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註冊 | 登入 | 說明 | 真愛信箱

 

 

<<  [1] [2] [3] [4] [5] [6] [7] [8] [9]  >>
作者:
主題: [情定番外篇分享] 東賢的心(by Zero)~3/26加新在101樓*^^ 上一文章 | 下一文章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1  [情定番外篇分享] 東賢的心(by Zero)~3/26加新在101樓*^^



姊妹們又一番外篇新作登場囉
歡迎姊妹們自己也寫些老大作品滴番外篇與大家分享


===========================================================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序) 拉斯維加斯的夜       

      這個晚上,我和Leo來了拉斯維加斯。

  這不是我第一次來拉斯維加斯,卻是第一次到拉斯維加斯監獄。Jason的堅持令我有點意外。

  坐在直昇機上,我打開PDA快速地重整他的資料,看看還有甚麼遺漏。要是他死不肯把酒店股權讓出,收購便有點棘手了。

  Leo在一旁擔心的說:「Boss,追加起訴可能也嚇不著他,而且那女子本來是個妓女,要是沒證據,成功起訴的機會不大;就是加上藏毒,也不是大罪名。」

  我仍是看著我PDA:「要是搬出聯邦密探也嚇不到他,也沒有甚麼辦法。」
  Leo憂心忡忡:「那怎麼辦?」

  「也許需要一點運氣。」我笑了一下,把PDA合上。

  「運氣?」Leo瞪大他的雙眼。

  我點點頭。是的,運氣。

  從直昇機看下去,拉斯維加斯閃爍著寶石般的璀璨,在這裡,運氣每天都會降臨在不同人身上。

  要準備的已經準備好,獵人已經拉開獵網,只等獵物跳下來,但是,獵物會不會真的掉在網內,還真需要一點運氣。

  我就喜歡賭一賭,今夜,運氣也許會落在我申東賢身上。能夠被譽為華爾街第一把手併購專家,除了實力之外,也要運氣。

  直昇機停在拉斯維加斯監獄的停機坪,守衛帶我們進入特別安排的囚犯室。
  經過監獄的通道,囚犯的眼睛透著好奇,卻有更多不懷好意。

  Jason和他的律師都已經在場,我拉開椅子,就在Jason對面坐下。

  Jason的眼神像隻發怒獅子,盯著我,恨不得要把我一口吞下肚裡。也不讓我開口,斬釘截鐵的說:「你白費心機了,無論你拿甚麼條件出來,我也不會把我的酒店出賣,尤其是賣給你這種耍手段的無恥投機者。」

  我一動不動的看著他,冷冷地掀一下嘴角。我們都是無恥的投機者,追打落水狗,軟硬兼施地達到目的。只不過,Jason的角色由追打落水狗的投機者變成被追打的落水狗而已。

  一如既往,Leo先開口:「今早,FBI已把起訴你的Case通知你的律師。」

  Jason狐疑地看一下身旁的律師,他的律師對他點點頭。

  Leo繼續說:「據你的女友說,你強姦了她。」

  Jason氣惱地搖頭:「胡說八道。」

  Leo不理他:「我們已經打聽過了,她是個妓女,所以,你會被加控淫褻罪。」

  Jason銳利的眼神緊盯著我:「不要耍花樣了,你以為這些把戲會難倒我嗎?」

  我看到怒火從他眼中升起,這下可好,我就是要他發怒。人在憤怒時,腦筋最不清晰。

  Leo在公事包中拿出一早已經準備好的起訴書,「你可解釋一下,為甚麼在你車內會搜到可卡因嗎?」

  Jason看著起訴書的內容,咬牙切齒,「你們這班混蛋!」

  Leo從中挑撥:「不要罵我們,要罵就該罵FBI。」

  Jason不再和Leo搭話。他看著我:「你究竟有甚麼目的?」

  獵物已進了陷阱,我好整以暇:「酒店。」

  Jason咬牙:「你別妄想。你不要嚇我,你們根本沒證據指控我,我們法庭見吧。要是我能夠證明我的女友的證供是虛構的話,你們就死定了。」

  我繞起雙手看著他,淡淡地說:「她已經死了。」

  Jason一聽之下,神色愕然,想不到他的情婦已經死了。

  我好心相勸:「Jason,搞不好,你可能還有殺人的嫌疑。」

  Jason吃了一驚,猶是不肯妥協:「你沒有任何證據……,沒有人會信的。」

  我傾身向前,看著Jason的眼睛:「你的司機──法蘭度羅德葛斯……」看見Jason挑起了眉毛,我就知猜得沒錯。

  我壓低了聲音,「他是個虔誠的基督教徒,相信他會樂意在法庭上指證你,我看檢察官也會很高興他出庭作證。」

  Jason驚疑不定的眼神告訴我,我已經贏了。

  我安慰著他:「不必擔心,除了我,沒有人知道他在哪裡。」

  Jason氣得拍檯。

  我把酒店轉換股權的授權書推到他面前,冷然地問:「現在,我們可以開始談條件了嗎?」

  他無奈地瞪著我,我笑了一下,要是現在有槍在手,他會不顧一切的在我身上開幾個洞。這種眼神我見多了,在商場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做生意不容有半點仁慈,不是獵人,就是獵人的獵物。

  從拉斯維加斯監獄出來,空氣好像有點冷。又完了一個Case,可是我的心沒有半點喜悅。是不是一切都太過理所當然?完了這個Case,就接下一個,錢是愈來愈多,人也愈來愈麻木。

  回到熱鬧的賭城,坐上Cadillac,看著拉斯維加斯節節倒退的夜景,我連思想的興致都沒有。

  拉斯維加斯的晚上,車如流水。我問Leo:「那女子安置好了嗎?」

  「當然,我想她現在大概正在享受陽光與海灘……」Leo好奇的問:「Boss,你怎知道那個司機是目擊者?」

  我笑了,我當然不知道。

  「我是猜的。」

  Leo不以置信:「猜?那司機的名字呢?」

  「在文件上看到的,一看他的名字就知道他是基督徒。」

  Jason本想把他情婦殺了滅口,因為她對Jason的販毒買賣瞭如指掌,那女子重傷送院,Jason嫌疑入獄,可是他有不在現場的時間證人,檢控官咬他不入,要不是猜中了他的司機是目擊者,騙他說那女子已死來嚇他簽下股權轉讓書,這個併購案便功敗垂成了。

  我給了那女子一筆錢,讓她離開美國,Jason出獄之後也找不到她,就是知道我騙了他,也無可奈何。

  商場就是如此的爾虞我詐。

  每個Case都有不同的特性,成功除了靠努力,還要靠點運氣。在拉斯維加斯,為甚麼不踫一踫運氣?

  車子在酒店大門停下,我下車,看著這家酒店,豪華是夠豪華了,卻是沒有感覺,吸了一口冷空氣,走進這個暫借的家。




2007-8-26 19:41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2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一) 300朵玫瑰       

    我和Leo去了那家叫300朵玫瑰的餐廳,這家餐廳的水準一向不錯,每次來拉斯維加斯,我都會來這裡

,但是今天看來,好像差了一截。

  我要了Magarita,那個經理在我們點了飲品之後就走了,也不理會我們是否要點菜。

  我看一下餐牌,菜色並不吸引,拿出PDA,提醒自己以後不要再來。

  Leo說:「韓國漢城的漢江貿易董事長金福萬想收購一家酒店,他希望你會接這個Case……」

  一聽到韓國,我頭也不抬打斷他:「我們以後也不要來這裡了,氣氛不好,菜色也不特別。」

  Leo知我不喜歡聽到關於韓國的消息,識趣地環顧四周:「是的,以前是賭徒雲集,現在似是家庭聚會的客人多。」

  我自顧自說:「賭徒、大型會議、家庭聚會……不過,和家人在一起也不錯……」

  Leo點點頭,忽然問:「Boss,你甚麼時候結婚?」

  結婚?這兩個字太過陌生。

  我牽一下嘴角,合上PDA,冷漠地答:「我現在喜歡錢,等我喜歡女人再說。」

  「EX-CU-SE ME,PLEA-SE!」一個充滿怒氣的女人聲音從我背後傳來。我好奇的轉過頭。

  那是個穿著紅色襯衫的東方女郎,有一張玲瓏臉孔,及肩微鬈頭髮,一副很氣惱的樣子。她的怒氣看來已經燒上她的瞳孔

,使她那雙大眼睛看來更是明亮。

  我禁不住目不轉睛地看著她。

  餐廳的經理走到她身旁,訕訕問:「小姐,有甚麼可以幫忙?」

  餐廳內所有人都看著她,可是她好像一點都不介意。操著帶韓語口音的英文:「我叫侍者已經叫了五次,要求添加咖啡兩

次……」

  她揚了一下手中的刀叉,那個經理不自覺的退了一步:「你們甚麼時候換過刀叉?刀太鈍了,我根本不能用來切牛扒;牛

扒也太老了,我也不能吃……」

  餐廳經理尷尬的不知如何回答。

  但那個女子依然不放過他,指著檯上的沙律:「你看這些沙律,你們的餐牌寫著沙律是新鮮蔬菜及水果,這些沙律可以稱

為新鮮嗎?」

  我看著她,忍不住笑了。是的,這家餐廳是不夠水準的,但這樣罵人的顧客也不見得很有水準。
  那女子還未說完,她拿起檯上的水杯,對著那個經理說:「看看這水杯,你看不見有裂痕嗎?你怎能把它放在檯上?這是

很危險的!」

  餐廳經理為怕把事情鬧大,安撫她說:「對不起,小姐,請你小聲一點……」,就在這時,侍者拿著咖啡壺過來,經理鬆

了一口氣說:「……你要的咖啡來了。」

  眼看這場鬧劇即將落幕,誰知冒失的侍者不小心把咖啡倒在那女郎放在檯上的圍巾,那紅衣女子氣得幾乎哭起來,「啊!

這是家甚麼餐廳?」

  經理急忙拿毛巾替她拭抹,她揮開經理的手,沒好氣的掏出皮包:「我來這家餐廳,是聽說這裡不錯,但看來一切都錯了

。」她拿出信用卡:「這是付帳的……」然後,又在皮包裡倒出一堆硬幣,揀了一個很小面值的放在檯上,「這是給你們的小

費。」

  也不理會經理臉上陣紅陣綠,拿起她那條被咖啡倒濕了的圍巾,無奈地搖搖頭,隨手把圍巾丟在垃圾筒內,轉身離去。
  笑意爬上我的嘴角,驚訝也上了我的胸膛。怎會有這樣的人?喜怒如此直接的掛在臉上,半點不掩飾。

  「好像是個韓國女子,脾氣大得很呢!」Leo有點咋舌的說。

  我看著空了的座位,是的,脾氣真的很大;再看看那條被丟在垃圾筒內的圍巾,但是,相當吸引人。

  忍不住想,這個脾氣暴躁的女子,笑起來不知會是甚麼模樣?這麼一想,我又忍不住笑了。

  吃過飯後,我們回到酒店,Leo還是鍥而不捨。

  「漢江流通那邊你不考慮嗎?」

  怎麼了?Leo?我推開房門。

  「那麼小的Case,你等錢用嗎?」為了這種Case要我飛半個地球去韓國?

  「Case是小了一點……」

  「而且在韓國,我可沒興趣。」我把公事包交給他,一邊脫下西裝上衣,他難道不知道我最不想到韓國去?

  Leo為難的說:「我知道,因為是Jimmy介紹,不好意思一口推掉。這小子神通廣大,可以拉來很多生意。而且,他跟美國

國會議員很熟……」

  我走進酒店套房的內廳,怕不好意思?那就易辦了。

  「你打電話到費城,隨便開個價好了。」

  Leo很聰明:「你是想開個高價,讓他們知難而退?」

  我坐在沙發上,脫下鞋子,拉下領帶:「要他們先付調查費用,事成之後,我要得到那家公司百分之18股權,還有,交通

住宿一概由他們負責。」

  Leo明白我的意思:「OK。」就轉身離開。

  韓國,一個我連想也不願想的地方。




2007-8-29 18:21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3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二) 華爾街金童  
     
我開出的條件,漢江流通的董事長金福萬竟然毫不有改全都接受下來,這令我感到奇怪,漢城酒店的收購工作真是如此困難?以金福萬這種老於江湖的商人,絕不會花冤枉錢。而且,那只是隨口開的價碼,我根本沒打算飛去韓國。

  為一家酒店?我才沒興趣做這種小生意。

  「漢江流通金董要收購的漢城酒店是漢城第一大酒店,有三十年歷史,最近大興土木,企圖擴張,崔董事長卻心臟病去世,現在由董事長夫人打理。內部財務結構混亂,再加上最近這幾年經濟不景,在資金方面出現困難,而且最近漢城開了很多全球性的大型酒店,他們開始鬥不過人家。」

  我的眼睛看著報紙經濟版的投資消息,對Leo的報告沒有興趣。

  「目前董事長夫人有多少股票在手?」我沒有移開看報紙的視線。

  「兩成九,她有個獨生子,有一成一股權。海外投資佔一成五,另外四成幾股票在其他大股東手上。」

  我不由得皺眉,這些家族式生意再加外資,就是最典型的東方人管理組合,「我看並不好玩。」

  「那你不打算接了。」Leo聽得出我的意向。

  我拿起水杯喝了一口:「為了一家酒店要我飛去韓國?」

  Leo試探地問:「難道你不想看看韓國嗎?其實無論是誰……」

  他又來了,我嘆了口氣,打斷他的說話,以及動機:「我們甚麼時候去LA?」

  「大概後天一早……」

  後天一早?我站起身走到窗前:「Jimmy讓我們住他LA的別墅嗎?」

  Leo驕傲地說:「我們做了一宗大生意,許多洋鬼子都排著隊來見你。聽說Eric在他的船上準備了很多美女,正等著我們……」

  想起那些所謂美女,眉頭不禁皺起來,對這些「美女」,我可沒多大興趣。可能因為我身邊一直懸空著,已經有不少傳言說Frank Shin不喜歡女人。

  我不想再討論下去,對Leo說:「你回房休息吧。」

  「OK,Goodnight,Boss。」

  我看著窗外,拉斯維加斯的燈光雖然比漢城璀璨,可惜,寂寞的感覺卻到處都是一樣。

  韓國與我的距離是那樣遙遠,卻又曾經那麼接近……
  

  因為Jason的Case成功,不少人都想找我們合作。Frank Shin及Leo Park又一次成為金融版的頭條人物。聽Leo說,傳媒稱我為華爾街金童。

  他們可有想過華爾街金童申東賢原是個被丟棄的孩子。

  金童?我心中冷笑。

  這是我最後一天留在拉斯維加斯,明天便啟程到LA。我和Leo在華爾街的名頭已經夠響了,再經過Jason這仗,找我們合作的人可以由NY排到LA,我們不缺錢,也不缺機會,下一個工作,應該把價錢再提高一點,揀些具挑戰的,好滿足我的成功感。

  這個下午,我與Leo從外面返到酒店,乘搭電梯回房,在電梯門要關上的剎那,一個女子匆匆忙忙的衝進來,幾乎就要撞進我懷裡,我下意識的退了一步。那女子看也沒看我一眼,也不覺得撞到人,就挨在我背後電梯的角落,甚至不去按電梯的按鈕。

  雖然只是匆匆一眼,我認得她是那天在300朵玫瑰罵人的那個女郎。不知何故,再看見她令我感到有點喜悅──正確來說是,不止一點喜悅。

  她要到哪一層呢?

  我聽到「砰」的一聲,「砰」的兩聲,好像是那女子把頭撞向電梯的牆,聽到她喃喃的說:「瘋了……竟然說這些話……我真的瘋了……」

  她說了甚麼瘋話?瘋得要把頭不停地撞向電梯?

  突然,一下很響「砰」的一聲。喔!很痛了吧!我禁不住微笑,幾乎忍不住要回頭看,就在這時,電梯門叮一聲打開,她看也不看便走了出去。

  她和我住在同一家酒店?

  她和我住在同一層?

  我停下腳步,看著她轉向走廊的另一面,一直往前走,她住在哪間房呢?

  感覺到Leo疑惑的眼神,我清一下喉嚨,若無其事地對他說:「查查她住幾號房。」

  然後,丟下Leo,自顧自的回房去。

  不要問我為甚麼要查一個不相干女子的房間號碼,這不是我申東賢常見的行為,我沒有獵艷的習慣,就是禁不住對她好奇,想知道多一些她的事──例如她的房間號碼。

  我問自己,是不是太無聊了?

  我把電腦連線,看著如過山車一般的股票價位。

  Leo回來告訴我,她住在3369。

  3369!

  我的眼睛依然盯著電腦屏幕,股票價位依然瞬息萬變,而3369這幾個數目字好像特別札眼,像要提醒我一些甚麼。我推開電腦,走到窗邊,外頭是熱熱鬧鬧的人群,熙來攘往。不知怎的,我覺得好像需要一點新鮮空氣。
  穿起了外套,我對Leo說:「我要出去一下。」

  坐在酒店的咖啡室,我要了一杯咖啡,咖啡來的時候,我想起那條被咖啡弄濕的圍巾。突然間,心中有個決定。

  我到酒店的Salvatore Ferrgamo轉了一下,看見一條白色紅玫瑰圖案的圍巾,想來應該很適合她。在禮物卡上簽了我的英文名──Frank,然後要店員把它送到3369作為Room Service。

  那女售貨員問:「是送給女朋友嗎?」

  女朋友?我有點失笑,我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我不能解釋為甚麼會這樣做,我沒有送禮物給女人的經驗,但那條被丟在垃圾筒內的圍巾老是在我腦內打轉。送出這Room Service之後,心裡好像暢快了不少,空氣也好像清新了,腦子也澄明了,相信可以安心繼續看我的股票。

  我帶著笑容回到房間去,一面想著那個女郎收到Room Service時會是甚麼反應。




2007-9-1 17:49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4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三) 沙漠中的裙襬      

      早晨,我躺在床上,心中有點躁動。

  這種感覺從沒有在我三十二年的人生中出現。 

  按行程,今天Check Out,下午左右會去到LA。休息之後,應該著手下一個Case。擺平老奸巨滑的Jason,金融界沒有人不慕名而來,我當然不會為工作心煩。那我煩惱些甚麼呢?為甚麼心裡好像空了一竅?

  不是工作,那為了甚麼?

  我合上眼睛,彷彿看見那條被丟在垃圾筒內的圍巾,我的心溫柔地牽動,那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女郎。

  也許……也許是我想知道她是否收到我的Room Service吧!

  按了Leo的內線,傳來他惺忪的聲音。

  「Leo,查查3369那個女子還在不在?」

  起床到浴室梳洗,用冷水洗了把臉,我有點奇怪地看著鏡中的自己,怎會牽掛著一些不相干的事?是不是完了一個Case,人有點失重?相信接了下一個Case,一切就會回到正軌。

  下一個Job的事,交給Leo去辦好了,只要不是韓國那個,甚麼都沒關係。梳洗之後,換過衣服,我把行李收拾好。

  有時想,我在酒店多過在家裡,New York那個家也許塵封了。到處住酒店,到處狩獵酒店,我與酒店好像有點緣分。

  一邊看著窗外的景物,一邊刮鬍子,我聽到Leo進來的聲音。也不回頭:「怎麼了?」

  「她走了。昨晚Check Out的。原本訂了幾天房,不知何故,昨夜就走了。」

  走了……

  我掩不住心中的失望。

  走了就走了,人生不過是如此,匆匆相遇,匆匆分散。

  收拾失望的心情,對Leo說:「我們走吧!」

  今次拉斯維加斯之行對我來說,在蒼白的人生留了一點記憶。

  坐上酒店安排的Cadillac,沿著拉斯維加斯的沙漠向LA飛馳。

  沙漠的天氣又乾又熱,車內與車外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世界。高科技製造出完美的車廂,溫度與濕度都調節得恰到好處,把外來的風沙陽光阻隔。這種環境使我有安全感,不被騷擾,任何事都在掌握和預計之中。

  我看著PDA,一面和Leo討論Eric。Eric是美國的股票分析員,也是個投機者,簡單的說,是哪裡有錢哪裡去。他一直有和我們合作,但我對他沒有甚麼好感,這人貪財好色,而且嘴巴不夠密,不是個理想的合作伙伴,我總覺得他在我背後做手腳。雖然不認為他對我有威脅,也沒必要留在身邊。

  車子平穩地在沙漠奔馳,司機突然對我們說,「前面有個女子向我們招手,要不要停車,先生?」

  女子?在沙漠中?我抬頭,在猛烈得刺眼的陽光下,遠遠看到一個苗條的身影站在路邊向我們招手,看不清她的臉,只見沙漠的風揚起了她的裙襬。

  我還來不及答話,Leo就說:「停,當然要停。」

  Leo對女人就是特別有興趣。司機立即剎車,但是車子已經駛過那個女郎,要倒後幾步才回到她身邊。

  Leo絞下車窗,向車外問:「妳要去哪裡?」

  「LA。」一個聽來有點熟悉的聲音。

  「妳一個人?」Leo有點奇怪,一個單身女子在沙漠中,著實不可思議。

  「是的……」

  Leo要司機開了車門,在猛烈的太陽底下,我看見一個女子拎著一個皮箱坐上車來。

  是──她……?

  那個在300朵玫瑰把經理罵個半死的女人,那個幾乎一頭撞進我懷裡的女人,那個我送她Room Service的女人……

  我得多謝架在臉上的漆黑墨鏡,它掩飾了我眼中的驚訝,令我可以維持一貫的冷漠。怎會是她?怎會在一個杳無人跡的沙漠遇上她?

  按捺著莫名的情緒,我仍然不動聲色的看著我的PDA,但是,心卻流連在她與Leo的對話中。

  她穿了一件綠色的長裙,牛仔褸,裙的下襬被撕破了,看來有點狼狽,卻不失嫵媚──嗯,嫵媚。

  坐在車上,撫著頭髮,她用英文尷尬的解釋:「我本來和朋友一起的,不過…他把我丟下了……」

  丟下???

  這是哪一門子的朋友?把一個女子丟在沙漠中央?他有沒有考慮她的安全?他們之間發生了甚麼事?

  「妳是說,妳的朋友把妳丟在沙漠?」Leo吞了一下口水,問了我想問的問題。

  她顯得有點不知所措,胡亂的找個藉口來維護她的朋友:「也許…也許…他很忙吧……」
  忙?在沙漠裡忙甚麼?

  Leo不以置信地說:「忙到把妳這樣一個漂亮女人丟在沙漠中央?」

  看到她有點窘,我為她轉開了話題:「Leo,繼續說Eric吧。」

  也許是我打斷了他結識新女朋友的機會,Leo不耐煩地說:「我把他的一切都告訴你了,Boss。他瞞著我們,想背著我們自己去洽談價錢。」

  我對Eric不放心:「不止這些的,他老是在我們背後做手腳,你了解他嗎?你知道他的一切嗎?再去查一下。」我不要與這樣的人合作。

  「放心,所有事我都會處理得妥妥當當。」我們一直以英文對話,Leo忽然改用韓語,「你想下次讓我們利用他,對不對?」
  那個女子聽到我們說韓語,睜著眼睛興奮的問:「你們是韓國人?」

  我和Leo齊聲答:「不是。」

  Leo補充:「韓裔美籍。」

  透過墨鏡,看見她扁扁嘴,神情帶著不屑。我的眼光不由自主的逗留在她表情豐富的臉上,也許感覺到我看著她,她下意識地拉拉被撕破的裙襬,就在這時,她突然迅速的回頭看向車外,臉上掠過一絲不易覺察的笑容,我順著她的目光,卻沒看到甚麼,會不會是那個「太忙」的朋友回頭來找她?

  再看見她,心中有莫名的喜悅。我不得不開始相信緣分,在幾天之間,她已經三次在我面前出現,一次比一次令我驚奇。尤其是今天,你說在沙漠中遇到一個韓國女子的或然率有多大?就是數學白癡都知道答案不是正數。

  忽然,今早籠罩著我的浮躁好像弭平了,我變得舒暢起來,心思也不在PDA或是Eric身上。看著車外的沙漠,感覺車內的她,心內忽然有種滿足的感覺。




2007-9-3 19:29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5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四) 送Room Service的人   

     雖然,我一向不喜歡Leo的笑話,不過,在他有一搭沒一搭的和那個女郎的談話中,我知道她叫徐臻茵,要到LA轉機返韓國,來美國的原因是找朋友。當Leo問她找到朋友沒有,一絲落寞的神情在她臉上一掠而過,只低著頭,有點訕訕然:「還沒有。」

  知道她在LA沒有落腳地方,Leo叫司機找了一家由韓國人打理的旅館。她說只會住一晚,明天就走了。

  在她下車的時候,我忽然有個決定:「徐小姐,我們可以一起午餐嗎?」

  她有點愕然地看著我,也許想不到我會邀約她,然後靦腆地說:「好……不過,先讓我換件衣服。」

  她那件破裙子確會惹來許多不必要的聯想。

  我要司機留下來等她,然後和Leo坐計程車到Jimmy的別墅。

  在車上,我感到Leo異樣的眼光,隨便找個藉口:「盡盡地主之誼而已。」
  這個藉口當然爛得可以,我可不在乎,我承認對她很有好感,而她只留在LA一天。一天!現在已過了一半,可能從此不會再見,我得把握這個機會。

  Jimmy的別墅就倚在遊艇會旁,每次我到LA,幾乎毫不例外地住在他的別墅,對這裡的環境可說熟悉得不得了。

  Leo當然知道兩男一女夾在一起吃飯是多麼沒趣,吩咐了廚房之後,丟下行李就出去找他的樂子。我梳洗完換過衣服,才步出別墅的大門,就看見徐臻茵下車了。

  她換了另一套衣服,一眼便看到我送的那條圍巾繫在她的脖子上,那紅色的玫瑰圖案映襯著她的大眼睛,比我想像中還要好看。

  徐臻茵一臉抱歉,「對不起,讓你等了……」

  我笑著搖頭,「沒關係,請跟我來。」

  穿過別墅的大廳,來到泳池旁,廚房已經擺好桌子。我為她拉開椅子,讓她坐下。初時我們都有點拘束,但她吃得很多,看來很高興,到吃水果時,我們之間的陌生已經緩和多了。

  我不明白她怎會獨自在沙漠,在這個鬆弛的時刻,最易找到答案:「徐小姐怎會被丟在沙漠內?」

  徐臻茵艱難地把水果嚥下,然後說:「我和我的朋友在車上吵架,我罵他笨蛋、白癡,是我自己要在沙漠下車的。」

  我忍不住笑,這人真是笨蛋,在沙漠下車,可有考慮過後果?她那個朋友也是白癡,把一個女子留在沙漠,根本不是人。

  徐臻茵坦白地說:「我的脾氣是我的缺點,只要看到我認為不對的事,我是絕不能容忍,所以經常惹麻煩,我跟我那個朋友吵架也是因為這樣……只要惹我生氣,我就甚麼都不管了,會用些很傷人的說話損害人家,但是……說完又後悔了……」

  脾氣?在300朵玫瑰我已經見識過了,可也不是無理取鬧,把她惹火的人也是該死的抵罵。她那個朋友為甚麼把她惹火了?看她的樣子好像對那人很關心。
  「你在擔心你那位朋友嗎?」

  她回答得有點猶豫:「不知道,應該是我那個朋友擔心我才對……」

  「是嗎?」我很想對她了解多一點,在為她倒酒時,裝作不經意的問:「臻茵小姐在韓國是做甚麼工作呢?」

  「我在酒店工作。」

  「酒店?」我愣了一下。我狩獵酒店,她卻在酒店工作。

  她笑著點頭:「漢城酒店,在韓國很著名的,那裡的風景很好,你有聽說過嗎?」

  漢城酒店?是Leo說的那一家嗎?我小心掩飾我的詫異,「好像有點印象,不過聽說,這家酒店最近的經濟情況不太好。」

  徐臻茵的神色有點黯然,「是……」但笑容很快便浮上她的嘴角,「不過很快便會好起來的。雖然現在是只要有錢便可以甚麼都買得到的年代,但是,在我們酒店裡,有很多金錢買不到的東西……」

  金錢買不到的東西,有嗎?

  她對著我很有信心地微笑:「要是你回國的話,請你來我們的酒店,我會讓你見識甚麼是最佳的服務。」

  我看著她點頭:「好啊!」

  笑容就在她的嘴角慢慢漾開,到了眉梢眼底,竟是那樣的動人。我實在很難把目光移開。她發覺我盯著她,有點尷尬,以為是繫在脖子上的圍巾歪了,看了我一眼,說:「不好意思。」就伸手去整理她的──我的圍巾。

  我想,我該告訴她我就是那個送Room Service的人。

  我回過頭,呷了一口紅酒,不動聲色地說:「你喜歡Room Service嗎?」

  「Room Service?」她一時反應不過來,「啊?」然後倒抽一口氣,盯著我,用手指著我,「你是……Frank?」

  看著她一臉驚異,我點點頭:「我的漢文名字是申東賢。」

  她詫異的搔搔頭,好像很不可思議。

  她知道她在我面前已經跑來跑去好幾次了嗎?她是經常這樣不自覺的嗎?她知道她像塊磁石地吸引著我的目光嗎?

  我一定要告訴她,但,現在還不是時候。

  餐後,我帶徐臻茵到遊艇會參觀,她看來很高興,笑容在她的臉上和煦得如冬日太陽,就像一雙溫柔的手,輕輕撫平困在冰雪中的心靈。我從不知道,笑容可以這樣令人目為之眩。

  在遊艇會走了好一會,為了盡這個地主之誼,我帶她看遍所有角落,我對自己的耐性和細心有點詑異。只是,走了一個下午,徐臻茵看來有點累,是睡得不好嗎?

  雖然不願說再見,總得說再見,我沒有甚麼理由可以留她。離開時,我堅持要司機把她送返酒店。

  「真的很謝謝你,申東賢先生,在沙漠救了我,又請我吃飯……」徐臻茵對我一再道謝,「你要是回國的話,記得到漢城酒店去找我啊。」

  我笑著點頭,不置可否。

  「再見。」她向我鞠躬。

  「再見。」會再見嗎?

  看著她上車,看著Cadillac平穩地滑上車道,瞬間在地平線上消失無蹤,很有依依不捨的感覺。

  回到泳池旁,突然發覺這裡非常寂寞冷清,剛才那些溫暖笑聲盪然無存,偌大的別墅空盪盪,空氣冰冷得難以承受。不過是少了一個人而已。

  看著剛才我和她用餐的桌子,她走了才不過十多分鐘,我已經想念她了。想念她明媚的眼睛,想念她那個使人感到幸福的笑容。

  腦中急速轉著,我終於下了一個決定──到一個我從不想到的地方。

  拿起手提電話,我對電話中的Leo說:「Leo,是我,漢城酒店那個Case,你說我決定接下。」

  回頭再看那張空了的椅子,要是在韓國能看見她,要是在韓國能看見她的溫柔笑貌,那麼,韓國還有甚麼可怕?




2007-9-6 19:03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blueberrylady
金牌會員




積分 25588
發表文章 12554
註冊 2007-3-25
狀態 離線
#6  

Dear 花花﹗

情定不知看了多少次了。  也看過漫畫書呢﹗
但還能靜靜一個人在電腦前像傻瓜似的慢慢滴欣賞文字上申東賢的心。。。
每一情節都描述滴真棒 - 粉粉棒喲﹗

謝謝花花轉貼﹗辛苦你了﹗
晚安了﹗




2007-9-7 11:13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7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blueberrylady at 2007-9-7 11:13:
Dear 花花﹗

情定不知看了多少次了。  也看過漫畫書呢﹗
但還能靜靜一個人在電腦前像傻瓜似的慢慢滴欣賞文字上申東賢的心。。。
每一情節都描述滴真棒 - 粉粉棒喲﹗

謝謝花花轉貼﹗辛苦你了﹗
晚安了﹗

Dear 藍姊姊
對啊....情定百看不厭柳
而且偶發現寫情定番外篇滴朋友比寫冬戀番外篇滴多粉多喔




2007-9-9 17:43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blueberrylady
金牌會員




積分 25588
發表文章 12554
註冊 2007-3-25
狀態 離線
#8  

是呀﹗

而且每一番外篇都寫的很生動又有趣。
讓你逃不掉 - -追趕跑跳碰的感覺。。。

有時偶在想﹐為何日本情定不用番外篇的任何一篇拍續集。
那該有意思﹐又有內容。。。
翻拍反而失手。。。

偶們的心永遠還是原版的情定所站有了。。。
東賢 + 臻茵 = 情定大飯店。

謝謝花花﹗在那麼忙的時候還得貼這貼那個。
更糟的是還要回偶的。。。
謝謝﹐花﹗
晚安啦﹗睡好一點。明天你可要忙了
緊張嗎﹗Hummmmmm! Hummmmmm﹗




2007-9-9 21:11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9  

謝謝藍姊
最近真滴粉忙
時間都不夠用
今天總算有點時間可以來加新
  

*****************************************************************************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五) 3億美金遊戲   

飛機平穩地滑翔,我摘下眼鏡,揉揉有點疲倦的眼睛。

  空中小姐殷勤的走過來:「申先生,要點咖啡嗎?」

  我搖搖頭。

  從LA起飛到現在差不多四個小時,我把漢城酒店有關的資料都看過了。

  從財務結構到內部管理都是一塌胡塗,這幾年經濟不景,卻擴充新館,欠下銀行大筆債務,要不是息口下調,剩是利息已是一項巨大開支,這種舉債渡日的環境維持幾乎一年尚未結業,可算是個奇蹟。

  崔董事長逝世之後,妻子尹東淑繼任酒店董事長,這尹東淑對重整債務肯定一竅不通,不然怎會引來外商覬覦和金福萬併吞。

  這種家族經營方法一點不現代。

  Leo好奇的說:「Boss,金福萬做貿易經營,怎麼會對酒店有興趣?他想經營酒店嗎?」

  「見到他的時候,你問問他。」我故意耍他。

  Leo把眉皺成一團,一臉不解。

  我提點他一下:「大概是想低買高賣賺差價。漢城酒店現在負債纍纍,股價一定不會高,現時買進,再借收購消息炒高,然後賣給有興趣的投資者,金福萬便穩賺了。」

  要是把即將完成的新翼大樓也算進去,漢城酒店的總資產值大約是幾億美金,也不是一個小數目的Case,不過,負債多少還是未知之數。那個漢江流通的董事長金福萬經營的是貿易生意,併吞漢城酒店要動用近億美金,大概是相準了漢城酒店可以賣給外國連鎖集團圖利。

  我心下冷笑,金福萬是唯利是圖的商人,在交易中一定可以獲得不少利潤,否則,不會巴巴的請我到漢城來。

  我對Leo說:「先做好計劃書,把需要的時間、資金和股東資料先計算好,待開會時看看金福萬的反應。那不是個普通的商家,我們不要掉以輕心。」我頓了一頓,「還有,我希望一個月內可以完成整個收購計劃,我不想在漢城耽太久。」

  Leo看我一眼,點點頭:「OK,Boss。」

  飛了半個地球,我並不是為這個收購案來漢城。我只想看一看漢城有甚麼是金錢買不到的,或許──看一看那位笑得令人感到很有幸福感覺的徐臻茵小姐。
  十多小時的長途旅程,飛機終於在機場徐徐下滑,看著那如火柴般的小屋在眼底慢慢變近,二十一年前的傷痕在心底慢慢放大再放大。

  離開這個地方的時候,我曾經以為再也不回來,也幾乎發誓不再回來,想不到,七千多個日子之後,輾轉的回到這裡。

  甫出機場,便看到金福萬的人來接機,接機的名牌上寫著「Frank Shin」,不知何故,突然對這個我用了多年的名字好像有點陌生,當年帶著申東賢的名字離開,卻想不到會用Frank Shin這個名字回來。

  金福萬的確周到,我要的Jaguar就停泊在機場外。

  Leo看看我:「二十年了?Boss!」

  我感慨地更正:「二十一年了!」

  已經二十一年了!

  金福萬的辦公室是令人意外的具規模,接待處兩位小姐招呼我們一行人到會議室等他。看來金董在韓國的生意做得很大,不過,韓國地道商人經商手法一直都有點不正當,不知金福萬會不會是這一票人物。

  等了幾分鐘,一個約莫五十多歲的中年男人走進來,穿著一套剪裁合身的西裝,態度熱情地與我握手,「你是Frank?真人看起來比照片還要年輕。」

  他就是金福萬?我打量著他,欠一欠身,然後介紹身邊的Leo:「這是我的拍檔Leo……」

  Leo熱切的趨前與他握手,自我介紹:「我是Leo,你會說英語嗎?OK,我的全名是Leonardo Park,就和Leonardo DiCaprio一樣,我們的樣子也很相似,你叫我Leo就可以了。」

  金福萬不以為然地看著他,仍然客氣:「來,我們坐下再談,請坐。」

  寒暄之後,金福萬開門見山說:「我已為你們準備了辦公的地方,明天就可以使用,住宿方面,我安排你們入住這裡的雷地孫高級豪華套房,你們應該喜歡的,車子沒問題吧?還有甚麼需要……」

  甚麼都安排好了,果然是個分秒必爭的生意人。

  我打斷他:「住宿方面,我想住在漢城酒店,至於辦公室,就在漢城酒店好了。關於併購的事,請你暫時保守秘密,尤其不要讓漢城酒店的人知道。」

  金福萬一副了然於胸的樣子:「你想秘密進行事前工作……」

  我微笑一下,沒打算解釋。

  Leo插嘴:「Hide and seek。韓文是甚麼?捉迷藏是嗎?先蒙上對方的眼睛,然後絆他的腳。」

  金福萬滿意地笑,「就這樣吧……需要花多少時間才可以進入軌道?」

  「籌備工作大約要三個星期,一切準備就緒後,就可以行動。」Leo在機上已經做好收購的時間表。

  一個月左右可以併吞一家酒店,金福萬對這個進度當然滿意。我看著他深謀遠慮的樣子,提出Leo在飛機上的問題:「我想請教一件事,為甚麼要併購漢城酒店?你想經營酒店業務嗎?不然的話,又是甚麼原因?」

  金福萬想不到我有此一問:「不然的話又怎樣?」

  我沒答話,只看著他,難道他以為可以瞞得過我?這金福萬不外乎想做一場買賣的金錢遊戲。

  金福萬知道我看穿他的目的,「好吧,坦白告訴你,我是個現實的生意人,無論做甚麼都在乎平買貴賣,得到高利潤便行了。經營酒店太麻煩,我為甚麼要做?」

  果然不出所料。

  「要是這樣,根本不需要我來。」若是一家小酒店,何必要華爾街一級併購專家?金福萬,併購計劃所涉及的資金一定為數不小。

  金福萬受不了我揶揄:「其中涉及的資金超過三千億圜,規模可不少。」

  「要是只作併購,可以找仲介公司……」Leo邊說邊在公事包拿出我們一早擬好的計劃書。

  「我並非為了一家酒店飛越太平洋。」 

  金福萬詫異地問:「那是為了甚麼?」

  這沒必要告訴他。

  我把計劃書丟在檯上,裡頭有我們草擬的併購方案及合作條款,最重要的,還有併購後的財務建議。併購價涉及三千億圜,大概是三億美元,成功收購後,把股價炒高百分之30,利潤便接近一億美金,也即是一千億圜。一買一賣就可以賺過億美金,還有甚麼比這門生意Profit更高?

  要志在必得,怎會找仲介公司?

  金福萬知道我看穿他的心意,大家同是向錢看,很得意地笑了。

  說真的,完成併購我可以穩袋漢城酒店18%的股份,倒是無本的生意──雖然,金錢對我的意義,只是數字上的加減,已失去興奮大腦神經的作用。

  想起那個在沙漠上對我招手的女子,想起她明媚的笑容,心中彷彿被一道暖流劃過,金錢不能給我這種感覺。

  本想早些到漢城酒店去看看她,可是金福萬堅持要為我接風,真想丟下Leo去應酬他,可是,應酬就是工作之一,我也應摸摸金福萬的底細,不然,被套了也不知。

  席間,金福萬的興致很高,屢屢舉杯,我通常酒不過三杯,一切由Leo擋下去。金福萬在韓國的生意做得很大,在中國也有廠房,妻子早死,只得一個獨生女。在知道我仍是單身後,他不停誇讚女兒的聰明與美貌,不必用腦也知道他打甚麼主意,我裝作不明白,沒有搭腔。在我們離去時,金董堅持要找個時間約我與他的女兒見面,我推辭不得,只好敷衍地答應。

  「Boss,你又走桃花運了。」Leo看著我,一副幸災樂禍。




2007-9-15 19:13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en
註冊用戶





積分 280
發表文章 137
註冊 2005-11-11
狀態 離線
#10  

沒了嗎?到這裡而已嗎?只要是“情定番外篇”我絕不能錯過。

2007-9-19 16:41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郵件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blueberrylady
金牌會員




積分 25588
發表文章 12554
註冊 2007-3-25
狀態 離線
#11  

Dear Fen﹐

我也是比較喜歡情定的所有番外篇。常重看。。。
真喜歡﹗

大概還有吧。 只是花花太忙於太王哪邊的。。。
所以忘了這邊還有姐妹在等呢﹗

厚厚﹗花花一定小小聲在罵你和我。。。
“不知好歹的Fen & 藍姐姐﹗真要把偶累倒才高興﹖”
“太王不看了﹖好吧﹗明天藍姐你不要叫救命喲﹗”

對不起﹐花花﹗我知錯了﹗原諒我吧﹗可以嗎 ?

Fen﹐晚安﹗真高興你也喜歡這區。。。
花花﹐晚安﹗明天太王見﹗希望和今天一樣幸運﹗




2007-9-20 10:16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12  

謝謝 fen,藍姊
聽到妳們滴呼叫  
立刻送上
偶還怕妳們看了太王沒時間看東賢
  

*****************************************************************************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六) 夜•藍寶石   
   
      車子在藍寶石套房外停下。

  金福萬辦事很有效率,吃過飯後便安排好我入住漢城酒店的豪華套房,可見他的生意不是混的。

  漢城酒店依山傍水,風景怡人,可以遠眺漢江,車道兩旁櫻花夾道,這樣的酒店理應很能吸引遊客。

  酒店門房帶我進入藍寶石,這個我暫借的家,設計和裝潢都帶點歐洲色彩,另有一番優雅味道。

  門房恭謹地問:「這房間你們滿意嗎?先生?」

  「不錯,還真不錯。」Leo游目四顧,「有沒電話偷聽裝置……有沒有衛星系統?唔,那些玻璃看來不像是防彈的……」

  門房被他嚇得一楞一楞的,我沒好氣地阻止:「Leo……」

  Leo自顧自說,「我只是開玩笑。」

  開玩笑開到門房去?有時真不明白怎可以和他拍檔十多年。

  坐在歐式梳化上,我隨手拿起酒店的導覽,賭場、餐廳、酒廊……Starlight Lounge,不期然地想起我為她飛了半個地球的女子。

  我回頭問門房:「有件事我想請教,這兒是不是有位徐臻茵小姐?她說她是這裡的副經理。」

  門房點點頭:「哦,你說徐臻茵經理?」

  我點點頭,心中掠過一絲喜悅,她真的在這裡。

  「她現在當值嗎?」
  可能因為有客人認識他們的經理,那門房很興奮:「除了睡覺,徐經理都會在酒店內。」
  她這麼投入工作?
  我撕下一張Memo紙,寫上我的英文名Frank,約她在Starlight Lounge見面:「麻煩你給我留個便條。」
  Leo接過我的便條,順道夾了小費給他。那門房拒絕:「我們酒店是不收小費的。」
  「你在拒絕客人嗎?」Leo有點惱,「二十美元還嫌少?」
  那門房還想推辭,卻被Leo趕了出去。
  不收小費?哪有不取小費的酒店?
  我把公事包的文件逐件拿出來,Leo若有所思地盯著我:「你剛才說的那個女子……是不是在拉斯維加斯遇到的那一個?……」

  我不耐煩地點頭,我的事與他有甚麼關係了!

  Leo邪邪地笑起來:「呵呵呵……」

  我仍看著PDA,按捺住心裡的火:「你別亂想,我沒有別的意思。」

  Leo看不出我的慍惱,仍繼續說:「有甚麼關係?Boss,說到酒店女職員,我在曼克頓遇過不少,她們……」

  我冷冷地打斷他,聲音帶著怒氣:「你不說話,沒有人當你是啞巴。」

  Leo訕訕地停了,「對不起,Boss。」

  「我會晚一點回來,把行李收拾好,再幫我上網Check 郵件。」

  撂下這句話,拿起外套便離開藍寶石,向Starlight Lounge走去。

  我承認我的脾氣很壞,可也不是隨隨便便就會爆發,只是當Leo把我約見徐臻茵看成他與他的女朋友的關係,我的怒火便不期然產生。

  她不是他那些女朋友!

  雖然我不太確定自己對徐臻茵的感情,但唯一可以肯定,我是為了再見她才遠渡太平洋。不知何故,我就是想念她的眼睛,想看她的笑容。

  晚上的天色雖然很暗,漢城酒店大樓卻是燈光熠熠,我步過兩旁都是櫻花樹的車道,向酒店的大樓走去。

  坐在Starlight Lounge,我要了Blue Magarita,囑咐酒廊的侍應留言給徐臻茵。呷了一口酒,我耐心地等待。

  看到我來了,不知她會是甚麼樣的表情,我猜會是一個吃驚不已的神情。
  每次想起她,心中禁不住泛起笑意,這種感覺很陌生。

  我等了幾乎半小時──等一個不知道會不會來的人。

  她知道我來了嗎?她知道我等她嗎?

  再要了一杯酒,再要求侍應為我傳話,我仍然繼續等她。誰都知道申東賢的時間就是金錢,我對自己的行為有點意外。

  獨自一個人喝著悶酒,酒廊內有個單身女客看著我,頻頻的抿著嘴角笑,我寒著一張臉,正眼也不看她一下。

  一個小時過去之後,我相信徐臻茵不會來了。

  她忘了我嗎?她沒收到我的留言嗎?有甚麼事絆著她嗎?我為一連串的猜測而煩惱。

  申東賢啊申東賢,你怎會為一個人傷腦筋?

  離開Starlight Lounge,我返回藍寶石。何必急著跑來找她呢?她也許不會記得我,那個笑容也許不會再吸引,那雙眼睛也許不再明亮,也許,一切都是我美化了的記憶。

  漢城酒店,我給自己一個月時間,一定可以把它拿下。只是,那位徐臻茵小姐,我卻沒有甚麼把握。

  在黑色的夜裡,暗晦的燈光下,我看見一個苗條的身影站在藍寶石的台階下,那是我等了一夜的徐臻茵嗎?

  天!她不去Starlight,在這裡幹甚麼?

  我悄悄的站在她身後,聽到她對著藍寶石的大門說:「你好嗎?歡迎你……」然後,不滿的搖著頭。

  呵,她是在練習與我見面的開場白?她重視與我見面?

  徐臻茵穿了一身酒店的制服,比穿著便服時莊重了一點。看著她,心中的暖意在不斷加溫膨脹,剛才等她不到的懊惱已拋到九霄雲外。

  我真想就站在那裡看著她,可是,我更懷念那雙亮麗的眼睛和燦爛的笑臉,所以當她說:「你好嗎?歡迎你來我們的酒店……」我禁不住回答:「我也很高興見到你。」

  真的,我是真的很高興再看見她。

  我把她嚇了一跳,她迅速地轉過身,錯愕地按著胸口,有點靦腆,眼睛向我出現的地方溜了一下,可能是猜想著我究竟在那裡站了多久。

  「你好嗎?」她有點不好意思地笑著:「我看到你的留言便趕來了,可是……實在太晚了,所以……打算明天再來找你。」

  是嗎?明天來找我?那她練習的開場白是為了明天見面?真是個奇怪的女郎。

  她把頭髮攏起,一張臉更是清麗可人,那雙明亮的眼眸比我想像中還要明亮,把星光都比下去了,我真希望就站在這裡,就這樣的看著她……

  這樣盯著她看使她感到不自然:「你……剛從外面回來嗎?」

  「嗯,」我點點頭,「我等朋友等了一個小時,可是,她卻失約了。」我對這個失約朋友本是很氣惱的,不過,當我看見這個朋友的笑容時,氣惱卻不知飛到哪裡去了。

  她知道我在說她嗎?在藍寶石門前看見她在等我,心中不由得泛起團團溫暖。

  我伸出手:「很高興我們能夠再見面。」

  她有點遲疑,最後,還是伸出手與我相握:「我也是……」

  不是的,徐臻茵,你的高興不會及我心中高興的百分之一。

  「這麼晚了,不方便請你進去坐,明天找你好嗎?」雖然我很想與她聊聊,但知道她要上班,不好留她。

  徐臻茵向我彎彎身,「那……明天見,晚安,申東賢先生。」

  「晚安。」我站在車道上看著她離去,有點捨不得。

  回到藍寶石,Leo已經睡了,翻開放在書檯上他留下的Note──漢城酒店來了個新上任的總經理韓泰俊。

  韓泰俊!我一邊沐浴一邊想,金董說,漢城酒店的前總經理是他的線眼,崔董事長過世之後,便立刻辭職,這個韓泰俊是甚麼來頭?

  我撥了Leo的電話,「Leo,替我查查漢城酒店新總經理的資料,由他的出生到現在,我明天早上就要。」

  不管是誰,我不能讓他阻撓我的計劃。




2007-9-20 13:40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  [1] [2] [3] [4] [5] [6] [7] [8] [9]  >>

友善列印 | 推薦給朋友 | 訂閱文章 | 收藏文章



論壇跳轉:  


[本論壇所有言論屬個人意見,與 真愛勇俊 立場無關! 論壇由: 電信王-張SIR 提供]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08 Comsenz Technology Ltd. test

建議使用 1024 X 768 解析度瀏覽
清除 Cookies - 聯絡站長 - 真愛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