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註冊 | 登入 | 說明 | 真愛信箱

 

 

<<  [1] [2] [3] [4] [5]  >>
作者:
主題: 夏天{完結篇} 上一文章 | 下一文章
莎莎
註冊用戶




積分 508
發表文章 234
註冊 2005-11-4
來自 412聯盟
狀態 離線
#25  

十九

「是不是與人擦身而過的機會有多少,墜入情網的機會就有多少?所以滿街都是我未來的戀人。                                            -莫莉」

    Paco和我之間發展的非常順利,順利到連我的成績都有了起色,這應該也可以算得上是愛情事業兩的得意吧!我們在同一個平面上生活,使用同一個洗手台,所以不期而遇的機會頻繁的可以;每天放學後,我們會一起到附近吃個飯、買兩杯飲料,然後一起留校自修;paco通常會找一間最冷清的教室,因為他決定監督我每天算一小時的數學;我們鮮少交談,因為怕壞了夜的氣氛。

若大的校園裡,往往只有我們這一排自修教室亮著燈,我常常會不自覺的將視線放在窗外的黑暗中,想像白天校園的樣子,其實夏夜的校園很美,初夏的微風也特別涼,但是我就是沒辦法喜歡晚上,我總以為漆黑中有讓我難以招架的事物存在。

「莫莉,你又不專心了。」paco站到我桌邊,敲著我的桌子
『喔』我不好意思的摸摸頭,心想:怎麼這容易就被抓包!

「讀不下去了啊!」paco問
『嗯』我誠實的回答。本來我就不是一個善於讀書的人,更何況是喜歡的人就坐在你身旁,我哪有那種美國心情唸書,想他都來不及了。

「出去走走吧!」paco慷慨的提議著。

這提議馬上就獲得我的熱烈地響應,我急忙將書本、筆記、計算紙塞到書包,動作之迅速利落的超乎想像;Paco搖搖頭,對我的厭學表示他的不予置評。

我們所謂的「出去走走」是繞著操場一圈又一圈的走著,我同他說著我對生活及生命的疑惑

『你覺得究竟生命是生活的一部分?還是生活是生命的一部分?』我提出這個連老媽都懶得理我的問題
「誰屬於誰很重要嗎?」paco反問我

『對我來說很重要。』我說
「為什麼?」paco說

『因為這關係到了你對生命的態度』我說
「這話怎麼說?」paco繼續他的疑問

『就是說•••』回答到一半,我突然意識到提問者應該是我,而他則應該是回答我問題的人『喂•••你怎麼可以用問題回答問題呢?是我先問你的耶!』
「你不要去想這麼奇怪的問題!」paco突然握住了我的手,繼續說著「你看,你的手現在在我手裡,而我的手同時屬於我的生活和生命。這樣回答了你的問題了嗎?」他還是用問句回答著我的問句,但是我已經被手掌心理的溫度強烈的干擾了談話的情緒,我知道同時存在於一個人的生活和生命,應該就是幸福的。
..............................................................................
在巷子口和他道別之後,我將我的「小淑女」停放在騎樓,快步進入屋裡,因為已經被幸福給沖昏了頭,我竟然沒有發覺老媽這時不應該出現在家堙A而是應該出現在電台接受call─in。

『媽!妹妹回家了喔!』我愉快的撲向老媽懷裡
「心肝啊!有沒有想媽媽啊!」老媽維持著她一貫的肉麻

『有啊!好想你喔!』沒想到我也有肉麻的天份
「妹妹,跟你說個好消息!」老媽神秘兮兮的說

『什麼好消息?』我挑著眉望著她,心想又不知是哪樣子雞毛蒜皮的事
「你沒有發現我今天沒上班嗎?」老媽說著。這時我才發現此時應該出現在收音機裡的人,竟然穿著睡衣坐在客廳

『你被炒魷魚了?』我驚訝於老媽樂觀的程度
「沒有,我升官了」老媽敲了我的頭一下,繼續說著「所以我有十多天的假期,下星期開始走馬上任」

『哪有那麼好的事?升官卻又賺到假期的』我說
「當然!」老媽得意的笑著「妹妹,你不是也說過老媽的聲音很好聽,有如天賴嗎?」

『好聽是真的,“天賴”應該還不至於啦!』我說
「厚•••跟你說上個月有一家電台來找我,想把我挖角到他們那兒去」老媽並不受我這盆冷水的影響

『挖角!真的?』我說
「嗯•••2個月後到任就可以了」老媽說

『太好了!那你一定有加薪吧!』我問
「當然!」老媽益發得意的說「還送我機票呢!」

『機票!耶!是國內還國外的?一張還兩張啊?』我急切的想知道這機票的目的地,好準備請假事宜
「兩張,我們兩個都有」老媽說

『耶•••媽你真的太棒了!』我往老媽的懷裡鑽的更緊,此時她輕輕的推開我,將我的臉轉向她看得見的角度
「妹妹,我們下個月移民新加坡」老媽終於把話說完。



我是莎莎
一路莎到底的莎!
2006-3-29 20:45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郵件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莎莎
註冊用戶




積分 508
發表文章 234
註冊 2005-11-4
來自 412聯盟
狀態 離線
#26  第二十集

二十

1995年夏天
「有人說愛情要結束在最濃烈的時候,因為那會給對方留下最美麗的記憶。我想說這話的人,一定不懂愛情 -莫莉」
   
離開了四面環海的島嶼,我居住在這個南洋的模範國度,我喜歡這裡乾淨有秩序的生活,雖然公寓式的住宅讓我覺得不自在,但是25坪大的空間裡只有我和因為事業越作越大而不常在家的老媽,好像也沒什麼好抱怨的。我們家樓下有一整片綠草地,晴空萬里的時候打開窗,還看得見海水上粼粼的陽光,當然這個接近赤道的國度,永遠都是夏天。至於有沒有蟬鳴叫的聲音,我一直沒去注意。直到有一天我們班決定到蘭花公園去班遊,我才發現這刻意綠化的土地,蟬鳴的驚人。

「莉,拍照,一起來」meggy對我招招手。

    在這裡我必須習慣用四種語言交談,剛來這裡的時候,我的移民官說:如果華語是你的母語,就必須要及早學習英文,因為英文是官方語言,而且為了要和同伴們順利溝通,馬來話也是必要的配備;然後印度話也要順便學起來。所以這裡的人說英文有中文的影子,說中文有馬來腔,說馬來語有印度味。Meggy是個以英文為母語的華人,所以她說的是英文式的中國話。

『來了』我快步走去。meggy站在一株非常奇怪的植物前面,它的葉片很大,像手掌一樣張得大大的;她拉著我的手,輕壓著我的背
「你要彎腰,然後手像這樣擺」她將手伸直稱在身後,像帶著小雞躲老鷹的母雞。

『why?I don't want do this』我可以想像像我這麼高大的人這麼做,會有多蠢。
「Hey!come on」meggy硬是壓著我的腰,讓我尷尬的站在這幾片葉子前面。

『這裡是蘭花園,我想拍蘭花啦!這樣很呆啦!』我開始向meggy撒嬌,這招對同樣為火向星座的她很管用,因為她的耳根子很軟。
「哪會?這樣子像孔雀開屏」meggy飛快的按下快門,讓我脫困。然後我們跟上隊伍,繼續在這繁花似錦的公園裡漫遊。

『你知道孔雀什麼時候才會開屏嗎?』我問
「I don't know」meggy隨口敷衍著我

『通常是為了求偶,或這是向敵人炫耀』我說
「嗯!」meggy繼續她的左顧右盼,尋覓下一個景點,然後她突然停下了腳步「莉,你聽!」

『什麼?』我也停下腳步
「蟬」她說。已經忘了原來蟬是這樣叫的,震耳欲聾的讓人耳鳴,老媽說:當你聽到蟬叫時就往聲音的方向望去,蟬就會安靜下來,等你移開了視線,他們才會再次發聲;不過,這麼多聲音,該從哪裡看起呢?

『meggy你知道嗎?當你聽到蟬叫時就往聲音的方向望去,蟬就會安靜下來,等你移開了視線,他們才會再次發聲。』我說
「really! why?」meggy偏著頭望著我。她是個挺嬌小的人,有著茶色的卷髮和一些雀斑,所以她總喜歡戴著咖啡色的眼鏡。「可以遮醜」她是這麼說的。

但不知怎麼的,此時我竟然想起了paco。想起四年前,我坐在鳳凰樹下對他說:「我們分開吧!」

1991年初夏

    老媽的那一句「移民」讓我幾乎站不住腳,就這麼攤坐在地上;我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我會離開這個島嶼,所以我從沒有真真切切去感受我腳下的這塊土地,我還有好多地方沒有去過,好多特產沒有吃過,還有我的•••我的腳踏車怎麼辦?我和paco怎麼辦?我就即將前往一個人人的稱羨的地方去,但我卻感到空前的絕望。默默的走回房間,我把書包丟在床上,鈕開桌燈,那突如其來的光線漸漸模糊了我的眼,我沒有哭出聲,就是一直一直流著眼淚。攤在桌上的我的手,到現在都還有paco的溫度,我的衣服還有paco淡淡的煙味,但是我們已經沒有理由繼續下去了。

    從來我都是喜歡沙灘,因為那是陸地的盡頭,但是我從來沒有意識到,陸地也是海洋的盡頭,而我即將要到海的那一端。情人的眼裡是容不下一粒沙子的,而我和paco的眼裡卻有一片海洋。

第二天,我並沒有把這消息告訴paco,因為以「移民」為分手理由的情侶實在不多,我倒寧願是他討厭了我而結束愛情,從來也沒有想過是我會先離開愛情。所以我繼續我的生活,雖然每天我必須為了要證明自己有資格成為他國良民填了許多表格,那表格仔細到我幾乎認定新加坡移民局鐵定比我還了解我自己,但是17歲的我是被認定沒有選擇居住地的智慧的,我還能說什麼呢?

不過聰明如paco,還是察覺了我的些許異常

「你怎麼了?」paco利用午休時間到社辦找我出來,帶我到操場旁的樹蔭下,開始審問。
『沒有啊!』我屏住呼吸,很肯定的說著。

「你說謊」paco說
『我沒事!那個來啦!』這就是當女生的好處,我們有月經可以當擋箭牌,因為這話題最不適合討論。

「應該還沒到吧!」原來paco對我瞭如指掌。
『厚•••沒事啦!你不要亂猜』我對於月經能幫的忙,開始產生了懷疑。

「有,我在等你說。」paco有時固執起來還挺討厭的
『•••』但是我就是無法將“移民”兩個字說出口

「是我作錯了什麼嗎?」paco試探性的問
『不是』我說

「跟你媽吵架?」他繼續問
『不是』我說

「跟同學?」他還在問
『我一定得跟別人吵架才會心情不好嗎?』我反問他

「所以你承認心情不好了喔!」paco說
『對啦!對啦!』我開始煩躁了起來,因為溫度越來越熱,而頭頂上的鳳凰木還是有遮不住的陽光,就連四周的蟬也叫得猖狂。

「莫莉,我們是男女朋友,你有心事就應該要告訴我,我可以幫你」paco說。我抬起頭望著他的臉,望進了他咖啡色的眼,然後我看到眼珠裡泛著淚光的我的眼;我伸手扶住他的左臉,然後沿著下巴滑過他的頸項,將手停在他的胸口
『我們分開吧!』我平靜的說。但是在我手掌裡的他的心跳,開始激動了起來

「為什麼?」paco緊緊的握住了我的手
『因為我要移民了』我說的很平靜,可是我的嘴裡卻有淚水鹹鹹的味道

「去哪裡?」paco握著我的手開始滲出汗水
『新加坡』我說

「新加坡•••」paco喃喃的重複這幾個字,然後他嘆了一口氣「那離這裡很近吧!」
『嗯!三個半小時就到了』我說。

「那比到澎湖還快」paco放開我的手,低頭翻著他的口袋,點上香煙。
『就是啊!』我看著如此鎮定的paco,才知道原來心痛是這麼一回事。那片海洋就要淹沒我十七歲的愛情了。



我是莎莎
一路莎到底的莎!
2006-3-30 19:52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郵件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小俊
中級用戶




積分 2934
發表文章 1168
註冊 2005-8-18
來自 臺灣
狀態 離線
#27  

莎莎速度快哦

謝謝莎莎


      



2006-3-30 21:50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郵件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莎莎
註冊用戶




積分 508
發表文章 234
註冊 2005-11-4
來自 412聯盟
狀態 離線
#28  二十一

二十一

「如果我什麼都沒有,我就沒什麼好失去的;那麼我拒絕再次墬入情網    莫莉」

「莫莉,see  this」meggy過度亢奮的聲音把我拉回現實的空間裡
『這什麼?』我低頭看著她手上那朵金光閃閃的蘭花項鍊

「這個很特別喔!這是將真的蘭花經處理後在用金箔包起來,所以每一朵都是just  and  only  one」她拿起說明書,翻出一張蘭花的照片「這個,就是這一朵花」
『生前的樣子?』我不得不承認這點子很妙,每個人都買得到專始於自己的一朵花,只是附上照片就顯得有些矯情。

「hey!please」meggy撇撇嘴假裝很生氣的樣子。

我像個觀光客一樣的逛著這家紀念品店;來了這麼久我總是記不得我不是來觀光的,因為當我到shopping  mall去購物時,常常店員一開口就會對我說日文,而我也依舊會先將新幣換算成台幣才購物,當然隨著我的皮膚越來越健康,被誤認的機會也越來越少了。

『不曉得茉莉花能不能這樣做?』看著這些大大小小、林林總總的蘭花,我不自覺開始期待其他花種的身影
「你豬頭嗎?茉莉只開一天花就謝了」這話從我身後飄來卻牢牢的停在我的四周,因為華語說的沒帶任何一絲腔調,我回頭尋找聲音的源頭,期望看到來自故鄉的觀光客,但是只有三、四個大男生聚在櫃檯前指指點點的『還以為他們聽到我的喃喃自語呢!』我心想。

「莉!」meggy的聲音從那賭人牆中傳了出來「come  here幫我看看哪個好?」我快步移過身去,把自己塞到櫃檯前
『你要買給誰?』我問

「莫莉」
『what?』我側頭望這meggy,心想:送我這個會不會太隆重了一點,他不會要來個義結金蘭之類的蠢事吧!回望著我的meggy的眼睛瞠得大大的

「not me!I  have said nothing」她說

「我啦!」這時突然有一隻手握住我的頭,將我的臉往回轉了180度,然後,蓄長頭髮的小郭就站在我眼前
『你•••』對於這種不是預期中的相遇,通常不會讓我心底起太多的漣漪,但是小郭不一樣。

「你是不是要問我怎麼會在這兒?我來觀光的」他依舊是那個調調
『可是?』我打算繼續問下去

「可是現在不是暑假怎麼有時間來對吧?我跟教授一起來開會的」我發覺他變得不似以往的單薄,沒刮乾淨的鬍渣和黝黑的皮膚,越來越有他的風格。
『你長高了耶』該說的都被他說完了,我能說的、像樣的只剩下這一句。

「厚!見到我你能說的就這樣啊!」他說
『你總是要給我一點時間去消化這份驚喜吧!』我說

「你怎麼移民了也不講!」他劈頭就是這麼一句「老是這樣,說走就走!」
『我哪有說走就走啊!你別誣賴人!我又不知道你的電話,怎麼講?難不成要我刊報紙嗎?』我說

「那你至少應該跟李遙媛說吧!你是她學姊耶!」李遙媛?誰?小遙嗎?我幾乎已經忘了這個名字,更何況我和她好像也沒有那種交情「你該不會說你不熟吧!」小郭冷冷的說著
『是不太熟!』我說

「那我你記不記得」一個男生突然閃進我的視線,很面熟但是較不出名字。
「我是阿倫啊!你幫我做過壁報的你記不記得」他咧著嘴笑的很燦爛。我想起來了,以前在天長地九烤肉時他也是這麼笑著。

『阿倫,好久不見!你也是來觀光的嗎?』這就是我對他鄉遇故知正常的反應,但是對小郭我好像就客套不起來
「沒有,我跟書維一起的」阿倫說「以前怎麼不知道你們認識?」

「她跟我們沒那麼熟啦!」小郭挑起眉看了我一眼,不耐煩的說到。而我百口莫辯。
「要不要找個地方坐著談呢?」meggy這時加入了談話,看來她已經買到她要的了

「好啊!好啊!」熱情的阿倫拼命的點頭「你們就當我們一天的導遊帶我們去逛逛好不好」
「對啊」「對啊」在旁邊站了很久的「捲毛」如是說,「捲毛」是我給她取的名字,因為他的頭髮很像給電棒燙過的樣子,同理可証另一個人叫小金。

「我沒興趣」小郭當頭澆了這三個熱情男一桶冰水,卻澆的我一肚子火
『喂!那麼難得來這裡,又這麼幸運的讓你遇到我,你還不讓我招待一下同胞,你有沒有良心啊!』我開始闡示我的想法『沒招待到你,搞不好會被你會記恨一輩子呢!』

「對啊!書維我們明天就走了,今天就當是給我們賺到了啊!」阿倫拍拍小郭的背,硬推著他跟著我們一起走,他心不甘情不願的樣子全寫在臉上。然後我們一行人走出了蘭園,到門口等公車。

「小莫,你們怎麼認識的啊」阿倫在等車了空檔,湊過身來訕訕的問著
『在教會』我說

「挖靠,這傢伙會上教堂」小金不可思異的推了一下站離我很遠的小郭
「你去把妹的吧!」捲毛說

「囉唆!煩不煩啊!」小郭沒了好氣
「小莫,你知道這傢伙以前就是個情聖說」阿倫把聲音調的很大,企圖引起整個新加坡的注意。

「why?」meggy忍不住地問。
『他呀!最大的志向是蒐集十二個星座四種血型的女生喔!』我說。

「really?他的確有這個本錢嘛」meggy眼裡泛著每個第一次見到小郭的女生都會有的光芒
「我不是說這個」阿倫打斷了meggy繼續幻想的可能

「他曾經用他老子是家長會長的特權,把整個禮堂包下來喔!」阿倫說著小郭的往事,聲音卻壓的很低,但還是讓小郭緩緩的靠了過來「然後他在講台上擺了滿滿的香水百合,和一架鋼琴」
「幹嘛!辦喪事啊」捲毛說出口一如他的髮型般格調的話

「拜託!」他白了捲毛衣眼「他打算向喜歡的女生告白」阿倫繼續說著
「然後呢?」meggy接著問

「然後他約那個女生來學校」阿倫說
「他打算讓全校都知道啊!天啊!真浪漫」meggy眼裡又泛出那光芒。這時小郭已經
走到了我的身後,但他似乎沒有打斷故事的意圖

『那個女生呢?』向來好奇心旺盛的我,對於這樣特殊的事件總是興致盎然,尤其是這濫情男的專情往事,我非知道不可。
「她沒來。」小郭把阿倫要說的往事接了下去。

「為什麼?」小金終於開了口「她不會死在半路吧!」但也許他不開口會比較好
「她留了一束香水百合花在傳達室,就在也沒有出現了。」小郭淡淡的說完這個讓我越來越熟悉的故事。

「靠!搞神秘啊!」捲毛說。
「就是啊!」小金接著說「以前我也大概聽說過這故事,我還以為你喜歡的是個女鬼咧」

「hey!別吵啦!為什麼是香水百合」meggy打算讓這個故事完整重現,而我卻無法繼續冷靜地聽下去,偏偏公車就是不來。
「這我就不知道了,你要問本人」阿倫說。於是除了我之外的所有人都將視線投注在小郭身上,我卻依舊感覺我漸漸透明了起來

「因為,那最接近茉莉的香味」小郭說。



我是莎莎
一路莎到底的莎!
2006-4-6 22:53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郵件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小俊
中級用戶




積分 2934
發表文章 1168
註冊 2005-8-18
來自 臺灣
狀態 離線
#29  



是最近較忙?還是因為沒有掌聲?

所以................................

那給妳掌聲哦


                                 




                                 



2006-4-16 09:50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郵件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莎莎
註冊用戶




積分 508
發表文章 234
註冊 2005-11-4
來自 412聯盟
狀態 離線
#30  

dear小俊:
不是掌聲的問題啦

是妹妹

半夜起來玩

兩點半玩到四點

so....沒體力...

sorry~~~



我是莎莎
一路莎到底的莎!
2006-4-18 09:24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郵件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小俊
中級用戶




積分 2934
發表文章 1168
註冊 2005-8-18
來自 臺灣
狀態 離線
#31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莎莎 at 2006-4-18 09:24:
dear小俊:
不是掌聲的問題啦

是妹妹

半夜起來玩

兩點半玩到四點

so....沒體力...

sorry~~~

是這樣哦

這狀況偶有經驗   

辛苦妳了~   



2006-4-18 11:29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郵件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jenny5216
新手上路





積分 4
發表文章 2
註冊 2005-8-18
狀態 離線
#32  

JJ怎么没有第六,七集.在哪能看到.

2006-4-18 11:33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郵件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莎莎
註冊用戶




積分 508
發表文章 234
註冊 2005-11-4
來自 412聯盟
狀態 離線
#33  第22集

二十二

「當我好不容易察覺了一段愛情的開始,其實幾年前它就已經結束了  - 莫莉」

當小郭把話說完,其實所有的人都沒有了遊玩的興致,因為負心的人和傷過心的人,是沒有擺在同一個空間裡權力的;但是歸期就在眼前,小郭就在眼前,熟知我所有故鄉事的人就在眼前,我不能就這樣讓他們離開。所以我承受所有人對我的好奇,努力的扮演一個稱職的導遊。

在遊覽的過程中,我們這群人異常的開心,當然沒有人在提起剛剛的事,就是很不自在、僵硬的大笑著。就像那年夏天我和paco的最後一場約會。
......................................................................................
1991年初夏
「莫莉,我們怎麼辦?」paco抽完了一整根菸。在點上第二根菸的空檔,他問了我也想好想知道的事。
『我不知道』但我沒有答案。

「要繼續嗎?」paco笑著問。
『我不知道』我說『只是•••』

「只是?」paco盯著我的臉,想要看出我眼裡的不安或是一些什麼。
『只是我懷疑戀愛的目的究竟是什麼?是為了結婚嗎?還是這是一個不一定會有結局的過程,過程比結果重要對吧!』我的腦子有時就像是梅花一樣,越冷越開花,在這樣感傷的時候,我總是會莫名其妙的進入理性的思考『我們距離那麼遠,能夠聯絡多久?當我想你又見不到你的時候,我怎麼辦?我沒有錢我不能飛回來找你的時候,我該怎麼辦?如果我因為見不到你而喜歡上了別人,你該怎麼辦?』我的眼淚依舊撲簌簌的流著。『就這樣分手嗎?我不甘心!可是我們該怎麼辦?』

「莫莉,不要哭」paco熄了煙,輕輕的將我攏在懷中「我捨不得你哭」
『為什麼我只有17歲?只差1歲我就可以決定一個人留在這裡了,17歲和18歲有什麼差別?只差一歲就表示我不夠成熟嗎?』我不能理解為什麼大人老是用年紀的問題來否定年輕人的判斷力,難道人的成熟度是可以被量化的嗎?

「其實,或許這對我們是好的也說不定,或許有一天等我們真正了解對方之後,我們會開始吵架,然後發誓一輩子不見面,現在分開對我們是好的。」paco企圖用那種連他都不相信的話來安慰不是很聰明的我,但卻讓我更加難過,因為這表示他也一樣無能為力。

遠處傳來午休結束的鐘聲,但我早逝的愛情不能就這樣草草結束。

『paco我們翹課好不好?』我說
「嗯•••想去哪?」paco面對我突然的心情轉變一向泰然處之

『海邊』我說。

夏天到海邊是一件聽起來比做起來迷人的事,因為海邊的陽光來自四面八方,讓人無處藏身。而我比較幸運的是我的身後有paco暫時為我擋住漸漸西沉的太陽。

『我將來會住在海的那邊吧!』我伸手指著前方
「嗯!」paco將頭靠在我的肩上和我一同看著南方的海

『以後要是我想你,我會跑到新加坡的北邊去看海,那海水會一路漂啊漂的到這裡來,然後停在岸上』我說『你如果想我就到這裡來,你會發現我一直在想你』
「莫莉,我們就當作明天以後我們還會天天見面,今天別談分開的事好嗎?」pcao輕輕的在我耳邊說著「如果你沒有要離開,現在我們會聊些什麼呢?」我察覺到paco聲音裡些微的變化,我知道他真的和我一樣痛苦

『我們會說些什麼呢?』我打算配合他的想法,讓悲傷晚一點發生,至少不是在海邊『你覺得你會是一個好情人、好丈夫還是一個好爸爸?』我說
「啥!問這傻問題!你說呢?」paco反問我

『我啊!我不夠浪漫所以不會是個好情人,又不會煮東西所以應該也不是一個好太太吧!那我應該只能當一個好媽媽。』我信誓旦旦的說
「是嗎?你連丈夫的事都處理不好,在加個孩子不會一團亂嗎?」paco說

『喂!別看不起我!』我說『是我先問你的耶!你的回答呢?』
「嫁給我不就知道了!」paco說。我的身體僵了一下:他不是說不提分手的嗎?還是如果我沒有離開,這就是我們可能會有的對話;我選擇相信後者。

『厚•••厚•••你愛我愛到不能自拔了喔!那你要對我好一點,不然我就會喜歡別人喔』我說
「你呀!我很放心啦!」他說

『喂!你可別小看我,我還是有我獨特的魅力的』我不干示弱的說。
「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paco說得輕鬆,但我卻沉重了起來,我多想就這樣窩在他的“手掌心”一輩子,但是對17歲又沒有半點經濟基礎的我們而言,買一張機票都很難了,更何況是一輩子。

『你想要幾個小孩?』我沒有說出我真正的疑惑,因為我們現在還沒分手。
「沒想過?你呢?」我看不到paco的臉,但是他的聲音給我一種一切都沒有改變的感覺。

『三個,兩男一女,兩個哥哥最小的是妹妹』這個想法在我的心中已經成形許久。
「喔!那麼多,那我要努力賺錢才行」paco說。

『對啊!』我說。Paco沒接著說些什麼,因為海面上的夕陽美的讓我傻眼,我們沒有回頭直接望著夕陽,就是看著它隨著波浪晃啊晃。
「走了吧!」paco拉著我起身

『嗯』我說。然後我們的別離隨著夜晚一起降臨。

在paco送我進家門的時候,他倏地拉住我,猛然將我緊緊的抱住,手部傳來一陣刺痛的感覺,那是一個下午喬裝幸福的曬痕
「莫莉,如果我夠混蛋,我會要你留下來,讓我照顧你。只要在一年我就畢業了,我們家有足夠的能力養活我們!」終於paco的情緒潰堤氾濫「可是,那對你不公平,所以我不能這麼做,我不夠自私所以我不能這麼對你」
『對不起•••對不起』我能說的完整只有這句話,因為我也在心疼他。

「莫莉,你一定要忘了我,不要想我,到了新加坡後不要去海邊哭泣,我會難過的」paco的眼淚沾濕了我的衣領,刺痛著我的皮膚
『我做不到,我不要•••』我堅定說。

「聽著,莫莉」paco握住我的肩頭,推離我有一手臂的距離「我們都要忘記對方,因為我們才17歲,懂嗎?」他輕輕的晃著我「十七歲的愛情不一定走得下去,就算你沒有到新加坡,我們也可能因為將來在不同的地方讀大學而越離越遠,忘了我對你比較好」paco終於說出一個我不願承認、卻又不得不承認的問題「遠距離的戀愛很辛苦,我不要你受那種苦,我不要你在新加坡還會想著我哭泣,所以從今天起你一定要忘了我」
『我不要•••不要』我維持了一個下午的理性全不見了,只剩下赤裸裸的任性『我會記得你,我要永遠記得你,我會寫信給你,我可以打電話給你,只要我努力存錢,我會飛回來見你。』

「莫莉,聽我說,移民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你需要時間適應新的環境、新的生活,我會成為你適應新生活的阻礙」paco企圖跟我說道理「我不能在你身邊陪你,就沒有理由要求你繼續喜歡我」
『我不在乎』我說

「可是我在乎!我在乎我愛的人是不是依舊幸福,我在乎你每天是不是一樣天真的笑著,我在一你的一舉一動,所以我討厭自己不能在你身邊支持你。繼續愛你,我會討厭我自己!」paco漸漸高昂的聲音慢慢壓制了我的歇斯底里「莫莉,不管你接不接受,今天以後我會忘記你」說完這話,paco頭也不回的就離開了。

..................................................................................

然後一直到我離開那塊土地,我都不曾在哪裡偶然遇到他。直到我身上的曬痕逐漸淡去,我已經沒有任何可以回憶paco的東西了。而站在我面前的這群人,竟是我獲得PACO消息唯一的可能。

[ Last edited by 莎莎 on 2006-4-25 at 21:09 ]



我是莎莎
一路莎到底的莎!
2006-4-24 11:22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郵件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莎莎
註冊用戶




積分 508
發表文章 234
註冊 2005-11-4
來自 412聯盟
狀態 離線
#34  第23集

二十三

「給我一個不能愛你的理由,不要只是拒絕我 -小郭」

陪著這一群鄉親遊覽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因為大家都不太熟,所以尋找共同的話題就相形重要;而小郭和我的事又不能提,於是動物就成了大家的共通主題。

所以我們在國家鳥園一連看了好幾場show,從頭到尾的大家都目不轉睛,從鸚鵡騎腳踏車到餵食老鷹秀,每一場我都子仔細細的盯著瞧,甚至我舉手自願上場餵鷹,不過一個穿著小可愛的美麗印度女孩還是吸引了同是印度籍的主持人。

「和我一起你有壓力嗎?」小郭在沉默了將近兩個小時後,終於開口說話
『不會啊』我說。這時在空中盤旋的老鷹似乎看到了印度女孩手上的肉乾,正俯衝而下。

「那你為什麼從頭到尾都不看我」他說。
『有嗎?你想太多了』我可以感覺小郭從頭到尾都停住在我身上的注視,這讓我根本無法望著他說話。

「那你現在為什麼不看我?」他咄咄逼人的氣勢並沒有比4年前減少一些,這逼的我不得不轉頭看他。
『好吧?現在我不正看著你了啊!有事嗎?』從來沒在這麼近距離的看著他,原來他的眼珠是那樣的漆黑,我幾乎看不到自己的倒影

「很好,我就喜歡你這種禁不住人家激你的個性」他大笑。這時show以散場,而meggy、阿倫和搞笑雙人組起身準備離開,他們回望了我們一眼,就顧自的前往下一個景點
『你要說的就是這個』我起身拍拍褲子,準備跟上大家。

「等一下我們擺脫這群傻蛋吧!」小郭拉住了我的手,停下我的步伐。
『什麼!為什麼?』我才不要跟這人單獨在一起呢!

「我們那麼難得才見面,我不想浪費時間在這裡」他說。然後硬是抓過我的手,把他的手指穿過我的手掌,緊緊的握著我。
『你覺得show不好看嗎?』我說『這是鳥園最大的賣點耶!』我試圖掙脫他手裡傳來的溫度。

「我不要你跟阿倫在一起」他說。然後他把我的手握得更緊。
『阿倫?』『我還以為你說的傻蛋是捲毛和小金呢!』『為什麼?你們一起來的不是嗎?』『你跟他不好嗎?』我企圖找更多的話題來略過我手在他手裡的這個事實。

「我不要你跟他問起paco的事!」他說。然後他拖著我往另一個方向走去。
『我沒啊!』我心虛的說,雖然我真是打算這麼做。

「你會的」他微慍的情緒透過聲音滲了出來「我從你的眼睛就讀的出來了」
『神經』我的想念有這麼明顯嗎?我不禁懷疑。我還以為我已經忘了他,可是只花一秒中就愛上的人,說不定是花一輩子也忘不了的。

果真我和小郭脫了隊,我們沒跟著大夥繼續熱鬧下去,而是買了兩根Haagen-Dazs坐在路邊啃了起來

「你在這裡還習慣嗎?」小郭問了這個4年來不斷有人問我的問題,“習慣嗎?”我不懂他們所指的習慣是什麼?是這裡井然有序的生活?還是習慣用英文思考?我放下了畫筆拿起了工程計算機,計算著離我很遙遠的各大企業的盈餘和虧損,我慢慢學習當一個東方直布羅陀的子民的樣子。但我以為我真正習慣的,是恢復和自己相處的寂寞
『嗯』我把腦子裡所有想說的濃縮成這一個字。

「我怎麼覺得你很寂寞」他說
『怎麼說』我問

「以前看到你一個人,總覺得你很自在,現在雖然你身邊有人,卻反而覺得你更像一個人的樣子」他說
『呦!你還是這麼會說話』我驚訝於他的成長,在我離開的那個島上,果真發生許多我來不及參予的事

「您客氣了,這位姑娘」小郭的正經總是一下子就被他的不正經給取代
『現在有要好的女朋友們嗎?』我說

「前幾天還有!」他悻悻然的說
『前幾天?怎麼說』我問

「唉!別提了,我覺得人的年紀大了記憶力真的會變差耶」「幾天前我約了T大的大波浪去新光看夜景,結果我忘記了,我竟然還載著大眼妹去在那兒」他的生活糜爛依舊
『遇到了啊!』我開始慢慢的對他的“魅力”恢復記憶

「就是啊!扯吧!」他摸了摸左臉「還被打了一巴掌」
『什麼?真的假的?』我說

「真的!」他撇了撇嘴「我們三個在觀景臺遇個正著,然後那大波浪突然提高了聲音要我說個明白」
『那你怎麼說?』我問

「我要說什麼啊!就是她看到的那樣啊!」雖然這麼說對不起狗,但是果真狗是改不了吃屎的「然後我們三個人還一起坐電梯,臨去前她甩了我一巴掌」
『那大眼妹呢?』我說

「現在只剩下她一個了啊!」小郭說
『你真的很壞耶!』我笑著說『終於有人替天行到了』然後我起身去丟冰棒棍,小郭也隨著我去

「莫莉」我一回頭他就站在身後
『幹嘛!』嚇了我一跳

「我可不可以吻你」他說。
『你白痴嗎?說什麼你!』我不禁對他的白目皺起眉頭

「如果你願意接受我,我會把所有的感情斷的乾乾淨淨的!」他說
『不要鬧了』我義正辭嚴的說,但不知為什麼,我卻想起香水百合的味道。

「我是認真的,我現在已經大三,只要再一年我就可以申請這裡的研究所,你不能回來,但是我可以來找你」他說
『大三?你應該才大二吧!』我開始計算我和他之間的差異

「我跳級了」他驕傲的表情像極了當年在實驗室裡的樣子「沒想到吧!」
『是沒想到!不過不可能!』我說

「為什麼?因為PACO嗎?」他說。還好這天不是假日,鳥園裡的鳥比人多,否則我想他的聲音大概會引來圍觀的群眾吧
『那麼大聲幹嘛!我們兩個人是不可能的』我說「你年紀比我小!個性又不好!最主要的是我對你沒人性的行為那麼了解,我怎麼可能跟你在一起?更何況我在新加坡你在台灣,遠距離的戀愛是絕對不會成功的」一口氣說完我想說的,心情頓時鬱悶了起來,我憶起了那年和PACO的分手

「你都沒試過你怎麼知道?」小郭說「一個沒有談過遠距離戀愛的人說的話,不足以採信」
『兩個人相愛卻不能常常見面,就沒有理由繼續在一起』以前PACO好像是這麼跟我說的

「我們可以寫信、打電話,不然現在網路也很方便,只要進到BBS站,我就像在你身邊一樣,寒暑假我也可以飛來看你,只要熬過這一年就好了」小郭說著幾年前我的台詞,而我竟然像paco一樣無法被說服
『可是,那對你不公平,我不能這麼做,我不能這麼對你』我說

「愛情本來就不公平。你不去試,就永遠不會知道,自己究竟可以得到怎樣的幸福!」過於激動的小郭說得額頭滲出斑斑汗水「只要你肯相信“我們”,“我們”就一定可以成真的」

怎麼辦,我真的以為我不會再次陷入情網了。

[ Last edited by 莎莎 on 2006-4-25 at 21:12 ]



我是莎莎
一路莎到底的莎!
2006-4-24 11:27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郵件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莎莎
註冊用戶




積分 508
發表文章 234
註冊 2005-11-4
來自 412聯盟
狀態 離線
#35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jenny5216 at 2006-4-18 11:33:
JJ怎么没有第六,七集.在哪能看到.

dear  jenny:

莎莎檢查的結果

發現


好像真的沒有第6跟第7集耶~~~

原來是我把這兩集合併在一起了

然後又因為偷懶而忘了改題號

so~~~

居然被妮給發現了~~~




我是莎莎
一路莎到底的莎!
2006-4-24 11:31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郵件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jenny5216
新手上路





積分 4
發表文章 2
註冊 2005-8-18
狀態 離線
#36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莎莎 at 2006-4-24 11:31:

dear  jenny:

莎莎檢查的結果

發現


好像真的沒有第6跟第7集耶~~~

原來是我把這兩集合併在一起了

然後又因為偷懶而忘了改題號

so~~~

居然被妮給發現了~~~

谢谢JJ,因我是先保存,等完了以后,再打印.看到没有第6第7集,不好意思.
最近我刚看完JJ的"冬季限量"写得好好喔!
再次感谢!!!

2006-4-25 20:33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郵件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  [1] [2] [3] [4] [5]  >>

友善列印 | 推薦給朋友 | 訂閱文章 | 收藏文章



論壇跳轉:  


[本論壇所有言論屬個人意見,與 真愛勇俊 立場無關! 論壇由: 電信王-張SIR 提供]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08 Comsenz Technology Ltd.

Discuz! info: MySQL Query Error

Time: 2018-8-17 5:16am
Script: /viewthread.php

SQL: INSERT INTO cdb_sessions (sid, ip1, ip2, ip3, ip4, uid, username, groupid, styleid, invisible, action, lastactivity, fid, tid)
VALUES ('GZtbaH', '54', '224', '220', '72', '0', '', '7', '2', '', '3', '1534454189', '16', '3864')
Error: Incorrect integer value: '' for column 'invisible' at row 1
Errno.: 1366

Similar error report has beed dispatched to administrator bef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