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註冊 | 登入 | 說明 | 真愛信箱

 

 

<<  [1] [2]  >>
作者:
主題: [情定番外篇分享] 童話奇緣(by Sena & Zero)~8/17加新在13樓 新作上場*^^ 上一文章 | 下一文章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1  [情定番外篇分享] 童話奇緣(by Sena & Zero)~8/17加新在13樓 新作上場*^^



姊妹們這輯最新番外篇沒看過吧
歡迎姊妹們自己也寫些老大作品滴番外篇與大家分享


===========================================================

~轉自 S&Z 永遠的情定~by Sena & Zero
http://sena2zero.blogspot.com/se ... 1%E5%A5%87%E7%B7%A3

情定番外篇~童話奇緣(by Sena & Zero)

(一)          

金字塔。



穿著軍綠色迷彩長褲,阿麻長袖襯衣的下襬隨便在腰間打個結,背著大背包,把半長不短的頭髮用頭巾包堙A允兒將眼前所看到的一切,用兩隻手作了一個如攝影師的框框手勢。

金字塔比她的想像更宏偉,每塊石灰石都有三尺來高,塊塊相連,看上去真是高與天齊,人站在下面,就好像一只一只小螞蟻!

「Do you wanna take a picture?」

金字塔前面有一大片沙地,沙地上全是駱駝和馬,而那些打扮得奇奇怪怪的阿拉伯人就騎在駱駝和馬上,大聲向遊客招徠生意。

埃及共有80座金字塔,而在首都開羅,則只有兩個地方有金字塔,一個在Giza ,另一個是Sakkara,其中最大也最著名是位於開羅南面約半小時車程Giza的大金字塔The Pyramid of Khufu。守衛在大金字塔外的獅身人面像,是世界上最大的岩石雕像,建造年期和來歷眾說紛紜。一說是Khufu或Khafre王的肖像,但也有人認為它是神的面孔。

Giza區的金字塔是埃及第四王朝所建,在那裡有三個皇陵,為了方便遊客爬上爬下,在石與石之間築了窄窄的鐵梯。King Chephren的金字塔內部足足有186級,狹窄的樓梯就像一條長長的蛇一樣在眼前伸展上去。

允兒一進門便感到有股淡淡的霉味撲鼻而來,不料越往上爬,霉味就越濃,她的呼吸越覺困難。由於空氣差,加上光線幽暗,她花了整整半個小時,好不容易才爬到頂端的大房間去,房間內有一個長方形的石棺,不過裡頭卻是空空如也,據知過去放的是木乃伊。

當參觀完畢,允兒爬出金字塔時,不知是陽光太過猛烈,還是那陣霉味在胃內翻騰,她感到一陣陣天旋地轉的暈眩襲來,腳步也幾乎站不穩,只得吃力地扶著石牆,勉強地斷斷續續走了一段路,在耀眼的陽光底下,眼前只感到一片模糊的白茫茫……

「Miss, are you ok?」身邊響起了聲音。

「I just feeling kinda dizzy……」允兒抬頭,眼前有好幾個人影,背著光,使她看不清對方的臉。

「Just sit down and try to get some rest first.」其中一個邊說邊扶著她在石牆邊坐了下來。

呃,看來似乎是好人呢,這讓允兒稍稍卸下防備。

「Are you feeling better now?」過了不一會,那幾個人又再熱心地說︰「Miss, I can drive you to the city if you are really not feeling well.」

「No, thanks anyway.」她直覺地婉拒,再怎樣好心都是陌生人,埃及人是這麼熱情的嗎?「I think I'll be ok.」

不料那幾個人聽了她樣說,竟不由分說突然將把她強拉起來。

「What are you doing?」 允兒揮開他們的手,開始意識到眼前這幾個人並非她想像中的「熱情」!

那幾個人理也不理她,也不再說英語,嘰哩咕嚕說了一串話,就拉著她走。

允兒被幾個人強拉著踉踉蹌蹌的走,雖然仍有點暈眩,但意識卻清明,她知道若被這幾個人拉去不知名的地方,後果不堪想像,不禁大聲叫喊起來。

「Help!Help!……」

她實在後悔死了,怎會一個人跑來埃及旅遊?如果有個伴多好?

她的心在向金字塔的諸神祈禱,救救我吧!

雖然恐慌,但她仍拼命掙扎,高聲叫救命,希望有人能聽到她的叫喊。

幾乎在絕望之際……

突然,從不遠處傳來一個沉沉男聲。

「Hey, what are you guys doing?」

啊!祈禱成功啦!埃及諸神可能感動於她千里迢迢跑來探望。

那幾個人知道行動被發現,立即丟下允兒,轉身拔腿就逃,一轉眼便跑得無影無蹤。

經過劇烈的掙扎,允兒體力開始虛脫,倒在地上,連爬起來都無力。

然後,她感到有人走近她。

「Miss, are you alright?」

她努力地抬頭,背著光,她看見一雙男人憂鬱的眼瞳。

「真永……」似乎聽見一個低沉而磁性的聲音在呼喚。

誰?誰是真永?她想說她不叫真永。

但是,她的意識已漸漸變得越來越模糊……

「救命!救命啊!」彷彿從一場噩夢中驚醒,允兒一睜開眼睛竟看見有兩對眼睛正凝視著她……

呃,不對,應該是四對--兩個同樣戴著眼鏡,不過卻是一高一矮,一瘦一胖;還有,一個好看,一個不太好看,完全成反比的兩個男人!

「你們別過來!」她戒備地坐起身來,縮向一旁。

「小姐,妳該不會把我們當成強盜吧?」那戴眼鏡胖胖的男子,沒好氣問︰「妳有看過強盜可以住這麼豪華的飯店嗎?」

允兒正想反駁,誰說強盜不能住豪華飯店的?

可是話未出口,她發覺自己正身在一間格調高雅,似乎是飯店的臥房裡,更驚異是那胖子說的竟是──韓語。

那些強行拉她走的人明明說英語。

「你們是……韓國人?」她一臉驚愕,用手指著他們。「慢著,你們怎麼知道我是韓國人?」

對她說韓語,一定是認定她懂得。

「很抱歉,剛才妳昏迷的時候,我們看了妳背包裡的護照。」另一個戴眼鏡的好看男人說。

那男人架著一副金屬眼鏡,黑灰色的西裝,灰色領帶,明明長得不錯,語調也客氣,卻是讓人感到很有距離感。

「我的背包?!」她的背包裡有她的護照和機票。

兩個站在她面前的男人有志一同的移開腳步,她的目光終於停留在房間內的沙發,她那個隨身背包,正安安靜靜地躺在沙發上。

允兒立即走過去抄起背包,看看有沒有甚麼遺失了。

她在背包裡搜出了護照,立時舒了一口氣,幸好幸好,護照還在機票還在。

然後她繼續找找找,再摸摸自己身上的口袋,不禁驚呼起來︰「天啊!我的錢包不見了!」

那胖男人推了推眼鏡,說︰「應該是被那幾個人扒走了,妳不會以為是我們偷了吧?」

「我又不是這個意思。」允兒有點不好意思地抓抓頭。

胖男人還在涼涼地說:「其實妳的護照沒被人一起扒走算不幸中之大幸了。」

是──嗎?允兒在心裡嘀咕。

有護照又怎樣,沒錢怎麼辦?

她慣了一個人在外自助旅行,一早把錢包和一些重要文件分開放,所以才保住了護照。雖然她身上還有些零錢,但這丁點錢實在不足以應付未來幾天的生活!

「妳記得那些人的樣子嗎?我們可以陪妳去報警。」那個較好看的男人說。

「我、我那時已經頭昏眼花了,根本沒看清楚他們的樣子。」她有點尷尬的說。唉,她又不天才,怎會過目不忘?何況那些埃及人,個個都黑墨墨的,根本都長得同一個樣子嘛。

「Boss,如果是這樣的話,即使報警都沒用。在這裡每天都有不少這樣的案子,但真正受理的可沒幾宗。」那胖男人看了她一眼,對那高高的男人說︰「當然,如果是發生在杜拜的話,可就不一樣了。」

「杜拜的治安沒這裡那麼差吧?」那個被稱為Boss的男人不以為然地說。

「說得也是。」胖男人點點頭。

發生在杜拜的話就不一樣?有何不一樣?

允兒當時還搞不太懂他們所說的話,而待她真正明白時,那已是以後的事了。

「抱歉,宋允兒小姐,我忘了介紹,我叫李奧,」胖男人指指身旁的高個子,「這是我的老板申東賢先生。」

允兒向兩人點點頭。

「說起來,還真要多謝兩位救了我。」

那個叫申東賢的男人蹙起眉頭,問:「妳一個人來埃及?」

「是啊!」她點點頭,「我經常一個人四處跑。」

「妳也太不小心了,在埃及是不能亂跑的。」李奧這下可神了,帶點責備的說: 「幸好遇上了我們,不然……」

「不然怎麼了?」允兒瞪起了水燦燦的大眼,現在還不夠倒霉嗎?

「Leo,」申東賢在一旁淡淡的開口,「不要再嚇她了。」

李奧當下停了嘴,奇怪在盯著她看。「恕我冒昧,允兒小姐妳有沒有姐姐或妹妹? 同姓或不同姓的?或是失散了的?」

允兒白了他了一眼,不同姓的怎會是姐妹!失散了就即是失散,她怎會知道?這人問得好沒來由。

「我是家裡的獨女。」

「真的嗎?」他有點不相信地看著她。

不知道是不是她敏感,打從一開始,她就覺得這兩個男人看自己的眼光有些不尋常,讓她覺得渾身不自在──尤其那個申東賢,他看她的時候,眼神是說不出的深沉,好像她是一個他熟悉的人。

「Leo。」申東賢阻止了他的問題。

允兒奇怪的看向他,只見他踱到窗前,再沒搭腔。

「對了,允兒小姐,妳遺失了錢包,身上應該沒有多少錢吧?」李奧忽然問。

她搔搔頭,真是呢,她剛才就想著怎樣開口問他們借點錢,好歹是韓國人嘛,總不會見死不救吧!

「是啊!所以我想……」

「妳想賺些外快吧?」不料李奧竟問道。

「外快?!」她驚地瞪大眼睛,用手掩著嘴……他他他他該不是指那種「外快」吧?難怪可以住這麼豪華的飯店,她就知道幹那些賣淫事業的人通常都賺得盤滿鉢滿。原來他們也不是甚麼好東西,真想不到,那個申東賢還長得人模人樣呢!

她不過是想借點錢,不想幹這些外快哪。

李奧一看她的臉色就知道她誤會了。

「妳不要誤會,我當然不是說那些『外快』。」他不好意思地搔搔頭,解釋著說:「其實──我們還有一個小孩子同行,我的意思是能不能拜託妳幫忙照顧他?」說完,偷偷地看了他的老板一眼。

「哦!」允兒呼了一口氣,慶幸剛才自己沒惱羞成怒,要不然可真糗大了!

不過,兩個大男人再加一個小孩?這個組合也未免太奇怪了!而且他們看起來不太像遊客,那麼,他們來埃及幹甚麼?

「允兒小姐,妳跟我們同行還可以有個照應,要不然像妳這樣美麗的單身女子要是再發生甚麼事,可不是每次都能像今次這般幸運。」李奧看她還在猶豫,繼續努力游說。「當然,我們會付一定的酬勞給妳,而且明天我們會去杜拜,這樣,妳還可以免費遊覽呢!」

「杜拜?」她怎麼總覺得李奧的「推銷」太過落力,不禁遲疑。「可不可以讓我考慮一下? 」

「妳還要考慮?」李奧驚愕,包食包住包導遊,還要考慮?「妳是不是有甚麼不滿?儘管說出來。」

「不,不是……」她忙耍手。瞥了一眼申東賢,那男人默不作聲,眼睛看著窗外,不知在想甚麼。

的確,像這樣的條件,要是換了別人,很可能一口氣便答應了,事實上對允兒來說,這些條件並非不好,而是太好了,好得讓她有點難以置信。

而且,到杜拜完全不在她的旅行計劃之內!

「允兒小姐,妳肚子餓不餓?要不要吃點東西?」忽然,那個不太多話的男人開腔。

「哦?」允兒經他怎麼一問,才發覺自己其實早已飢腸轆轆了。

「要不要嚐一下道地美食?」他從窗畔轉個頭來,陽光灑在他俊雅的臉上,勾出了鮮明的輪廓。

允兒瞧了他一眼,尷尬的說:「這個……會不會太不好意思了。」

「若是妳拒絕,才真是不好意思。」他看著她,淡淡地說。「要是不介意的話,請妳到飯廳和我一起用膳。」

他走向臥房門前拉開了門,這會兒,允兒才發覺這是間飯店的豪華套房,客廳書房一應俱全。

她跟著他走出臥房,來到客廳,看見有個大約五歲左右的小男孩靜靜坐在沙發上看書。

那子孩子只抬頭看了他們一眼,沒有甚麼表情,然後又低下頭繼續看他的書。

允兒沒兄弟姐妹,但她的性格熱情,特別喜歡小孩子,看見小孩子不禁心中一喜,熱絡地蹲在小男孩跟前。

「小朋友,你叫甚麼名字?」

那小男孩只默默地看著她,沒有說話。

「他叫真赫。」回答她的是申東賢。

「真赫?申真赫?」小男孩的眉宇酷似那個好看又有酷的男人,一樣的俊雅,讓人一看就知道是兩父子,可惜是,連說話不多的特性也像個十足十。

「真赫,叔叔帶你出去玩好嗎?」李奧對小男孩說。

只見小男孩點點頭,不說一句話,放下書本,乖巧地任李奧牽著他的手離去。

允兒不期然呆了一下,察覺真赫有點不對勁,一般同齡的小孩子,尤其男孩子,都是活躍得不得了,而這小男孩似乎太乖巧了。

可是她對真赫的興趣馬上就被滿桌子的食物代替了,她的目光很快便由真赫的背影轉到桌子的菜餚上。

「這些是什麼菜?」還未經主人邀請,她已經不客氣地坐下來。

「中東菜。」申東賢簡單的回答,也在她對面坐下。「這是烤乳鴿,那是羊排和駱駝肉卷。」

「駱、駝、肉、卷?」他們怎可以拿來吃!

「怎麼了?」發覺她神色不對,他問。

「我曾經到過一個駱駝屠宰場,呃,就是把駱駝宰殺的地方。」允兒指手比劃,「雖然當時甚麼都看不到,但卻聽見駱駝不斷的悲鳴聲,那種經歷真的很震撼,可說畢生難忘。」「我曾對自己發誓,以後絕不吃駱駝肉。牠們在沙漠中不但要給人類代步,又要幫我們運貨,之後我們還要殺了牠們來祭五臟廟,這……實在太殘忍了吧!」

說完,她扁起嘴角,一副吃駱駝肉是罪大惡極的樣子。

申東賢看了她一眼,然後把肉卷擱到一旁,很認真地說︰「好吧,既是這樣,那麼我以後也不吃。」

「真的?」她的眸子泛起了驚喜。

「唔。」申東賢承諾地點頭。

「謝謝。」

兩人相視而笑,這一笑拉近了彼此間的距離。

「你們是來埃及旅遊的嗎?」她問,不忘把羊排塞進嘴裡。

「妳覺得我們像來旅遊嗎?」他沒吃東西,只是呷著紅酒。

允兒沒想到他會這樣反問,不禁有些尷尬,不知如何回應。

他淡淡地道︰「其實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

「嗄?」這回允兒可真不明白了。

「我是個建築師,我會在公餘時間到世界各地去看看當地的建築。」

「當地的建築?」允兒原本有些迷糊,卻忽然靈光一動,「呀!我竟差點忘了,金字塔是人類史上的偉大建築之一!」

「有關金字塔的建造至今仍是個謎呢。」

「是啊,真不明白那些埃及人是如何把石頭搬上去的。」允兒對今天所見金字塔的宏偉仍記憶猶深。

「關於建造似乎有好幾種說法,一種說法是用滾軸和繩製造一個巨大的槓桿架,繩子一端綁住石塊,另一端則用人力將石塊往上吊,然後將石塊逐步向上砌高。另一種說法是用土來堆成斜坡,再利用滾軸將石塊拉上去。」申東賢解釋著說:「不過根據最新的一個法國建築師Jean-Pierre Houdin的說法是,當時的人先用巨大的石灰石和花崗巖塊,在大金字塔外牆幾米深處砌一道由基層向上延伸約43米的常規外置斜坡,接著再建構一條傾斜7度,約1哩長的內部螺旋隧道。內部隧道建成後,工人們最後再一塊一塊地由內向外將3億塊各重達2.5噸的巨石搬上去,如此循序漸進後雄偉的大金字塔就完成了,而原本露天的內坡則被填堵成為大金字塔的一部分。」

「所以你才到這裡來?」聽了一大輪,允兒有點霧煞煞的,想不到這個申東賢對古建築竟有研究。

「妳呢?」他笑著反問。

「我?」她呆了一下,才想起之前他們談論的話題。「我一直對埃及的古文明好奇,常夢想自己會到這裡來。」

他替她倒了一杯紅酒,再問:「我是問,允兒小姐的工作是甚麼?」

「呃,抱歉,你問我的職業?」允兒搔搔頭,有點不好意思︰「我是個海豚訓練員。」

「海豚訓練員?」他顯然相當意外。

「對,我目前在韓國的愛寶樂園工作。」提起工作,她顯得十分興奮。

「愛寶樂園有海豚嗎?」

「是近幾年才有。」

允兒有點奇怪,在韓國,愛寶樂園幾乎是孩子們心目中的天堂,身為父母的又怎會不知?難道他從未帶過自己的兒子到愛寶樂園去玩嗎?不會吧。

「你的兒子很像你。」

「是嗎?」申東賢的反應非常冷淡。

看來他們父子間還真有些問題!

「你太太呢?沒有和你們一道來埃及嗎?」允兒拿起了酒杯,正準備喝一口。

他低下頭,好一會才說道︰「她,已經過世了。」

一口酒幾乎嗆在她的喉頭。「我、我……非常抱歉。」

申東賢別開了臉,不在意地說:「我們繼續用餐吧。」

那一刻,允兒似乎看到了他眼裡的哀傷,她甚至感覺到他非常愛他的妻子。

忽然她好想進一步了解他。心裡下了一個決定。

「我決定了。」

他抬起頭,不解地看向她。

「我決定幫你照顧你的孩子。」她笑,大大的眼眸亮晶晶的,「不過,我可要聲明,照顧孩子我是沒甚麼經驗的。」

申東賢一直淡然的臉終於有真摯的笑容。

「十分感謝妳的幫忙。其實我可把兒子交給飯店的服務員幫忙看顧,不過,始終不是很放心。」

「我明白。」她諒解地點點頭。

「麻煩妳了。」他向她舉杯。

「我會盡力的。」她和他碰碰杯,許下了承諾。



*根據3月31日的一項最新報導,法國的建築師烏丹用8年的研究做出這個結論,目前科學家正準備利用法國一家國防公司所提供的先進器材,包括精密雷達和熱能探測器以探測Khufu金字塔的內部,若是真能查找結論中的建築用隧道,那金字塔之謎就要解開了。但,這項計劃首先要得到埃及政府的批准。

瞬間與永遠




2007-8-6 19:27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888
版主




積分 57434
發表文章 27730
註冊 2005-8-18
狀態 離線
#2  

花~~~感恩喔!!!又有新滴可看~~



2007-8-6 21:19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blueberrylady
金牌會員




積分 25588
發表文章 12554
註冊 2007-3-25
狀態 離線
#3  額外的享受﹗

謝謝﹐花花﹗

LA888說的好﹗我們又有的看了﹗
我特別喜歡情定所有的番外篇。
可能是因主角的搭配很絕﹗ 雖然不一樣的故事﹐但每一番外篇都能讓我哈哈大笑﹐
讓我感到一天的疲勞都在笑聲中消失了﹗ 真是一種額外的享受﹗難得﹗

才滴一章﹐我就開心的在看﹐同時也在研究後面的情節﹗ 怪不怪﹖
我一向都是這樣。。。
說研究倒不如說猜測。 嘻嘻﹗
有很好的BEGINNING﹐一定會有很特別的ENDING﹗

花花﹗希望這次能全部出籠喲﹗




2007-8-7 11:48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888
版主




積分 57434
發表文章 27730
註冊 2005-8-18
狀態 離線
#4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blueberrylady at 2007-8-7 11:48:
才滴一章﹐我就開心的在看﹐同時也在研究後面的情節﹗ 怪不怪﹖我一向都是這樣。。。 ...

藍姐~~妳這麼一說  偶深刻感受到妳也可以寫番外篇阿!!一定粉有看頭!!



2007-8-7 21:17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blueberrylady
金牌會員




積分 25588
發表文章 12554
註冊 2007-3-25
狀態 離線
#5  抄他的 - idea﹗

Dear LA888﹐

是嗎﹖難得有人這麼看得起我喲﹗
哈哈﹗說不定唷﹗嘿嘿﹗

來個“不像中國人的中國人”﹖怎麼樣﹖
那我大哥會把我給扁了﹗抄他的 - idea﹗
再說﹐再說﹗想想﹐想想﹗

ps: 做 的比說的難耶﹗所以我很敬佩作家﹐藝術家﹗下輩子希望是位了不起的作家﹗可能嗎﹖


[ Last edited by blueberrylady on 2007-8-8 at 10:05 ]



2007-8-7 22:59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888
版主




積分 57434
發表文章 27730
註冊 2005-8-18
狀態 離線
#6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blueberrylady at 2007-8-7 22:59:
Dear LA888﹐
是嗎﹖難得有人這麼看得起我喲﹗
哈哈﹗說不定唷﹗嘿嘿﹗
來個“不像中國人的中國人”﹖怎麼樣﹖
那我大哥會把我給扁了﹗抄他的 - idea﹗
再說﹐再說﹗想想﹐想想﹗
ps: 說的比做的難耶﹗所以我很敬佩作家﹐藝術家﹗下輩子希望是位了不起的作家﹗可能嗎﹖

藍姐~~trust   me  you  can make  it !!!!!



2007-8-8 20:07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blueberrylady
金牌會員




積分 25588
發表文章 12554
註冊 2007-3-25
狀態 離線
#7  that's English!

Dear LA888﹗

Wow! that's English!  Keep it up!

Let's see!  Hopefully, when I retired...
But anyway, thank you so very much for your very supportive message!
I sure will remember it!

Lots of hugssssss! & good nite!

ps: 哇﹗大師看了一定又要抗議了﹗怎麼 abc ..omg! 快溜喲﹗




2007-8-9 12:41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888
版主




積分 57434
發表文章 27730
註冊 2005-8-18
狀態 離線
#8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blueberrylady at 2007-8-9 12:41:
Dear LA888﹗
Wow! that's English!  Keep it up!
Let's see!  Hopefully, when I retired...
But anyway, thank you so very much for your very  ...

嘿嘿~~~BLUE SISTER ~~~妳寫什麼????偶有看沒懂啦!!!!



2007-8-9 22:23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9  

謝謝 888,藍姊
嘻嘻....妳們倆都適合寫寫番外篇啦


***************************************************************************

~轉自 S&Z 永遠的情定~by Sena & Zero

情定番外篇~童話奇緣(by Sena & Zero)

(二)          



經過兩小時的飛行,允兒跟隨東賢等一行人來到阿拉伯聯合酋長國七個酋長國之一的杜拜。當允兒在飛機上看到鱗次櫛比的摩天大樓在霍爾河畔奇跡般地聳立,還以為自己到了紐約。

杜拜機場是全球唯一真正的免稅機場,而對購物者來說,可真是個天堂!不過這一切彷彿都與允兒無關,因為她才剛下飛機便跟隨東賢一行人坐上了另一架直升機。

杜拜是由各尤杜拜溪(Khor Dubai)分割而成的雙子城,北邊是Deira,南邊是Bur Dubai,市中心在Deira,兩座城市由Al-Maktoum橋連接,而那種叫作Abras的木製汽艇則如同水上計程車,穿梭於兩個城市之間。

在20世紀50年代,杜拜原是阿拉伯灣一個樸素海濱小鎮,卻因為開發出世界上最珍貴的石油,一夜之間成為世界上最富有的地方之一。杜拜人的大膽及豐富的想像力,再配合豐厚資金的推動,讓杜拜成為了名副其實的建築師天堂。

直升機的機師好像有意讓他們從高空鳥瞰杜拜的市容,盤飛了大約15分鐘後,才徐徐降落在海濱旁的一個帆船形塔狀建築物頂上的停機坪。

「那是甚麼?」透過窗戶,允兒看到樓頂上一個圓形的綠草地。

「網球場。」東賢的答案簡單的只有三個字。

不會吧!

她不禁咋舌,在這樣高的樓頂上打網球會是甚麼樣的滋味!

隨著東賢走下停機坪,允兒還有點不實在的感覺。

「這、這、這裡是甚麼地方?」她一面走還一面東張西望。

「酒店。」這回東賢先生的答案縮短到只有兩個字。

阿拉伯塔酒店(Burj Al Arab)由英國建築師WS Atkins設計,總高度為321公尺,是世上建築高度最高的七星級酒店,也是全世界最昂貴的酒店,酒店最特別之處是與波斯灣海灘相互融入,酒店外牆用白和藍色系作主色,三支基造成帆船外形,頂層設有直升機坪。二百幾間客房皆為兩層的套房,全是落地玻璃窗設計,隨時可以面對著一望無際的阿拉伯海。

淨是看設計,允兒也知道能入住的人非富則貴,這種排場,不禁使她吐舌。

晚上,東賢與允兒和真赫一行三人到飯店的AI-Mahara海底餐廳用餐,經過樓下的大堂,允兒被那裡的兩個大噴水池吸引著。那兩個噴水池不時有不同的噴水方式,大約15至20分鐘就換一種噴法,非常有趣,她呆呆地站著看了好一會,直至真赫來拉她的手,才如夢初醒,而東賢則在一旁好整以暇的看著她。

允兒不免有點不好意思,「真對不起。」

東賢帶點調侃的說:「肚子不餓的話,就繼續看。」

「不不不,我看夠了。」允兒連忙耍手擰頭,隨便找個話題。「哎,我們現在去哪裡?」

「用餐。」

她左看右看也看不見甚麼長得像餐廳的東西。「在哪裡用餐?」

「水底。」

她瞪目結舌。「你說甚麼?」

東賢回過頭,再認真不過的重複,「水底。」

「怎……怎去水底?」她呆呆的看著這個老是出人意表的男人。

「坐潛艇。」

她又呆住了。吃個飯要坐潛艇那麼誇張!

「那家餐廳在水底,不坐潛艇怎麼去?」東賢看住她,唇畔勾起了笑。

AI-Mahara是一家在水底下的餐廳,坐潛艇只三分鐘就到了。

三人被安排坐好後,允兒環顧四周的大型玻璃窗,珊瑚、海魚構成流動景象,是名副其實的水底餐廳,不過,坐在如此高級的餐廳裡用餐,反而使她有點不自在。

「允兒小姐在愛寶樂園的工作忙嗎?」東賢的心情似乎挺好,說話不再是三兩個字,而是一整句句子。

允兒瞥了他一眼,很坦白地說:「忙啊!每天一大早就要起床,一直忙到太陽下山,我們除了冬天比較清閒之外,從春天忙到秋天。但是,無論怎忙,對海豚的保育工作是不能掉以輕心。所以我才會在冬天的時候,到這麼炎熱的國家來。不過才來幾天,我已開始掛念那些魚群了。」

她忽然想起真赫也是個小孩子,轉頭問他:「真赫,想不想到遊樂園去玩?」

然而小男孩卻一言不發地看著他的爸爸。

允兒不覺氣氛有異,仍然熱切地說:「下次你爸爸帶你到愛寶樂園玩時,記得到海洋世界來玩哦,姐姐介紹團團跟圓圓給你認識。」

小男孩眨眨眼,不置可否。

就在這時,侍應送上了地中海風味的海鮮燒烤大餐,蝦、生蠔、海螺擺滿一桌。看到食物,允兒的肚子便咕咕的叫。

雖如此,她仍記得要先照顧小孩子,細心地將蝦殼剝開後,放到真赫的盤子上。小男孩看看她,也不推拒,乖巧地拿起餐具吃了起來。

「好不好吃?」允兒亮晶晶的眼眸看著小男孩。

他點點頭。

允兒摸了摸他的頭,雖然從來未聽過真赫說過半句話,但顯然他聽得懂,顯示聽力應該沒問題,就是不明白他為甚麼不肯說話。

允兒抬頭,只見東賢看向她,眼神複雜。

「怎麼了?」她不禁狐疑。

「沒甚麼。」他斂下眸光,輕輕搖頭。

氣氛有點詭異。

允兒看著低頭吃東西的一大一小,不是說好了要照顧小孩子嗎?她沒做錯甚麼吧!

「咳,東賢先生,你來這裡為了觀察建築物嗎?」允兒找了個話題,緩和一下氣氛。

「不。」他搖搖頭,「我不是第一次到這裡來。」

「是嗎?」看樣子,他對這兒好像很熟悉,「那你為甚麼會來這裡呢?」

「工作。」

「工作?」

東賢看了看她,終於解釋,「我曾參與杜拜Jumeirah和Jebel Ali棕櫚島的建築設計,這次是來是參與另一項世界島工程的建築計劃。」

「天啊!」允兒原本是大大的明眸瞪得更大,「我們白天乘直升機時所看到的那個好像棕櫚樹的島嶼是由你建設?」

東賢不禁笑起了。

「這麼一個龐大的工程,當然不是我一人負責,我只是其中一個參與者。」他不忘為她解說︰「棕櫚島為杜拜帶來120公里長的海岸線,目前是世界最大的人工島,將來會有豪華酒店、別墅、住宅、遊艇會。第一階段建設已經完成,不過,預計要到2010年才能真正峻工。將來,可能成為全球最發燒的渡假樂園。」

「那麼,世界島又是甚麼建築工程?」她好奇地問。

「世界島是一個由三百座人造小島構成世界地圖的工程計劃。」東賢看看她,雖然她一直與他聊天,但是她卻仍是把螺肉蝦肉往真赫的盤子裡送。

「三百座人造小島?!」允兒聞言,正在剝蝦殼的手不禁停住。「你負責建築三百座人造小島?」

「我只是負責島上的一些基礎設施。這三百多個小島在完工後,會直接轉售給特選投資者,估計投資人士將會發展充滿不同國家特色的主題建築,用來反映其島嶼在世界島的地理位置。」

雖然他說起來淡淡然的,但允兒感到,申東賢並不是個普通的建築師,在她直覺中,這個男人並不簡單。

她這個人聰明就不見得,但直覺還挺準的。

「南韓三星公司投得162層的比斯杜拜塔計劃合約,這更可能是全球最大購物商場。除此以外,杜拜還計劃建立世界水底酒店和模擬瑞典Turning Torso概念的Dancing Tower。事實上,杜拜已擁有好幾項世界紀錄。可以這樣說,在杜拜,沒有甚麼是不可能的!」

允兒扁扁嘴,接口道:「該說是,有錢便沒有甚麼不可能。」

東賢訝異她的坦白,微笑地說:「錢的確可以製造出許多不可能。」

「不過,我相信有些事不是光有錢就可以。」她最看不慣那些有錢就目空一切的人。

他挑起了眉。

有些事不是錢就可以。

他承認有,可是──不會太多。

翌日,李奧一早打電話通知允兒,說他的老闆要她一起到棕櫚島去參觀,允兒認為自己是褓母,一道隨行沒甚麼不妥,使她意外的,是來接待他們竟然一力開發棕櫚島,也就現時杜拜的領袖Sheikh Mohammed。

Sheikh Mohammed態度非常親切,也非常客氣,他和東賢一番寒暄後,因為事忙,交由秘書帶著他們一行人四處參觀,允兒心想,東賢在杜拜可真有與別不同的地位。

緩步而行,不覺來到一條河流旁邊,儘管景觀與渡假區無異,但允兒仍然覺得這種景色真不該出現在沙漠這種地方!

正在呆想之中,站在她身後的申東賢忽然開口。

「這個人造激流剛完工,是模擬美國科羅拉多大峽谷建造,運用高科技控制水流流速,製造水流旋渦。不過,目前還未通過測試。」他的眼睛看向悠遠的河岸。

「甚麼測試?」允兒奇道。

他回過頭,不答她的問題,卻問:「你……有沒有興趣和我一起玩激流?」

「激流?」她掩不住驚愕問道︰「天啊!建築師連測試也要親自上陣嗎?」

「允兒小姐,妳誤會了,不是建築師要親自上陣進行測試,而是Frank剛好是激流好手。」在旁的李奧忍不住插口。

「真的嗎?」她不禁有些懷疑。

看不出啦,那個男人穿戴得斯斯文文的,怎知道他會玩激流。

「允兒小姐,妳是個海豚訓練員,泳術應該很好吧!」東賢頓了一頓︰「我想激流於妳來說應該沒問題。」

「我雖然會游水,但……但,其實我的泳術並不太好。」她在「太」字特別加重語氣,而事實上,她的泳術真的很普通哪。

「泳術不太好卻當海豚訓練員?」東賢不禁挑起眉。

她鼓起了腮,白了他一眼。

「當海豚訓練員不一定要常下水,再加上水池裡的水並不很深,所以海豚訓練員的泳術不需要很好。」

東賢笑了笑,他實在想不到竟會有泳術欠佳的海豚訓練員,而她說出來竟然是理直氣壯。

「沒關係,這裡的激流頂多只到第四級。」

「第四級?」那究竟是高還是低啊?

東賢看她一臉不明白,只得解釋說:「激流通常分為六種難度不同的等級,最簡單是第一級,最難是第六級,若是不小心,有機會丟命的。」

「那第四級是難還是不難?」

「第四級的速度已經有些快,要不斷運用技巧策略控制橡皮艇,不過不會有甚麼危險。」

「允兒小姐請放心,Frank曾挑戰過世界最凶險的激流,所以 第四級對他來說根本算不上甚麼。」李奧不忘抖出他家老闆的光輝事蹟。

允兒不禁奇異地看著東賢,很難想像究竟是怎樣的人竟然可以玩這些連命都不要的遊戲!

「那是在年輕的時候。」他隨便地笑了笑,「別擔心,我會教妳一些下槳方法和安全守則。」

猶豫了好一會,在眾人都以為她不會答應時,允兒卻說:「好──吧。」

結果他們換上浮力良好的救生衣、水鞋,更戴妥頭盔,去到上游岸邊。

李奧和真赫一艇,東賢則和允兒坐另一艇。

對於沒有玩激流經驗的允兒,可說既緊張又興奮。根據激流好手申東賢先生指示,要她坐上了橡皮艇的前方,他說若是有甚麼意外,可讓坐在後面的他第一時間救她。

真看扁人哪!允兒心裡想,卻不敢說出來。

整個過程中,最刺激是體驗十呎至十四呎的落差,允兒雖然聽從東賢的指導下槳,最終仍是給巨浪弄得一身濕,但是沒有掉下水,總算有驚無險!

離開棕櫚島,稍事休息後,一行人又再到市內的文化村遊覽,東賢帶允兒吃傳統小吃,還看了一場別開生面的肚皮舞。允兒發現,東賢原來不一定惜字如金,常為她解釋中東的風土人情,而她更發現他的記憶力驚人,很有過目不忘的本領。

經過一天的遊覽後,允兒雖然累得要死,但是精神卻仍十分亢奮,一雙大眼因興奮而變得更明亮。

東賢把她送到酒店的房間前。

「今天好玩嗎?」

允兒忙不迭地點頭。

他笑。

「那麼,好好的休息,為明天做準備。」

她問:「做甚麼準備。」

「做到沙漠去的準備。」

沙漠?

早上,他們在酒店的AI-Mahara空中餐廳吃過早餐後,乘酒店專車在市內遊覽了一陣,便直趨沙漠區去騎駱駝。

一般來說,正常的小朋友在知道騎駱駝時都會興奮不已,就是允兒也感到新鮮刺激。但是,申真赫可真不是一般的小孩,對於騎駱駝,他的反應還是平常的冷淡,竟沒有絲毫期待的神情。

允兒以為他不知道甚麼是駱駝,充當起駱駝專家。

「駱駝的背有肉峰,肉峰內有脂肪,駱駝還有三個胃,第一個胃可以貯水,所以可以耐渴,也可以多日不吃不喝,當遇到水草,便可以大量飲水,然後貯存備用。」

只是,那真赫只睜著酷似他父親的眼眸看著她,一點反應都沒有。

允兒熱切地問:「呃,你明白我說的話嗎?」

小孩子眨眨眼,不回話。

啊!真教人氣餒,怎麼有不說話的小孩子?她剛才對著空氣講話嗎?這個怪小孩,硬是不吭一聲。

就是坐上駱駝那一刻,尖叫的還只有她一個。

中東駱駝都是單峰駱駝,腿很長,載人時四足跪坐在地上,才能供人上下。允兒才剛坐好,駱駝就站起來,突然改變的高度,嚇得她驚叫連連。一旁的東賢卻含著不易察覺的微笑,使允兒感到尷尬不已。牽駱駝的駝夫告訴允兒,要她雙手抓住鞍,雙腿放鬆。但是她老覺得坐得不舒服,一路上歪來晃去的,好像沒甚麼重心。反觀東賢所騎的那只駱駝卻有繩韁,而且還用不著駝夫來拉!

真是人比人,比死人哪!

其實允兒很想跟真赫一起騎駱駝,但因為真赫年紀小,結果只能交由李奧照顧,而他倆就坐四驅車尾隨在後。事實上,最高興的是李奧,他寧願待在車裡吹冷氣,也不願在外曝曬!

東賢和允兒騎著駱駝越過一座座起伏如波浪的沙丘,而那些沙丘在猛烈陽光的照射下,閃爍著金黃色的光芒,讓人以為來到了遍地金沙的寶庫。

「那是甚麼?」允兒指指不遠處問。

「Bab Al Sham,沙漠城堡酒店。」架著墨鏡的東賢瞇起了眼,「花了六個月時間建成,以一千零一夜阿拉伯式作主題設計,土牆是泥黃色的,妳說,它看來像不像一座用黃沙堆砌的城堡。」

在高溫折射下,那黃沙堆砌的城堡就如海市蜃樓般若隱若現。

越過沙丘後,眼前突然出現一大片綠色植物。

「是仙人掌!」允兒興奮地衝口而出。

她從來沒有見過那麼多仙人掌,那些仙人掌上都密密地佈滿著尖尖的刺,有的刺細細軟軟的像絨毛,有的刺卻是粗粗硬硬的。她發現原來仙人掌也有果實,果實有點橢圓,大小就如小孩子的拳頭,表皮上有許多黑點,樣子十分怪異,而且有著黃、橙、紅的顏色。

「Can I eat it?」允兒好奇地問替她拉駱駝的人。

只見駝夫二話不說,從背囊裡取出一把刀及一塊厚布,摘下一顆熟透的果子,熟練地削去果皮,然後便把果肉遞給允兒,示意她吃。允兒接過果肉後毫不猶豫地咬了一大口,鮮紅的果汁立即溢了出來,味道香甜,有點像柿子,只是柿子肉乾而結實,它卻肉軟而多汁,美中不足是果肉內有許多細小而硬的籽。

實在想不到仙人掌的果這麼可口。

允兒叫駝夫多摘幾個,然後放到隨身的布袋中。

東賢笑看她,「還吃不夠?」

她瞋了他一眼,「才不是,我摘給真赫吃的。」

東賢不禁呆了,想不到她那麼關心他孩子。

允兒以為他不高興,「怎麼哪?」

「咳,他也許不喜歡吃。」輕咳了一下,男人淡淡地說。

「不喜歡才怪!」她嗤笑了一聲,「我有留意他啊,他甚麼都吃,也不挑嘴,才不會不喜歡。」

是嗎?東賢不禁苦笑,相處幾天,她竟然比他這個父親更了解他的兒子。

在沙漠上逗留了好一會,一行人終於踏上歸途。

從車窗看出去,沙漠中的夕陽特別迷人。

允兒挨在車內,沙漠的高溫使她大量出汗,雖然補充了水份,但畢竟是都市人,又不慣這樣猛烈的陽光,難免有些疲累,而車內涼涼的冷氣,使她四肢鬆懈,不自覺地打著瞌睡。

「累了吧。」東賢把乾淨的毛巾遞給她。「擦擦汗,不然會感冒的。」

「謝謝。真想不到,淨是騎駱駝也這般累人。」她現在最想見的人就是周公,面前的申東賢先生長得再好看俊雅,也不及周先生吸引。

「那,妳睡一睡好了。」他體貼的說。

「好……」要不是這傢伙在說話,她已經不知睡到哪個殿了。

「要靠著我嗎?」

「嗯……」呃,他說甚麼?她的腳已經踏進周公旦之家了。

就在她幾乎要完全合上眼睛,靠向身邊寬闊的肩膊時,卻聽見李奧和司機的尖叫,彷彿發生甚麼大事,車子也顛動了幾下。

允兒不情願地把眼睛張開,沒想到,眼前卻是令她目瞪口呆的一幕。

一道高達於天,不絕地轉動圓柱似的東西呼嘯地向著他們所乘坐的車子直衝而來,眼看車子已無法躲避!

「沙浪!」東賢驚呼。

允兒的瞌睡蟲給嚇得跑光了,在她還未搞清楚狀況時,沙浪已撲上了他們的車子……




2007-8-11 19:49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blueberrylady
金牌會員




積分 25588
發表文章 12554
註冊 2007-3-25
狀態 離線
#10  

花花滴兒﹗

很棒﹗
雖然現是冷酷-瀟灑-能幹的申東賢和活潑-多話-漂亮的宋允兒﹐但地點是在
沙漠地帶。很感興趣﹗

作者一定是有去過或住過埃及﹗
描述的真好 & 詳細﹐讓我好想去。。。

等我中“樂透”獎吧。。。

謝謝花花﹗


[ Last edited by blueberrylady on 2007-8-15 at 06:54 ]



2007-8-13 13:31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11  

謝謝藍姊

***************************************************************************

~轉自 S&Z 永遠的情定~by Sena & Zero

情定番外篇~童話奇緣(by Sena & Zero)

(三)          

Dancing Tower



在允兒還未搞清楚是怎麼回事之際,那股轉動的沙浪便已迅速撲上了他們的車子!

剎那間,車子就像被巨浪衝擊,不停的顛簸震動,而大片沙土就像海浪般拍打在車子的擋風玻璃上,眼前不見天日,允兒方才意識到那是龍捲風所捲起的沙浪!

沙浪就如沙塵暴,甚至比沙塵暴更危險,遇到暴烈又難以預測的沙浪,再大的車輛也會被捲上半空而摔得車毀人亡!

慌亂中,允兒緊緊抱著真赫,而年輕的司機顯然缺乏經驗,頓時不知所措,手腳大亂……

正在危急關頭,後座的東賢在電光火石之間越前坐上了駕駛座。

「Move over,let me drive!」

原本坐在駕駛座上的司機立時挪開。

東賢迅速操縱方向盤,猛力踩下油門,在千鈞一髮中衝出了那片沙土……那一幕就像電影般的驚險!

在確定沒有第二個沙浪捲過來時,大家的心方才稍微安定下來。

「真赫,不要怕,現在沒事了。」允兒這時才放開真赫,儘管自己已嚇得臉色慘白。

然而真赫只靜靜地看著她,臉上竟毫無懼色,似乎跟他老爸一樣臨危不亂。

「剛才實在太可怕了!」李奧忍不住撫著胸口說。

在險象環生的生死關頭,也幸憑東賢的冷靜才得以化險為夷,經過此事,允兒不禁對他另眼相看,想不到看起溫文爾雅的他,竟有這麼敏捷的身手!

只是死裡逃生,回想起來還是心有餘悸。

回到酒店,李奧因過度驚嚇,四肢發軟得幾乎走不動,連原定要去吃全羊大餐也提不起勁。允兒卻剛好相反,一聽到全羊大餐,便帶著「劫後餘生」的心情準備好好地慰勞自己一番!

梳洗過後,驚魂稍定,允兒看著鏡裡被曬得紅紅的自己不禁失笑,這趟埃及旅遊竟變成沙漠驚魂,真是意料不及,回去告訴她的朋友,也許沒人相信。

才剛換好衣服,便聽到門鈴響。

允兒看看錶,申東賢真是個準時的人,約了的時間,一秒也沒差。

拉開了門,果然是他們父子兩人,一式一樣的灰黑色西裝把父子倆襯得俊秀不群,允兒不禁想,上帝真是不公平。

「兩位先生真的準時。」

「約了女士是不能遲到的。」東賢笑,「妳不會後悔吧!」

怎麼允兒感到他的眼光好像有些怪怪的。

「難得有機會見識當地民風,我為甚麼會後悔?」

只是一進會場,允兒不免感到她的話說得太滿。

她的目光不期然落在那頭放在桌子中央,烤得黃澄澄的大肥羊身上!

不是因為她看得口水直流,胃口大開,而是看到那頭羊靜靜地伏著,雙眼睜得大大的──非常嚇人!

她下意識地用手掩上真赫的眼,把他帶到遠遠的角落去才坐下,以免他目睹這些「兒童不宜」的場面。

東賢只是含著笑,緩緩的跟在她身後。他在想,她是不是太過保護他的兒子呢!

「依照阿拉伯人風俗,羊肉是高級肉類,所以很多宴會都以羊肉為主食,以全羊上桌是氣派的表現,」東賢淡淡的坐下,打開了餐巾。「如果被饗以羊眼,更是一種榮譽。」

「天啊!吃羊眼?!」她一臉不可思議。

只見侍者捧上了羊肉八寶飯,一大盤的糯米飯上盛滿大塊的烤羊肉,飯裡還灑上軟而鹹的果仁,東賢兩父子都吃將起來,但是,允兒的腦裡卻充斥著剛才那頭好像死不暝目的羊頭,胃口大減,只能勉強吃了幾口。

侍者又再端來兩小碟乳白色軟綿綿的東西,乍看有點像搗碎的豆腐。

「What is this?」她問。

「Lamb soup。」侍者答道。

允兒想用湯來伴飯吃,於是便掏了一小羹,沒想到東賢卻拉著她的手。

「怎麼了?」她不解地問。

東賢沒作聲,卻用手指指自己的腦袋。

過了好一陣子她才搞清楚他的意思。

不會吧!原來那不是羊肉湯,而是羊腦湯!

「天啊!」允兒震驚地掩著嘴。

真的好噁心!唉!一會兒是羊眼,一會是羊腦,教人怎麼下嚥?允兒真開始後悔了……

「允兒小姐,允兒小姐……」

「呃?」

一抬頭,才發現東賢正看著她。

「妳聽到我剛才跟妳說話嗎?」

「剛才?」她遲疑了一下,他剛才跟她說話嗎?

看她迷糊的樣子,東賢不禁笑起來,這個女人神遊到哪裡去了!

「我剛才問,妳可以告訴我為甚麼會當海豚訓練員嗎?」他好脾氣的說。

「我為甚麼會當海豚訓練員?」她瞪大眼睛。

「怎麼了?這問題很突兀嗎?」

「不、不是。」允兒耍著手,「我只是奇怪,通常知道我的職業時,其他人都是第一時間問我這個問題,而你卻到現在才問。」

「是嗎?」他不置可否,其實他是隨便問問而已。

「只是我說出來,你可能不會相信。」她收起笑容,一臉認真地說。

「妳說來看看。」東賢抬起頭看她,她那一臉煞有介事的神情,相當有趣。

允兒撥了撥額上的頭髮,回想當年的情景。

「我十歲那年跟家人到海邊游泳時,差點溺死……」

「哦?」東賢被勾起了好奇心。

「那時我才剛學會游水,一時玩得忘形,一個人越游越遠,結果體力不繼……小腿抽筋……,水幾乎淹進口裡,我拼命喊救命,可是四處都沒有人,我的身體開始往下沉,喊也喊不出來……」

允兒停了一下,抓起檯上的水杯,喝了一口,對當年的經歷,猶有餘悸。

「正當我感覺到死神接近時……就好像今天在沙漠裡一樣,突然間卻感覺到不知哪裡來的力量把我往水面推,然後便昏了過去。醒來時,爸媽告訴我,當時他們看到我是被海豚推上水面的……換句話說,我是被海豚救了!」她看了他一眼,縮縮肩膊,「這樣的故事,你會相信嗎? 」這種故事說起來真有點像騙小孩子,而在場唯一的小孩子卻非常不捧場,只自顧自的吃著糯米飯,並不像他老爹聽得那樣專注。

「海豚救人的新聞時有所聞,但海豚救人的動機卻有很多不同說法。」東賢點點頭。「有人說海豚是有靈性的動物,救人是出自對子女照料的天性,但也有學者認為純粹是出於本能,因為海豚喜歡推動海面上的漂浮物體,因此被救的對象並不限於人類,據說牠們對一些無生命的物體如漂浮的海龜屍體或木頭也會作出相同的動作。」

「我不認同。我長期跟海豚接觸,發現牠們可以分辨許多東西。」她不同意地搖頭,「經過訓練,牠們還能認識單字,明白一些由單字組成的意思,而未經訓練的海豚,有時看了幾次同類的表演,便可以有樣學樣。」

說起了她的專業,允兒眼裡泛著熱情與光茫,顯得非常動人。

「在心理學上,所謂智力分為三種,第一是對各種不同狀況的適應能力,第二是由經驗得到教訓的學習能力,第三就是利用語言符號來作抽象思考的能力,有很多研究都證明海豚的智力跟靈長類很接近。所以我認為海豚救人不是純粹因為『喜歡推動海面上的漂浮物體』。」

對於允兒把他剛才所說的話一字不漏的還給他,東賢笑了起來。「看來妳對海豚確實做了不少研究。」

真赫一如往常般靜靜地坐著,對他們的對話好像充耳不聞。

允兒扁扁嘴,一臉不平的說:「很多科學家說海豚腦雖大,但智力比金魚還不如。這是他們對海豚不夠了解,你知道嗎?美國海軍有訓練海豚來打撈海底的火箭架、去除深水炸彈和修復海底電纜!」

看來這女人真的很喜歡海豚呢,東賢心裡想,他可得記著以後別說海豚的「壞話」了。

「妳當海豚訓練員也是為了了解牠們嗎?」

「雖然那次溺水在我心裡一直有陰影,我有好一段時間不敢接近水,但因為我想接近海豚,所以決意克服這個恐懼。」她點點頭,緩緩地說。

「而結果──妳成功了。」東賢的眼神帶著相當的欣賞。

被人家這麼說,允兒反而有些不好意思。

「其實應該說是牠們感動了我。」說著,她禁不住嘆了口氣︰「儘管在過去的幾百年我們一直捕獵鯨魚和海豚,但牠們仍然願意幫助我們。」

東賢為她倒了點酒,「這是文明社會的弊病。」

「可是,文明帶來了方便,卻不能帶來幸福。」

幸福?

東賢呆了一下,金錢不就等如幸福了嗎?

終於,那個羊肉大餐允兒根本就沒吃幾口,回到酒店後,肚子便餓得「咕咕」的叫起來。

真可憐呢,早知就像李奧一樣在酒店吃Room Service好了,吃甚麼全羊大餐!難怪那個申東賢怪裡怪氣的問她會不會後悔,她後悔得吐血哪!

那男人真是,吃羊腦羊頭羊眼就該預早通知嘛!害她以為全羊宴一定是燒羊肉燒羊腿,嗚嗚嗚,都是那壞男人害的!還把小孩子帶去吃這些東西,真不知他是怎樣當人家的爸爸!

愈想愈氣,愈氣愈餓,愈餓愈睡不著。

正當她眼睜睜躺在床上數著肚裡的餓蟲時,卻傳來敲門聲。

這麼晚,是誰呢?

把門拉開,外頭站著的竟是剛才被她咀咒的申東賢!

「呃,有甚麼事嗎?」允兒尷尬地撫撫她那頭披散的頭髮,剛才在床上輾轉反側,頭髮一定亂得像個鬼。

他遞起一盒東西。「地中海蘑菇沙拉。」

「沙拉?」允兒愕然。

東賢笑了笑,「剛才看妳沒吃什麼東西,現在必是餓壞了吧?」

他竟注意到她沒吃甚麼東西?

「呃,謝謝!」允兒接過了食物盒,滿懷感激。

這男人很體貼啊,晚上吃沙拉這些較易消化的食物無疑是很好的選擇。

「不打擾妳了,允兒小姐,晚安。」說完,便轉身離去。

允兒呆呆的看著他的背影,這個男人哪,外表看起來冷冷淡淡的,其實也很細心,真是奇怪的組合。

打開食物盒,是沙拉配以橄欖油的健康美食,允兒吃得津津有味,吃完後倒頭便睡。

嗯,那個申東賢其實也不太壞。

翌日,東賢和李奧一大早便出去辦公了,只留下允兒和真赫兩人。午後,允兒眼看無所事事,便帶著真赫坐上飯店的專車到市內的地球村去逛。

地球村是個雲集世界各國特產的大型露天市集,是杜拜購物嘉年華的重頭戲,每年都有不少國家參與盛會,還有現場表演,如沙畫、手織地毯等。雖然允兒曾在文化村中見過販賣手工藝品,但現場看沙畫表演還是頭一遭,看著世界頂級大師用手和沙,結合燈光與音樂來作畫,使她嘆為觀止。

看完了沙畫,允兒帶著真赫看手織波斯地毯,據說波斯地毯的織法緊密,一張品質優良的波斯地毯,連刀子都砍不破!

一直隨便四處逛,允兒覺得她做褓母也挺不賴,小孩子又安靜不煩人,這趟杜拜之旅真有點意外得著。她買了兩支冰淇淋,和真赫一人一支,就這樣牽著他邊走邊吃。

逛到南美展覽館時,看見一群人圍在一起,不知在看甚麼,允兒好奇的走上前湊興,只見地上擺了一個圓桶,桶上放了個竹筐,在竹筐裡頭竟有些豆子跳個不停。

「那是甚麼東西?」允兒不禁驚奇。

「Mexican jumping bean。」旁邊圍觀的人答。

咖啡豆大小的豆子乍看毫不特別,只是把它放在比較熱的地方,或乾脆放在手掌心使勁搓幾下,它就會自己蹦蹦的跳起來。

這種墨西哥跳豆原是一種灌木的果實,因為墨西哥有種飛蛾,春天會在這類矮灌木的花蕊上產卵,卵孵化成幼蟲後,就會鑽進這果實的莢膜裡,豆子會跳是因為小蟲在豆裡寄生的關係。

允兒因為從未見過會跳的豆,看得十分投入了,待她回過神來,才發覺一直在她身旁的真赫不見了。

這真把她嚇呆了!剛才她明明拖著他的,怎麼才一下子就不見了!

「真赫!真赫……」

允兒心焦如焚,就像一只失去方向的盲頭蒼蠅四處找人,只是地球村裡處處都是人群,卻沒有真赫的影子。

「真赫,你在哪裡?」

她真的不敢相信,那個乖巧的小孩子,竟然一轉眼就消失了。

她摸摸額頭,抹出一把汗。

真赫是個安靜的小孩子,理論上不會到處亂跑,如果他不會自個兒走出出口,就應該還在地球村裡!

不要緊張,不要緊張!

允兒循著他們進來的路細心找了一遍,卻沒見他的蹤影,由發現真赫不見了到現在接近半小時,允兒在地球村裡也轉了兩次,都仍找不著他,她想,也許該打電話告知他的父親了。

正當允兒拿起電話時,卻看見不遠處一幢建築物圍著一堆人群,那些人群向著樓頂指指點點,允兒順著目光看上去,只見樓頂坐著一個小男孩──那是──真赫?

「天啊!」

這一看嚇得她的心也要跳出來,她立即衝過人群,急急忙忙跑進那座建築物,不顧一切的衝上高樓。

當她去到樓頂時,看見真赫竟然站了起來,一步一步往前走,當他一腳快要踏空時,她不禁高聲叫了起來。

「真赫!」

真赫聽到有人喊他,茫然的轉過頭來,在千鈞一髮的剎那,允兒及時撲上前緊抱著他。

「真赫,你沒事,實在太好了!」她摟著真赫,眼淚不禁奪眶而出。

真赫卻只木然地讓她抱著,似乎完全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

幸好真赫沒事,否則真不知道該如何向申東賢交代?

好不容易找回人家孩子,在回程時,允兒一直拖著真赫的手不敢放。

雖然她知道真赫不會把今天的事告知他的老爸,儘管如此,她還是感到很不安。

她這個褓母實在太不稱職了。

回到酒店時,東賢正在網上看財經,看見兩人回來,也不抬頭,只隨便地問:

「今天玩得開心嗎?」

真赫甩開了允兒拉著他的手,逕自爬上沙發,隨便抓起一本書,就埋頭的看,留得允兒獨自面對他的老爸。

允兒搔搔頭,心裡掙扎著是否要將今天發生的事告訴東賢,雖然她知道自己可以隱瞞,而看情況,真赫會保持他的一貫作風──緘默,不會將這事告訴他的父親。

東賢發現她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視線不禁由電腦屏幕移到面前的女人身上。

允兒看了看東賢,又看看坐在沙發看書的真赫,然後深呼吸了一下,說就說吧,反正他的兒子也沒損傷,最多是她這個褓母被開除而已。

「東賢先生,我有件事要向你──告解。」

「告解?」他一臉不解的看向她,發生了甚麼事,竟然嚴重到要「告解」。腦海中浮現自己變成了神父,正接受教徒告解的情景。

「不,不應該說告解,應該說是……坦承罪狀。」她一時想不到更好的字眼,心裡一急,衝口而出︰「反正都差不多啦!」

「好吧,那麼妳有甚麼罪狀需要坦承呢?」他有點啼笑皆非。

「今天我帶真赫到地球村去玩,期間……期間……他、他走失了,」她垂著頭,戰戰兢兢地說,眼光偷偷看東賢的反應。「後來,後來我發現他坐在一幢建築物樓頂的天台上。」

她想以東賢的個性,罵人也許不會,但是開除她這個不稱職的褓母是免不了。

誰知──

「噢,原來是這樣!」他淡淡應一下,眼睛又回到電腦屏幕去。

嗄?就這樣,不罵她,也不開除她?

兒子險些不見了,他就只這樣淡淡的說「原來是這樣」!

這是哪一門子的父親?

「原來是這樣?甚麼原來是這樣?你的兒子差點走失了,難道你一點都不生我的氣嗎?」這種反應輪到允兒有氣了。

「我為甚麼要生氣呢?」東賢的眼睛仍在電腦屏上,不以為然反問︰「他現在安然無恙就行了。」

甚麼?

允兒氣炸了,聲調也不禁高了起來。「根本不是這個問題,身為一個父親,你是應該生氣的,生氣是表示你在乎你的孩子。」

可能是聲音太大的關係,坐在沙發看書的真赫居然抬起頭看著她。

那個申東賢也終於把眼睛定在她身上。

詫異的眼光看得她心裡發毛,她是不是太多管閒事了。

過了好半晌。

申東賢先生開了金口:「好吧,我現在很生氣,那麼妳要我怎麼做呢?」

她實在沒想到他竟會這麼問她,一時答不上來

「沒沒沒怎樣……至少你也該罵罵我,或許要我補償過失,讓我覺得好過些啊!」他這樣沒所謂反而使允兒覺得更難過。

東賢若有所思的繞起雙手。

忽然,他問:「妳在愛寶樂園一週工作幾天?」

呃,他怎會問些毫無關連的問題。

「五至六天。」允兒臉帶迷惑答道。

「我給妳一個補償的機會。」他想了一想說︰「真赫一向由管家照顧,我想找個褓母在週休日代替她的工作,我們家離愛寶樂園也不太遠。妳每個星斯天來照顧他一天,這只是暫時性的,直到我找到另一個褓母為止,如何?」

「東賢先生,你、你、你還叫我照顧孩子?」允兒不可思議地瞪大眼睛,她原以為他要她執包袱走人呢!

「妳不是要補償嗎?」他挑起眉,反問。

「是。可是我差點弄丟你的孩子啊!我是個失職的褓母。」她急道。

「是差點,而不是真的弄丟了。如果妳真的想補償的話,不要再弄丟第二次便行了。」不待她有其他反應,他轉用牧師的口吻,說︰「告解完畢。允兒小姐,妳所犯的罪已得到神的寬恕了,還有異議嗎?」

「呃,沒有了……」

唉,人家做父親的都這麼說,她還能說什麼呢?

「不過……」

「不過甚麼?還有問題?」

「沒有。只是,我想跟你談談真赫……」她看看坐在沙發上的真赫,那孩子又在低頭看書,彷彿兩個大人談論的一切,與他無關。

「真赫怎麼了?」

「之前有沒有發生過他一個人跑到高處獨坐的情形?」

東賢搖頭。

「那你認為他為什麼跑到那裡去呢?」

他再搖頭。

允兒忍不住說:「東賢先生,你不覺得他太乖巧了嗎?我的意思是──一般來說,像他這個年紀的小孩子,通常都很活潑,而且很愛說話,難道你一點都不擔心你的兒子有問題?」

東賢看了一眼坐在沙發上專心看書的兒子,眼神有點悠遠。

「我曾請醫生給他做過檢查,結果一切正常。我想他不過是天生不愛說話,或是說話比一般孩子遲點吧。畢竟他一出生就失去母親,而我,也不是個懂得照顧孩子的父親。」

「他一出生就失去母親?」不會吧,雖然申東賢曾說他的妻子已離世,但卻想不到在孩子出生時便離去了!

「是的,他的母親是難產過世的。」他輕輕的點頭。

「很對不起!」她竟一再提起這些舊事。

東賢瞥了真赫一眼,輕輕的道:「不過我想以真赫這個年紀,也許還不知道什麼是母親吧!」

「我想他是知道的,因為孩子掛念母親是一種天性。」

她轉頭看向坐在沙發上低頭看書的真赫,與他獨坐樓頂的一幕,兩相重疊,深深印在允兒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2007-8-15 19:36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12  

今日加新貼到第 2 頁方便大家看



2007-8-17 16:14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  [1] [2]  >>

友善列印 | 推薦給朋友 | 訂閱文章 | 收藏文章



論壇跳轉:  


[本論壇所有言論屬個人意見,與 真愛勇俊 立場無關! 論壇由: 電信王-張SIR 提供]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08 Comsenz Technology Ltd. test

建議使用 1024 X 768 解析度瀏覽
清除 Cookies - 聯絡站長 - 真愛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