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註冊 | 登入 | 說明 | 真愛信箱

 

 

<<  [1] [2] [3] [4] [5] [6] [7] [8] [9]  >>
作者:
主題: [情定番外篇分享] 東賢的心(by Zero)~3/26加新在101樓*^^ 上一文章 | 下一文章
fen
註冊用戶





積分 280
發表文章 137
註冊 2005-11-11
狀態 離線
#13  

在此遇到知音---藍姊。
申東賢、情定大飯店、裴勇俊。三位一體,是我的最、最愛,無人可取代。
不過,眼前要以“太王四神記”優先,要造勢耶。

2007-9-21 01:41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郵件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blueberrylady
金牌會員




積分 25588
發表文章 12554
註冊 2007-3-25
狀態 離線
#14  

Dear Fen﹐

謝謝回帖﹗很高興認識你﹗這是好的開始﹗
希望常一起說說笑笑。。。

這次影迷會和真愛聚會﹐你會參加嗎﹖
可惡的我下錯一步棋﹐一切都動不了﹗
後悔也來不及了﹗所以現在閉門思過﹗

晚安了﹗


哇﹗哪位花小姐出現了﹗又有續篇耶﹗
真好﹗花花辛苦你了﹗
當然情定重要﹗太王重要﹗老大更重要呀﹗




2007-9-21 12:33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15  



謝謝 fen,藍姊

*****************************************************************************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七) 把她丟在沙漠的朋友   
   
      早上天氣很好。

  漢城酒店內竟然有緩跑徑,正可以繼續我每天早上晨跑。

  雖然不是很願意來漢城,但既然來了,我也想看看當年一手把我丟棄的父親,他現在怎麼了?狠心把唯一的兒子送走,他的日子過得好嗎?他的良心安樂嗎?還有那個比我小十歲的妹妹,她現在可好?

  雖然經過二十一年,離開漢城那天的情景,卻像一條內置在腦中的錄影帶,不斷的重播,怎樣也洗不去。儘管頭頂上陽光普照,心底的寒意仍不由自主地蔓延到我的四肢。

  一口氣跑到藍寶石,Leo正在門外等著,手上拿著一疊資料。

  我一邊喝水一邊問:「查到甚麼?」

  「那韓泰俊才來了幾天,聽說是個很有實力的人,我問過好幾個酒店職員,除了一兩個外,大部分對他的評價都很好。」

  是嗎?我不禁挑起了眉毛,接過Leo手上的資料,快速看一遍。

  前天才來漢城?只比我早一天。

  「唯一污點是三年前的緋聞,為了那件事,他連酒店的工作都辭了……,那緋聞好像是他的致命傷。」

  緋聞?與女客人有關的緋聞……

  Leo好像有感而發:「總而言之,不管在哪裡,女人都是惹問題……」

  「這個資料留給我,」我頓了一頓:「Leo,我要找一個人。」

  Leo看看我,有點詫異地:「你要找申張赫?」

  「嗯……」我點點頭,「詳細資料在電腦存檔,有消息就告訴我。」

  Leo不說甚麼:「OK,Boss。」

  申張赫,我那個無情的父親,他現在活得愜意吧!

  我淋了個冷水浴後,就和Leo到漢城的股票市場走了一趟。漢城的股市當然不能和華爾街相比,但也很有規模,不過,漢城綜合指數只有幾百點,沒甚麼吸引。我留意到漢城酒店的股價波幅很低,明顯是買賣兩閒。

  Leo喜孜孜說:「Boss,我們的投資組合升了幾個價位,要不要放?」

  我搖搖頭,「亞洲區的股市開始反彈,不妨看長一點。」

  Leo懷疑地皺著眉:「是嗎?」

  我對這個股票市場沒興趣,對Leo說:「走吧。」

  回到漢城酒店,我們在酒店外的行人天橋下車,下樓梯時,一個低著頭走的女孩子把我撞了一下,一個藥瓶從她身上掉下,我看她一眼,隨手把藥瓶拾起。

  Leo看著我手上的藥瓶,詫異說:「這不是安眠藥嗎?」

  那女子一手把藥瓶搶過來,連道謝也不說一聲,瞪著我們,悻悻然離去。
  韓國的女人是這麼沒禮貌的嗎?

  我不禁搖搖頭。

  韓國的女人!那個眼睛也會笑的徐臻茵,如果我約她午餐,她會答應嗎?

  想起她,心情好像輕鬆了一點。

  她喜歡吃甚麼?

  中式還是西式?意大利菜還是法國菜?

  回到藍寶石,我對Leo說,「替我Offer兩份法國午餐,我約徐臻茵在這裡吃飯。」

  Leo有點疑惑地看看我,但今次學乖了,不敢問,只說:「是,Boss。」

  打電話到酒店的櫃檯找她,那邊叫我等,等了好一會,仍是先前那個人來接電話:「先生,徐經理不在,要留口訊嗎?」

  我留了口訊,吩咐櫃檯職員必須把留言帶給徐經理。

  怎麼老是找不著她?我們都在酒店內,可是,要見她一面似乎不容易。回到房內,我關上門,應該開始計劃了。

  漢城酒店的股權分佈不算複雜,尹東淑和她兒子崔容齊佔的40%相信是動不得了,要收購,還須向外資和其他的股東下手。

  這幾年酒店都是赤字,為了要擴充新翼,更頻頻舉債,現在欠下銀行一大票,要是債權人拿來要脅還款,酒店便岌岌可危,股東不是傻子,投資的回報是未知數,相信只要價錢合理,都願意出貨。

  門外傳來Leo的叫喊聲,「Boss,你要的午餐來了。」

  我隨便地應了一聲,再打電話到酒店櫃檯找徐臻茵,電話裡頭傳來的消息是不見徐臻茵經理,我再一次要他們替我留話。

  她去了哪裡?酒店櫃檯的職員說她今天當值,那她一定在酒店內。
 
  我換過一件簡單的T恤,不禁有點胡塗,我是不是注定要等她呢?從一開始她就讓我等了。真是……

  我的眼睛落在Leo剛才給我的File,那新任總經理韓泰俊大約三十來歲,在美國讀酒店管理,對酒店有深厚認識,以前曾經是漢城酒店的經理,幾天前才從美國回來接掌漢城酒店總經理。

  以前曾經是漢城酒店的經理?徐臻茵說她去美國找朋友,找的是他嗎?

  他們以前同是漢城酒店的職員,會不會早就認識?

  把她丟在沙漠的「朋友」……是他???

  他們……

  我陷入沉思,突然,聽到Leo在房外喊:「Boss,你找的人來了。」

  徐臻茵?

  我從房裡走出來,看見徐臻茵背向我站著,只看著Leo,渾不知道我在她身後。她永遠都是這樣子的嗎?總不會留意她的背後。

  我輕輕咳了一下。她聽到聲響,迅速回過頭來,有點不知所措地向我鞠躬:「你好……」看她驚愕的神情,似乎又被我嚇著了。

  「你又遲到了。」我看著一臉驚疑的她,為甚麼她老是神不守舍。

  「真對不起,因為別的客房發生了急事……」

  昨晚讓我等了整整一個晚上,現在又讓我等了半天,我實在應該氣惱的,只是,就沒法氣她:「你還沒吃午餐吧?我不知道你喜歡吃甚麼,所以只點了法國菜。」

  「甚麼?」她看著餐檯上已經冷一截的法國料理,維持著酒店經理應有的態度,客氣地婉拒:「根據酒店的規定,在上班時間,我們不能在酒店房內跟客人用餐,真對不起。」

  「是嗎?」我不禁有點失望,隨即轉念:「那我們到外面吃好了。」

  這裡不能吃?但職員總要吃飯吧!而且我也不想Leo探頭探腦。

  她眼珠兒一轉,看看錶,「嗯……現在剛好是午餐時間……」

  「臻茵小姐,有相熟的餐廳嗎?」

  我看著她,她的唇上有點傷,恤衫也不是昨晚見整齊的蝴蝶結款式,神情萎靡,眼裡有點霧氣,剛才一定發生了甚麼事。雖然我很希望知道,但是,我克服了我的好奇,一路上就和她說著漢城大酒店的風景歷史。

  說起酒店,她的精神便來了,眼眸變得清清亮亮的。

  我發現,這個方法很管用。

  我更發現,她很愛這家酒店!




2007-9-22 14:37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en
註冊用戶





積分 280
發表文章 137
註冊 2005-11-11
狀態 離線
#16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blueberrylady at 2007-9-21 12:33:
Dear Fen﹐

謝謝回帖﹗很高興認識你﹗這是好的開始﹗
希望常一起說說笑笑。。。

這次影迷會和真愛聚會﹐你會參加嗎﹖
可惡的我下錯一步棋﹐一切都動不了﹗:s ...

借用東賢在華克山莊對臻茵說:很高興認識妳〈藍姐〉。
再借韓泰俊對臻茵說的那句:機會會再來的。

2007-9-23 11:04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郵件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17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八) 她的幸福•我的快樂

      臻茵帶我去了一家毫不起眼的麵店,店內人頭湧湧,很擠迫。她看來與老闆娘很熟悉,那老闆娘很快便為我們找了兩個位子。

  我本想與她找個清靜的地方午膳,可是她卻挑了這個連坐都幾乎坐不下的麵店。

  臻茵問我:「你要吃甚麼?」


  吃甚麼?這裡有甚麼可以吃?我不安地坐著,為了不掃她剛回來了的興致,我很隨便說:「妳吃甚麼,我就吃甚麼好了。」


  看著我的不自然,她調皮地瞅了我一眼,笑容在她的臉上泛開:「可不能後悔哦……」

  我笑了一下,只要看到她的笑臉,還有甚麼好後悔?

  臻茵嘰哩呱啦的與老闆娘說了一頓,然後很有信心地向我用力點頭:「我保證一定好吃。」

  看她的樣子,我已經決定,就是再不好吃,也不會讓她知道。

  隔了一會,熱湯麵來了,臻茵的眼睛也亮起來了,拿起筷子,愉快地吃起來,彷彿那是天下第一美味。我看著放在面前的湯麵,不知從何入手,那些顏色古怪的醬料又是怎樣吃呢?徐臻茵吃了一口麵,見我還未曾開始,體貼地拿起杓子,搯了一匙顏色古怪的醬料,放在我面前的湯麵裡,一邊攪拌一邊溫柔的說:「在這裡加一點醬料……你知道嗎?比那些漂洋過海的意大利麵還要好吃。」

  真的嗎?坦白說,我很懷疑,但看著她認真的模樣,我不禁笑了。

  神奇醬料在湯中漾開,暖意也在我心中漾開,一直蔓延至嘴角。

  臻茵看看我,奇怪地問:「你笑甚麼?」

  「我只要看見臻茵小姐……就想笑了。」我坦白告訴她。

  她一臉愕然,問:「我長得那麼好笑嗎?」然後,好像突然發現甚麼似的,急忙在皮包中拿出小鏡子,在臉上和嘴角尋找瑕疪,找不到,不服氣地合上鏡子,不服氣地繼續吃她的麵。

  天!這個女子,她怎能輕易地勾出我久違的好心情。

  那碗看來難以下嚥的湯麵,在她拌了神奇醬料之後,吃起來比看起來好得多,是那碗麵真的好吃?還是因為她在身旁的關係?我竟然分不清楚了。

  吃完麵,她趁我不在意的時候偷偷看了一下腕錶,我知道她的午膳時間有一定的規定,就付帳離去。

  我不知道這湯麵會是多少錢,在皮包中摸出十萬圜,臻茵笑著說:「不需要這麼多……」然後在我的皮包中找了8千圜付帳,那老闆娘沒口的笑著道謝。
  與她走出麵店,有點疑惑:「8千圜?」

  臻茵肯定地點頭,調皮地說:「唔……謝謝你啦。」

  8千圜?8千圜不過是8美元,還不夠我付小費。

  8美元就換得她這麼滿足的微笑?

  這樣的一個女人,每見她一次,我對她的好奇便多一分。
  回藍寶石的路程不算近,如果乘車的話,我與她相處的時間便短了,所以我閒閒地踱著步,臻茵不知我心裡的打算,就伴著我向藍寶石方向走。

  在櫻花夾道下漫步,心情說不出的悠閒,真希望她可以伴著我不離去。看著她有點疲累的臉,我不禁問:「你在酒店工作,每天都要面對各式各樣的客人,應該很累吧?」

  「當然很累。」臻茵點點頭,忽然轉過頭來問我:「你知道你現在住的豪華套房的價錢嗎?你每天的房租比我們一個月的薪水還要多……我們每天面對的就是這樣的客人,但是,只能吃那種8千圜一碗的湯麵,而且,在客人面前,無論遇到甚麼委屈,都不能露出不高興的樣子。」

  我默默地在她身旁走著,看著她工作得那麼累,不明白為甚麼還要繼續?
  臻茵偏偏頭,看我一眼,繼續說:「無論客人要甚麼,我們拼了命也得為他們找到,雖然如此,但我們得到的回報,還是投訴多,讚美少。」說到這裡,她扁扁嘴,「不過,我們在工作上都會有成就感,因為這是Hotelier必須具有的專業態度。」

  天氣好像有點冷,我看見她用手抱著身體。

  我認為她是太過沉迷於Hotelier的工作,希望她明白這樣的付出對她不公平:「你不覺得這世界不公平嗎?當你看見有些人一天的房間住宿費比自己的薪水還要多時,難道你心裡不會覺得不公平嗎?」

  我看住她,不明白她為何可以無比熱誠地工作。

  她想了想,很坦白地說:「剛開始的時候,我也覺得不公平,但是現在我不會這樣想。」她笑得很怡然自得,「因為我已經明白,那些人有他們的人生,而我呢,我有我自己人生。況且,無論他們多富有,也買不到我所能感覺到的幸福快樂。」

  看著她開朗的笑容,我有點茫然。

  是嗎?金錢買不到她的幸福快樂?金錢可以買到我的幸福和快樂嗎?我一直以為可以。我相信我是有錢的,但,我幸福快樂嗎?我的心突然空盪起來。

  藍寶石已經到了,我看看四周的櫻花,忽然沉默了,想不出任何說話可以詮釋幸福快樂。不過,我開始發現我的快樂好像依附在她的身上,我不由自主地看看著她。

  也許被看得不好意思,臻茵找了個話題:「對了,你說你是第一次來漢城,我們酒店裡有城市導遊介紹,你要不要看一下?」

  我點點頭:「好啊。」

  她向我鞠個躬,「待會兒,我把導遊指南拿來給你。」說完,便轉身走了。

  看著她小跑步的背影,說走就走,真是個急性子。

  「對了!」她又回過頭來,「謝謝你請我吃麵。」然後又鞠著躬,急步走下車道。
  小心啊!徐臻茵。這麼一邊說話一邊跑,真令人擔心她會摔倒呢。,

  這個令我驚訝女郎,每次都給我不同的驚喜。這些我從未有過的經驗,是這樣的令人留戀。想起剛才那奇怪的湯麵,好像也不是太難吃,原來,不在乎吃的是甚麼,只在乎你與誰在一起。      




2007-9-27 13:50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blueberrylady
金牌會員




積分 25588
發表文章 12554
註冊 2007-3-25
狀態 離線
#18  

花花滴兒﹐

謝謝你在百忙中還抽空貼。

這兩個傢伙﹐真是讓我難忘記。。。
讓我羨慕﹐也讓我妒嫉。。。





2007-9-28 11:09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19  

謝謝藍姊

*************************************************************************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九) 冷淡與熱情  

      黃昏的時候,我坐在露台抽煙,眼睛看著漢江,心裡卻想著下午徐臻茵說的話。

  我不能明白,八塊美金得到的快樂竟然比我過去所有快樂加起來還要多。她說的幸福快樂是否等同我的幸福快樂?徐臻茵每月在酒店忙來忙去的薪金還及不上我在藍寶石一天的房租,她怎會覺得快樂?

  要是金錢的多寡不能衡量幸福快樂,那甚麼才是衡量幸福快樂的標準?

  這真使我困惑。

  唯一清晰的,是她在我身旁時,我感到很快樂──甚至有幸福的感覺。
  對人,我向來冷淡,卻獨獨對她例外。

  「Scotch?」Leo走出來,遞給我一杯威士忌,然後拉開椅子,坐在我對面。

  「Leo,甚麼是幸福呢?」他知道嗎?

  Leo笑著說:「金髮美女,36、24、36,還有藍眼睛……」

  又來了,我沒好氣地:「不要說笑……」

  Leo看看我,吐出一口煙:「幸福嘛……名譽、財富、權力,擁有這一切,大概就是幸福。」

  這些東西,我都有了,但我仍然不快樂。

  「你問這個幹甚麼?」Leo有點疑惑。

  「沒甚麼。」我沒有焦點地看著已經暗晦的夜色。

  怎能寄望Leo可以解答我的疑惑,我的問題只有一個人可以給我答案。

  把心情收拾,我呷了一口酒:「打聽一下漢城酒店裡有沒有董事是反對韓泰俊的。」

  「董事?Director?」

  「是,最好是那種可以阻止韓泰俊坐上總經理位置的人。」我不想有這麼一個人在礙手礙腳。

  「OK,我立即去辦。」Leo在走進大廳前回過頭來,「Boss,不要忘記晚上約了金董吃飯。」

  「嗯,」我當然記得,他說要介紹他的女兒給我們認識,「我們甚麼時候出發?」

  「Boss,是你甚麼時候出發,不是我們。」Leo很認真說。

  「你不去嗎?」我有點詑異,Leo很少不隨我一道應酬。

  「你不明白嗎?金董一心要把女兒介紹給你,暗示了好幾次說女兒聰明又美麗,他想你成為他的東床快婿呢!我去幹甚麼?」

  Leo又發理論:「而且……Boss,看看也無妨,也許……」

  「Leo──」我不得不阻止他說下去。

  「Sorry,我得走了,Bye Boss。」

  金福萬不是個好惹的人,沒必要與他牽連任何轇轕,要不是有合作關係,才不會理睬他。看他對我的態度那麼客氣,可見是有所求,舉手間可以賺過億美金,沒有人會掉以輕心。

  我在露台坐了好一陣,存心晚一點才過去,吃完飯就走,不必花時間應酬。

  去到約定的餐廳已經很晚了,金董一看見我便立即站起來招呼。

  「對不起,我來遲了。」我客氣地欠一下身,瞥見他身旁站著一個盛裝的年輕女郎。

  「我做主人請客,當然要早點到。我來介紹,這是我的女兒云熙……」然後,對身旁那個長髮女子說,「云熙妳跟他打個招呼,他是爸爸從美國請回來幫忙的人。」

  我對那個打扮得很華麗的女子點點頭,「妳好,我是申東賢。」

  「你好。」那女子一直垂著眼睛。

  就在我坐下之後,發現面前的她有點眼熟,而她看來也很不自然。我在腦內搜索一下,雖然打扮完全不同,但我仍認出她就是今早在漢城酒店外把我撞了一下的人,我當然還記得她身上帶著一整瓶安眠藥。看來她也認得我,難怪欲言又止,神情不自在。

  很明顯,她怕我,怕我甚麼呢?怕我把她身上藏有安眠藥的事告訴金福萬?

      我伸手托一下鼻樑上的眼鏡,掩住不屑的笑意。

  金董關心地問:「那家飯店怎麼樣?住得慣嗎?」

  「還不錯。環境安靜,房間整潔,而且職員都很親切。」我據實回答。

  金董點點頭:「過世的崔董事長在那裡花了不少心思。」

  我輕描淡寫地問:「金董和崔董事長很熟識?」

  「他是和我很有緣份的學長,大學時代就互相競爭,不論唸書也好,工作也好,女人也好,每次都要競爭一番。」金董說起來好像很懷緬。

  「大概每次都是你贏吧。」我有意無意的把他捧一下。

  「除了女人,大部份可以這麼說。」金董沒有輕飄飄的,聲音反而有點遺憾,「我把自己的事說得太多了。」

  除了女人?與崔董事長的遺孀尹東淑有關係嗎?

  金董的隨從走過來,在他耳邊說:「董事長,有上道洞那邊打來電話……」

  金董隨即站起來:「對不起,我要失陪一下。」

  好像有點神秘,這金董有甚麼見不得光的事?

  我無聊地拿出PDA看看明天的日程,坐在對面的金云熙終於艱難地開口:

「對不起,我想拜託你一件事……請你……甚麼都不要跟我爸爸說。」

  「不要說甚麼?」我從PDA中抬起頭看這個富家女,冷冷的問:「不要說我在漢城酒店外遇到妳?還是妳身邊帶著安眠藥?」

  金云熙睜著眼,彷彿不曾有人這樣跟她說話。

  我冷漠地說:「通常在無憂無慮的環境長大的富家小姐,對死亡充滿幻想。在美國,這些個案我見得多,還真有人企圖自殺。」

  看她氣得發白的臉,我停了一下,「放心,我可沒空去關心妳的事。」然後合上我的PDA。

  當她正想說話的時候,金董回來了,「你們在談甚麼?」

  我坦白的說:「談論年輕少女對死亡的憧憬與幻想。」

  金董一臉愕然地看著他的女兒,而金云熙則垂著頭不說話。

  金云熙應該也有二十歲吧,我在她這個年紀時早已半工讀,靠自己一雙手賺取學費和生活費,而她卻在父親寵愛下無聊地想著自殺。
  這世界多麼不公平!

  不公平……

  徐臻茵恬淡開朗的笑容又在我眼前浮起,臻茵比金云熙不會大了幾多歲,卻懷著無比熱情地愛著她的人生。

  臻茵,妳怎麼可以做到呢?妳怎麼可以忽略這世界的不公平?

  難道,妳真的擁有金錢買不到的幸福?  




2007-10-2 19:48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blueberrylady
金牌會員




積分 25588
發表文章 12554
註冊 2007-3-25
狀態 離線
#20  

花花滴兒﹐

早安﹗

謝謝你﹗一早看點喜歡的﹐真好﹗
可不可以“啦啦啦長長”一點呀。
很不過癮呀﹗原諒這討厭的姐吧﹗

Good night!




2007-10-2 20:54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21  

謝謝藍姊
偶要讓妳有充裕滴時間品味啊


*************************************************************************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十) 約會  

      回來漢城這幾天,心情好像很不錯。這兒的陽光不及紐約燦爛,氣候也不及LA怡人,可是,我的心卻是活躍得很。

  我分明知道,是因為徐臻茵的緣故。

  我相信我是喜歡她的,也許是……很喜歡她。

  要在一個月內拿下漢城酒店並不困難,但是,對徐臻茵,我可沒有對漢城酒店那麼有把握。

  喝了一口橙汁,報紙上一段新聞吸引了我。

  大字標題「以徹底的職業精神救活顧客生命的飯店總經理」,新聞旁邊還有那個總經理──韓泰俊的照片。文章說韓泰俊用心肺復甦法救了已經休克的報紙總編輯。這新聞自然是總編輯下令刊登來多謝韓泰俊救命之恩。

  今天是漢城酒店總經理的遴選委任日,在這個時候刊登了這段消息,對韓泰俊自然是大大有利。

  這人運氣真好,甫來漢城便誤打誤撞救了報紙總編,這樣看來,沒有甚麼可以阻止韓泰俊坐上漢城酒店總經理的位置。

  Leo在酒店內打探任命結果,相信一定會失望而回,他的努力可要白費了。

  我一邊在網上看股市,一邊等他回來。

  只可惜漢城股市每天的成交不過幾百億韓圜,KOSPI的指數不過是幾十點上落,沒甚麼好玩。我把晶片股賣掉,換了生物科技股,人類基因圖譜已經解讀,新世紀,除了藥物,生物科技應是最有前途。

  我聽到Leo走進來的聲音,他一臉抱歉坐在我對面:「計劃出了點問題,我沒時間與酒店的董事接觸,一兩個董事在董事會中不能發揮影響力……」

  果然不出所料。

  韓泰俊可以當選與Leo無關,我把報紙新聞列印下來,淡然地說:「沒關係,過去的事就把它忘記好了。」

  Leo不放心:「那韓泰俊會阻礙我們嗎?」

  「總是礙手礙腳吧。」我看著外面燦爛的陽光,但是,誰可以阻礙我?「別太擔心,沒有他,事情可能會更易辦;有了他,也不會影響大局。你查一下目前酒店在市面上的債權情況,未來一個月替我逐點逐點買下來,不可以讓人知道我們的行動,在他們發覺收購之前,我們手上最少要持有四成債權。」

  Leo點頭,「好,我立即去辦。」

  買下債權,就可以用來換股權,手上的籌碼又多些。

  其實,對韓泰俊這件事,我並不太介意,要是併購太容易,那就不好玩了。  
  Leo的辦事能力很好,擁有經濟和法律雙學位,對文件和數字都很敏感,朋友多,人面闊,但是在美國久了,很有美國人直率的脾性,最大缺點是藏不住,和他賭錢最好,光是看他的臉色,就知他拿的是甚麼牌。

  我坐了一個早上,好像有點浪費外面的好天氣。

  在列印機旁,看見徐臻茵送來的旅遊指南,心中一動,何不出去走走?

  我拿起外套走出去,甚麼人甚麼事都不能影響我今天的好心情,我要試試那種漂洋過海的意大利麵為甚麼不及漢城的刀削麵。

  坐在漢城酒店那個可以遠眺漢江的西餐廳,吃著那些漂洋過海的意大利麵,味道還不壞,感覺卻真的沒有吃刀削麵好,徐臻茵說對了一半,意大利麵不及刀削麵,只因為身邊少了個為我加添醬汁的人。

  我可以約她給我作個伴嗎?

  一想起她,心中有股推動力,推著我去找她,可惜沒有她的電話,或許,可以到酒店櫃檯處找她。這樣一想,我立即結了帳,步出餐廳。

  在我下樓梯的時候,卻意外地看見她在等電梯,身旁站著個小女孩。那小女孩是她的甚麼人嗎?我的心禁不住猜度。

  臻茵沒有察覺我就在她的身後,我唯有再次輕輕咳了一下來提醒她。

  一如所料,她驀地轉過身來,睜著一雙大眼,又被我嚇了一跳。她經常這麼胡裡胡塗的嗎?這可不適合當酒店的經理。

  臻茵向我鞠著躬:「是你……你好嗎?」

  「這是誰呢?」我看著那個小女孩,禁不住好奇,平常我對小孩子是沒有興趣的。

  「她是秀珍,酒店的客人。」介紹小女孩時,臻茵一臉溫柔,「你剛剛吃過午飯嗎?」

  客人嗎?我剛才緊張些甚麼?

  「唔,這裡的意大利菜很不錯。」我點點頭,就可惜沒有她作伴。

  「還好你喜歡。」

  「觀光簡介我收到了,妳今天甚麼時候下班?」

  「下午四點。」她不疑有他。

  「那太好了,我想請臻茵小姐當我的導遊。」

  叮的一聲,電梯來了。

  臻茵臉有難色:「可是,我今天晚上有約會……」

  約會?

  「幾點鐘的約會?」最重要是,與誰的約會?

  「八點。」她一臉抱歉的說:「今天我要和酒店的同事舉行聯歡會,歡迎新總經理。」

  新總經理?是那個韓泰俊吧!

  「時間很足夠,我在八點前送妳回來,妳會陪我去吧?」我不容她拒絕,也不能接受她拒絕。

  她仍想推卻:「可是……我想……」

  「四點十分,我在酒店大堂等妳。」撂下這句話之後,我便轉身離去。

  不,我不能讓她有機會說不,更不能讓她為了韓泰俊的約會拒絕我的約會。

  回到藍寶石,Leo正在看漢城酒店的債權狀況。

  「Boss,漢城酒店的債權很簡單,超過五成在銀行手裡,其餘四成幾在股東手上,原來金福萬也持有漢城酒店部分債權。」 

  金福萬也是漢城酒店的債權人?

  「漢城酒店新翼擴展的融資怎樣?」

  「主要都是酒店以前的盈利,但因為超出預算,才向銀行及股東舉債,雖然債務不算龐大,但是酒店營業額卻一直下跌,現在連每月還銀行的貸款也有問題。」

  我沉吟了一下:「照這樣看,漢城酒店的財務狀況本來不算很壞,但是,銀行及投機者很容易就會看上它現金周轉不足的弱點來併吞它。」

  流動現金不足,很容易拖垮大集團。

  Leo點點頭,「我已經聯絡了幾個漢城酒店的債權人,他們都願意出售。」

  「不必出高價,免市場起疑心。」股票市場,任何消息都會引起過度的反應。

  「OK,Boss。」

  金福萬說已故的崔董事長是他的學長,崔董死後,卻欺人家孤兒寡婦,暗中收購他的酒店,中間除了牽涉金錢,也許還有數不清的私人恩怨。

  不過,我要做的只是收購買賣,貨銀兩訖後,就可以撒手離開。
  金福萬這個人,不得不防他一下。




2007-10-6 15:21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blueberrylady
金牌會員




積分 25588
發表文章 12554
註冊 2007-3-25
狀態 離線
#22  

謝謝你了﹗花花﹗

很短﹐但也足夠讓讀者老姐睡前樂一樂﹗

東賢的心話﹕
“我不容她拒絕,也不能接受她拒絕。”
“不,我不能讓她有機會說不,更不能讓她為了韓泰俊的約會拒絕我的約會。

厚厚﹗申東賢有夠利害﹗
滴一次喜歡上女人﹐就那麼滴像很有戀愛經驗的紳士﹗
對不起﹐恕我直言﹗

心情愉快是健康的補品﹗
晚安﹗




2007-10-7 12:02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23  

謝謝藍姊

*************************************************************************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十一) 不相配才是最相配  

     不到四點,我已經在酒店的大堂等徐臻茵。

  我不相信她會拒絕我,就是要拒絕,也要過來對我說一聲。

  只等了十分鐘,就看見她匆匆忙忙的小跑步身影。看見那水藍色的衣角,我不其然的微笑。趕甚麼?難道我會不等她嗎?

  「對不起,我遲到了。」她不好意思地撥著放了下來的頭髮。

  「沒關係,我們到車場去。」只要她來,一切都不重要。

  我對漢城的路不熟,還虧徐臻茵帶路。一路上我說話不多,卻是她努力地介紹著漢城的風景。

  坦白說,我不太在意她介紹的內容,我只在意她在我身邊,她明媚的笑容,流轉的眼波,還有說到興奮時的神情,每一秒都牽動我的神經。

  我努力地把注意力集中在車道上,感受著她在身邊的心滿意足。

  在昌德宮門外,有一列小販攤子,販賣著各色各樣的物品,徐臻茵一眼便被五顏六色的棉花糖吸引。

  「買棉花糖吃,好嗎?」她睜著眼睛問,好像怕我不答應。

  我微笑地點頭,沒有人可以拒絕得了她。

  在她買她的心頭愛時,我無聊地看著昌德宮的介紹。

  1608年重建,面積56503坪,34個皇帝、47個后妃神位……

  徐臻茵拿著兩支棉花糖回來,興奮得像個孩子:「我們可以進去了。」

  我接過那支藍得怪怪的棉花糖,在手中把玩著,可沒有吃的興趣。臻茵津津有味的吃著她的棉花糖,看見我沒有吃,偏著頭問:「你喜歡吃甜的嗎?」

  我坦白地說:「不喜歡。」

  她有點失望:「看來我是白買了。」

  「沒關係,很好玩。」我不想讓她失望,卻也沒有把它吃下去的勇氣。

  她一邊用手扯著那支粉粉紅紅的棉花糖,一邊問:「男人都不喜歡吃甜的吧?」 

  「是的。」我看著前方,在我印象中,沒幾個男人特別喜歡甜品。

  「可是,我們酒店有個很喜歡吃巧克力那類甜品的男人……」

  「如果不抽煙的男人,或許會喜歡零食。」她對那個男人這樣留心?

  「才不是,他抽煙,又喜歡吃甜,每年情人節我送給他的巧克力,真多不勝數。」

  情人節?巧克力?

  我轉頭,靜靜地看著她。

  「他可不是甚麼巧克力都喜歡,一定要吃專賣店賣得很貴那種。可能是在酒店工作得久了,嘴巴也挑剔起來……」

  我不動聲色問:「每年情人節都送巧克力給他?」

  她點著頭,「就是呀!」

  「今年也有送巧克力給他?」

  「沒有,」臻茵嘟著嘴,「今年他不在國內,沒機會送了……」

  我簡單整理一下資料,現在是三月,情人節剛過,今年他不在國內,今年沒送巧克力,是離開了還是分開了?

  「我很好奇他是誰?」

  「嗯?」臻茵意外地停步。

  我看著她的眼,認真地說:「我很羨慕他。」或許,正確的說,我很妒忌他。

  徐臻茵愕然地看著我,我也看著她,對她的感情,我沒必要隱瞞,而且,也隱瞞不了。

  她有點不知所措,倉猝地轉開話題,「我帶你去那邊看看……」然後就向前走。
  我跟在她身後,她也許不知道,申東賢鎖定了的目標,是不會放棄的。

  我跟著她走到昌德宮的正殿前,她很不確定地介紹:「這裡是供奉朝鮮王歷代君主及王妃的……也不是墓碑……是神位吧……」最後有點訕訕然:「其實……我也不太清楚。」

  這個徐臻茵,她的歷史未免太差勁,幸虧她不是做導遊。我扶正了眼鏡,雙手繞在胸前,把剛才在門口看的資料現炒現賣:「在正殿裡有19個房間,那裡有19位君主和30個王妃……」我指著永寧殿,「在這裡,有從正殿移過來的15位君主及17位王妃的神位。」

  她把眼睛睜得大大,彷彿我是個怪物:「你……我的天……」

  我笑著繼續說:「原本是太祖李成桂到漢陽時建造,但在壬辰倭寇之亂時被燒毀,到光慧君時,也就是1608年重建,佔地大約是5萬6千5百0──3坪?」

  臻茵倒抽一口氣,驚訝地說:「……哈佛大學也教這些的嗎?」

  我忍不住大笑起來:「剛才進來的時候看了一下介紹。」

  「真的嗎?」她仍然不相信,「在這麼短的時間,你竟然把這些歷史背起來,你好神奇呢!」

  沒甚麼神奇,我只是記憶力好,好得連一些不願記的事都總記在心裡。

  「我感到有趣的是君主和王妃的數目。」

  「君主是……」她又忘了。

  我忍不住提她:「君主是34位,王妃是47位。」

  「以前就是那樣,一個君主除了有王后之外,還可以有許多妃子,真是把女權侵犯得一塌胡塗。」她一臉悻悻然。還好那些君主已經死了,不然,可會像300朵玫瑰的經理,被她罵得狗血淋頭。

  「妳以為他們之間真會有愛情嗎?」我望向遠方,愛情可以用這種方式存在嗎?

  臻茵有點茫然:「呃……我不知道……」

  「那臻茵小姐呢?」我轉過頭來看著她,問一個由進門時就橫亙在心中的問題:「那個每年情人節都收到妳送巧克力的男人,妳愛他嗎?」

  她愣住了──她不知道嗎?

  「其實……」臻茵欲言又止。

  我打斷了她,不希望聽到她說愛著那個巧克力男人,指住另一邊正在拍結婚照的兩對新婚夫婦:「不像王帝跟王妃那樣,而是比較像那些人……」

  臻茵望向那兩對新人,一對老妻少夫,一對女高於男,「真的可笑,而且很不公平。」

  哦?我看著那兩對新人,有點不明白:「有甚麼不公平?」

  臻茵一副看不過眼的表情:「他們看起來不相配嘛,要是交換一下伴侶就相配了。」

  我笑了:「就是不相配,所以才更相配。」

  「甚麼?」她一臉好奇的看著我。

  「兩個人在一起,就是為了互補對方的缺點。」

  「是嗎?」她扁扁嘴,「說得也有道理,原來哈佛真的甚麼都教。」

  「雖然在哈佛讀了這麼多年書,」我靜靜的看著她:「可是,我還沒找到我的另一半。」

  她看著我,有點不知所措。

  這一剎,如果可以永恆就好了。突然,她的手提電話響了,她倏忽回過神:「對不起,我失陪一下……」

  看著她去接電話,我坐在石階上等她。

  是誰給她電話呢?是催她回去慶祝會嗎?還是那個情人節先生?

  我不喜歡我這種猜測的態度,卻又禁不住要猜測。

  臻茵掛線之後,坐在我旁邊。我忍不住問:「Mr. Valentine?」

  她呆了一下,隨即會過意來:「不……不是,是酒店的客人……就是你見過的小女孩。」

  想起她牽著那女孩子時的溫柔,我不禁問:「臻茵小姐好像很喜歡小孩子。」

  「當然了,誰個不喜歡小孩子?」她很理所當然的說。

  這剛好觸到我的痛處:「妳認為沒有嗎?」

  「照顧小孩子可能有點麻煩,不過,沒有人會討厭小孩子的。」

  我不贊同,忍隱著心中的不快:「不見得,也有很多父母丟棄他們的兒女。」

  「我認為那不能相提並論,那些人都有苦衷吧!他們也是無可奈何。」

  她不相信有人會拋棄自己的親生兒女?她知道面前就有個活生生的例子嗎?
  怒氣開始從我心底升起,我歛去笑容:「苦衷?如果真的沒錢,就乾脆不要生小孩,不然就一起死掉算了,怎可以把自己的孩子丟棄?」

  看著我臉色的轉變,臻茵訕訕地說:「你怎麼說得跟我爸爸一模一樣?一提到被遺棄的小孩子,我爸爸就和你一樣的激動。」

  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我已經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氣,冷冷地對她說:「時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去。」說完,就立即頭也不回向前走。

  走了幾步,才發覺臻茵還未及跟上我,我嘆了口氣,停了腳步。

  我是個──

  該死的──

  白癡!




2007-10-13 10:25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blueberrylady
金牌會員




積分 25588
發表文章 12554
註冊 2007-3-25
狀態 離線
#24  

謝謝花花在百忙之中還續帖。
該多多休息好應付明天的大事呀﹗

Zero 描述用的文字簡單又漂亮。
從滴一集到這集﹐我可看了入神呢﹗
百看不厭。越看越喜歡呢﹗

週末快樂﹗代我問候姐妹們﹗
再謝一次﹗辛苦你啦﹗晚安




2007-10-13 11:03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  [1] [2] [3] [4] [5] [6] [7] [8] [9]  >>

友善列印 | 推薦給朋友 | 訂閱文章 | 收藏文章



論壇跳轉:  


[本論壇所有言論屬個人意見,與 真愛勇俊 立場無關! 論壇由: 電信王-張SIR 提供]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08 Comsenz Technology Ltd. test

建議使用 1024 X 768 解析度瀏覽
清除 Cookies - 聯絡站長 - 真愛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