麼?』糟糕!中計了!我知道對付這種痞子最好方法就是沉默,但火象星座的我就是沒那好般修養。

「嗯•••你拜託我,我就說」偏頭眼鏡男的下巴抬高了45度,完全「狀況內」的表現。

    天啊!這傢伙是怎麼回事,被罰站還有這番閒情逸致玩猜迷遊戲,他就站在他們教室的前門窗邊前,根據他頭上的班級牌顯示,那是資優班的教室,也就是說他是資優生,不過跟我不同的是,他是很純粹的那一種智商很高,很會讀書的豬頭。

『要我拜託你?想的咧!』受他的態度影響,我心理突然冒起火來,我正想著該如何教訓這一個瘋言瘋語的笨蛋,要他知道別輕易跟陌生人說話時,他突然冒出一句
「你叫莫莉對吧!我注意你很久了」偏頭眼鏡男這下子不偏頭了,而是整個人想左轉了90度的面對我

「•••」這下子換我傻眼了,這種完全不在意料中的話一出口,讓我腦海中湧現千萬句想教育他的金科玉律,全然派不上用場,我隨著他向右轉了90度,說不出一句話來,只能楞楞的盯著他看,直到•••
「莫同學,你在做什麼」國文老師的聲音在我耳後響起

『完了!』這時心中的千頭萬序都澄靜了下來,因為老師就站在我身後,我還能變什麼把戲呢?還好我平時就有逢廟必拜的習慣,神明這時就讓下課鍾響了
「莫同學,跟我到辦公室來」老師壓低著聲音說。

    凡事有轉機就有生機,我知道本性善良的國文老師待會兒訓訓話就沒事了。不過我和PACO的故事才剛剛開始。

[ Last edited by 莎莎 on 2006-5-22 at 22:42 ]



我是莎莎
一路莎到底的莎!
2006-3-10 21:42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郵件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小俊
中級用戶




積分 2934
發表文章 1168
註冊 2005-8-18
來自 臺灣
狀態 離線
#2  

佔位囉


謝謝美麗、可愛的莎莎





2006-3-10 21:55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郵件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莎莎
註冊用戶




積分 508
發表文章 234
註冊 2005-11-4
來自 412聯盟
狀態 離線
#3  第二集


人家說凡事有備無患,所以我每個禮拜都喜歡用我那臺〝無敵CD85〞算一算我的智力、情緒和體力曲線;這個星期無敵大師說我的情緒正走到最低點,真是說的太準了。

    就在今天早上,我騎著〝小淑女〞挑戰好漢坡時,〝小淑女〞竟然給我“落鏈”,就在我踩到大腿抽動發抖時,小淑女開始向後滑,車頭也左右劇烈搖晃,我雙手死命的按住煞車,車子還是一直往後滑

「你的腳不會放下來啊!」當我正為了我年輕的生命奮鬥時,突然聽到一聲天籟。

對啊!我怎麼沒想到我還有腳可以當“碟煞”;於是我立刻放下我兩條腿緊緊的踏在柏油路上,一時但見小淑女的車頭卡在我的小腹上,前輪撞上我的左小腿,車就這樣停了下來。只不過的身上那見宇宙緊身的窄裙,硬生生的從右膝蓋往上裂開了二十公分以上的缺口。

「我就說你這個人遲鈍嘛!」
『你•••』我轉過頭想看看到底是哪個雞婆,看戲竟然看到當起戲評來了。一轉身,前幾天那一個偏頭眼鏡男,就站在我身旁

『你•••』在這一場狼狽之後,我暫時還想不出來要說些什麼,只是如果沉默下來,說不定偏頭眼鏡男會說出更讓我抓狂的話
「你裙子破了耶!就叫你不要男伴女裝吧!你穿不慣裙子的啦!」

『我•••你•••』果真這傢伙又開始惹毛我了
「怎麼辦?你這樣走進去會被看光光喔!」這人還不走,而裙子破成這樣的我,不知道該用哪一條腿跨出腳踏車才不會曝光,隱隱約約中我感覺左小腿上一道暖暖的液體在流動,頭頂上的陽光又照得我不知所措;不知怎麼的,這時我為一的反應竟是哭了起來

「喂!我跟你開玩笑的啦!」我這一哭讓偏頭眼鏡男正經了起來。其實我並沒有很難過,我只是氣自己怎麼會這麼倒楣,又被這一個白痴撞個正著,他說的話我又一句話都回不了;最沒用的是,當我生氣的第一個生理反映就是哭。
「好啦!好啦!對不起!對不起啦!」眼鏡男匆匆地把自己的車子一放 ── 大剌剌的放在路中央 ──然後他走過來用左手穩住我的車子,右手扶著我右肩,將我從混亂中卸下車來;原來男生的手放在肩上是這種感覺。

    當然,由於眼鏡男狂野的停車方式,讓正處於交通尖峰期的好漢坡開始有了駐足圍觀的群眾『噫!是情侶吵架喔?』『酷喔!英雄救美』『paco 猛喔!』•••瓜啦瓜啦的聲音讓我覺得不安,我挑起右肩想要擺脫眼鏡男的手,沒想到他的手卻牢牢的抓住我的肩膀;隔著夏季制服薄薄的衣料,他的體溫暖和的讓我尷尬。
「你裙子破了」眼鏡男低聲的說
『••••••』猛然想起這個事實,讓我不自覺地往他身上靠近。
    就這樣,他搭著我的肩背著我的書包和畫箱,一路走保健室。



我是莎莎
一路莎到底的莎!
2006-3-11 14:01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郵件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莎莎
註冊用戶




積分 508
發表文章 234
註冊 2005-11-4
來自 412聯盟
狀態 離線
#4  第三集



一直以來保健室都給我一種陰涼的感覺,就是不論門外天氣有多熱,只要推開那一扇紗門,夏天就被檔在門外;當然今天它也幫我擋住好奇與想像力豐富的目光。原來,眼鏡男也有體貼的一面。

「說真的,你真的超乎常人的遲鈍」
『什麼?』當我正忙於在腦海中為眼鏡男洗刷罪名的同時,他莫名其妙的說了這麼一句。 『為什麼?』我不解地問

「你的裙子破在右邊,你沒發覺嗎?」他淡淡的說「也就是我剛剛抱著穿開高岔的你走過校園喔!」眼鏡男嘴角一揚得意的笑著。
『你•••』如果我手上有任何工具,我絕對會毫不猶豫的望他臉上匝去,可是我所有的東西都在他的肩上,我的肩在他的手上,所以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力扯開我自己,走向護士阿姨。眼鏡男則在我身後大笑,然後開門離去。

    在經過消毒包紮後,我向護士阿姨借了針線開始縫合我的國光窄裙;胡亂的縫了幾十針又潦草的打了個結,我就趕忙起身準備去解救我小淑女。

    走道校門口,往坡下看去──沒有,除了被安穩的停放在椰子樹下眼鏡男的腳踏車之外,什麼都沒有。『怎麼會這樣呢?今年我並沒有犯太歲,也沒做什麼壞事,怎麼就這麼倒楣?』我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仰頭望天空,天空正藍的不可思異『算了』於是我帶著隱隱作痛的步伐踱步回教室。

    踏進教室才發覺,我的書包及畫箱已經安穩的放在桌上了,旁邊還放著一個陌生的紙袋,打開一看 ── 裡頭躺著一件運動褲,我抬頭看了看同學想要尋找那一抹「就是我」的目光,但是沒有人理會我

「你去換起來好了,活動會比較方便」臨座的陽仔側過身來,看了我補過丁的窄裙一眼。
『這你借我的啊!』沒想到陽仔這麼好心,雖然穿人家的褲子總是覺得怪怪的,但總比隨時會開岔的裙子好

「不是,是隔壁班paco剛拿來的」陽仔瞄了我一眼,語氣中有一思的不耐煩。
『誰?巴哥?』是鳥嗎?

「paco啊!早上和你走在一起的男的」陽仔依舊不耐煩
『那個喔!他幹嘛?』我連忙將褲子放下,深怕其中有更令我難以招架的機關。

「不知道,你去問他啊!」陽仔不再看我,莫名其妙的生了氣。
   
我望著桌上的那條長褲,心理正在衡量著換與不換之間的優劣,終於還是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走向廁所,換上褲子;當然我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一遍,只差沒湊上去聞一聞,因為我怕要真聞出些什麼怪味道,我搞不好會崩潰。

走出廁所我就看到眼鏡男正倚在我們班教室的後門;我停下腳步,估算著該跟他說聲謝謝或是直接給他一拳,只見他筆直的朝我走來,這是我第一次和他面對面『他長的蠻高的嘛!』隨著他越來越進的腳步,我發覺他額頭上、脖子上都佈滿了汗水,微微的喘著。
「褲子你穿起來不會太緊吧!好像長了一點喔!」這人怎麼一開口就沒好話,讓我連『謝』字都出不了口。

「你的腳踏車我修好了,幫你停在車棚」當他說這句話的時候,他站在離我很近的地方,近的讓我察覺在他濃濃睫毛下的眼珠是咖啡色的;也因為沒有那一扇紗門,我幾乎可以感覺到他的體溫。

『喔!』我不由自主的低下頭,眼神飄向走廊旁的那一排樹,嘴裡那一句〝謝謝〞就是說不出口。『•••』我的上排門牙緊緊咬著下嘴唇,莫名其妙的沉默著。
「不用客氣!」眼鏡男率先大破沉默,然後他轉身走回他的教室

『褲子•••』同樣是兩個字,我說的卻不是謝謝。

    他沒有回頭,舉起左手擺了擺,然後轉身,消失。

    那一天,我因為服裝儀容不整以及擔心遭遇更倒楣的事件,所以除了上洗手間,我只在教室內活動。也許是因為活動的空間變得狹窄,我發覺我個感官變得敏銳了許多,因為幾乎是每一節下課我都彷彿聽到了眼鏡男的聲音。

    原來,這個人一直在離我這麼近的地方。



我是莎莎
一路莎到底的莎!
2006-3-11 14:04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郵件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莎莎
註冊用戶




積分 508
發表文章 234
註冊 2005-11-4
來自 412聯盟
狀態 離線
#5  

夏天的故事

綜合了一些莎莎高中生活的回憶

所以沒有冬季限量的沉鬱

也不像春光那樣燦爛

算是清淡的料理吧!我想!

希望大家喜歡!



我是莎莎
一路莎到底的莎!
2006-3-11 14:07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郵件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莎莎
註冊用戶




積分 508
發表文章 234
註冊 2005-11-4
來自 412聯盟
狀態 離線
#6  


社團活動在以聯考為終極目標的高中生活中,總有著兩極化的評價;有一群人十分熱中,就算把高中讀成五專也在所不惜;每天在一群志趣相同的夥伴中,靠唱高調及訴說未來過日子;讀著花一輩子的時間也搞不懂得後現代主義,每天忙著顛覆從來也沒建立起來的思緒,永遠都在為一些雞毛蒜皮的事辯護;或者是為著一顆球 ── 不論是籃球、排球、網球、乒乓球還是羽毛球,忙的在校園中披星戴月的練習著,奇妙的是這一群人之中從來不會出現半個國手。

扣除掉上面這一群狂熱份子,剩下來的就是對課業之外無動於衷的人。
很驕傲的是,我屬於第一段的那一種人。

所以我每個星期三的下午都很忙碌,因為我的社團從創社至今倒了兩次,我加入時正是它第二次復活。因此我們那個有些神經質的指導老師不斷的壓迫社員工作,希望社團能在他的手中不至枯萎

「莫莉,你知道嗎?文字是有生命的!而你的工作就是把文字的生命用插圖呈現出來」老師在〝強制〞邀請我進入社團時是這麼說的。『呈現生命這麼沉重的責任,難怪沒人要當美術編輯。』我總是這麼想。

    雖然說社團的活動時間是星期三第七、八節,不過老師要求我們每個中午都要到社辦去,以防有突發事件。『能有什麼突發事件呢?難不成擔心有人會突然想在某個中午投稿,所以要隨時stand by嗎?』不過話雖如此,在學期剛開始大家都還滿腔熱血時,中午的社辦的確還挺熱鬧的,只是隨著突發事件的發生率降低及大夥漸漸沒話題,學期中的時候就只剩下社長-識彬學長、總務-美妍學姊和小美編-我,堅守崗位了。

常常我總是一個人望著書架發呆,直到某一天,我發覺眼鏡男就在窗外,原來他的社團都是利用午休的時間在隔壁的體育館內練習,所以我們吵架的時間又增加了十幾分鐘。

    話說回來,我總覺得識彬學長和美妍學姊不是為了社團才來的,因為他們總是在我來之前就在社辦裡了,當我來了之後美妍學姊就一定會去上廁所,然後識彬學長也一定陪著她去,剩下一個我整理雜物、倒垃圾。在我升上高二沒多久,就聽說美妍學姊去墮胎的消息,只是當時她已經離開社團,所以我也一直沒機會確定消息的真假;而每次在走廊上遇到她,也已經看不到她微笑時彎彎的眼睛了。

    略過這個八卦不提,社團的復活之路好像越走越順暢,第二年我們竟然吸引了二十三個熱血青年加入我們,讓社務頓時忙碌了起來。於是除了社長、總務、美編這幾個基本職位之外,我們又增加了主編和公關的職缺,小瑤就是第一任公關。

    有時候我總不免會想,是因為有了小瑤才有了公關的必要的,因為她粉嫩嫩的臉上有一對會說話的眼睛,不管在什麼場景下看到她,她永遠在微笑,淺淺的梨窩上泛起一抹淡淡的紅雲;這樣的人一入學就是話題,她讓我們這一排教室的走廊開始川流不息,她也讓我們那個風雨飄搖的社團展現前所未有的生機,現在就連午休時間我都不在擔心任何事了,因為自願來打掃的人幾乎要輪班才排的完。因為盛況空前,有時候我如果太晚去還會找不到位置可坐

「莫莉學姊,對不起,我有叫他們不要來了,可是•••」小瑤柔柔的說著,眼底盡是委屈。
『沒關係,站著比較容易長高』我不由的客套了起來。

「你已經夠高大了,還要長成巨人嗎?」鬧哄哄的空間裡突然冒出這麼刺耳的話,除了那一個人,再也沒別人了有這種隨時惹火我的本事了,我轉身尋找聲音的主人,眼鏡男就站在窗外誇張的咧開嘴笑著
『你白痴啊!在這裡偷聽人家講話啊!』我沒好氣的說著,正準備伸手將窗戶關上,沒想到小瑤這時突然走到我身旁

「學姊,你在跟誰說話?」小瑤看了看眼鏡男然後將目光落在我身上,這種表情就是非回答不可的表情
『一個豬頭』回答完了,我轉身準備離開。

「你是新入社的學妹嗎?要好好加油喔!」聽到眼鏡男突然改變成鄰家大哥哥的口吻,我差點沒昏到,不用看也知道他這時的表情一定是溫柔的不得了,像個每一個見到小瑤的發情男一樣。

「別像你學姊那樣,怪裡怪氣的」我哪裡怪裡怪氣的了?

「不會啊!學姊人很好的」就是啊!學妹真是個好人。

「那是裝的」我哪有裝啊!

「學長,你們很熟嗎」不熟,一點都不熟!

「不熟,一點都不熟!」聽到眼鏡男的回答,我不知怎麼的竟然有一點點難過「不過,我們的教室就在隔壁喔!我們倒可以變得很熟很熟喔!」對啊!誰不想和小瑤變得很熟呢?

不知不覺的,我緩緩的穿越小瑤的fans,走回教室。
回到我的位置。




「莫莉,你最近不用去社團啊!」在我連續第三天沒去社辦的午休結束後,陽仔走過來靠在我的桌邊 「請你喝」他在桌上放了一罐〝茉香綠茶〞

我伸手拿起飲料,插上吸管,仔細的端詳了一會,然後吸了一小口,滿嘴的茉莉香從舌面上蔓延開來
『莫莉喝茉莉,挺有創意的』我說。

「你退社了啊!」陽仔問。
『沒有啊!』我訕訕說。

「那怎麼你午休都在教室?」陽仔真是個追根究底的人。
『就是啊!怎麼我午休都在教室?』說實在的我也不知道怎麼回答,陽仔突然伸手過來奪走我手上的飲料,讓正咬著吸管出了神的我措手不及,茉莉香就大剌剌的落在我的衣襟上

『你看你啦!討厭!』我趕忙著用右手拉開衣襟,左手翻開書包摸索著衛生紙。
「誰要你老是在發呆啊!」陽仔心虛的說著,然後他拿出手帕伸手就要幫我擦。

『ㄟ•••你幹嘛!』我趕忙伸出左手擋住他。
「幫你擦啊!」陽仔好像突然意識到他手正伸往不該去的地方,倏的收回了手和過了頭的熱心,尷尬的轉身離開。

「我還以為你發生了什麼事,原來忙著打情罵俏」又來了,怎麼我老是在最狼狽的時候被眼鏡男遇到。不過這一次,我下定決心不再理會他,繼續的摸索我那不知去向的衛生紙,『奇怪,我明明有帶一包小柔柔啊!怎麼找不到』突然間我的眼前一暗,一方手帕擋住我的視線,我順著手的方向看去,眼鏡男就落入眼中。
「拿去吧!」 我望了他一會兒,然後默默的伸手接過手帕,抹去胸口的痕跡。
「你連續三天沒來了耶!」他低聲的說。
『•••』我一直沉默著。

「怎麼了?」這年頭大家都犯了追根究底的病。
『•••』這回我絕對不要和他交談。

「突然變啞巴了啊!」這句話可不能歸類為追根究底。
『你要說〝去〞』完了,破功了。

「什麼?」看樣子今天他是打算問到底了。
『我說:『你要說去』,你又不是我們社團的人,什麼來不來?』我糾正他。

「喔!你這三天去哪了?」還問!
『沒!就在教室睡覺』算了,回答他好了,真想趕快了結這場對話

「為什麼?」但他怎麼問不完呢?
『沒為什麼』

「是嗎?你感覺怪怪的耶」還問不煩嗎?氣死人了,沒看到我正為了衣服上的茶漬忙的不可開交,沒去社團干他啥事啊!
『這位先生,我們很熟嗎?我沒去我的社團干你什麼事?什麼怪怪的,我們根本就不熟你怎麼知道我怪怪的。對!我本來就怪裡怪氣的!怎樣?』火象星座的我就是天生的沒耐性,沒想到這樣的口氣反而讓他笑了起來

「哈•••」
『哈什麼哈?神經病』我實在不解他的反應。

「原來你在生那天的氣啊!我隨便說說的,你就當真了啊!」
『對,我當真了,我就是這種不能隨便開玩笑的人。』

「我知道啊!我不是跟你說過我注意你很久了」
『你既然知道就•••什麼?你說什麼?』

「一年級就跟你說過我注意你很久了,不是嗎?怎麼還這麼驚訝?」
不知怎麼的,他一派從容的態度卻總是強烈干擾著我的情緒,讓我沒有辦法對他置之不理。

「你現在心中一定充滿疑惑吧!」他問「星期六下午我們一群人要去〝天長地久〞烤肉,下午二點在校門口集合,你來不來?」
『你•••你話跳太快了吧!我反應不過來』從憤怒到好奇的過程原來可以進行的這麼迅速。

「你來,我就給你答案,上課嘍!bye!」快速的說完這三件事,他旋即離去,留下我一人獨自面對四周的竊竊私語。



我是莎莎
一路莎到底的莎!
2006-3-13 16:28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郵件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chain
中級用戶




積分 1312
發表文章 613
註冊 2005-8-17
狀態 離線
#7  

莎莎~
                                  



2006-3-13 18:01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小俊
中級用戶




積分 2934
發表文章 1168
註冊 2005-8-18
來自 臺灣
狀態 離線
#8  

高中時代已經離偶粉遠囉

已經忘掉當時的日子

謝謝莎莎勾起我的回憶




[ Last edited by 小俊 on 2006-3-14 at 13:50 ]



2006-3-14 13:23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郵件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莎莎
註冊用戶




積分 508
發表文章 234
註冊 2005-11-4
來自 412聯盟
狀態 離線
#9  


我是個很低調的人,低調到常常令週遭的人不知所措。

我從來不會熱情去參與一些過度熱血的活動,有一陣子我甚至不說話,然後我開始統計究竟多少人在經過身邊時會發出驚嘆,甚至我紀錄內容。

有一陣子,畫室的老師問我:「為什麼不讓綠色上畫布?」我該怎麼回答,這綠是我一輩子的顏色。

知道這印子不是誰的錯,我終究不免俗的遺憾著。

「莫莉,這不是我們第一次握著手,你知道嗎?」paco打斷了我遙遠的想像。
『是嗎?』我不喜歡這樣,從別人的記憶裡找回自己的過往

「嗯」paco一貫的平靜
『你可不可以乾脆一點告訴我,我究竟還有多少秘密在你那!』微慍的聲音夾雜著我複雜的情緒,一直以來我還以為我是個沉默的人。

「好像是國三的事,那一天因為B車壞了,所以移了一部份的人到我們車來,車子很擠•••」paco娓娓道來

我好像依稀記得有這麼一件事,那真是難熬的一趟車程。

冬天濕冷的空氣全被體溫給蒸熟了,但又沒有人願意打開車窗偷一些清涼,搖搖晃晃地一整車的悶熱,悶的我頭暈腦漲,車內空間也因為人太多,站的很勉強;突然,司機伯伯的一個緊急煞車•••

「突然,司機先生的一個緊急煞車,你身往前傾去,然後•••倏地身手握住我的手,停了三秒才放開」說到這paco突然停下步伐。
『啥•••那個人是你』我全都記起來了。

當時,我在衝出擋風玻璃前唯一的一個念頭就是握住頭頂上的拉桿,沒想到,一陣不熟悉的溫熱透過手心傳來,才發覺我握到的是一個陌生的、戴著眼鏡的人的手;等等•••戴著眼鏡!原來是他。

「就是啊!握的那麼緊,嚇了我一跳」paco咧著嘴一笑
『嚇你一跳!嚇一跳的人是我吧!』當我的手心傳來非預期中冰冷的溫度時,我嚇了一大跳,擔心摸到了什麼怪東西,抬起頭順著右手往上看,猛然察覺握著別人的手。

於是,我顧不得身體重心的不平衡,猛然放開手,順便補上一句:對不起!然後我聽到自己的心跳,乒砰乒砰的跳著,搞不清楚究竟是因為煞車還是因為那突兀的動作而激動著。現在我終於搞清楚了,絕對是因為煞車。

「所以你說我們是不是很有緣分」paco微揚的嘴角,漾著隱隱的笑意。
『神經』paco成功的引開我對遺憾的沉溺,將我的思緒帶著跑。

「其實•••」天啊!還有嗎?我究竟有多少回憶落在他手上。「我的手本來就在那等著妳」
『什麼?少來•••』又在框我了

「我在你握住拉桿的前一秒著陸,時間差抓的剛剛好」paco邁開腳步,往落英繽紛處走去,這時我的手依舊落在他的手裡。
『ㄟ•••你以為我會笨到相信你嗎?』交握的手開始染上他的溫度,讓我回想起3年前的那三秒鐘。

「莫莉,你一定不知道,我曾經站在你身邊將進一個學期的時間吧!」paco繼續移動著,這時我得加快腳步才不至於讓身手分離「我期待,有一天你會把視線從窗外掉回來,環顧一下車內的風景,或者注意你週遭的人」
『我沒有嗎?』我是不會環顧四週的人,我怕當我的視線對著別人,別人也就看到了我。

「沒有」paco淡淡地說著。這時我開始隱約的聽到有人在呼喚的聲音,然侯從遠方,小遙的身影映入了眼簾;然後,我掙脫了paco的手掌。「你不看人是因為不希望別人也看著你吧!」
再一次,我啞口無言。



「呼•••學長你們這麼早就到了。渴了嗎?」小遙微微喘著氣,該是一陸跑來的結果
「嗯」paco早已放開的手探向胸前的口袋,拿出一包菸,顧自的點了起來。

「可樂」小遙地上可能是這一路上她最掛心的東西。
「嗯」paco依舊冷淡。

「學長•••」小遙一貫熱絡。

我並沒有聽到接下來的對話,因為他們已經走遠,而我被留在原地想著該如何才能逃離這裡。當然,我並沒有如自己所願的離開。而是陷入在這場聯誼活動中,動彈不得。

    在那樣的一個年代,聯誼必備的歌曲叫:『第一支舞』;由參加的男女分別圍成兩個圈圈,然後隨著歌詞一句一個動作,完成指令之後,站在外圈的女生會整個位移到下一個男生手上。在當時那是大學生的玩藝兒,所以高中生完起來總多了幾分時髦的味道,現在想想還挺呆的。

在這樣的遊戲中,長得抱歉的人是很可憐的,因為站在你面前的舞伴,眼神絕不會浪費在你身上,咕嚕嚕轉著的眼裡,盡是盤算這何時握到佳人的手;你不過是凡花盛開處前的一片荊棘罷了;不過話說回來,長得抱歉的人又曾在何處吃香過。

當然,由於我身高上的優勢,我通常可以免去這一種被人品頭論足的打量,因為我總是站在男生圈裡,這種現象該是從國一露營時開始的。

每年校慶學校都會舉辦全校大露營,而我們這種和尚學校中僅有幾個女生的美術班,都是和資優班分享同一個營區;大人們似乎認為:資優生比較沒有生理衝動,所以我們會是安全的。

    而基於男女生理發展的自然法則,國一的男生還是矮不嚨咚的模樣,相較之下,國一就有168公分高的我,自然而然的成為眼中釘,做什麼苦工都算上我一份,尤其是每年在“科學競賽展覽”的時候。參加“科展”的同學只需負責把實驗做好及拍照,而我們通常被指派去協助,就是幫他們把實驗動機、過程及結果寫在屏風式的刊板上;通常他們是不會照預定的計劃做完實驗的,所以我也常常處在趕工及例假日加班的狀態中。

    不同於其他同學有人幫著扛版子、買紙、調顏料及遞茶水,我通常因為扛的動版子、擔心紙的顏色買錯、怕顏料誤調及只喝某家泡沫紅茶店的綠茶,所以我一切都是自己來,當然他們也落的輕鬆。

「莫莉•••」猛然的有人推了我一下,一轉頭,討人厭的paco拉著我的手臂往前推「男生太多了,你去當女生」
『啥•••我不要』我掙開了他的手

「你去跳女生的部分」paco將我安插在女生圈中
『為什麼?』我也不懂我為什麼這麼問,答案很明顯啊:因為我是女生。所以paco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只是皺著眉頭盯著我瞧,然後他到我對面的位置站著。

『慢著』paco站在那,這就表示我必須牽起他的手跳第一支舞
「又怎麼了」

『你幹嘛站在我對面!』
「ㄟ你們有完沒完啊!」「跳舞了啦!」「paco下音樂了喔!」週遭了人開始鼓噪了起來,隨後音樂響起,開始了這場舞。站在對面的他,對我咧嘴一笑,他動了動嘴唇,但沒有發出聲音;而我卻清清楚楚聽到他說:我要跟你跳舞。



我是莎莎
一路莎到底的莎!
2006-3-14 23:25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郵件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莎莎
註冊用戶




積分 508
發表文章 234
註冊 2005-11-4
來自 412聯盟
狀態 離線
#10  

謝謝樓上幾位的花

跟大家報告一下

莎莎的這幾篇小說

其實是有時間順序的

應該先看青澀高中生的夏天、然後是大學3318寢室的春光、最後是冬季限量

可是

因為莎莎貼的順序錯了

所以大家可能需要自己家一點鹽、醋、或是醬油

口味才會追的上之前的那兩部作品~~~



我是莎莎
一路莎到底的莎!
2006-3-14 23:31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郵件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小俊
中級用戶




積分 2934
發表文章 1168
註冊 2005-8-18
來自 臺灣
狀態 離線
#11  

呼叫莎莎

那秋天咧

急性子的倫



鹽、醋、醬油~偶家沒有

等偶~偶去搶肥來   

[ Last edited by 小俊 on 2006-3-15 at 11:00 ]



2006-3-15 10:58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郵件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莎莎
註冊用戶




積分 508
發表文章 234
註冊 2005-11-4
來自 412聯盟
狀態 離線
#12  



    說真的我不記得這我和paco的“第一支舞”是怎麼結束的,我只記得必須不停的調整我的視線,因為惟有找到合適的位置,才不會讓心跳得太大聲;而真正讓我防不勝防的,是握在他手裡我的脈搏。

    還好,這首曲子很短;結束了一輪的女子組表演之後,說什麼我也不再下場了。 我開始四處尋找石頭和磚塊,準備生火。
   
   能在人群中自在的隱身,是我這些年來挺自豪的一件事;不論周圍的人說什麼、或者做什麼,甚至是熱烈的討論著我,我都能自在的令人討厭。
「沒想到你會害羞啊!」但人生終究不能如我所願,世界上就是充滿了討厭的蒼蠅,就像不知何時溜到我身邊的paco

『你不下場跳,有人會難過的』我想到小遙甜甜的笑
「我說了想和你跳舞嘛!你不在,那多無聊」paco接過我手上的報紙開始煽著木炭

『•••』
「•••」不知為了什麼,眼前的這盆火,讓我們都靜了下來。paco默默的煽著風,我負責將碎木炭往火裡加,專心的像在進行什麼了不起的工程。

「你們動作這麼快啊」一個陌生的聲音突然加了進來,我依舊繼續我的動作,這該是paco認識的人
「你是莫莉吧!」嗯•••此話一出,迫使我不得不抬起頭來,心想:「什麼時候搞的這麼多人認得我」

「我叫阿倫,跟paco同班」
『喔』怎麼這傢伙身邊的人都這麼熱情

「下個月科展的壁報,找你幫我做好不好」阿倫咧嘴一笑,直直的望著我
『我•••』我突然語塞,正不知該如何回答時

「不行」paco突然冒出一句  
『為麼不行』怪了,干他鳥事

「因為你已經答應我了」怪了,我幾時答應的?
『我幾時答應你了?』

「剛剛」paco一口咬定
『剛剛?有嗎?』我不會是在靈魂出竅時,又胡亂應了他什麼吧!

「你以為搭車不用付錢啊!」啥?
『車錢?你敢跟我要車錢!是你自己跑來我家,坐在我家客廳,喝我嗎泡的茶,硬把我架出來的,為什麼我要付你車錢?』我的情緒又被他給輕易的撩撥了起來

「哈•••好啊!那待會兒,你自己回去。」
『你•••你真的很混蛋ㄟ』

「你答應我不就沒事了」
『我•••』我真的很倒楣,好好的一個假日全給這個無賴毀了,突然我腦子一閃,我注意到還有一個人靜靜的等我的回答『阿倫同學,你等一下帶我回去,我就幫你做壁報』

「好,求之不得」阿倫爽快的應著;不知何時他的手上著報紙在那扇呀扇的「莫莉,你這火升好了,我來跟你一組好了,順便培養一下默契」他對我眨了一下眼,起身去拿他的家當
「烤肉需要默契嗎?」paco冷冷的哼著

『•••』看著他,我開始後悔剛剛的舉動,總覺得這會壞了我和paco之間的一些什麼
『我•••我還是會幫你做壁報的,有欠有還嘛』我尷尬的笑了笑

paco望著我,不發一語,然後起身離開,這一整天在也沒有和我交談,我甚至感覺不到他的視線。

十一

像我們這種年紀的人,信守承諾事件不太重要的事,除非是站在老師面前的言論;於是我壓根忘了我和阿倫同學的約定,直到他有一天忽然飄到我的眼前。

「小莫,明天我先把paper給你,你回去先構想一下版面」阿倫突然探頭近來,嚇了我一跳。在這樣靜謐的午休,我好不容易把青春洋溢的氣氛扔在一旁,又來了一個青春洋溢的。
『啥!』我推了推眼鏡,順便整理一下情緒。

「你答應過我的,你忘了啊」他大落落的盯著我瞧,讓我渾身不自在。
『•••』我想我的臉上應該不至於流露出不悅才是。

「怪了,我午休在這裡打了將近一年的球,怎麼不知道你也在這裡」阿倫轉起了手上的球,若有所思。
『也在這裡?』還好他調離了視線,讓我也有機會盯著他手上的球,望得出神。

「嗯,李遙媛是這個社團的吧!」
『是啊』

「那就對啦!我們就是為了她才開始在午休練習的」
『是喔!』

「你知道嗎•••」阿倫突然眼睛一亮,似乎想起什麼重要的事,而我和阿倫之間唯一可能起的共鳴應該只有paco,所以我說什麼也不能讓他繼續說下去。
『那明天你記得拿給我』我匆匆忙的結束話題,掉頭就走。

「小莫!」阿倫突然大喊了一聲,當我還猶豫這要不要回頭時,整個社團都望著我,讓我不得不回到窗邊,壓低聲音及怒氣
『又幹嘛』我想這時我的不愉快應該是藏不住了

「這給你」他塞了個冰冰滑滑的東西在我手裡
『什麼?』我低頭望著手上的飲料

「天氣熱給你喝」他轉身準備離開
『我•••』我不想拿這來路不名的東西,嗯!我就決定這麼說。

「你不會要跟我說你不要吧!」錯了,我不打算這麼說。
『我•••』我不想拿這來路不名的東西,嗯!我就決定這麼說。

「那太老套了,bye」老套,竟然說我老套。
   
    我開始懷疑paco他們那個班的教育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怎麼每一個都那麼不可理喻;又讓我一個人面對隨之而來的竊竊私語。

    結束了窗邊的對話,我仰頭望著一片雲也沒有的天,無意識的喝著飲料,突然間我發現我喝的是:薄荷檸檬綠茶加珍珠;我最喜歡的特調飲料,真沒想到也有人喜歡這種的味道。不知道為什麼,這樣的察覺讓我心理泛起一絲的愉快。



我是莎莎
一路莎到底的莎!
2006-3-15 23:45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郵件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  [1] [2] [3] [4] [5]  >>

友善列印 | 推薦給朋友 | 訂閱文章 | 收藏文章



論壇跳轉:  


[本論壇所有言論屬個人意見,與 真愛勇俊 立場無關! 論壇由: 電信王-張SIR 提供]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08 Comsenz Technology Ltd. test

建議使用 1024 X 768 解析度瀏覽
清除 Cookies - 聯絡站長 - 真愛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