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註冊 | 登入 | 說明 | 真愛信箱

 

 

<<  [1] [2] [3] [4] [5] [6] [7] [8] [9]  >>
作者:
主題: [情定番外篇分享] 東賢的心(by Zero)~3/26加新在101樓*^^ 上一文章 | 下一文章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49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三十四) 我不能沒有她

      行李被重新搬進藍寶石,侍應把鑰匙恭恭敬敬地交在Leo手裡。
  Leo看看我,勉強地接過了。
  我走到露台,不搭理那兩個誠惶誠恐的侍應。
  剛才金律師在電話中說,「要是控告漢城酒店的話,起訴書可以在明天送到法庭。這是一個好機會,若法院頒下禁制令,漢城酒店便無法營運,必須尋找新買主了。」
  如果我要的只是漢城酒店,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但是……
  我要的是一個叫徐臻茵的女人,她會隨著漢城酒店來到我身邊嗎?
  我沒把握。
  我可以放棄這個好機會,但我不能放棄她。
  韓泰俊與我的賭博,把她一併押在賭桌上,但韓泰俊會放手嗎?
  唾手可得的漢城酒店不能令我寬懷,卻使我更認清了事實,我的生命裡已經不能沒有她。
  這件事要是讓金福萬知道,漢城酒店便沒有轉圜餘地。
  我不在乎酒店的死活,只在乎臻茵,在乎她的意向。
  暗嘆一口氣,心情壞到極點。
  「Boss,你到底想怎樣?真的要退房嗎?Boss……」Leo在客廳一疊聲問。
  暗色的路燈,照著兩個長長的人影──韓泰俊和那個叫玄哲的侍應。
  我等著他到來,只是臻茵呢?
  韓泰俊不會不知道,我要的不是他的道歉,我記掛那個給我幸福感覺的女人。她在哪裡?她會像我念著她一樣的念著我嗎?
  「Boss,總經理來了!」Leo在喊。
  不情願地回過頭,看見韓泰俊站在客廳內,仍是一副沉厚謙恭的樣子。
  「對於我們職員的無禮,我再次向你們鄭重道歉,我保證以後不會再發生同樣的事情。真的很對不起。」韓泰俊說完,很認真的向我們鞠躬。
  從露台踱回客廳,我把手插在褲袋,按耐住脾氣聽他說著無聊話。
  冷冷地看著他,陰郁的心情沒有任何轉變。
  檯上擺滿了鮮花和果籃,還有酒。
  韓泰俊,你拿著甚麼籌碼來交換漢城酒店?
  我不屑地看著檯上道歉的價碼。
  玫瑰?
  拿起他們送來暗紅如血的玫瑰,看了一眼,這不是我心中的玫瑰。
  手一鬆,一籃子鮮花直墮地上。
  踩過這些所謂的鮮花,就像踩著韓泰俊的自尊,我看著另一份「籌碼」。
  ──冰著的香檳。
  瞇著眼,拿起香檳。
  上好年份,上好牌子。
  我不禁輕屑地笑了,漢城酒店的價值就只值這麼多?開罪我的報酬就值這麼多?你們是太天真?還是太愚蠢?
  手一揚,我氣惱地把香檳用力砸在牆壁上,砰的一聲,玻璃與水酒四散,香檳的泡沫還來不及升起就已墜下。
  轉個身,故意忽略他們的驚恐表情,冷冷地盯著韓泰俊。
  「這些水果請你拿去送給為我把行李搬來搬去的員工。請盡快拿走。」
  韓泰俊仍然沉著氣:「先生,我再次向你道歉。」
  道歉?這算甚麼道歉?
  鮮花美酒就可以換回漢城酒店?就算加上總經理的尊嚴,也不足夠。
  看著韓泰俊,我不帶任何感情地說:「總經理,我已經清楚跟你說過,要跟我鬥,最好有心理準備。別跟我玩這些小孩子的玩意。」
  拿這些東西來打發我,韓泰俊,你手上的籌碼就只有這麼多?
  「對不起,先生。請你寬宏大量原諒我們的過失。」我看得見韓泰俊眼裡的不情願,卻仍強忍被羞辱。
  要我原諒你們?最好能提供更好的價碼。
  韓泰俊,別假裝不明白!
  「徐臻茵經理呢?叫她來這裡。」我一瞬不瞬地盯著他看:「如果要我原諒你們,盡快叫她來。」
  韓泰俊的臉不禁刷白。
  不理他的反應,我回身準備入房。
  回頭再一次提醒他:「我只要她一個人來。」
  說完,砰一聲把門關上。
  漢城酒店算甚麼?
  我願放棄漢城酒店換取見她一面。




2007-12-13 13:09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50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三十五) 是誰抓著妳不放?

      很快就到結局。
  韓泰俊若是把漢城酒店放在臻茵之上,他一定會讓臻茵來見我,要是他讓臻茵來見我,換取漢城酒店不被起訴,那他就是放棄了賭注。
  無論她來或不來,韓泰俊都是輸了。
  我相信她會來,因為韓泰俊輸不起漢城酒店。 
  只是,我一點也不高興,我並不在乎漢城酒店,只希望她可以聽我解釋。
  喝了一杯紅酒,我的心仍有點抖。
  她願意心平氣靜來聽我解釋嗎?
  聽到門鈴響,知道是她來了。
  Leo開門讓她進來,然後一言不發地回房。
  我斟了兩杯紅酒。
  她仍是一身酒店經理的打扮,唯一不同的,是她的臉上沒有笑容,換來一份冷漠的站在晦暗的燈光下。
  「你說你要見我?先生。」眼睛雖然看著我,卻是淡漠生疏。
  臻茵,不要這樣對我。
  「是韓泰俊要妳來的嗎?」
  「不,他根本不知道我來。」
  韓泰俊沒有告訴她?韓泰俊沒打算用她來換漢城酒店?他寧願漢城酒店結業也不讓她來見我。
  我低估了她在韓泰俊心中的重要。
  「請問你想要甚麼?先生。」她客氣地問。
  「妳坐。」她冷淡的語氣令我氣餒。
  躊躇了一會,她才不情願地坐下來。
  「我已經坐下來了,先生。」
  我把紅酒遞到她面前,「喝一杯,心情會好一點。」
  看了我一眼,她拿起了酒杯,我也拿起了酒杯,一抬頭,卻看見她輕蹙著眉頭一口氣把整杯紅酒喝下。
  我難過地看著她,臻茵,何必要這樣折磨自己?
  「我已經聽你的話喝了一杯,但是心情……仍然很壞。」她轉看我,眼裡閃著淚光:「你還想要甚麼?先生。」
  「請妳不要用這種語氣說話。」臻茵這種冷漠的態度使我很難受。
  「那你要我用甚麼語氣說話?先生。」
  「忘記大家的身份,以申東賢和徐臻茵的身份說話。」
  「既然如此,──我沒有甚麼話要跟你說,申東賢先生。」
  「可是我有……我有很多話要跟妳說,徐臻茵。」我一急便禁不住提高聲量。
  「你為甚麼要發脾氣?你是在生氣計劃受了影響,因為比預期早露出你的真面目?還是氣我沒有被你騙了而傷了自尊心?因此你針對我們的酒店來發洩你的怒氣?」她連聲質問。
  在她的心中,我是這樣嗎?
  她仍不明白我的心?她知道我願意放棄酒店只求見她一面嗎?
  「我保證酒店不會有事,你可以放心。」
  「我感動得快要哭出來了,你這樣做,是不是可以稱為Crocodile Tears?」她仍是冷言地諷刺:「也許我說錯了,不過申東賢先生學識廣博,相信不會見怪。」
  我無奈地由她的嘲諷,只想跟她解釋清楚:「臻茵小姐,我已經竭盡所能了,求妳別這樣對我。」
  「你怎樣竭盡所能?高級餐廳?還是名貴禮物?你以為用錢就可以收買我?」她的語調充滿質問,充滿譏諷。
  天曉得我根本不知道怎樣去討好一個女人,我只曉得用錢去交換名貴的物質。
  「我只是……想待妳好,我只想看見妳開開心心的樣子。我想到的辦法就只有這些,要是我做錯了,那麼我向妳道歉。」
  「站在你的立場,也許你根本沒錯。」臻茵有些茫然:「對不起,我要回去了。」
  看見她又要起身離去,我急得吼起來:「到現在妳還不相信我是真心愛妳?」
  她呆住了,久久,淚水從她的眼中落下,衝擊著我的心。
  「為甚麼我們要這樣相遇?你可以用另一種身份和我相遇。為甚麼?這間酒店比我的生命更重要,你為甚麼要害它?」
  「我不明白,臻茵,工作是工作,我們是我們,而且無論這間酒店有甚麼改變,只要妳願意,妳可以繼續留下來,甚至妳要當總經理也可以。我真的不明白,妳為何對這家酒店這麼執著?」
  「東賢先生你不會明白,我們的酒店並非只是客房和餐廳,我們在這裡對著來往的客人,大家同甘共苦,我不想被人奪走這種感情……」
  不想被人奪走這種感情?她與韓泰俊的感情?
  「是不是為了他?臻茵!」臻茵抬起了爬滿了淚水的臉,我繼續問:「韓泰俊!我想知道,在韓泰俊與酒店之間,到底是誰抓著妳不放?」
  她答不了這個問題!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臻茵看著我的眼睛充滿了淚,只是茫然地搖頭:「我很想相信你,東賢先生,但我寧願不相信你,我希望這一切都是謊話,是你故意利用我……,我便可以承認自己是個傻瓜……這樣,我的心會好過一點。」
  看著她在感情中掙扎,我忍在心中的淚,不期然浮上眼眶:「我放棄了很多東西才來到妳身邊,我不能就這樣讓妳離去,因為……我不可以失去妳。」
  「我也是……」臻茵硬咽地哭起來:「……你為甚麼要用這方式折磨我?」
  愛情就是這樣的令人心碎嗎?
  任眼底的淚滑落在臉上,我只求一個答案:「可以回到我身邊嗎?」
  臻茵搖頭,再搖頭,然後伸手抹去臉上的淚痕,很堅決地說:「你的話說完了嗎?那我要走了,申東賢先生。」
  說完便起身離去,聽到門關上的聲音,我任淚水在眼眶滴下,伴隨我心中的痛。
  走到露台去,讓黑暗把傷痛埋藏。
  墨黑的夜裡,我看她和韓泰俊。
  轉身離去的時候好像有點猶豫,她終究隨著他離去,看著他們的背影,就好像看到那天父親丟下我的背影。
  刺痛劃過我的心,我感到它輕輕地粉碎。




2007-12-16 17:33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51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三十六) 酒店與女人

      我和Leo坐在漢城酒店新落成的Casablanca酒吧內喝著悶酒,燒了好幾支煙,也喝了好幾杯,總是移不走心裡壓著的鉛,沉甸甸的,呼吸也不能舒暢。
  在她離去之後,我的世界又變成灰色,無論深或淺,都是一片灰。
  金律師知道我不起訴漢城酒店後,氣惱了好一會,雖然口裡沒說,但我知他心中一定罵我是瘋子。
  做生意最要把握時機,我卻把時機放過了。
  「我已經託人找你妹妹,很快就會有回音。」Leo知我心情不好,挑一些好消息說。
  我點點頭,沒心緒地呷著Martini。平常我是不喝Martini的,只有在我覺得需要它的濃洌來清醒我的頭腦時才會喝。
  如果漢城酒店對臻茵是這般重要,她因為我的併購而拒絕我,那麼,為了她,我就放棄好了。
  It’s no big deal!
  大不了賠錢給金福萬,我賠得起,但是臻茵我卻輸不起。
  臻茵,妳一定要告訴我妳究竟要甚麼?
  「併購的資金籌集好了嗎?Eric那邊怎樣?」我心不在焉地問。
  「Eric那邊沒問題,你甚麼時候找他,他就立即過來。」
  「他怎會這麼認真?」
  「可能是已經決定跟我們合作,所以要顯示一下他的忠誠。」
  「一定有原因。」我對Eric仍是不放心。
  Leo突然很認真地看著我:「Boss,可能他是Gay的。」
  「拜託!Leo!」我看了他一眼,再不高興也不禁笑起來。
  我對Bartender說:「給我一杯Martini。」
  Leo皺著眉:「你幹嗎今天喝這麼多?」
  看著手中煙,我承認我的思緒很混亂:「我的腦裡和心裡都想著很多事……」
  「徐臻茵。」Leo了解地點頭:「不是已經結束了嗎?」
  「問題是她也愛上了我。」
  「My God!」Leo不禁苦笑:「你們現在是玩加時賽了。」
  「相信她現在一定很難過。」想起她的眼淚,我的心不禁隱隱痛。
  「Boss,她知道你真正目的仍然願意見你?」 
  「不!她說她不會和我一起。」
  「那就不是加時賽而是終止比賽了。」Leo做了總結。
  我望著手中香煙化成一縷縷,很茫然:「問題是──我根本不能忘記她。」
  「Hey,Boss!愛情就像酒一樣,愈烈的酒令人頭愈痛,甚至連肚子也會痛起來。」Leo苦口婆心地勸我:「但是,即使是再烈的酒,只要時間過去,人就會清醒過來。」
  我不禁苦笑,這個道理我還不明白嗎?可我根本不願清醒。
  「她也許是我這輩子唯一愛的女人。」Leo你明白嗎?
  Leo不禁訝然,「有這麼嚴重?」
  我不得不點頭:「一個不留神,我這輩子可能就為她而沉迷。」
  Leo很認真的說:「那你便要想辦法得到她。我們不能長命百歲,怎能失去生命中唯一的Chance?」
  Leo說醒了我,是的,既然我愛她,就必須想辦法得到她。
  「但是,怎樣才可以得到她?」Leo知道,要酒店就不能要她了。
  「Deal!」我已經決定了。
  「Deal?」Leo詫異地看向我。
  「我一定想辦法把她贏過來。」
  「你終於發揮你的專業所長了,Boss,你最擅長就是Last Deal!」Leo笑說:「酒店與女人,你選擇哪一樣?」
  拿起Martini,我的心早已做了決定,只要臻茵喜歡,漢城酒店算甚麼?
  我兀自在想,不意Leo撞了我手肘一下,我奇怪地看向他。Leo示意我向樓梯那邊看,我循著他的眼光抬頭,看見臻茵就站在迴旋樓梯正準備和一班同事一起下來,她看見我,腳步不期然停住了。
  我渴望地看著她,下來吧!臻茵!來我身邊好不好?
  她猶豫了一下,忽然轉身反向二樓走去。
  二樓有兩道樓梯,她不在這邊下來,便要在另一邊,我急急走向另一邊的樓梯,我必須和她面對面說清楚,她一定要告訴我,她要我怎樣做。
  才踏上樓梯,就看見她挨在樓梯的身影。
  為甚麼看見我就跑?為甚麼不給我們一個機會?
  看不見她的臉,只看到她的背影,和她垂下的小手。
  我多麼想握著她的手,一生一世。
  走上樓梯,我伸出手,拉著她的。
  臻茵嚇了一跳,急急要掙脫,我稍用力,把她在樓梯上拉下來。
  面對面了,她的眼裡有藏不住的傷痛。
  看住她,我久久不能言。
  「妳能找到那座教堂嗎?」我握著她的手不放,「就是上次我帶妳去的地方,記得嗎?」
  她點頭,美麗的眼睛不復明亮。
  「對我們來說,這是最後一次機會,臻茵妳經常忙著工作,性子又急,這是最後一次,妳能平心靜氣聽我把話說完嗎?」看著她疑慮的眼光,我幾乎在求她了:「今晚12點。」
  「我不一定來。」淚水淹上她的眼眸。
  「妳一定要來。」我堅持:「我等妳。」
  淚滑落在她的臉上,也劃在我的心上。
  不要令她傷心,可是,我就令她這般傷心。
  用手抹去她臉上的淚,我對自己說──不能再讓她哭了。




2007-12-18 17:12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52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三十七 ) 相信不可能

      把車泊在教堂外,晚上十一點半,暗黑的街上半無人影。
  我來得太早,可是,我沒法坐在藍寶石等待時間如蝸牛般爬行。
  我急不及待想見她,急不及待想把一切解釋清楚。
  要是她愛我,她一定會明白。
  推開教堂的大門,靜謐而無聲息,坐在那天我和她坐過的位置,我誠心向神祈求。
  心情依舊沉重。
  想著剛才電話的對話。
  「忘了多謝妳送給我的禮物。」
  「墨水筆嗎?」
  「我們可以用來在教堂簽名。」
  「我現在還不能決定……」
  「妳一定要來。」
  「我答應你就是。」
  她的語氣有點不確定,有點遲疑,這使我的心七上八下。
  臻茵,請告訴我該怎麼做妳才願意回到我身邊。
  手錶指著12點,教堂的大門晃動,我回頭,卻不見她的腳步。
  心幾乎沉到最底,她會來嗎?
  口袋裡是她送我的墨水筆,我緊握在手中。
  在天上的父,求你的慈悲,給予我一個解釋的機會。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零時十分……
  零時二十分……
  零時三十分……
  她不來了,她不會來了。
  她忘了嗎?
  我的心感到冰一般冷,我忘了我是怎樣離開教堂,也忘了怎樣開車回到漢城酒店,渾渾噩噩地來到Casablanca。
  Martini,我需要它來把我的腦袋喚醒,要Bartender給我一張紙。
  那道樓梯,她就是站在那道樓梯上含著淚看著我,答應今天晚上來見我,她忘了嗎?她被甚麼事絆著了?
  或許留個口給她,就像上次我在Starlight Lounge一樣,當我回到藍寶石就看見她了。
  拿出她送我的墨水筆,我在紙上寫著:臻茵小姐……
  忽然,我寫不下去,一陣痛襲上我的心──是不是她沒有忘了我和她的約會,而是她從不打算赴約?
  她怎能這樣對我?
  我把紙揉成一團握在手心,Martini來了,我一口氣把它喝乾,不能再糊里糊塗,我一定要弄清楚她失約的原因,在我與韓泰俊之間,她究竟站在哪一邊?
  我需要清晰的頭腦,對Bartender說:「再來一杯Martini。」
  我喝了很多,記得上次我喝得微醺,是她來把我送回家。我在Casablanca坐了許久,等待她像上次一樣的出現。
  可是,我又失望了。
  帶著一點酒意駕車回藍寶石,在暗暗的車道上,我看見兩個人。
  我是喝了很多,但再多也不會認不出那個在櫻花車路上親熱地挽著男人的手的女人是徐臻茵──那個我等了一個晚上的女人,而那個男人竟是韓泰俊。
  酒意完全清醒,一股來得急遽而無法隱藏的憤怒襲上了胸口,這就是她失約的理由。
  我竟然像傻瓜的在教堂等了又等。
  踩下剎車掣,車子吱的一聲在那對手繞手的男女身旁停下。
  我冷著臉推開車門,回頭看他們。
  臻茵抽回挽著韓泰俊的手,我冷笑,我不會誤會,因為我開始了解它是事實。
  「東賢先生……」她驚訝的神色告訴我她想不到會遇上我,「對不起,我今天不能赴約,這是因為酒店……」
  「妳不能赴約的原因,我已經親眼看見了,妳不必再為此解釋了。」
  「今天酒店出了點意外,所以我們……」韓泰俊竟然替臻茵向我解釋,他有資格嗎?
  我不客氣地打斷他:「韓泰俊先生,我現在跟臻茵小姐說話,可不可以請你暫時迴避一下?對不起。」
  他無奈地點點頭,看了臻茵一眼,才走開幾步。
  我不介意他聽到我和臻茵的對話,我只介意他和臻茵肩並肩的親暱。
  我看住我等了一夜的女人,為甚麼連一個解釋的機會也吝於給我:「我說得很清楚,請妳跟我見一次面,我說這是最後一次……」
  臻茵看向我,眼睛該死的充滿了淚水:「因為酒店發生了緊急事故……」
  又是酒店,在她心中,永遠都是酒店,在偉大的漢城酒店下,申東賢算甚麼?
  「我說這是最後一次了,對妳來說,我就是普通的人?為了酒店的事,妳連我最後的要求都拒絕,是嗎?」
  「不是你說的那樣。」臻茵悲哀地搖頭,聲音哽咽了。
  「我以為我們至少還有一次機會,能夠兩個人心平氣和面對面地坐在一起,妳會聽我的真心說話,所以我一直等……可是妳還是沒有出現。」看到她滿眼淚,我感到心像撕裂的痛,「難道妳一次也不肯相信我?難道我就這樣不值得妳信任?」
  「先讓我不信任的人是你。」
  臻茵,妳知道甚麼是信任嗎?
  「妳知道真正的信任是甚麼?妳知道甚麼是真正的信任嗎?臻茵小姐。相信無法相信的,才是真正的信任。」
  「臻茵小姐,今天妳終於讓我看清妳真正的心,謝謝妳。」我這個人竟不及一家我準備為她放棄的酒店重要,這不禁勾起我掠奪的本性,既然這家酒店對她這麼重要,那擁有酒店便會擁有她。我看向她,堅定地說:「最後,我向妳保證一件事,漢城酒店──我要定了。」
  她無聲地看著我,眼中含滿了淚。
  我轉向幾步之外的男人:「韓泰俊先生,我們的遊戲開始了。」
  我已經兩次放過漢城酒店,是時候開始我和他的對賭。
  韓泰俊忿忿不平地說:「為難女人是觸犯了遊戲規則。」
  我依然冷著臉:「我的遊戲只有輸與贏,沒有遊戲規則。」
  「你這種為所欲為的態度,不太好看。」
  「以後我們的遊戲會更好看。」
  「申東賢先生,你該慶幸你是我們酒店的客人。」
  哦!不是客人又如何?韓泰俊這句說話實在太有恐嚇意味。
  「韓泰俊總經理,我退房的時候會另外通知你。」怕到時他已經被踢走了。
  「你不必特別通知我,我是會知道的。」
  真有信心,我喜歡有信心的對手。
  我沒有忽略臻茵的淚滑下了臉龐,我多麼想伸手把它抹去。
  「護送你的職員回去吧!」
  韓泰俊,請你記住,她只是你的「職員」而已,她是我的女人。
  我深深地看著她哀傷的臉,不會是假的,她對我的情不會是假的。如果她要的是漢城酒店,我就把酒店搶過來,再送到她手上。
  忍住心中的痛,我看著她:「再見了,徐臻茵小姐。」
  雖然看見她眼中的不捨與驚惶,我仍是不回頭,坐上車子,踩下油門,把他們遠遠的──遠遠的拋在後頭。




2007-12-20 21:16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53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三十八 )這麼近 那麼遠

      一整天,我坐在咖啡室裡,除了煙和咖啡,就是一堆文件。
  漢城酒店的股權分佈不算複雜,很大部分都在掌握之內,但也有一些零星的股權不知散落在甚麼人手裡。
  做了總結,如果要併購,就要立即開始行動,不能再拖,既然已經正面攤牌,誰先動手,誰就佔先機。
  如果?
  還有甚麼猶豫?我一直因為臻茵而對漢城酒店留了餘地,既然她把這間酒店看待得比她的生命還重要,那我得到它,亦即是得到她。
  約了Leo在Casablanca,拿著剛看完的文件,我推開酒吧的大門。
  可是--沒想到會遇上她。
  沒想到一推開門就看見她──還有她身後的韓泰俊。
  時間彷彿停住了,空氣也沒法流動,我有點窒息的感覺。
  強迫著自己把眼睛看著遠處,我故意忽略她。
  雖然只瞥了一眼,我看到她的臉帶著憔悴,憔悴得令人心痛,大眼睛明顯沒了神采。
  她也沒想到會遇到我,神情有點怔忡,有點欲言又止,輕輕地停了腳步。
  臻茵,妳知道嗎?
  這是第一次,妳為我停下腳步,第一次妳的眼裡有我申東賢這個人。
  可是,我看不慣在她身邊的韓泰俊,他倆在一起時,實實在在刺痛著我的眼。
  不要停步!不要停步!  
  理智叫我不能停步,不能心軟。
  冷著一張臉,我只看住坐在吧檯旁的Leo。
  向前行,一步,兩步,三步,擦過她的身畔,我感到我是那麼接近她,只要一伸身,就可以把她抱在懷裡。
  距離是這麼近,又那麼遠。
  我沒有忘記那裡還站著個韓泰俊。
  邁開腳步,強迫自己不看她,我向著吧檯走過去。
  把文件丟到吧檯上時──心裡在吶喊:看一眼,只看一眼。
  理智拗不過渴望,我禁不住抬頭。
  她剛剛推開酒吧的大門,昏黃的燈光映照著她的臉,她幽幽地回頭,看向我,像有千言萬語,卻黯然無聲,離去。
  韓泰俊跟緊在她身後,像個守護神,護著她離去。
  我呆呆地看著酒吧的門闔上,心好像已經被她帶走了。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心不像我的臉那麼完整,它在一點一點的碎裂。
  遠遠地,看到她比哭更傷心的臉,我的心已經軟了。
  我已經不介意那天等了她一個晚上,我也不介意那天她的失約是不是因為韓泰俊。
  我的決絕,我的不留情──都不是對她,而是她身後的人。
  是的,我承認我帶著恨,恨她對韓泰俊與漢城酒店的留戀,但,這不會改變我要得到她的決心。
  不管用甚麼方法。
  Leo不滿地皺著眉:「一整天你到哪兒去了?」
  「Leo,明天我們要開始工作了。海外百分之15的股份交給Eric處理,其他在市面上的股票,你用高過市場價百分之20全部買進。」
  Leo不禁訝然:「高百分之20?」
  我點點頭,只要贏,價錢不是問題。
  「如果錢不夠,可以用我戶口裡的錢。」我頓了一下:「順便查一查,在酒店裡,有沒有反對韓泰俊的勢力。」
  「我已經掌握了大概名單。」
  我轉頭看他:「有見過他們嗎?」
  「現在還沒有。」
  「那你盡快安排時間,我要親自見一見他們。」
  Leo挑起了眉:「我只是覺得很奇怪,你為甚麼突然變得這麼著急?」
  「我只是回復我一向的做事方式。」
  「你說的做事方式,是對女人?還是對工作?」
  「兩樣都是。」




2007-12-21 17:25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54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三十九)婚姻

      尹東淑和她的兒子總共擁有漢城酒店的40%股權,要收購,我必須買下市面上超過51%的股份,在這段日子內,我已經買下了48%,只是,還有3%卻不知在誰人手裡。
  唯一知道的是在一個叫做宋之賢的女人名下。
  我刻意把工作安排緊迫,這樣也許使我暫時忘了臻茵,忘記她溫柔的眼眸,但是,每當我拿起她送給我的墨水筆,心還是禁不住的飛到她身邊。
  她會像我想念她一樣想念我嗎?
  金福萬那邊好幾次約我和Leo吃飯,都被我藉口太忙而推掉,只是,48%股權完已到手,所有交易已經完成,這便沒有藉口再推了。
  我和Leo去到約會的地點時,金福萬已經到了。
  我的座位旁邊是空著的,這分明顯示還有人要來,而且被安排坐在我身旁。
  金福萬非常坦白地說:「云熙一會兒就來。」
  我點點頭,心裡明白。
  「是了,酒店的併購順利吧?我每次約你吃飯,你都說忙。」
  「這幾天,我們忙著見股東和簽約,抽不出時間。」Leo很機警的打圓場。「而且,併購出了一點問題。」
  「甚麼問題?」金福萬不解地看著我。
  「我們已經取得市面百分48股份,可是還差3%,而那個持有股權的人,我們尚未接觸到。」
  「這是說,你們正在找那個擁有3%的人?」
  「我們找到股票的最後持有人是議員金韓秀,但是金先生去年腦溢血死亡,遺產全部轉到妻子宋之賢名下。」
  「宋之賢?--宋女士,我好像見過一兩次面。她跟許多男人都傳過緋聞,這些緋聞只有她的先生不知情。」金福萬乾笑了幾聲:「真是個可憐的男人!這樣就死了,好處全留給女人……」
  說到這裡,金云熙剛好走進來,金福萬抬頭示意她坐在我隔壁的位置,然後繼續他未完的話:「這麼說,只要我們把宋女士的股份弄到手,漢城酒店的問題就解決了?」
  我和Leo對望一眼,都明白這是商業秘密,座上還有金云熙,怎能保證她不會說出去?雖然她是金董的女兒,但是,Business is business,這使我們不能不擔心。
  見我們不答話,金董連忙說:「沒關係,云熙打算繼承我的事業,既然決定繼承我的事業,那麼這些事,她聽聽也無妨。」
  我小心地回答:「只要拿到那3%股份,漢城酒店便立刻易主。」
  「董事長也好,董事也好,連總經理也可以一齊換掉。」Leo補充著說。
  「這樣可能要聘請一些新人手了。」金福萬看來很滿意,拿起酒杯:「來,我們喝一杯,一切要靠你們了。」
  我拿起酒杯,看見金云熙明顯的心神恍惚,不知她和她喜歡的人發展如何。
  「酒店工作還好嗎?」
  「呃?」她愕然地抬頭,沒有把我的話聽進去。
  「在酒店工作愉快嗎?」
  「嗯。」金云熙心不在焉地點頭。
  金福萬的聲音插進來:「我希望她乖乖的留在家裡等嫁人,可是她像我一樣喜歡工作,真沒辦法。」
  他看看他的女兒,再看向我,然後,好像很不在意地問:「對了,Frank,你有女朋友嗎?」
  腦裡閃過臻茵的臉孔,我端起面前的酒呷了一口,迴避他的問題。不必用腦子,也知道他在打甚麼如意算盤。
  「喜歡他的人很多,人長得好看又會賺錢,他可以說是沒缺點。」Leo真不愧是我的好拍檔,沒說我有沒有女友,卻輕巧地帶過問題。
  「女人的天性都是這樣,就是喜歡有錢和有名譽的男人,把這些誤以為是愛情。」金福萬說到女人追求有金錢和名譽的男人時有點激動,我蹙起了眉,在他背後有甚麼故事?與併購漢城酒店有關係嗎?
  Leo非常得體地附和著他:「你了解得真透徹。」
  「對我們這樣的生意人來說,結婚不過是一種生意,你說對嗎?Frank?」
  金福萬的暗示實在太露骨。他在暗示我和他的女兒可以來一場生意婚姻。
  我裝作不明白,轉過話題:「還是說回宋女士吧。至於聘請人手的事,麻煩金董事長你多留意了。」
  我知道金福萬一直想撮合我和他的女兒。
  但是,他不明白,我和他不是同一類的生意人。
  我們這樣的生意人?
  我真想告訴他,他可以把婚姻當作生意,我絕不能。




2007-12-23 21:05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55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四十) 魚兒上勾了

      那個男人叫吳享萬,Leo說,那天就是他帶著幾個侍應來把我們的行李丟出去。
  我笑了笑,這種人只會動手不會動腦,最好對付。
  「約了他甚麼時候?」
  「我剛才打了電話給他,他說會立即過來。」
  「支票準備好了?」
  Leo點點頭。
  「記得別虧待他。」
  「我知道了,老闆,」Leo嘆口氣:「不下巨餌,大魚不來。」
  我微笑,「你明白就好。」
  門鈴響了,Leo去開門。
  吳享萬走了進來。
  這男人擺出一副很精明的樣子,我收起了笑意,客氣地請他坐下,然後和Leo在他對面坐下來。
  他瞇著小眼,傲慢地睨著我:「你找我有甚麼事?如果想追究上次我趕你們走的事,我相信已經結束了吧!」
  「我沒打算追究那件事。」我把誠意放到臉上,先開口把他恭維一下,讓他卸下戒心:「我認為漢城酒店有你這樣有魄力的人才能成長到現在的規模。」
  他有點意外,我看得出他豎起了耳朵。
  「聽說,你在這裡已經工作了二十年,可是……」我故意停了一下。
  「可是甚麼?」他立即表現出不耐的追問,可見是真的很留心我的說話。
  既然已經勾起他的好奇心,更要勾出他一直橫亙在心裡的恨事。
  「崔董事長過世之後,總經理一職應該由你來當才對,結果,卻由一個叫韓泰俊的人搶了。」我低頭看向文件的資料:「那韓泰俊跟你比起來,經驗又不足,而且更因不太光彩的事而辭職……」
  「不要轉彎抹角,講重點吧。」吳享萬不是蠢人,可惜沒一點耐性。
  我把眼睛從文件中抬起,定定的看住他,真容易,這麼快就踩下獵網。
  禁不住真正的笑起來,拋出我的魚餌:「如果我成功併購漢城酒店,我想請你當總經理。」
  他眨眨眼,看來心裡是樂意極了,但是臉上還保持著鎮靜的神色。
  「但是你得先幫我一個忙,我需要知道酒店的經營狀況。」
  「你這是甚麼意思?你是要我背叛漢城酒店?而且還要我做間諜?」想不到,吳享萬還挺愛這家酒店。
  「因為這是唯一能救漢城酒店的方法。」
  「你開玩笑!」他仍在強撐。
  「你應該比誰都清楚,現在不趕快決定,漢城酒店就會倒閉了!」我看住他,他不會不知道漢城酒店現正借貸渡日。「如果酒店結業,不要說吳先生,目前在漢城酒店工作的一千兩百個員工,每個人的生計都立即受到影響。」
  吳享萬臉色不禁黯下來,他知道,我比他更了解酒店的經濟情況。
  「趁著現在還來得及找到足夠資金救活酒店,這樣大家才有生路。」我說得誠懇,只因這真的不是謊話。
  「與其讓酒店這樣枯死,不如讓酒店復活,關鍵就握在吳先生手裡。」Leo在旁邊說。
  吳享萬有點不知所措,要他相信一個陌生人然後把酒店出賣,只我一個人三言兩語當然不足夠,還得要Leo推波助瀾。這幾句說話把吳享萬捧得飄飄然,看得出,他動搖了。
  「可是,這種事……我需要時間……」
  哪可以給他時間慢慢琢磨,我進一步逼迫:「甚麼都可以,只有時間不行。我們沒時間了,酒店隨時關門,我們的動作一定要快。」
  吳享萬還是狠不下決心。這種男人,婆婆媽媽,怎做大事?
  「你查查酒店的股票情況就明白,現在我們只要再買入3%股權,一切就結束了。」Leo和我一唱一和。
  「我已經查到這3%股權的持有人是誰,只要找到人就可以。」
  Leo再補充:「無論韓泰俊再怎樣阻止我們都不行了,等到宋女士的3%到我們手上時,漢城酒店的經營權就要換人。」
  「到那個時候,總經理就是你。」
  我當然知道,動之以情是不足夠的,情以外,必須加些利誘,而這些利誘愈實際愈好。
  「Leo。」我示意Leo拿出我們的皇牌。
  Leo把早已準備好支票的信封,輕輕放在吳享萬面前。
  我非常公正地說:「請不要誤會,這不是賄賂,而是給你工作上需要的經費。」
  「也不必擔心收據之類的問題。」Leo再派定心丸。
  吳享萬稍為猶豫一下,終於說:「好吧,我算是為漢城酒店的前途答應你們。」
  他小心地把信封放進西裝口袋,我與Leo交換了微笑。
  既然收了錢,Leo便說出要吳享萬做的事:「每天早、午、晚都要把酒店的經營資料交給我們,不要用電話或傳真,一定要用電郵,寄出資料後,記著把檔案消除,若有突發情況,必須盡早通知。」
  吳享萬點點頭。
  我對他展開一個很滿意的笑容,「多謝你,吳先生,我們一定會合作愉快。」




2007-12-26 18:03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56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四十一) 再度重遇妳

      吳享萬說我要找的那個女人叫宋之賢,而她正住在漢城酒店。
  我立即打了電話給她,說明願意以高於市場價百分之二十購買她的股票,那宋之賢很客氣的約我們見面。
  想不到事情可以這樣的順利,事不宜遲,我提議她立即看看合約條款,而她沒有拒絕。
  我和Leo站在珍珠別墅前面,Leo很興奮地揚揚手上的合約:「Boss,只要宋女士對這張轉讓買賣條款沒異議,漢城酒店就是我們的了。」
  「待那女人簽了正式合約再高興不遲。」我看著陰冷的天空,不知怎的,就不能像Leo那般雀躍。
  Leo按了門鈴,不久,一個打扮得很精緻的中年女人拉開了門,看著Leo問:「你是──申東賢?」
  我踏前一步:「我才是申東賢。」
  那女人看向我,一張臉笑開了,「請進來。」
  招呼我們坐下之後,宋之賢的一雙眼就沒離開過我。我心中嘆息,這種眼光我不是沒見過,就不曾見過臻茵這樣看過我。
  Leo遞上詳細的買賣合約,宋女士拿起了合約很隨便地看了看,然後說:「你想我把繼承漢城酒店的股權賣給你,是嗎?」
  「我出的價錢比市場價高百分之20,這交易妳不會吃虧。」我心中升起了警號,看來,這個女人在乎的不是錢。
  她把合約書闔上,「坦白說,我對生意和股票一點興趣都沒有,有人替我管理這些財產。」
  這不就說明醉翁之意不在酒嗎?
  看得出她另有所圖,我仍耐著性子:「據我所知,最後的決定權仍在宋女士手上,而且,妳的財產管理人,在三個月前已經離職,妳的股票現在都是委託了證券公司。」
  宋之賢嬌笑起來:「你好像調查得很清楚。」
  「沒辦法,這是我的工作需要,請妳多多包涵。」我仍是保持一貫的客氣。
  「你說你叫申東賢。」她看著我問。
  「是。」
  「長得一表人才。」
  我看著她,等著她開條件。這個女人的意圖太過明顯。
  「如果我把股票賣給你,你會怎樣回報我?」
  怎樣回報她?真是剖開肚皮的交易,要不是這3%股權關係重大,我連應酬她都不願意。
  Leo當然明白這個女人想打我的主意,立即表明意向:「剛才我們已經說過了,我們會給妳高過市場價……」
  為了免去這個女人的癡心妄想,我打斷Leo的話:「我可以明確的告訴妳,我不是花花公子,交易以外的條件,我沒甚麼可以回報。」
  那個女人又笑起來,愛嬌地看著我,她明知道我必須得到那些股票,她討價,就等著我還價。
  「不過,為表達謝意,請妳吃一頓好的晚餐,應該是沒問題的。」我勉為其難地還一個價,這可是我最大的讓步了。
  「好啊!」她虛假地笑著。
  當然,她不會滿足於吃一頓飯。
  「還有,吃完飯之後,我可以請妳喝一杯。」Leo討好的補充。
  「你可不可以不要插嘴。」在我那裡討不了甜頭,宋之賢對Leo更是不客氣。
  氣氛有點僵。
  我知道我應該像Leo或是Eric或是Brian一樣,不過是個女人,就當一場嬉戲,只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而且,我已找到我心中的玫瑰。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傳來敲門聲。
  「對不起。」她起身開門。
  我和Leo交換眼色,怎麼想,也想不到竟然遇上女色狼。
  我正想對Leo說及早整理文件讓那個女人簽約,免夜長夢多,門外傳來的聲音卻使我立時呆了,腦裡突然空白一片。
  是她──臻茵!
  我在夢裡嗎?我不禁轉過頭,就看見她站在門外,她也看見我,神情有點意外,有點尷尬。
  想不到會在這裡遇見她。
  多久沒見她了?她知道我每天的懷念嗎?
  我聽宋之賢在罵她,好像是臻茵為宋之賢買東西,卻是不合心意,只聽得那女人不停的罵,罵她沒品味,罵她買錯了東西,最後竟然把那些衣物丟到她的臉上。
  我看在眼裡,氣在心裡,那些丟在她臉上的衣物比丟在我臉上更使我難受,我轉過頭不能再看下去,怕忍不住要打人。
  臻茵,我把妳捧在手心,妳卻任人侮辱,這就是妳愛得不顧一切,不惜犧牲了我的工作?
  我的神經抽得死緊,控制著想要殺人的衝動。
  最後,只聽到她很小聲,很委屈的說:「對不起,小姐。」
  然後,是關門的聲音。
  她走了,她走了嗎?
  「真不對起。」宋之賢回到她的座位上。
  「沒關係。」Leo知道我已經沒法再坐下去,「等我們把文件整理好再送過來給妳看。」
  「好。」宋之賢又擺出高貴嫵媚的模樣。「還有,我想申東賢先生再把文件的內容解釋一下給我聽。」
  我的耐性已經耗盡,能夠隱忍不發作已是奇蹟了。明知道為了那該死的3%我應該留下來,但我的心已經隨著離開的人離去了。
  「等我們把文件整理好再過來吧。」我站起來冷淡地應酬。
  「怎麼了?喝點東西再走吧!」那個女人還想挽留。
  「我們應該先把文件整理好。」見我已經站起來,Leo知道沒有轉圜餘地,無奈地跟著起身離去。
  我急急的步出珍珠套房,追隨那個帶走了我的心的人──她在哪裡?




2007-12-28 17:36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57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四十二) 我們的酒店

       我走出珍珠別墅,看見臻茵站在不遠處,她在等我?
  天很冷,還有霧一樣的雨,她為甚麼仍站在這裡。
  我看著她,她看著我。
  以前的種種,像細雨一樣,愈飄愈遠;她受傷害的眼眸卻把我愈揪愈緊。
  我把公事包交給Leo,步向細雨中的她。
  看見我走近,她像受驚的動物,轉身就走。
  我緊跟在她身後,她走,我也走;她小步跑,我也小步跑。
  穿過小路,她走進Diamond Villa,我一步不放鬆,緊跟著她。
  她想穿過大廳走向另一端,而那道玻璃大門卻緊緊地鎖上了,臻茵推不開上鎖的門,變得前無去路。
  我站在她身後,靜靜地等待著她。
  她賭氣地向右走,再向左走,最後,還是停在我面前。
  我輕輕地問:「就是這樣?妳所選擇的酒店經理工作,就是替這種客人買內衣?」
  「我不想跟你解釋。」她別開臉,不肯看向我。
  「妳就是為了做這種事而看不起我?」她知道自己做些甚麼嗎?做這種跑腿的工作?
  「不要說了,我……現在我覺得很丟臉,我以前從未這樣感覺過。」臻茵很氣惱:「別說是幫客人買內衣,甚至更委屈的事,我也不覺得丟臉,因為一切都是為了酒店,但是,自從認識了你……」
  她說不下去。
  是我?一切因為我?在她心內仍然有我?
  可是,在她心裡,究竟我重要?還是酒店重要?
  我一定要搞清楚:「這飯店對妳真的這麼重要?」
  她苦著臉,卻堅定地點頭:「沒錯,非常重要。」
  「妳覺得羞恥,想要躲開我,還堅持做這種事是甚麼理由?」
  「因為這是我喜歡,我選擇的工作。以前我為自己在酒店工作而感到自豪,在認識你之前,我從來沒感到羞恥。」
  一切因為我而改變,她在乎我,她還不明白嗎?
  「是我傷害到妳的自尊心嗎?」我輕聲問。
  她不語,低著頭不曉得怎樣回答。
  「臻茵,妳看著我……」我很認真地看著她:「我不想妳成為沒有自尊的女人,而且,我也不想妳這樣。」
  臻茵抬頭看向我,伸手抹去眼裡委屈的淚。
  如果這家酒店對她這樣重要,我怎能讓她失去?
  「要是這家酒店對妳這麼重要,妳為了酒店而拒絕我,那麼,我發誓,一定要把這家酒店弄到手。」
  「東賢先生,你不能放過我們嗎?」傷心的淚猶在她的臉上,卻仍想為酒店說情:「你可有想過在酒店內認真工作的職員,這些人會因為你而失去他們的工作……」
  我看住她,她關心的是所有員工,還是,只因為那個人?
  「韓泰俊。」她關心是韓泰俊吧!
  我靜靜地開口:「無論任何人在這家酒店,無論妳跟誰在一起工作,沒有人可以阻止我。」
  「泰俊為了救我們的酒店,願意犧牲他的一切……」
  泰俊?我們的酒店?
  我冷冷地截住她的話:「我們的酒店?」
  她和他的酒店?
  不!
  「徐臻茵,我要把這家酒店變為『我們的酒店』。」我們不是她與他,而是我與她。
  「你為甚麼要搶走別人手上的東西?東賢先生?」臻茵哽咽著,她有點無措地衝口而出:「只要你放過酒店,我便……」
  「只要我放過酒店,妳便回到我身邊?妳可以拋開一切回到我身邊?」我立即為她設下了答案。
  會嗎?她會嗎?她捨得這家酒店?她捨得那個人?
  我心裡踟躕,一雙眼不放過她,回答我,臻茵,只要點個頭,我立即放棄漢城酒店。
  我期待她的答案,可是……猶豫寫滿她的臉,她沒有答覆,她不能放棄那些人那些事!
  我的心是這樣的痛,走了這麼多路,她仍然站在原地,依然不肯向我走前半步。
  是的,一直都是她在走,我在追。
  既然如此……
  「如果妳不能過來,那我……就只好走過去了。」
  深深的看她一眼,我轉身,離開Diamond Villa。
  臻茵,要是妳真的不肯為我走前半步,那麼,妳就站在那裡,等我走過去好了,無論多遠,無論要走多漫長的路,我都會走到妳身邊。




2007-12-31 20:12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58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四十三) 朋友與敵人

      與其說我憤怒,不如說我傷心。
  傷心於臻茵竟為了這家酒店,這樣的客人而寧願捨棄我。我知道她心裡在乎我的,但是,我卻及不上那家該死的酒店。
  以前看過的資料逐漸浮現眼前,韓泰俊當年因為桃色新聞辭職,好像是與一個議員的妻子有關,宋之賢的丈夫是死去的金議員,莫非……
  臻茵究竟是為了酒店?還是為韓泰俊才忍受那個女人的氣?
  該死的!她為甚麼要這樣委屈!
  那個決定性的3%還在那女個人手上。
  如果我一定要得到這家酒店,我必須不擇手段要宋之賢簽下合約,但是,我的不擇手段裡不包括出賣自己,要我去求她?
  不!我辦不到!
  我可以付任何高價,但除錢以外,一切免談。
  我一定有辦法得到這家酒店,也一定有辦法得到徐臻茵。
  吳享萬說近日酒店拓展新路線,遊客的入住率明顯升高,我一直看好漢城酒店的前景,入不敷支只是經營不善。
  買貨的人一定要識貨,不知金福萬是否存有這樣的心?
  路經商務中心,裡面沒有人,我走進去看Leo給我酒店這月來的營業額。
  透過玻璃,看見皺著眉神色有點倉皇的韓泰俊,他為甚麼一臉憂心忡忡?我很想告訴他剛才的事,不禁向他招招手。
  看得出他很不願意,但──我是客人,漢城酒店以客人為先,他這個總經理總不會拒絕客人吧。
  心裡暗笑,我當然會用盡身為「客人」的優勢。
  推開門,他已經換上誠懇的臉:「有甚麼需要幫忙呢,先生?」
  我轉個身來看著他,關切地問:「我只是有點好奇,你對遊戲準備得怎樣?」
  他笑了笑,眼睛不著痕跡地輕輕掃向我手上的文件:「就如你所看見的,酒店的情況很好,營業額也增加了。」
  「聽說上次的假期,全酒店都住滿了。」我想暗示我對他的情況其實是清楚得很。
  他裝作有點外:「連這些你都知道?看來你對遊戲真的準備周詳。」
  「我手上有五張牌,四張是好牌。」稍稍洩露一下軍情,試探他的反應。
  他很配合我的試探,很好奇的問:「是同花的嗎?」
  我給他一個信心的微笑,「是同花而且順序,10、J、Q、K……」
  他抿抿嘴,依然維持很好的笑容,「那就是欠了一張Ace,這樣,我祝你好運。」
  他還可撐多久?他的笑臉甚麼時候會破裂?
  我轉了話題,說我真正想對他說的話:「知道酒店現在的營運情況好轉,遊戲應該更好玩。只不過有件事,我覺得很不滿。」
  「有甚麼令先生你不滿?」
  「我希望你能夠花點心機管理一下職員。」我發現韓泰俊的笑容開始撐不住,繼續說:「酒店的經理也有自尊心的,竟然要拿著女性的內衣走來走去,你,不覺得有問題嗎?」
  他會知道的,他知道我說的是徐臻茵,他知道除了徐臻茵我不會關心其他的「酒店經理」。我要他知道她是因為誰而受氣?也要他知道在她困難的時候,我在她身邊。
  「我……是不是太多管閒事了?」我故作無知的問。
  他勉強地牽起嘴角,困難地搖頭:「謝謝你,多謝你告訴我。」
  我淡淡地說:「等拿到Ace的時候,我會通知你。」
  韓泰俊恢復得快,立刻會得還擊:「你不知道嗎?你要的牌恰巧在我手上。我建議你,注碼不要下得太大。」
  說完,也不待我有反應便向我微微鞠躬,轉身離去。
  有趣,這種對手真有趣,明明輸得只剩一個籌碼,都企圖可以翻本,這種不易認輸的人是個很好的對手,難怪漢城酒店在他手中可以重活,如果他不是我的敵人,或許我們可以成為朋友──很好的朋友。




2008-1-1 20:48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blueberrylady
金牌會員




積分 25588
發表文章 12554
註冊 2007-3-25
狀態 離線
#59  

謝謝花花新年滴一天還在貼情定﹗

真希望你能遇到。。。
像東賢那樣痴情能幹的男人﹗
如果有希望﹐那一定有辦法的﹗
(If there is a hope, there is a way!)


元旦快樂﹗



2008-1-2 10:09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60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blueberrylady at 2008-1-2 10:09:
謝謝花花新年滴一天還在貼情定﹗

真希望你能遇到。。。
像東賢那樣痴情能幹的男人﹗
如果有希望﹐那一定有辦法的﹗
(If there is a hope, there is a way!)
元旦快樂﹗

Dear 藍姊
是啊....
2008年滴第一天當然要想這東賢啊
一定要端出來的

是啊....是啊....
一定要找個像東賢一樣痴情能幹的男人才行

謝謝藍姊總是那麼的支持
新年快樂




2008-1-2 18:34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  [1] [2] [3] [4] [5] [6] [7] [8] [9]  >>

友善列印 | 推薦給朋友 | 訂閱文章 | 收藏文章



論壇跳轉:  


[本論壇所有言論屬個人意見,與 真愛勇俊 立場無關! 論壇由: 電信王-張SIR 提供]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08 Comsenz Technology Ltd.

Discuz! info: MySQL Query Error

Time: 2018-8-16 4:10am
Script: /viewthread.php

SQL: INSERT INTO cdb_sessions (sid, ip1, ip2, ip3, ip4, uid, username, groupid, styleid, invisible, action, lastactivity, fid, tid)
VALUES ('DbVtXU', '54', '156', '85', '167', '0', '', '7', '2', '', '3', '1534363827', '16', '8033')
Error: Incorrect integer value: '' for column 'invisible' at row 1
Errno.: 1366

Similar error report has beed dispatched to administrator bef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