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註冊 | 登入 | 說明 | 真愛信箱

 

 

<<  [1] [2] [3] [4] [5] [6] [7] [8] [9]  >>
作者:
主題: [情定番外篇分享] 東賢的心(by Zero)~3/26加新在101樓*^^ 上一文章 | 下一文章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85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六六) 皇牌

      跑步回到藍寶石,門外擱著一個保暖盒,是誰留下的?
  我奇怪地拿起在上頭的留言。
  「我做了飯團,相信會比三文治好吃。哥哥,無論工作怎麼忙,都要吃飯。」
  下款是潔霓。
  我和Leo一向是有一餐沒一餐的,忙的時候就隨便吃個三文治,甚至忘了吃。
  從來沒有人關心我吃飯不吃飯,看著她的字條,心中劃過一道暖意。
  可是我約了臻茵和韓泰俊午餐,臻茵說訂了酒店的貴賓室,看來她比我更認真看待今日的約會。也許,她是希望我與韓泰俊能化敵為友吧。
  潔霓的飯團,或許可以給Leo做午餐。
  我留下Message給Leo說明我和臻茵吃飯,更要他替我約金福萬,漢城酒店這個併購,應該告一段落了。經過昨天晚上,我相信Leo會明白。
  來到貴賓廳的時候,臻茵和韓泰俊都已經到了。
  我客氣地向韓泰俊點點頭,臻茵為我拉開了椅子。
  「來,先坐下。」
  「謝謝。」我在臻茵身旁坐下來,剛好面對著韓泰俊。
  「要吃些甚麼?」臻茵問,亮亮的眼眸帶著笑。
  「隨便好了,你們吃甚麼,我便吃甚麼。」
  「那就吃今天主廚推介的午餐好了。」臻茵轉頭問韓泰俊:「泰俊,你說好不好?」
  他沒甚麼表情地說:「隨妳喜歡。」
  我瞥向他,除了表情冷淡,臉色不見得好,想來他是不大願恴和我吃飯,也許是被臻茵硬拖來的。
  一頓飯下來,都是臻茵和我說著舊事,怎樣在沙漠認識,在LA喝紅酒。
  看得出臻茵在努力製造話題,努力地消弭僵硬的氣氛,而韓泰俊卻由始而終,一直沒答話。
  他不願意我成為漢城酒店的朋友嗎?
  氣氛當然不好,只有臻茵在說,我在聽,而韓泰俊則悶悶的吃著盤裡的食物。
  喝咖啡的時候,臻茵把半個地球所發生的新聞都說過了,又轉到我的工作上。
  「東賢先生你經常要到外地工作嗎?」
  「嗯。」我點點頭。
  「有沒有試過丟掉了行李的標籤?」
  我有點不明白地看住她。
  臻茵吃了一口水果,然後說:「我聽說有些行李有時候會因為沒貼標籤而飛錯了地方,這種情況在美國常有發生嗎?」
  「偶然也會。」她怎會說起這個話題?
  「那怎麼辦?航空公司會找得到嗎?」臻茵好奇地問。
  「多數都會找得到,不過大概需要一個月的時間。要是運氣不好,那就找不回來了。」
  「東賢先生你試過這種情況嗎?」
  「試過有一次,我從約紐約返LA,結果我的行李到了LA,卻又被送回紐約去了。」
  臻茵看韓泰俊一直沒參與我們的說話,轉過頭去問他:「泰俊,你有沒有這樣的經驗?」
  韓泰俊好像有些不耐煩,臉上仍是沒有任何表情。「我根本不需要托運行李。所以沒有這種經驗。」
  看見臻茵這麼努力,我也禮貌地問他:「你喜歡旅行嗎?」
  「喜歡。」 
  「有沒有去過歐洲?」我以為喜歡旅行的人都會喜歡歐洲,也會到歐洲去。
  結果是,我猜錯了。
  「沒有。」
  「那麼你大部分時間去哪裡?」我適度地調較話題。
  「釣魚。」
  我無奈地轉個頭去看了臻茵一眼。
  我已經很努了,可是他每次都只用兩個字來做答案,根本是擺明不給面子。
  「總經理今天好像說話少了。」臻茵開始稱呼他為總經理,可見並不喜歡他的態度。
  韓泰俊還是沒說話,低頭喝咖啡。
  我覺得再客氣下去是沒意義的,不如快刀斬亂麻,趁早說明我的立場。
  「其實我約你吃飯是有關酒店的事情,我想表明我的立場。以後我不再是酒店的管理理事,而是漢城酒店的股東。」韓泰俊詫異地看看我,又看看臻茵,而臻茵也是一臉茫然地看著我。
  「雖然程序還沒有完成,可是……」
  韓泰俊忽然打斷我:「昨天是敵人,今天變成朋友,我真不曉得這是不是一個騙局!」
  臻茵在旁輕聲地說:「總經理,你說騙局實在太過份了吧。」
  韓泰俊停了一會,忽然說:「那我們的遊戲怎樣了?」
  我呆了一下,想不到他仍把漢城酒店押為注碼。他看不出我與臻茵已經穩定了嗎?
  「泰俊,你在說甚麼?」臻茵不明白的問。
  我和韓泰俊都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韓泰俊站起來。
  「我先失陪了。」說完就走了出去。
  臻茵看看他,又看看我,想起身追出去。
  我向她搖搖頭。
  臻茵坐下來,有點尷尬的說:「不好意思,泰俊這個人……」
  「沒關係,他是一時接受不來。」
  「你說你會是酒店的股東?」臻茵還是睜著不以置信的大眼。
  「嗯,現在還不是。不過,快了。」
  「我真有點不相信。」她掩著嘴,喃喃自語。
  我笑,「我不是對妳說過,要等我一個月嗎?」
  「已經一個月了嗎?」她側過頭,念著日子。
  「沒有,不過事情發展有點出乎我意料之外。」想不到她真的在數日子。
  「發生了甚麼事?」
  「妳不必知道,反正我答應妳,不會收購漢城酒店。」
  臻茵看著我,我也看著她,好一會,她很認真的說:「多謝你,東賢。」
  我笑了,A 在手了吧!




2008-2-18 19:13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86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六七) 正面衝突的時刻

      回到藍寶石時,金福萬已經到了。
  我有心安排這個空檔,讓Leo去探探他的口風。金福萬這老奸巨滑對我會特別提防,對Leo可能比較鬆懈。當然,如果他以為Leo是個好利用的人,那就大錯特錯了。
  「對不起,讓你久等了。」把外套放在椅背,我在金福萬的對面坐下來。
  「沒關係。也不算等,因為Leo正告訴我他在美國泡女人的事,時間過得很快。」金董打哈哈地解釋。
  我瞟了Leo一眼,Leo沒甚麼表情,只是虛應地笑著。
  「我給你的文件,你收到了吧!」不想浪費時間,我切入正題。
  金福萬一邊伸手從袋裡掏出文作,一邊虛假地笑著。「最近我有很多麻煩事,所以還沒有細看。」把文件攤開,他皺著眉問:「這是解約通知嗎?」
  「是。」我簡短地回答。「雖然我感到很抱歉,但沒辦法。海外資金的管理,以及外國連鎖酒店收購,還有漢城酒店的併購,這一切的事,從今天開始,我不再介入。」
  一直低著頭看文件的金福萬緩緩抬起頭,看向我。
  我繼續說:「有關退還訂金,還有賠償你損失的問題,Leo會幫我處理。」
  金福萬臉上失去笑容,厲聲問:「為甚麼?」
  「我無法接受你的非法手段,還有你不理性的商業決定。」
  我本來不想解釋,更不想對他解釋,但是為了免卻日後的糾纏,我希望他能明白,命人教訓韓泰俊是非法手段,把一間有潛質賺錢的酒店賣給外國連鎖集團是非理性的商業決定。
  空氣一時間僵住了,金福萬的臉一陣紅一陣白。
  「誰說可以毁約的?」他幾乎是哮出來的。
  我看他一眼,不動氣。「我說的。你放心,我會補償你所有的損失。」
  「你以為這裡是甚麼地方?這裡是韓國,只要我說一聲的話,你可能被丟進太平洋。」
  「金董事長你是恐嚇我嗎?」我冷笑,看了Leo一眼,「不要忘記,這裡有個律師。」
  Leo沒作聲。
  「金董事,對不起,我失陪了。Leo,送金董。」我站了起來,一副送客的模樣。
  「是。」
  金福萬狠狠盯住我。「申東賢,你會後悔的。」
  他說完,便氣沖沖的轉身離去。
  Leo看看我,神色有點擔心。「Boss?」
  「沒事的,金福萬在這裡有頭有面,他不會對我怎樣的。」我安慰他,雖然我知道金福萬不會就此罷休。

  既然決定與金福萬結束合作關係,我和Leo便立即處理併購漢城酒店的文件。因為我單方面毀約,要賠償的金額不是個小數目,所以Leo很小心的處理。
  電話響起,Leo接聽。
  「Boss,找你。」Leo把電話遞過來。「是金云熙。」
  金云熙?金福萬的女兒。她甚麼事找我?
  「有甚麼事嗎?」我接過電話。
  「我手上有些東西要給你看。」
  「很重要的?」她要我看甚麼?
  「我不知道……」金云熙的聲音有些奇怪。「也許是很重要的。」
  「這樣……妳在哪裡?我讓Leo來取好了。」已經這麼晚,不好要人家女孩子過來。
  「不必,我有朋友可以送我,二十分鐘後,我到藍寶石來。」
  她說完便掛了線,好像很緊急。
  「甚麼事了?」Leo好奇地問。
  「不知道。」我搖搖頭。「金云熙說她有一些很重要的東西要給我。」
  「很重要的東西?」Leo用手敲著檯面。「會不會與她的父親有關?」
  「嗯。也許吧。」我繼續翻賠償文件。
  「Boss,金云熙是金董的女兒,小心他們玩花樣。」 
  也不抬頭,我肯定的說:「金云熙與她的父親不是同一類人。」
  「Boss……你不要看她是女人……」Leo還要再說。
  我截住他:「我不會看錯。」
  金云熙與金福萬是兩類人,我不會看錯的。
  還沒有二十分鐘,金云熙便已經到了,她坐下之後,從文件袋中把一份文件拿出來交給我,上面寫著「控告書:M&A併購人申東賢」。文件的內容是控告我違反了韓國的證券交易法。
  我問Leo:「我們有觸犯外匯管理法嗎?」
  「勉強可以成立,不過比較嚴重的是違反證券交易法。」Leo皺著眉。
  「我們要遵守韓國法律?」
  「那當然了,因為一切交易都是在這裡進行。」
  「但是,若告上法院,金董事也會牽涉在內。」這是損人不利己的事。
  「我想,他會跟檢察官說好條件吧。他是想出賣你,讓你去孭黑鑊,而他最多不過是罰點錢,便可以全身而退。因為所有合約,都是你簽名作買賣決定的。」Leo翻著文件。「而我們和他所簽的代理人合約,卻被他抽起了。」
  「說得也是,蒐集的證據全是對我不利的。」這麼說,我是代罪羔羊了。
  旁邊的金云熙看我們一臉凝重,也有些擔心。「雖然我不知道內容,但是,因為上頭寫著是申東賢控告書,所以就拿來給你。不知道對你有沒有幫助。」
  金云熙雖然不知道內容,但是這次她真的是幫了我一個大忙。
  「不但有幫助,要是這些資料落在檢察官手上的話,我便難以脫身了。雖然,必須經過法院審判才知道結果,但這些資料對我非常不利。」幸好這個是正本,只要銷毁了,就算有一千個副本也沒作為。
  「我想知道,妳為甚麼要把這些文件拿給我?」
  「上次爸爸要我離開酒店,你幫過我,是嗎?我想,我現在應可以回報你了。」
  「妳爸爸會怎樣對妳?」
  她無所謂地說:「反正過不久我就要去留學了,他還能對我怎樣?」
  我有些奇怪。「妳要到外國讀書?」
  「我要去唸酒店管理。」
  還是喜歡酒店!
  「妳這次對我的回報未免太重了,要是有任何事情我可以幫忙的,請儘管說。」我不能隨便的受人恩惠。
  「也沒有甚麼事要幫忙。」
  我再問一次:「真的沒有?」
  她猶豫一會。
  「要是可以的話……有件事……」停了一陣,才繼續說:「我雖然不清楚,但是我知道你做的事與漢城酒店有關。請你,多幫忙一下韓泰俊先生。」
  韓泰俊?
  他才不需要我幫忙,不過,我倒佩服他有這麼多人關心。
  「我可以走了嗎?」
  「好。」我轉頭囑咐Leo,「Leo,準備車子。」
  「不用了,我有朋友送我來。」
  我站起來送她,直至門口。
  「金云熙小姐。」
  她回過頭來。
  我衷心地說:「謝謝妳。」
  她點點頭,上了車子離去。
  回到客廳,Leo仍在研究那份起訴文件。
  「怎麼樣?」我俯身看Leo手上的文件。
  「金董事的秘書很粗心大意,如果要整死你的話,文件應該只有你的資料才對,但是這些資料都牽連到金董,即是若遞上法院的話,他也一樣完蛋。」Leo在頸上做了個切的手勢。
  「這份是正本。」
  「我想他們會有副本,但是副本是沒有法律效力的。所以只要把這個銷毀,我們便可以撇得乾乾淨淨。」
  Leo開了碎紙機,準備把文件銷毀。
  我站直了身子,一個念頭直湧進腦海。「等等,Leo。Power Off。」
  「為甚麼?」Leo關掉碎紙機,不解地看著我。「這些資料對我們很不利。」
  「要是遞上法院,而我們有罪,會怎樣?」我問。
  「你說法律上?」
  「是。」
  「最壞的情況是罰款,然後成為國家不受歡迎人物。」
  「那只是最壞的打算。」我沉吟了一下。「金福萬應該是韓國檢察官最有興趣的人,對國稅局來說更加是頭大肥羊。」
  「你想正面衝突?」Leo挑起眉。
  「我已經正式跟他解約,而他卻想整死我。」這個人該教訓一下。
  Leo悠悠地接口:「你的意思是,要讓他嚐嚐陷害我們的後果。」
  「要是金董知道資料在我手上,他會怎樣做?」
  「我看他總不會來求我們還給他吧!」
  「就是。」我笑,Leo真是我的好拍檔。「假如我們不說,他不會知道文件在我們手上。」
  「所以,如果要跟他正面衝突的話,乾脆自己拿起訴書去找檢察官。」
  「就算我們被罰款,也要把金董拖下水。」
  我和Leo很有默契地對看了一眼。
  「我看金董事長不是那麼好對付的。這樣做會不會有危險?」Leo有些猶豫。
  「先觀察一下吧!他是個急性子的人,不可能會沒有動作。」
  中國人有句話: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2008-2-20 18:16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87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六八) 輸與贏之間

金福萬果然有動作,就知道他這人沉不住氣。
  只是,他太過不了解我和Leo的感情,以為可以利用Leo來對付我。
  正好給我機會放下餌,讓他上鈎。
  我把所有關於併購文件的正本交給Leo,讓他去見金董,出門時他看住我,沒說話,我只叮囑他小心。
  當然,若他要出賣我,這是一個難得的黃金機會,他只要站在金福萬那邊,把所有責任全推給我,黑鍋就是我揹了。
  不過,我絕對相信他,若是說這個世界還有我認為可以信任的人,就只有Leo了。
  剛送走了Leo就接到韓泰俊的電話要約我見面,這個晚上可真熱鬧。我猜和酒店有關吧,否則韓泰俊不會找我。
  才放下餌,想不到機會來得這麼快。
  使我不自覺地微笑。
  也許快結束了吧!臻茵,一切都計劃好了,只等妳陪我回到美國。
  去到Diamond Villa,遙看著黑墨墨的漢江,前有水後有山,漢城酒店佔了這個得天獨厚的地利,只要經營得法,幾乎是穩賺不賠,若真要是不賺的話,把它賣出去也會賣個好價錢,我從未看錯過任何企業。
  身旁響起了腳步聲,該是韓泰俊來了。
  「這種地方是風景名勝吧。後面有山,前面有水,放眼望去,一望無際。不知道當初是誰想到在這裡經營酒店,真是偉大。」我說我的感覺。
  「他就是我們酒店的創立人,崔董事長。」韓泰俊緩緩地接口。
  「我想,事業其實也是一種夢想。」
  「申東賢先生,你現在和剛來我們酒店時比較起來,似乎改變了很多。」
  「是嗎?」不期然想起那個令我改變良多的人,由衷的笑了。「是怎樣的改變?」
  「我想你很清楚。」韓泰俊避而不答,他當然知道是誰使我改變。
  我回過頭來,看著他。
  「你打電話給我的原因是……」雖然我大概猜到,但是必須由他親口證實。
  「是──」韓泰俊吸了口氣。「酒店現在的情況很危急。金董事長突然要我們贖回欠債。」
  「所以……」
  「申東賢先生,我們非常需要你的幫忙。」
  「你相信我可以幫助你們。」
  「對。」
  要韓泰俊拉下身段來找我幫忙,實在不容易。
  「那就好了。我會幫你處理跳票,也不會讓債務出現問題。」
  我這麼爽快的答應,讓韓泰俊有點意外。
  我笑說:「我相信正式的要求,比沒必要的自尊心來得有勇氣。」這點倒令我很欣賞。
  「起碼得到了信任。」他苦笑了一下。
  我開始明白他怎會有這麼多朋友,就是他坦白誠實不虛假。
  猶豫了一陣,我還是忍不住提起。「上次吃飯的時候,說起遊戲,好像只說了一半。」
  「那是我先問你的。」他點頭。
  「你已經看清楚我手上拿的是甚麼牌,你還有留戀嗎?」
  他並不退讓,問:「你手上拿的……是A嗎?」
  我不答,我和臻茵的關係已經很明顯了。
  「我想問你一個私人問題。」他忽然說。
  「你問吧。」
  「申東賢先生你說你只玩你確定可以贏的遊戲,那麼你真的不是因為怕輸才幫我?」
  我不禁一呆,反問自己,是不是真的怕輸?
  「像我這種輸慣了的人,覺得那是一種奢侈,有時看起來還滿可憐的。」
  「你這是勸告,還是……」
  「我說話一向都是有話直說,從不轉彎抺角,如果拿走了想法和感覺的話,就甚麼都沒有了。」
  這是反諷我了嗎?想不到有求於我的人仍是這麼驕傲。
  「總之你幫助我,非常多謝。我不會忘記的。」
  仍是一貫的有禮,他先向躹躬,才轉身離開。
  風揚起了地上的嫰草,想起他苦澀的話。
  他輸慣了嗎?
  我幫助漢城酒店是──我怕輸?
  必須承認,甚麼都可以輸,但是,臻茵,我不能輸,也輸不起。




2008-2-22 21:23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88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六九) 金福萬之約

      我嗅到危險的味道,令我感到亢奮。
  愈危險的遊戲愈有趣味。
  我享受狩獵的過程而不是結果,狩捕的時間愈長,獵物愈兇狠,過程愈使我有快感。
  今天是重要的一天,金福萬會不會上當,端看Leo是否真的能騙過他,那隻狡猾的老狐狸,若不是太過輕敵,是不會容易受騙。
  早上起來,我跑步到漢城酒店,遠遠看見臻茵正和一班酒店的同事一起,我不禁向她揮手,看見我,其他人都很識趣地走開,只留下臻茵站在晨早的陽光下。遠遠地凝望她,我的心情忽然輕鬆起來,緊繃了的神經也緩和了。
  「早晨,東賢……先生。」在大庭廣眾下,還是有靦腆。她那些愛玩的同事們都紛紛回頭看我們。
  「早。」我停在她面前。
  「你每天都這麼早起來跑步?」
  「嗯。」
  「每一天?」
  「對,我盡可能每天都跑。」
  「即使下雨打雷都一樣?」她的眼睛充滿驚奇。
  「即使下雨打雷都一樣。」我笑。心裡已經在盤算著日後如何拐她和我一起跑。 
  「這不是每個人都做得到的。是你太過執著嗎?還是你的個性本來就是這樣?」
  我執著?
  「這不該說是性格執著,唔……也許應該說是一種風格。」隨著她的腳步,我們併肩散步在林蔭小徑。
  「風格?」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風格,不論是好與壞。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東西,若是沒有自己的理想或是獨特之處,生活就太痛苦了。」  
  她忍不住笑了起來。「這樣是不是給自己太多壓力呢!」
  「雖然讓自己放鬆一下也是我的工作,但是壓力會強迫自己堅強,這也是我的工作。因為我從小就了解到,別人不可能對我的人生有興趣,也不會為我的命運負責。」當我看見父親把我放在孤兒院後離去的背影,我就知道我的人生必須由自己負責。
  「所以,你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因為這樣,你很難跟別人相處,對不對?」
  我看她一眼,「妳覺得我很難跟別人相處嗎?」
  「你一直都很寂寞。」她的聲音有明顯的遺憾。
  「現在不會了。」我凝視著她,「因為我身邊已經有一個人。」
  她有點不好意思地低下頭。「我可以猜得出那個人是誰。」
  「是的,因為有了妳,所以我有了改變。我現在看得到別人,這裡客房服務組的人,在廚房工作的人,酒店內的職員,他們好像都是我很熟悉的人。」
  步入了林蔭處,臻茵停住了腳步。「我們酒店沒有人不認識你。你是大紅人,應該很高興吧。」
  看我目不轉睛地凝視著她,臻茵有點別扭。「……怎麼?你不喜歡人家認識你?」
  「我不是這個意思,」而是看著她,心裡感到很滿足。「臻茵──」
  「甚麼?」
  我仍是看著她,想不出甚麼說話來表達我的心情。
  「你怎麼了?」也許我的樣子有心點呆,她不禁笑了起來。
  不希望嚇著她,我搜索著詞彙。「就像現在,清新又明朗的早晨裡,我希望每天都能看到妳。」
  「這個……我也……」就像以前每一次她緊張的時候,說起話來就會有點結結巴巴。
  我笑瞅著她。  
  「呀……對了,你吃過早餐了嗎?沒有吧?」臻茵指著酒店的Coffee Shop,「我們進去喝杯咖啡,吃點東西好不好?」
  我看看錶,時間不早了,Leo應該在等我。「不了,今天我些很重要的事要辦。」
  她扁起了嘴,好像生氣的樣子,最後還是噗哧地笑。「如果以後,你想每天早上看到我,工作量可能要減少一點了。」聲音帶著甜蜜的關心。
  這是承諾嗎?承諾著每天早上的見面。我笑了,真正的喜悅漫上胸懷,我是多麼想和她一起吃早餐,只是今天不行,但我們還有很多很多的早上。
  「對不起,今天真的沒辦法。」
  她很認真地說:「被你拒絕的事,我一定會報復的。」
  「好啊!我會幫妳的。」我也很認真的答。
  「辛苦了,東賢先生。」
  「我再打電話給妳。」
  臻茵體貼地點頭。
  雖然捨不得她,但是正事重要。
  我一口氣跑回藍寶石。
  Leo拿著毛巾和清水在車子旁等著。
  「準備好了嗎?」
  把毛巾遞給我,他點頭,神情明顯有些緊張。
  「怎麼?很緊張?」我擦著臉。 
  「這種危險的事情,應該在美國那種遼闊的土地上才出現,在這裡,我們會有事嗎?」
  「可能要準備上飛機吧!」我故作輕鬆地說。
  「真希望我現在手上有把槍。」
  「Leo,如果你手上有把槍,那對方呢?」我反問他。
  「我想,大概是機關槍吧。」
  我伸出手,與Leo相握。
  「OK,Good Luck,Leo。」
  「不要擔心,在這裡好好為我祈禱吧。」
  我點頭。
  把清水樽交給我,Leo開著車子離去──赴金福萬之約。




2008-2-24 22:02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89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七十) 我的承諾  

      換過衣服,我坐在藍寶石的客廳內,等。對Leo,我是有信心的,但任何事任何交易都難免有意外,而意外就是我們預料不及的。
  Leo扮演一個背叛拍檔的投機者,瞞著我替金福萬把漢城酒店的股票和債權賣給國際投資者,雖然在幾次試探中已經得到金福萬的信任,但變生肘腋也不是不曾試過。
  電話驟響起,看到來電顯示,是Leo。
  「是。剛簽了,可以立即把錢傳過來。」Leo說的是英文。
  「有麻煩嗎?這麼久才簽?」我有些奇怪地問。
  「是,花了點時間重新確認文件。」
  「辛苦了,Leo。我已通知銀行隨時放錢,相信大概十秒左右,銀行會主動聯絡金福萬。你要立即離開,如果他知道用了自己的錢買自己的股票,一定會氣死。我跟檢察官已經聯絡好了,他們會協助的。」
  「OK,謝謝。」Leo掛了線。
  運用財技,我玩了個把戲,但這個把戲不可以騙太久,金福萬很快便會知道,然後必會反撲,我需要做好萬全準備。
  再次拿起電話,找那個要和我一起吃早餐的女人。
  「我是領班經理徐臻茵。」
  「我是東賢。臻茵小姐,請妳過來藍寶石好嗎?我有些事要妳幫忙。」聽到她的聲音,我的心不自覺地暖了。
  「喔,你說甚麼?」
  「還有,請妳和韓泰俊一起來。」
  「總經理也一起?」我大概猜到她一定是一臉茫然。
  「是的,有些關於酒店的事,必須要妳和總經理幫忙。」
  「這……這樣,我立即過來。一會兒見。」
  「好。」我掛斷了電話。
  為了這家酒店,我甚麼都沒有了,我不後悔,錢可以再賺,而且把投資移到韓國來也不算太壞吧!反正我有家人在這裡,韓國也算是我半個家吧。
  家人、家庭,在個多月前是那樣遙不可及,忽然間就有了,世事真的充滿意外。
  我把手邊的文件整理好,準備給檢察官做佐證,剛排好文件,韓泰俊和臻茵也到了。
  他們的神態有點匆忙,想來韓泰俊一定是給臻茵硬拖過來的。
  他們坐下之後,我把我和Leo做的一場遊戲說了一遍,臻茵呆了好一會,然後喃喃地說:「出資轉換?這是甚麼意思?你說清楚一下。」
  看見她茫然的表情,我唯有耐性的再說一遍。
  「我們擁有金董事長的債務經營權,所以我利用金董的債權票據買了他在漢城酒店的股份,然後再用高價回購。這樣,漢城酒店的債務便變成我手上的股票。」
  臻茵聽得一得霧水,尷尬地說:「我還是聽不懂你說甚麼。」
  我明白這不是普通人可以明白的遊戲,正想再詳細解釋,韓泰俊卻插口。
  「也就是說,他賣掉了金董的債權,拿這些錢買了漢城酒店的股票,即是拿出左邊口袋的股票移到右邊口袋換成現金,不過,價格卻升了20%。」
  「等一下,怎麼可能會這樣?」臻茵愈聽愈胡塗。
  「這就是財金專家的魔術。」韓泰俊無力地說。
  我笑了起來。
  「是有點類似。反正從今以後,漢城酒店就不需要再為債務而傷腦筋。」
  「但是,仍要償還那高了20%的股票差價。錢從哪裡來?」
  有點不好意思,但我還是要說,那個花了高於市價20%買入漢城股票的人,就是我。
  「我現在,除了漢城酒店的股票之外,已經一無所有。」我沒抬頭看臻茵擔憂的臉容,對韓泰俊說:「但是,我還是信守了我的承諾,總經理。」
  「謝謝你。」看得出,他是很誠意的感激。
  「承諾?」臻茵不明白。
  「妳最好不知道。」韓泰俊不置可否地。
  臻茵無奈地笑,「你們這些男人就不能說一些我聽得懂的說話。」
  韓泰俊為了逃避話題,話鋒一轉:「妳在值班,出來太久了吧。」
  臻茵看向韓泰俊,甚為不滿的扁扁嘴。
  「東賢,那我先回去工作了。」
  點點頭,我喚住韓泰俊。「總經理,我有件事要拜託你。」
  「甚麼事?」他不解地問。
  「我需要換一個房間,還要你的職員做一場戲。」
  「為甚麼?」
  「為了暫時不讓金福萬找到。」
  金福萬很快就會發現我和Leo騙了他,當然就會來藍寶石找人,這金福萬不是善男信女,我們必須先避一避。也好部署下一步的計劃。  




2008-2-28 22:08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90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七一) 魔術戒指  

       檢察官把文件詳詳細細的看了好一遍,抬起頭,看著我和Leo。
  「申東賢先生,你的資料很多很詳盡,分類很仔細,足可以證明你們和金福萬的合作協議,也可以證實金福萬準備收購漢城酒店然後轉手。但是,這些資料雖然證實金福萬進行收購的金錢來源有問題,但是,申先生你也牽涉其中。」
  「我知道。我的律師已經告訴我。」看了Leo一眼,我微笑。
  「而且,雖然金福萬的金錢來源有問題,但是也不能證明他有其他違法的行為。」
  「所以我才希望挖出他不法勾當的證據。」
  「申東賢先生有甚麼建議?」對方不是省油的燈,很快便看出我有部署。
  Leo把計劃詳細的說了一遍,檢察官點點頭。
  「不嫌太危險了嗎?」
  「警察部的人會保護我不讓危險發生吧?」我反問。
  「當然會,但是風險仍是難免的,申先生你考慮清楚了沒有?」
  「我已經考慮得很清楚。」我決斷地說。既然要保有漢城酒店,就不能讓金福萬有任何翻身機會,不能讓他再染指「我們的酒店」。
  「那……好吧,今天晚上,我們準備好一切後,警察部的人會到漢城酒店與你會合。」
  我點點頭,站起來與他握手。
  「多謝你,申東賢先生。日後上庭時,我會盡量幫你減低要負的刑責。」檢察官很誠意地說,而我也絕對相信他。
  「謝謝你。晚上見。」
  離開司法部,Leo顯得心事重重。
  「你很擔心?」我問。
  「Boss,我們何必淌這渾水?美國還有美麗的世界。」
  「Leo,」看著明朗的陽光,我頓了一下,「決定了就不再回頭,金福萬一天不除,漢城酒店一天不得安寧。」
  「Boss……」
  「不要說了。今天晚上替我訂個地方,最好是漢城酒店的Ballroom。」
  「Ballroom?」
  「嗯,今天晚上我有個很重要的約會。」我點點頭。「你先送我到Galleria,我要買點東西才回去。記得訂好地方後告訴我。」
  在漢城,我所剩的時間不多了,如果Leo的估計正確的話,我們會被韓國政府驅逐出境或是列入不受歡迎人物。
  雖然這裡有我的妹妹,我的父親,但是,除了臻茵,我實在沒有甚麼牽掛,或許是有一點自私,漢城酒店的事完結後,我希望她會隨我到美國。
  踏進Galleria,我直接走進首飾部。
  「先生,有甚麼可以幫忙?」一個不算年輕的女子迎上來,笑容相當溫雅。
  「呃,我想買戒指。」我四周看了看。
  「戒指嘛,是送給誰的?母親?太太?還是女朋友?」
  「嗯,都不是……」
  「那會是未婚妻吧?」她體貼地問。
  我微笑地點頭。
  「先生想買哪一類的戒指?白金還是鑽石?」
  「我不懂首飾,妳可以替我揀一款嗎?」
  她微笑地點頭。
  「可以,不過你有甚麼要求呢?」
  「要求?」我有點茫然。
  「就是說,你希望收禮物的人感謝你還是更愛你?」
  我想了一下,說:「請妳給我一個……只要戴在手上,就永遠不會離開我的那種魔術戒指。」
  「魔術戒指?」那女售貨員很明白的笑,然後一本正經的說:「先生,你的預算大約是多少呢?」
  「妳不要考慮價錢,我要的是我所愛的女人最適合的戒指。」
  售貨員在櫃檯下拿出一個禮盒,打開,笑容得和盒內的戒指一樣晶光璀燦。
  「這個戒指,相信任何女人戴上了都捨不得除下,這樣就不能離開你了。」




2008-3-2 17:06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91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七二) 幸福不會在太遙遠的日子

      「你說甚麼?全滿了!」
  「Boss,漢城酒店的Ballroom早在幾個月前就被訂滿了,天王也不能讓。」Leo在電話那邊說。
  我有點氣惱,時間都這麼緊迫了。
  擰著眉心,忽然冷靜下來,Leo從沒有不辦妥我交下去的事。
  「你不要說你沒辦法。」
  「Boss,難得看你緊張啊!」
  「好了,不要玩,訂了哪裡?」
  「Theatre。」
  「Theatre?」
  「就是漢城酒店的表演場館,我包下來了。你不用謝我啦,記得今天晚上的約會。」
  Theatre就沒被訂嗎?Leo不知使了甚麼手段。
  「我會準時回來。」
  「那就好。」
  「呃,謝謝你,Leo。」我衷心的。
  掛上電話,我向櫃檯的職員要了一張紙。
  『我想跟這條項鏈的主人一起晚餐,我會派車過去。』
  簽了名之後,把那條我送給臻茵的項鏈放在信封內,交給Bellboy。
  「一定要親手送到徐經理手上。」
  他誠摯地笑。「一定。」
  點點頭,我撥了臻茵的內線電話。
  「晚安,漢城酒店,有甚麼可以幫忙?」
  英文?
  「我是Frank Shin。」我只好用英文答。
  「甚麼?哦,你是申東賢先生!」
  那不是臻茵的聲音,而且電話那頭好像一遍混亂。
  「首先我代表漢城酒店的客房服務組以及全體職員感謝申東賢先生,你為我們酒店做了一件大事……」
  天,她是誰?
  電話還在滔滔不絕。
  「還有為我們以前對你的不禮貌深表歉意,……」
  換作以前,我一定把線掛了,但是,我耐心的等待,等待一個讓我可以說話的空隙。
  「……所以我們強力推薦申東賢先生為我們的模範客戶……你對我們的貢獻實在太偉大……」
  「請問,徐臻茵經理在嗎?」在空隙之間,我淡淡地問。
  「哦?她,她剛才去了另一個房間……她在這裡……」
  又過了好一會,電話才傳來臻茵的聲音。
  「臻茵,我是東賢。」
  「東賢先生。」她還是那麼客氣。
  「妳怎不接電話?剛才那個是妳的同事嗎?」
  「是。所有職員聽了你買了股票的事都好高興,大家都感激你。」
  「是客房服務的同事吧。」我忽然想起臻茵那個胖胖的女同事,就是和Leo喝酒的那個,好像是客房服務的。
  「對,就是客房服務。」
  「她們真有趣。是了,臻茵妳今天晚上和我晚餐好嗎?」
  「可是,我今天晚上要當值。」
  「當值?不能請假?」今天晚上是個很重要的時候。
  「……」電話好像被手蓋住了。
  隱約聽到那頭有人和臻茵說話,卻聽不到說甚麼。
  臻茵的聲音又回來了。
  「我,我想可以了。」
  我不禁鬆一口氣。「妳確定?妳知道Theatre嗎?」
  「我會找到的。」
  「我派車來接妳。」
  「不不不,你不用派車過來。」
  我笑,Bellboy該差不多到了。
  「我送了Room Service過來,晚點見。」
  「呃,是。」
  掛上了電話,揣著口袋裡的戒指,我有些忐忑。
  求婚,這是我人生很重要的階段。
  她會答應嗎?從此與我一起走每一步人生路,從此每個清晨都可以讓我看見她。
  人生多奇妙,怎會想到在300朵玫瑰見她之後,會發生這麼多的事。
  回到韓國,重見父親和妹妹,這一切都是因為追隨她的腳步。
  我曾經想過,像我這樣冷情的人是沒有可能得到幸福,她明媚的笑貌,卻是我幸福的來源。
  信步來到Theatre,侍應認得我,為我拉開門。
  我坐在一角,等。
  成功要自己爭取,幸福亦然。我相信幸福終會來到我身邊。
  三十分鐘過去,我聽到開門聲。
  在黑黝黝的角落,我站起來。
  臻茵正由侍應帶著,來到舞台前的圓桌坐下來。
  Theatre的燈光全都熄滅,只留下一盞射燈,照亮著圓桌。
  我要的女人,就在那裡,她的脖子上掛著的,是我送的項鏈。
  我緩緩地踱步到她的面前,停下來。
  她站起來,看著我,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
  「我已經說過,為了買這次股票,我拿出我所有的財產。」她的眉輕輕蹙了,雖然我不想她擔心,但我必須坦白我的情況。「因為某些原因,我不能馬上把股票賣掉。我除了先預支一個月的漢城酒店住宿費,還有幾套西裝外,已經一無所有。我甚至連迎娶妳的房子都沒有準備好,我現在甚麼都沒有了。」
  對自己愛的女人說著自己的一無所有畢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是一向驕傲的我的難堪。
  「我走了很遠的路,好不容易空手走到妳面前。我愛妳,臻茵,請妳……請妳答應嫁給我。」
  我看著她的臉,她笑了,然後,又哭了。
  她到底是喜歡還是不喜歡?
  我打開戒指盒。
  看著她一臉眼淚的笑,我的心七上八下,直至她遞出了手,我的心才落實。
  把戒指套在她的手裡,也套在我的將來。
  她握住我的手,讓我擁抱著她。
  這一刻,我的心充滿喜悅,擁抱著她,擁抱著我的愛。
  希望幸福,不會在太遙遠的日子裡。




2008-3-4 17:37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92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七三) 永遠在一起  

      晚飯過後,我與臻茵坐在泳池旁的露天茶座享受著溫柔的夜。
  夜風中,我看著她,她看著手上的戒指,這一刻,我感到幸福好像真的沒有遺忘我。
  儘管戒指在夜色與燈色交映下泛著動人的流光,卻不比臻茵臉上盈盈笑意更吸引我。
  「妳喜歡嗎?」
  她點點頭,笑得很甜蜜,也很滿足。
  她喜歡鑽石?還是喜歡婚戒?我搞不清楚。
  「坦白說……這戒指不是我挑的,因為我從來沒有買過女人的戒指,所以我是請店員幫我揀的。」 
  臻茵猜測的問:「你跟他說……要買最貴的,是吧?」
  「妳以為我是傻瓜嗎?臻茵。」我不禁笑,她把我想得太天真吧。
  她嗔我一眼,「那你怎麼說?」 
  我清清喉嚨,重複買戒指時的說話。「請你給我一顆只要戴在手上,就永遠不會離開我的那種魔術戒指。」
  臻茵笑,撫著指環。「所以,他就給你這個戒指?」
  「不是。」我頓了一下,「那個店員問我:你的預算是多少?先生?」
  「我想他們也沒辦法,那你怎麼說?」
  「我說,先不要考慮價錢,我要的是我所愛的女人最適合戴的戒指。然後,就挑了現在妳手上戴的這個。」
  臻茵扁扁嘴,揶揄我。「我看你一定是買貴了,東賢。下次你帶我一起去買吧。」
  只要她喜歡便好了,我怎知道有沒有買貴了?看她一副精明的模樣,我裝作詫異地說:「妳還要我再買一個戒指給妳?」
  她愕然,意識自己說錯話,以為我誤會了她,急急搖頭,掩著嘴否認。「不是,不是。」
  我仍是裝出懊惱的語調:「真糟糕,因為,我身上根本沒甚麼錢了。」
  誰知她很認真地說:「不用擔心,有我在賺錢。」
  我逗她,「那我以後就可以舒服地過日子了。」
  「當然了。」臻茵不知我在開玩笑,很認真的承諾著。「東賢,你也要休息一下了。」
  我忽然感動了,真的感動了。她是真心待我,不因為鑽戒,也不因為我的財富,而是因為我──申東賢。
  猶豫了一下,我終於說:「萬一……我說如果萬一,在我身上發生了一些不好的事,要到很遠的地方或是受了傷,即使這樣,臻茵妳還會留在我身邊嗎?」
  她不明白,「你這是甚麼意思?」
  「人活在世上,甚麼事都可能發生,萬一……」
  我的話還沒說下去,就被她截住了。
  「那不是當然的嗎?結了婚的兩個人,除非是死了,不然當然要永遠在一起。」她看看我,帶點玩笑地問:「怎麼?怕我跑掉,所以很擔心嗎?」
  她當然不明白我心底那種慣常一個人的孤單感覺,以及我對自己的不肯定。雖然我在別人眼中是個很有自信而且成功的人,這只是他們看不到我心底的陰暗。
  「我是一個人長大的,對於照顧別人,我沒有經驗。」我低著頭,輕輕地說。
  「可不可以告訴我,你在美國的養父母是怎麼樣的人?」
  美國的養父母?
  「他們是非常好的人,而且是虔誠的教徒,除了收養我,還收養了兩個孩子,他們把我們當作親生孩子一樣。」
  「那……你為甚麼會……?」
  臻茵說不下去,但我明白,她是奇怪養父母都是好人都愛孩子,怎麼我會這樣的冷漠。
  過去的日子彷彿在眼前匆匆重演一遍,心下的陰霾驟然冒出來。我的過去,是有必要讓她知道。
  有點艱難地啟口:「過了青春期之後,我發現我的膚色跟別人不一樣,所以感到非常痛苦……我去美國的時候,孤兒院有個哥哥幫我做了一個彈弓,非常漂亮,妳知那種用木頭做的彈弓嗎?」
  臻茵點頭。
  「我拿著彈弓在家裡的院子內玩,就在玩的時候……不小心把廚房的玻璃打破了。那時,我以為養父母他們會罵我,但是,我的養父只是擔心的問我有沒有受傷。」
  「嗯,他們真是好人……」
  「他跟我說,希望以後不要再發生這種事,叫我把彈弓丟掉,然後一起去教會。可是,我卻跑掉了,然後把彈弓藏在院子裡……」
  「為甚麼……?」臻茵蹙著眉,不明白。
  沒有人會明白當時我對那個彈弓的感情,那是我與韓國唯一的連繫,我怎能把它丟掉?
  「不管養父母給我再好的玩具,或是再好吃的東西……對我來說,從韓國帶過去的彈弓比任何東西重要。每個晚上,我到院子裡把它拿出來,看一下,然後再埋起來……結果,有一天……被沒收了……」
  「然後呢?」臻茵急著知道結果。
  「然後,我氣得折斷了院子裡所有的樹木,挖起了院子裡的土……然後,養母……養母她把我帶去見精神科醫生。」
  說出來了,我終於把我不堪的過去都說出來了,心裡隱藏多年的暗晦終於都拿出來,胸廓感到前所未有的釋懷。
  只是,我沒有忽略臻茵驚訝的神色,她聽了之後會怕嗎?會怕我是個曾經被標籤的人嗎?
  我不敢看她,怕看到曾經來自人們眼中的恐懼。
  要是她怕了我,也離開我,我……我該怎麼辦?
  臻茵站了起來,但沒有離去,只是靠過來,坐在我身邊,伸出她的手,溫柔地握著我。
  「東賢,不會再發生這種事了,以後我們可以快快樂樂的與鄰居一起生活,你有權利過這樣的生活。」
  我沒信心,垂著頭,問:「真的可以嗎?像我這種人會有幸福的日子嗎?」
  她很有信心地說:「因為你認識了我。」
  我回過頭來看她,她明亮的眼眸堅定地凝視著我,交握的手也更緊了。
  是的,我認識了她,在我不幸的人生中最感到欣喜的事就是認識了她,未來的日子,只要有她在身旁,就有我的快樂。
  結了婚的兩個人,除非是死了,不然當然要永遠在一起。
  永遠,在一起。
  可以嗎?臻茵。




2008-3-6 22:47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93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七四) 甜蜜的序幕  

      就像許多普通的戀人一樣,臻茵的手繞在我的臂彎漫步在夜風之中。
  我瞥眼看她,沒有半點別忸,我的臂膀彷彿就是她的依傍。
  這就是我的另一半。
  只是,想到晚一點要面對金福萬,心裡還有一點忐忑。我不打算告訴她,男人的事,不能要女人擔心。
  正準備去停車場時,臻茵忽然拍拍我的肩膀,指著路旁的貼紙照相機。
  「東賢,我們兩個去拍張大頭貼,好不好?」
  大頭貼?我搖頭,正想舉步繼續走。
  「快過來。」臻茵一臉興奮,拉著我走向貼紙照相機──那種小孩子拍照的機器。
  我不禁遲疑,這算甚麼拍照?
  「到Studio拍一些正式一點的比較好吧。」拍照當然要端端正正的拍。
  她鼓起雙腮,叫起來:「這樣比拍那些正式照片好玩得多呢。」
  「臻茵……」要我一個大男人拍這些小孩子玩意,實在太怪異了。
  「快點嘛。」
  我被她半拉半扯著走進那個攝影機器內。放下布帘,臻茵很熟練地操作,放下錢幣,然後按掣……
  機器現出指示:準備好了,現在要拍了。
  感染她的興致,我和她都看著鏡頭笑。
  這是我一生人第一次做這麼傻瓜的事,但是看到鏡頭前我和她臉貼著臉的笑容,再傻瓜也值得吧。
  機器卡通地說:「一、二、三」
  然後咔嚓咔嚓的……
  好一陣才完結。
  卡通的聲音又響起:「現在正在準備照片,所以請你們再忍耐一下。」
  「好好笑……」
  我和臻茵都笑起來了。
  遇見她,預料這樣新奇的玩意在未來的日子很可能不停的在我生活中重複。
  臻茵拿起剛照完的照片,獻寶地遞到我面前,「你看,是不是很有趣?」
  我笑。只要她喜歡就是吧。
  「你都沒笑容耶。」
  對著機器拍照,我自覺笑得像個白癡。她還嫌!
  她把照片撕下來,貼在她的手機上,「喏,這樣,每次我要打電話或是接電話的時候,就可以看見你了。」
  一邊說一邊又撕下另一相貼紙相,「東賢,你要貼在哪裡?」
  我學著她的口吻:「也貼在電話上,我每次打電話或是接電話的時候都可以看見妳。」
  「東賢,你學貧嘴了。」她瞟了我一眼。「男人貼在電話上不方便,會給人不專業的感覺。」她伸手進我的西裝外套內,掏出我的皮包,把照片貼在皮包內,然後放回我的衣袋。「你每次付鈔的時候看見我就好了,記得不能丟掉啊!」
  我點點頭,心裡像灌了蜜似的,甜得化不開。
  看看錶,我說,「晚了,我送妳回去。」
  「唔,你也要早點休息。」
  我牽著她的手,送她回家。
  這些甜蜜,不過是今個晚上的序幕。
  在回藍寶石的路上,我先打了個電話給Leo。
  「跟檢官聯絡好了嗎?」
  「Boss?他們正趕來藍寶石。」
  「OK,我現在正過去。」
  「Boss……這事我們不要管好了,讓韓國警察自己查吧!」Leo的語調有些擔心。
  「不,要抓住金福萬才行。我會親自過去。」
  「你要小心。」
  「我知道了。」
  我撥了金福萬的電話,接電話的人竟然是他。
  「你好嗎?金福萬董事長!」
  對方有一點愕然,也許想不到是我。   「呵,Frank!原來你還活著。」金福萬的語調相當諷刺,「我還以為你消失得無影無蹤,離開了這個世界。」
  我冷笑,「怎麼會?不來看看金董你打Golf,我怎走得安心?」
  「哦?你要來看我?你真是太勇敢了。」
  「不歡迎嗎?」
  「OK,當然沒問題。」
  「那就好。」
  我掛線。
  金福萬,我不會讓你有任何機會傷害我的酒店。




2008-3-9 17:45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小惡魔
新手上路




積分 50
發表文章 25
註冊 2008-1-26
狀態 離線
#94  

花了一整夜的時間看∼東賢的心
只能說很滿足。

在哪麼多角色裡
最愛的還是東賢。
他種霸氣 神秘 果斷。。。。
我想 任何一個異性都不能倖免的吧∼



花管:
謝謝你唷∼辛苦的貼這麼棒的文
讓我們回顧情定
也才知道不知道的那些原來。


我會密切鎖定本貼文的
期待後續唷∼


[ Last edited by 小惡魔 on 2008-3-11 at 09:14 ]

2008-3-11 09:13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95  

謝謝小惡魔
看番外篇延續這東賢真是不錯




2008-3-12 18:25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96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七五) 賭最後一次

     「對我們來說,能夠抓住像金福萬這樣的人物是很大的收穫。但是,申東賢先生,我們無法確保你的安全。」
  「你重新說一次,你需要哪些錄音資料。」我淡淡地問,我必須確保不要空手而回。
  「希望能夠讓他說出他的企業在併購的過程中,做過甚麼違法行為就可以了。」
  「你們內部不會有問題嗎?」據我所知,要是司法部門中有人從中作梗,錄了音後被毀滅證據,那我的冒險便不值得了。
  「因為金董事長也有他的人脈,他也會施壓力。所以,這件案必須從最上面開始,在絕對保密的情況下進行。這個錄音器會自動啟動,所以你不必碰它。如果自動感應器故障的話,就用這個後備來輔助錄音。這是開關,住上推就開始。」
  我皺起了眉,有後備支援的錄音器,都是功能不可靠的證明。
  我無言地把錄音裝置放進衣袋。
  「申先生,我必須再重申一次,如果能夠把金福萬的話錄下來,就變成決定性的證據,但是錄音本身是限定調查,所以我們沒有辦法出面幫忙。」
  「我知道。」
  「如果你改變主意的話,現在也來得及。」
  「我想我已經準備好了。」拉好衣服,我沒有退的立場。
  警務人員和我準備分開兩架車子到金福萬的高爾夫球場,Leo一邊穿外套,一邊跟著往外走,打算和我一起赴會。
  我轉個頭,很認真地對他說:「Leo,你不用去。」
  「不行,我要跟你一起去。」
  「你去只會妨礙我的工作。」
  要是有甚麼意外的話,我一個人承擔好了,不能連累Leo。
  「Boss,你考慮一下……」
  「骰子已經丟出去了。」
  「你也清楚金福萬的為人,現在他氣在頭上,絕不可能放過你的。」Leo語調非常急切,我知道他很擔心。「就算警察也不能出面保護你……」
  「Leo,我現在玩的是非常沒把握的遊戲。」對住Leo,我緩緩地說。「我們以前玩的遊戲都是穩贏不輸的,現在,我就要試試看我運氣好不好。」
  面對這麼大的危險,這樣的挑戰,使我全身的毛管都興奮起來,這是難得的豪賭。
  「只要回到美國去,一切都會結束,你何必這樣呢?」
  「是,我們離開便沒事了。但是,漢城酒店呢?漢城酒店的人又怎麼辦?」
  Leo一時辭窮。
  「要讓金福萬罷手,只有這個辦法。」我冷靜地說:「賭最後一次。」
  「那讓我和你一起去,我一向都在你旁邊的。」
  「已經沒時間了。」警員們在催促。
  「是。」我點頭。
  走向車旁,正準備拉開車門,怕Leo擔心我會去通知臻茵,我回過頭對Leo說:「如果,我真的發生了甚麼事,你就跟臻茵聯絡,但現在甚麼都不要說。」
  看著Leo點頭,我才上車。
  我未必會有甚麼事,或是,我根本不會出事,先不要嚇著她。
  要是我真的出事……
  不會的,我有這個信心。
  來到高爾夫球場,就著陰藍的燈光,我看到金福萬在打球,旁邊還有幾個人。
  雖有曾經學過一點防身術,但我自問沒有與人幹架的能力。
  我下車,一步一步走向高爾夫球場。
  才走進球場,金福萬和他身邊的人就看到我,一臉志在必得的眼光。
  他會怎樣對付我?
  金福萬沒看我,繼續打球。
  「你從我的金庫裡,拿我的錢來買我的股票,」他冷笑一聲,「Frank,我知道,在哈佛讀書的人都很聰明,但是不知道,連欺詐手段也有得學。」
  我氣定神閒地回答:「我想,你說欺詐未免太過份了!票據變成了現金到了你的帳戶裡,你根本沒損失一毛錢。」
  「你以為我是三歲小童那麼好騙!」金福萬怒吼起來,「說,你到底是為了甚麼?你背叛我金福萬,還在我背後捅一刀,你以為就可以這樣子離開韓國?」
  我能說是為了一個女人嗎?
  金福萬的神態變得猙獰。要是他一直絮絮不休的說些無謂話,我想要的資料便落空了。
  我試圖激怒他,雖然有些危險,但也顧不得了。
  「金董事長,要是你同意完全放棄漢城酒店的話,我會把有關你違法的資料交還給你。這是我的條件。」
  「條件?」金福萬果然上當,氣得皮笑肉不笑。「你現在要跟我談條件?」
  「這樣,我和你才有雙贏的可能。不然我會把準備好的資料交出去,到時你的麻煩便大了。」威脅與惹怒他是最有可能使他失控的籌碼。
  「我說,Frank,你到現在還不了解我。」金福萬陰側側地說:「我在這裡併購的那些企業,根本都不是主動合併的,都是我費盡了苦心想盡辦法才得到手的。」
  他中計了!
  我挑戰地問:「就算是違法你還是要繼續下去?」
  「當然了!」金福萬氣在心頭,再沒有忌憚。「解散製鐵化學工會、商東物產的理事,我全抓了去漢江,剝光他們的衣服把他們丟進江裡。鄭室長,還有甚麼……」
  「還有正賢實業事件,我們燒了那老闆的房子,這些案子都乾淨利落地處理了,董事長。」那個鄭室長謙卑的回答。
  「聽到了嗎?Frank?除了這些,還有很多我的得意作品,只要我下定決心,沒有一件事不成功,你居然要跟我談條件?」
  那個自動啟動的錄音有錄音了吧!
  「你到底把我的資料放在哪裡?真是嚣張,我對你這樣客氣,結果你……」
  咇!
  Dammit!
  那個見鬼的錄音機竟然在這個時候自動的響了。




2008-3-12 18:29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  [1] [2] [3] [4] [5] [6] [7] [8] [9]  >>

友善列印 | 推薦給朋友 | 訂閱文章 | 收藏文章



論壇跳轉:  


[本論壇所有言論屬個人意見,與 真愛勇俊 立場無關! 論壇由: 電信王-張SIR 提供]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08 Comsenz Technology Ltd. test

建議使用 1024 X 768 解析度瀏覽
清除 Cookies - 聯絡站長 - 真愛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