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註冊 | 登入 | 說明 | 真愛信箱

 

 

<<  [1] [2] [3] [4] [5] [6] [7] [8] [9]  >>
作者:
主題: [情定番外篇分享] 東賢的心(by Zero)~3/26加新在101樓*^^ 上一文章 | 下一文章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61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四十四) 她不是獵物

      天很藍,藍得使人心情愉悅,如果宋之賢可以決定簽下合約,那麼心情愉悅的人一定包括我和Leo。我自覺開出的條件不差,要是宋之賢不把股票賣給我,那一定不是錢的問題。
  換過衣服,剛想刮鬍子的時候,我聽到Leo在通電話,從電話的內容,我猜對方是宋之賢。
  Leo對著電話叫:「韓泰俊?妳是說漢城酒店的總經理?」
  我皺起了眉心,韓泰俊!
  他得到了那3%的股票?
  Leo不死心:「妳應考慮誰給妳更好的條件!」
  我心中冷笑,那個女人既不為錢,就是我開再好的條件都沒用。
  不賣便算了,我只是奇怪,宋之賢擁有3%股權是我們查了很久才得到的資料,應該沒人知道,我只告訴金福萬,而吳享萬,我也只是說要找宋之賢,我不相信消息是金董或是吳享萬洩漏,因為這樣對他們沒有好處,沒好處的事,誰會去做?
  記得與金董吃飯的當天,還有金董的女兒金云熙,很明顯,消息是從她那裡洩漏出去,只是,她與韓泰俊是甚麼關係?竟然可以破壞父親的生意?
  我踱到窗邊,看著窗外明亮的陽光,它明亮得刺眼,就像韓泰俊的臉。
  Leo掛上電話:「現在怎麼辦?」
  「打電話給金董。」我要試試他知道多少?
  電話接通之後,我把韓泰俊已經得到股票的事告訴他。
  「甚麼?消息走漏了?」他在電話那邊低叫。
  「宋女士擁有百分之三股份的事,只有我和你知,不知何故卻會讓漢城酒店的人知道。」我故意頓了一下,暗示的說:「你需要注意身邊的人。」
  掛上電話,我毫無心緒的坐在椅上看著外面的陽光,藍藍的天彷彿蓋上了烏雲。
  「Boss,你猜是誰洩漏了消息?會不會是金董耍我們?」
  我沒有看他:「不會,我們是整件事最重要的人。」
  「但,事情怎會搞成這樣?真是的。」
  Leo非常不忿。我很了解他的心情,「快到嘴邊的肥肉竟然飛走了。」
  「會不會是那個女人知道了甚麼,故意先來打擊我們?」
  那個女人?哪個女人?
  我知道他想說臻茵,裝作不明白:「剛才你不是跟宋女士通電話嗎?」
  「不是,我說的是徐臻茵。」
  果然不出所料。
  我把看向窗外的眼睛移回來,盯在Leo臉上。
  「她也在宋女士的房間內,你不覺得太巧合了嗎?」
  他不了解臻茵。
  我無奈地搖搖頭:「她跟這件事無關。」
  Leo很認真的看著我:「你不要低估她,要是你感到不方便的話,就讓我去安撫她,看在Boss份上,她應該幫我們才對。」他停了一下,然後說,「我們給她一點錢……」
 「Leo,」我無奈地截住他的話,「在我的世界裡,看見的只有獵人和獵物,你也是一樣,我沒說錯吧!但世上並非只有兩種人,她--不是我們的獵物。」
  我當初也錯估她,也以為她是我的獵物,如果臻茵是要錢的話,對她我怎會這般束手無策?只是,若她愛錢的話,我又怎會沉迷於她?
  為她的著迷的原因,是她不是我的世界觀裡的人。
  「Boss,現在怎麼辦?」
  讓我想一想。
  我手上拿著甚麼牌?
  現在要併購漢城酒店似乎是沒有可能,但是,我仍然手持大量漢城酒店的股票,我仍是漢城酒店的大股東,大股東……
  「Leo,通知所有股東今天下午要開緊急會議,打電話給漢城酒店的借貸銀行,要銀行必須派人列席會議。」
  「Boss,你要透過銀行給漢城酒店管理層使壓?」Leo立即明白我的意圖。
  我點點頭,暫時不能成功併購,但是以大股東的身份要插手管理層,相信沒有問題,若是可以重組管理層,我一樣可以對付韓泰俊。 
  沒有人可阻止我得到漢城酒店--沒有。[/coor]




2008-1-4 18:31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62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四十五) 戰幔拉開了

      站在露台上,天很暗,黎明前的黑暗。
  看著兩邊種滿櫻花樹的車道。那天,她就在這條路上隨著韓泰俊離去。
  雖然知道她的心中有我,但橫亙在我與她之間的距離似乎比漢江更闊。
  手握著她丟給我的項鍊,心是無限的痛。她會知道我是多麼懷念她嗎?懷念她在生日那天戴著項鍊時的明媚笑靨。
  知道漢城酒店保住了百分之51不被併購,她會高興嗎?與她一起喝香檳慶祝的人已經不是我。
  她會知道我獨自一個人在這裡想著她嗎?
  臻茵,從明天開始,我們就會處於真正的對立。
  我以最大股東身份召開債權人會議,主動提出重組漢城酒店的債務。
  份屬債權人的銀行當然歡迎,而我的唯一條件就是要全權統籌重組債權的一切。
  經過漫長的討論,利益最重要,債權銀行答應對漢城酒店繼續借貸,由我來當管理理事,管理資金和監察營運,我順道加了一項──重組酒店管理層。
  只要有錢賺,誰都不會有異議。
  這個早上便要在漢城酒店召開緊急會議,讓酒店的高層與我見面。
  一整個晚上,我和Leo忙著把漢城酒店做詳細評估,發現很多帳目是不清不楚的,也有很多部門充斥冗員,資金的流向亂七八糟,可見尹東淑不是個管理人才,也不是個能幹的經營者,管理層架床疊屋,難怪資金總是周轉不通。
  酒店近來的開拓不錯,只要把酒店的管理層簡單化,節省非必要開支,一個月內我可以先把酒店止血。
  天幾乎全亮了,我摘下眼鏡,揉揉疲憊的眉心,看向伏在桌上睡得正沉的Leo,有時想,這麼多年,從我踏進他的律師行至今,無論我做甚麼,都二話不說的站在我身邊,就只有他,而我的脾氣卻是這麼壞。
  當時我剛畢業,很想找一個頂尖拍檔,選中Leo的原因除了他是一流律師外,還是韓國人。
  踏進全美首屈一指的律師事務所找他,他美麗的女秘書說我沒預約,律師不見客,我堅持不走,秘書無奈才讓我見他,記得當時我問他:「朴李奧,給你多少錢你才會替我工作?」
  他一點都不顯得驚訝,只淡淡地說:「Fifty-Fifty。」
  我從口袋裡拿出剛在股票市場賺來的140美元,把一半放在他光可鑑人的辦公桌上,「這是我今天第一次買股票賺的一半。」
  他看看檯面上的70美元,再看看我,然後站起來,伸出手和我相握。
  從此我成了他的Boss,而我所賺的一切,都和他共同擁有,包括流動資產與不動產。經過這十年的狩獵,我們名下的資產足可以買下一個小國。
  這世上,相信就是他與我最親近了。 
  直至遇上臻茵,才感到我在世上還不是孤島。
  推推他的手肘,「Leo,該起來準備了。」
  Leo睜開矇矓睡眼,看看我,然後摸起眼鏡戴上,「天亮了嗎?」
  「把文件收拾一下,去洗個臉。」
  當他收拾桌面上的文件時,忽然叫起來:「My God!我還未做好會議上的參考資料文件!」
  「參考資料我已經做好了,你只要在電腦列印出來就可以。」在他睡著的時候我已經做好了,不然今天拿甚麼去開會。「不要拖拖拉拉了,我約了銀行財務顧問九點開會,然後立即去漢城酒店。」
  「是,Boss。」Leo打開電腦準備列印文件,忽然說:「吳享萬有新消息。」
  我抬眉:「是關於那3%?」
  我一直疑惑宋之賢的股票怎會到了韓泰俊手上,韓泰俊出價沒可能會比我高。唯一可能就是不因為錢。
  韓泰俊的個人檔案資料記存著因為女客人的緋聞離開酒店,宋之賢的丈夫金韓秀是漢城酒店的股東,我懷疑緋聞的女主角是她,所以要吳享萬去查。
  「他說三年前韓泰俊非禮宋之賢,被金議員撞個正著,韓泰俊因而辭職去了美國,這件事許多漢城酒店的職員都知道。」Leo看著電郵說。
  吳享萬證明了我的推測。
  韓泰俊是得了那3%,但贏我的不是他,是時間,他比我早三年認識宋之賢。
  他也比我早三年認識臻茵。
  那3%我可以讓,徐臻茵我卻必須要爭。
  韓泰俊,戰幔正式拉開了。




2008-1-5 16:47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63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四十六) 男人與男人的事

拿著債權團給我的委任書,我以管理理事的身份直闖漢城酒店。尹東淑的秘書看見我和Leo和我們手上的委任書,掩不住驚訝的眼神,她把我們帶到會議室,還說董事長和酒店所有管理人員正在等我開會。
  我暗地裡笑,銀行的辦事效率真高,誰有錢誰話事,這是商業社會的大原則。
  「申東賢先生,董事長請你們進去。」
  我和Leo交換一下眼色,步入會議室。
  才踏進會議室,四方八面湧來不以置信的眼神,氣氛明顯蒙上一層驚懼。
  走到會議桌旁邊的空位,刻意不看任何人,我客氣地向在座的人輕輕一躬身,聲音不低不亢自我介紹:「依照債權團的會議代表決定,將由我擔任漢城酒店資金管理和經營顧問。我的名字叫申東賢,這是我的顧問律師朴李奧博士。」
  我和Leo在尹東淑的側面坐下,聽到四周傳來一陣抽氣聲。
  「其實大家怎樣稱呼我都不重要,但是……債權團的委任寫的是──」我沒看其他人的反應,一邊說一邊掀開銀行發出的委任狀,找到委任的正確職銜:「──管理理事。」
  宣布完我的職權後,我看向在座的漢城酒店管理層,正容道:「無論如何,我先聲明我的幾個決定。各位,請參考面前的資料。」
  Leo把資料文件給了秘書小姐,讓她去分派。
  「這是我對漢城酒店的分析,總之很抱歉……」我刻意頓了一頓,抬起頭:「可能要用點不太禮貌的形容詞,酒店的經營可真是垃圾管理。」
  我當然感到四周不善意的目光向我射過來,包括坐在吳享萬身邊的臻茵。刻意的忽略她,不去看她的眼睛,獵人在狩獵的時候,絕不能看獵物的眼睛。
  「據我所知,酒店的總經理曾經去美國讀酒店管理,不明白怎會把酒店弄到這個樣子?只講求對客人有禮就可以增加酒店盈利嗎?」我裝作不知道誰是總經理,向四周環顧了一下,問:「請問誰是總經理?」
  「酒店業是以服務客人為大前提,所以……」坐在我對面的韓泰俊困難地開口。
  「酒店業是服務行業。這道理小學生都知道。」我冷冷地截停他,暗示他的膚淺。
  「因為如此,所以對職員的基本要求……」
  「主要目標。」我挑釁地再次截停他的話。他看住我,有點不明白。我帶著教訓的語氣說:「總經理,甚麼是企業的最高目標?」
  他有點無奈,礙於這麼多人不好發脾氣,也不能不答我的問題:「酒店的最高目標……」
  「利潤。」我一語結束他的答案。「這,是不是經營學第一課的內容?」
  他氣怒的眸子看住我:「不錯。」
  我揶揄地說:「基本功夫做得不好,才會把酒店搞成這個地步。」
  「實際上酒店的情況不是你說得那麼差。」被我多次打斷說話後,韓泰俊有點沉不住氣。
  我心中笑了。韓泰俊,我多麼想看你在人前發飆的樣子,那我便有藉口即時撒換總經理,但要是這樣的話,往後便不好玩了。
  「難道……我的分析是假的了?」我故意留難他,語氣帶點輕挑。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認為你目前的危機分析與事實有點出入。」他顯得有點進退維谷,當然知道我這個管理理事得罪不得。
  「開會的時候,請撇去你的感覺,我們講求客觀事實。」我不客氣的說。
  他認為?他憑甚麼認為?
  「如果沒有別的話要說,Leo──」Leo遞來了我們昨夜做好的漢城酒店評估,我把文件丟在會議桌上:「你們先看看這份文件,整理好漢城酒店的問題,再向我報告。」
  雖然我說的是「你們」,但是,我只看著韓泰俊。
  「你們的報告內要包括結構組織重整計畫,還要交給我一份裁員名單。」
  在座的人都紛紛掀開我的評估文件,裁員這兩個字彷如炸彈,把尹東淑炸起來:「申東賢先生,要解僱員工應由人事部決定,這不是你們可以干預的問題。」
  「漢城酒店有沒有重整結構的意願,可以左右資金的流入。」我非常坦白的告訴她。
  這是事實,沒有投資者願意看見付了錢沒回報而又養了一班冗員。
  「你管理資金便以為可以干預經營嗎?這根本是錯誤的想法。」韓泰俊氣不過,質疑我是否可以干預經營。
  這觸怒了我一心只想遊戲的好心情,我冷冷地說:「我的想法由我自己決定,不管是否正確,總經理你只可以選擇接受或是斷絕經濟支援。」
  這說話一出,全場鴉雀無聲。
  我早看穿了,沒有銀行的借貸,漢城酒店幾乎可以立即結業。
  「對不起,可能是會議太長,不小心把話題扯遠了,辛苦大家。」我保持冷淡而客氣。
  說完便與Leo站起來準備離開。
  經過韓泰俊身邊,我停了下來,好心地提醒他:「總經理,明天是最後限期。」
  雖然我刻意不看向臻茵,可是眼波的餘光總是不自覺的掃向她,我知道,除了我進來的時候,她一直沒正眼看過我。一眼都沒有。
  臻茵,為了我們的酒店,我不能把酒店讓予他人。
  就在我走出會議室,身後傳來開門聲,我知道韓泰俊跟著我出來了。
  「我們可以談談嗎?申東賢先生。」
  果然在我預計之內,在那麼多人面前,韓泰俊是不會失態的,他是那種願意付出尊嚴來顧全大局的人,我竟這麼了解他,想來不禁笑了,回過頭來,看到他一張黑鍋臉。
  「我雖然不介意稱呼,但是在這種場合,希望你能注意一下。」我還是一臉好笑容提醒他。
  「如果申理事想刁難我,像是做報告這些事,再多我也願意接受,但是解僱員工的事卻非同小可……」他說來一臉誠懇,讓人很難懷疑。
  「組織重整的第一步是減少員工數字。」
  「你應該看清楚前因後果,慎重考慮問題,隨意裁員……你想得實在太輕易……」
  「我想得太輕易?」我挑起眉,再次截住他的話。「我不是來這裡玩耍的。」
  韓泰俊皺起了眉心:「那你是來與我作對的了?」
  我不期然開心地笑了:「這個,我也不能完全否認。隨你怎樣想吧,總經理。」
  都已經那麼明顯,再裝就不像了。
  丟下他,我和Leo揚長而去。
  是的,我是有心和他作對,好消我失去了3%股份的氣。
  這與臻茵無關,這是男人與男人的事。




2008-1-6 16:58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64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四十七) 裁員名單

      窗外陽光再好也不能使我的心情好起來。
  Leo說,韓泰俊已把計劃書做好了,立即就會過來。
  看看錶,早上九點。
  九點就完成計劃書,那他昨天一定沒好睡了。他不明白嗎?我要的不是計劃書,我要的漢城酒店的主導權。
  如果他真以為我要的是計劃書,不是太認真,就是太天真。
  剛換好衣服,就聽到Leo叫:「Boss,總經理他們來了。」
  踏出房門就看臻茵坐在那裡,坐在韓泰俊旁邊,還有吳享萬。她為甚麼要來?是為了韓泰俊嗎?
  一口悶氣在胸腔中激來盪去,我按下心中的氣惱,裝作看不見她,只看放在電腦上的文件夾。
  「這是甚麼?」拿起文件夾,語氣不善地問。
  「是你昨天要的計劃書,請你過目。」韓泰俊的說話雖然謙恭,但語氣並不比我好。
  我挑起眉,隨便地翻著文件夾。
  韓泰俊在一旁解說:「以完成酒店新增工程的時間為切入點,我希望原本那個計劃可以──」
  啪的一聲,我隨手把文件夾重重的丟到檯上,打斷了他的解說。
  看著韓泰俊,我不客氣地說:「告訴你,總經理,這種東西叫垃圾。」拉開椅子我輕描淡寫的坐下來,「只說好聽的話,而不能賺錢的提案,對酒店來說有甚麼前途可言?」
  韓泰俊一臉不服氣,卻又敢怒不敢言,我享受他這個窘樣子。
  「你所謂的計劃,都是以後才需要考慮的問題。我交代過要挑出一些在酒店內不必要的冗員,你只要按照我的指示擬一份裁員名單就可以了。」
  他深呼吸一下,沉著氣:「我做不到,我不能不負責任隨便地解僱職員。」
  「你做不到!」我盯著他,想確定他的答案,一字一句的問:「總經理,你剛才對我說──你做不到?」
  韓泰俊憔悴的眼神沒有看我,只模糊地看著前方不知哪一點,深呼吸一下,然後說:「是的。沒有特別理由解僱職員,這種事我做不到。」
  做不到!那便正中我下懷。
  看著他,我很清晰的問:「你不能解僱職員,難道總經理要代替他們離開?」
  他終於回過頭來看我了。
  韓泰俊,別跟我來玩迴避,也別跟我來玩溫情遊戲,在我的世界裡,不能贏,就是輸。我不能輸,而且,也不會輸。
  我等待著他答案。
  啞然無聲。他捨得這家酒店嗎?
  「我看你不是這個意思吧。」我代他回答我的問題,不忘進一步逼迫:「如果你沒有勇氣離開的話,那就照我的吩咐去做。」
  他看著我,我也看著他。
  我知道,在這一場牌局上,我是完全佔盡上風。
  「把裁員名單送過來。」沒再看他一眼,我站起來,倚在書檯旁邊,看他的反應。
  惱怒的眼神洩漏了他的思緒,我猜他恨不得把我刴成肉碎。
  站起來,他看也不看檯上的計劃書,轉頭拉開門離去。
  我看向臻茵,只見她緩緩站起來,默默地把我丟在檯上的計劃書,逐張逐張文件收拾,然後端在手裡,低著頭,離去。離去時還不忘小心地關上門。
  由始至終,沒抬頭看我一眼,一眼也沒有。我多麼希望她能對我說一句話,或是給我一個笑容,但全都落空。
  一口氣哽在咽喉,卻只能看著她的背影在眼前遠去。
  又一次,她選擇留在他身邊。
  給我一點時間,臻茵,酒店一定會是我們的。
  「韓泰俊再有本事也交不出裁員名單。」坐在一旁的吳享萬終於開口。「如果他有魄力裁減自己的職員,我們的酒店也不會有今天的下場。」
  「那你可以嗎?」我逮住吳享萬的野心,相信在外頭的韓泰俊和臻茵看到吳享萬沒有跟出去,多少猜到吳享萬已經是我的人。
  「可以。」
  「那由你來做。」
  「交給我好了。」吳享萬的臉孔出現了一副小人得志。「很久以前我就想清除一些酒店內的冗員。」
  「第一階段要裁員一百人,明天把名單列出來。」我清楚的交代要求。
  吳享萬點頭:「我立即辦。」
  待他離去後,Leo看看我:「Boss,一定要裁員嗎?漢城酒店沒有太多冗員,而且裁員所減省的開支不足以彌補擴建工程的費用。」
  「是沒必要。」
  「那你為甚麼……」
  我回頭看他一眼:「有甚麼可以比裁員更能打擊士氣?」
  「你是說,裁員只想製造混亂?」
  「要是漢城酒店的人上下齊心,我們便無機可乘了,但若是他們自亂腳步,對我們愈有利,軍心不穩,管理層人人自危,我們不費吹灰之力便可以掌握漢城酒店。到時再慢慢議價不遲。」
  「Boss,真有你的。」
  這是讚美嗎?我苦笑了一下。
  是的,對任何一個企業我都有辦法手到拿來。
  只是對臻茵,我一點都沒辦法。




2008-1-7 17:48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65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四十八) 女人,我只有一個!

      吳享萬昨晚完成了裁員名單,我隨便的看了一眼便由他去處理。我不在乎漢城酒店,我在乎的只有一個人,很明顯,吳享萬知道我在乎的是誰,裁員名單上沒有任何一個經理級的職員。
  酒店的經濟情況雖然比想像中好,但是管治方法太過舊式,完全不現代,很多員工在酒店中工作相當長年期,流動性很低,換句話說,這群人的福利和年薪都很高,這是不合乎管理原則。
  若不有秩序地換新血,漢城酒店將來要負擔很龐大的退休福利。
  正當我看著漢城酒店職員資料時,我聽到門外一陣砰砰嘭嘭,我一早猜到韓泰俊在看到裁員名單後,一定會氣得吐血,正在想他能不能沉住氣,他就匆匆的走進來。
  甚至──忘了他總經理應謹守不變的謙恭態度。
  「你這是做甚麼?」劈頭的第一句就很不客氣。
  我頭也不抬:「總經理,我希望你進來的時候能禮貌一點。」
  啪的一聲,他把一堆紙張用力的丟在我的書枱上,大聲地吼:「你這是做甚麼?」
  「把無辜的人全部趕走?!你做出這種事,夜晚睡得安穩嗎?」
  哦?他知道那些人是無辜的?是因為他而被犠牲?
  我皺著眉,抬頭看著他惱火的臉。眼睛充滿紅絲,說實在,要不是因為臻茵,我或許會放過他。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總經理。」我裝作不明白,閒閒的說:「我只是在幫你做一些你早該做的事。有甚麼不對嗎?」  
  「你有沒有見過這名單上的任何一個人?」韓泰俊的眼睛充滿火,聲音也激昂:「你有想過這些人在這裡工作,他們有甚麼夢想?有甚麼希望?失業對他們的家人有甚麼影響?你有想過嗎?」
  「難道我連這些事情都要管?」面對韓泰俊一聲比一聲激動的質問,我不禁反問。他們有甚麼希望,有甚麼夢想,與我有甚麼關係?這是企業管理,可不是慈善機構。韓泰俊他究竟懂不懂?
  「你根本不管別人的死活,只顧自己成功。」韓泰俊好像到現在才如夢初醒。
  「我問你,韓泰俊先生,你是漢城酒店的總經理還是主人?」我不禁有點惱,裁員有甚麼問題?大企業裁員是常見的事,「你是想經營酒店企業,還是想做慈善事業?」
  「經營企業也需要人的。」韓泰俊立即截住我的問題。
  「如果一億兩千萬的資產一夕之間化為烏有的話,其他一千兩百職員也要失業了,你知道不知道?」
  「你也知道這間酒店不會那麼容易倒閉!」
  他知道我知道酒店的經濟狀況?
  他知道我故意裁員?
  那,他也該知道我是要他離開酒店吧?
  「如果想得太簡單的話,就可能會倒閉。」我認真的告誡,這是事實,漢城酒店的經營以人為本,忽視了許多市場經濟的運轉,才會令資金周轉不靈,這種情況是會導致投資者卻步而引來被併吞的危機。
  「就是因為有人才會有我們這家酒店。」韓泰俊一手執起那份裁員名單,狠狠的說。「如果沒有這些人,就沒有酒店了。」
  這人真的冥頑不靈,在管理學上,分歧太大,我沒興趣教他現代管理學和理財學,低下頭,我繼續看我的資料。
  「外面的人很多,酒店也很多。總經理。」外面到處都是酒店,也到處都有人,暗示他不要與我爭這一間。
  「我看你可能要加多一項。」
  我沒理睬他。
  頓了一下,韓泰俊繼續他未完的話:「你的女人也很多。」
  我從文件中抬頭,看著他,他毫不退避的盯著我。他知道我做這一切都是為了一個人。
  他的目光沒有退讓味道。
  他不會退,也不會讓,不論酒店或是臻茵,從他眼神看出他的堅持。
  再不說半句,他掉頭離去。
  留下那份裁員名單,及無奈的我。
  牌面上我好像完全佔盡上風,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要贏的尚未贏得到。
  無時無刻不拿著臻茵送給我的墨水筆,載滿無邊無盡的思念,思念每天每夜的增加,沉澱在心底。要贏一家酒店很容易;要贏人的心,原來那麼難。
  韓泰俊,你錯了!我的女人,從來只有一個!




2008-1-8 17:13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66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四十九) 陷阱?

      跟著侍應,走下了樓梯,來到偌大的會議室。
  推開門,韓泰俊背負著手,站在落地玻璃窗前,看著外頭墨黑的夜色。
  我很有耐性地站在一旁,看看他想搞甚麼花樣。
  坦白說,接到他的電話我是有點意外,在這樣的情況下,我不認為和他有甚麼好談。
  看見他仍無意開口,我不想浪費時間:「你找我有甚麼事?」
  韓泰俊並沒有回過頭來看我,眼睛仍停在窗外漆黑的某一處。
  過了好一陣,他才輕輕開口。
  「這裡,是我從小到大遊戲玩樂的地方;在這裡,我決定人生的事業就是酒店;在這裡,……我遇上了想和她一起走過人生的女人。」
  該死的,他說的是臻茵,我幾乎忍不住要他閉口。
  「這裡,這酒店比我自己的家還有更多的回憶和故事。我跟它的感情是你無法想像的。我不能讓和我併肩工作的同伴遭遇不幸。」說到這裡,他終於回過頭來,看著我,眼神是坦誠而真摯,「請你放過他們!請你放過那些我愛而又愛我的人!不要讓他們感到不幸。」
  韓泰俊,這是甚麼意思?
  我瞇起眼,心中暗忖他的動機。
  他的臉容雖然沮喪,卻很堅定,緩步到會議室的長檯,背著我,從衣袋中拿出一個白色信封,輕輕放在檯上,帶點苦澀的說:「恭喜你,你贏了!」
  說完,便轉身離開。
  我瞥向那個白色的信封,黑字白字明晃晃寫著辭職書。
  他要辭職?
  他願意辭職?
  他捨得這家酒店?
  他願意放棄臻茵?
  看著他離開的背影,我的心泛起無限的問號。
  會是這樣完結嗎?
  拿起韓泰俊的辭呈,我不禁皺起了眉心。
  離開Diamond Villa,我走到酒店的Casablanca。
  這陣子,我和Leo每晚都在這裡喝一杯,也許該說,我每晚都在這裡喝一杯。我是有心的等待,等待可能的遇上。
  每次推開酒吧的大門,我的心都禁不住的期待,會不會像上次一樣,看到她在迴旋樓梯中走下來。就算誰伴在她身邊都沒關係,我是多麼想再見她一面。
  一如許多的夜晚,看到的只有Leo坐在吧檯旁。
  我走過去坐下來,要了Dry Martini。
  「韓泰俊找你幹甚麼?」呼了一口煙,Leo不明所以地問。
  我不語,把韓泰俊的辭職信遞給他。
  「辭職?你說韓泰俊要辭職?」Leo有點詫異。
  「而且當著著我面前。」
  「那是甚麼意思?遊戲結束了。」
  「結束得太容易了。」我拿著酒杯,想起韓泰俊的話──在這裡,他遇上了想和她一起走過人生的女人。他會放棄她?我不相信,我記得他絕無轉圜餘地的眼神,事情不會這樣簡單。
  「就是……」Leo點點頭,隨即又興奮起來:「漢城酒店裡面已經沒有人會反對我們了,只要金董事長把資金投進來,炒熱股票,Game’s over。」
  想得太直接了。我掉過頭去看著他:「你不覺得他太容易就放棄?」
  「是不是已經被你迫到走投無路?」Leo猜測著各種可能性,「應該是員工都要被裁減,他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吧。」
  「他為甚麼要把辭職信給我?」我還是不明白,我只是管理理事,不負責人事部,而且,總經理辭職這麼重要的事,辭呈理應交給總裁才合手續。
  「這個……」Leo想了一下,「會不會是希望你給他一條生路?」
  不可能!這裡面一定有原因。
  多年獵人的訓練使我很有警覺性,我嗅到不尋常的味道,眼見著豐盛的收成,很可能是魚餌,一不小心,就會掉進敵人的陷阱。我不想成為別人的獵物。
  正低頭沉思間,不意Leo卻用手肘撞了我一下,愕然的轉頭看向他,他的眼睛盯著酒吧的迴旋樓梯,我不禁跟隨他的目光向上看。
  隨著輕輕的高跟鞋步聲,我看見臻茵正從樓梯步下來,和她一起的還有上次見過的那個女人。
  燈光很幽暗,她的眼神更是幽幽渺渺,神色憔悴不少,那個我念茲在茲的笑容,明亮的眸子,已經不復存在。
  我的心急速地跳動,它已經很久沒有這樣活躍了。我的目光在她臉上再移不開,看著她,我等著她步下來。
  她們也看見我,只見那個女人拉著臻茵轉身往回頭走。
  她要避開我嗎?
  就如上一次?
  我放下酒杯,走到迴旋樓梯的另一端,那個夜晚我就是在那裡找到她。
  熟悉的樓梯,不熟悉的感覺,我一步一步的踏上,思念匯成河,鋪在這道梯級上,每走一步,我就感到與她愈發接近。
  終於,我站在樓梯的頂端,看見她了……




2008-1-11 21:41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67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五十) 等我一個月

      臻茵看著我,似乎已經知道我一定會到這裡來找她。
  倚在樓梯之間,看著她,我等待她的選擇──掉頭離去,還是留下來。
  「李前輩,妳先到樓下等我好嗎?」她的眼睛看著我,卻對她身邊的女子說。
  那女人有些猶豫,「OK,妳一個人可以嗎?」
  臻茵沒答她,她不情不願的離開。
  時間和空間都好像停住了。
  她選擇留下來。站著那裡,悲傷的看住我。
  我向前走了一步,又一步,再一步,就像我從美國來到韓國,來到漢城酒店,來到她身邊。
  站在她的面前,我輕輕地說:「我只是照著我的話去做,妳逃避我,不願接近我,所以我為了找妳,一步一步的向妳靠近。」
  「你犧牲酒店那些無辜的人,總有一天你會得到報應的。」
  報應?對著她,我搖搖頭,她還不知道嗎?
  「對我來說,最大的報應就是失去妳。」
  「你已經失去了一半。」
  「當我擁有酒店的時候,就可以找回另一半。」
  「不,你可能失去全部。」
  「臻茵,我不是來破壞酒店的人。」我是來救這間酒店,只要給我一點時間,就可以重整酒店的經濟狀況。
  我的解釋她會相信嗎?
  「但是,你把酒店百多個員工趕出去……」
  「妳等我一個月,只要再過一個月,妳就可以看得很清楚。」我不能告訴她裁員只是幌子,待一個月後,酒店的經濟情況好轉,她就明白我的用意。
  看著她,我希望她可以理解:「相信我,臻茵。」
  她的神色惶然,無奈地搖頭:「我沒你那麼聰明,可以知道一個月後的事,難道你沒看見,現在活在痛苦當中的員工,都是因為你在這裡,才會變成這樣。如果你沒有來,他們都是一天天的在努力工作,以身為酒店的人而感到驕傲。」她一口氣說到這裡,語音帶點哽咽,「結果你在一夕之間搶走了他們的幸福,你為甚麼還不懂,你做了這麼傷人的事,你怎能還這樣冷靜?」
  面對著她的指控,錐心的傷痛在我胸臆間蔓延,她是這麼討厭我嗎?
  「妳希望我從這裡消失嗎?」我苦澀地問。
  是嗎?臻茵,妳希望我在妳的生命裡從沒出現過嗎?
  「如果東賢先生沒有來這裡的話……」
  「妳希望我在妳面前消失?妳真的這麼希望?」我從沒這樣傷心過,那種痛在心頭的感覺一直向四肢瀰漫,使我感到有點惘惘然。
  臻茵的眼睛有點淚光,困難地說:「我真希望……能夠忘了這一切,就當是很好的回憶。」
  忘了這一切。
  我的喉嚨像被甚麼哽住了,好一會說不話來,她要在她的人生中把我一筆抺去。那我呢?她有想過我嗎?
  我的心像空了,呼吸也幾乎要停了。
  她要我離開,離開這裡,離開這家酒店,離開她。
  離開她之後,我要怎麼辦?
  停了好一陣,我茫然地問她:「妳在我心裡,已經建造了一間酒店,結果,妳卻要我離去,那,我該怎麼辦?」
  淚水滑落她的臉龐,看著我,她哭起來。
  臻茵,我不是要令妳傷心,看著妳流淚,我的心比妳更痛,但請妳告訴我,沒有妳的日子,我該怎麼辦?
  我該怎麼辦?
  帶著模糊的眼淚,她擁抱著我。
  她的擁抱安撫了我茫然無措的情緒,心不其然地安定了,就像漂泊不定的船,找到它的港灣。
  我擁著她,輕輕撫著她垂在臉龐的頭髮,吻著她帶著淚的唇瓣,我對自己說,只要她願意,甚麼代價也可以付。
  看著她沒了笑容的臉,我給予我的承諾:「妳等我一個月,一個月。」
  再一次抱著我,她,無語。




2008-1-13 20:24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68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五十一) 左右決定的人

      離開Casablanca,我和Leo散步回到藍寶石。
  Leo說我們的投資賺了不少,往後不必工作得太辛苦了。
  我明白Leo對韓國這個工作不滿意,也許是時間用得多,而尚未見成果,而我又兩次放過併購的機會。
  對我來說,這次韓國之行是最具挑戰了,有時,捕獵不應太在乎結果,我享受其中的過程,這種心態Leo或許不能了解。
  「Boss,要不要再入貨?」
  「我想先看看價才決定。」
  「你想跟紐約方面聯絡?」    
  「幫我連結New York Stock 和American Stock。」
  「是了,那個李淳晴小姐滿有魅力的,她說她從未試過Kiss。」Leo一邊笑一邊說。
  李淳晴,誰是李淳晴?
  「對了,徐臻茵她說甚麼?」
  這問題,我還真不願答。
  「趕快幫我上網吧!」
  我怏怏地踏出陽台,拿出我送給臻茵的項鏈,它冰冷的感覺燙在我的手心上,使我想起臻茵不信任的眼眸。
  她應該不知道韓泰俊把辭呈遞給我吧?要是她知道的話,她會有甚麼反應?
  韓泰俊又是甚麼目的?
  他不會隨便放棄這間酒店的,背後有甚麼動作呢?


「華克山莊併購資金有疑惑
漢江貿易金福萬董事長要求漢城酒店總經理辭職強行合併」
  看著報紙的大字標題,心中卻在資金有疑惑的問題上。我不禁問:「金董事長,你認為這是韓泰俊所提供的情報嗎?」
  金福萬寅夜把這張準備明早出版的報紙拿來給我看,一定是懷疑酒店這邊把消息洩漏給傳媒,而最有可能把消息披露的必然是尹東淑和韓泰俊。
  「當然是他。不然誰會對我們公司的細節這樣了解?」
  「董事長,說不定是你那邊或債務那邊不小心把消息傳出去。」我小心地察看他的反應。
  「我在傳媒方面有很多朋友,我知道韓泰俊曾經和誰見過面。」
  「這是傳媒的遊戲,你不必太激動。」我仍然不以為這是大問題。我的併購手法完全合乎法律,韓泰俊沒奈我何。
  「你怎會這樣說?Frank,如果國稅局要查我們的帳的話,那我們一切的計劃都完蛋了。」
  我不禁挑起眉,心中拉起了警號,他的帳為何不能查?我不禁對他的資金來源起疑。
  Leo拿起了報紙,「這是明天要出版的報紙?」
  「報社方面已經被我壓下去,如果他們報導,我會抽掉所有廣告,也會採取法律行動,控告報社。」金董憤怒難平,愈說愈激動,「韓泰俊方面,在他做出更難以收拾的事前,要先教訓他一下。」
  「他是被迫到角落所以才拼命的。」我在意地笑,「只是,要是他真要離開酒店,應該另闢一條新路才對。」
  狗急跳牆,這是生物的自然反應。只是,韓泰俊如果要放棄酒店就會另找出路,不應在酒店併購上兜圈子,他的辭職分明有問題。
  「根本不必理他,Frank,反正雜草怎麼拔還是會再長的,乾脆鋪上水泥全部蓋掉……」
  金福萬的說話有點奇怪,他打算……
  電話忽然在這個時候響起。
  我心忖,必定是韓泰俊。
  Leo拿起電話,「喂……是,請你等一下。」
  把話筒遞給我,「一講曹操,曹操就到。」
  「韓泰俊?」我問。
  Leo點點頭。
  果然有詐。
  「我是申東賢。」我接過電話。
  「報紙的事你都知道了。」
  「我知道。」
  「這是你和我之間的遊戲,旁觀者未免太多了吧。」
  「你不是已經辭職了嗎?併購的事已與你無關。」
  「辭職?你以為我真的會就這樣離酒店嗎?申東賢先生!」
  我笑。「當然不會。」
  「我要談條件。」
  「好。不要在場外亂叫,要就在場內競爭。」
  「只有我們兩個?」
  「只有我們兩個。我會等你。」
  我笑著把電話交給Leo。要來的終會來,獵人需要的只是等。
  金董非常擔憂,「你不要聽了他的話就讓步了,Frank。報紙的事你不用擔心。」
  「韓泰俊的事我會處理,你裝作不知道就好了。」
  金董走了之後,我拿起了韓泰俊的辭呈。
  他一心以為我會把他的辭呈交給金董,若是報紙刊登消息之後,董事局追究,我便脫不了迫他辭職的嫌疑。
  其實,要他辭職不難,只要我召開董事大會,把他的辭呈遞上,讓董事決議,或是把這個辭呈丟給尹東淑,讓她來收拾爛攤子。
  不過,我要怎樣做,只決定在一個人的手裡。
  我不知道我要是真的把韓泰俊踢出酒店,臻茵會怎樣?我記得她說我已經失去了一半,我不能再失去一半。
  拿起了電話,我按下了臻茵的號碼。
  「我是領班經理徐臻茵。」
  「我是申東賢,妳現在有時間的話,我們見個面好嗎?」
  「有甚麼事嗎?」
  「我有東西要交給妳。」
  「東西?是……項鏈嗎?」她好像有點遲疑。
  我的項鏈有麼可怕嗎?
  不禁嘆口氣:「不是項鏈。是服務員把東西放在我房間裡。」
  我聽到她在笑了:「等一下,這不是我負責處理的事,是服務員負責的,你要我找服務員過來嗎?」
  「不用了,我不需要服務員。」隔著一條電話線,我多麼希望她能了解我的心。「我知道服務員裡沒有徐臻茵這個職員的名字。我現在需要這個人的幫忙。」
  「我知道了。在哪裡見?」
  「Diamond Villa。」




2008-1-14 18:49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69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五十二) 我們都知道的事

      對於韓泰俊,臻茵一直都是在乎的。
  雖然,我希望她不在乎,但是,我知道她一定在乎。
  我不會忘記那夜在Casablanca,她說,我已經失去一半。
  我不能冒失去另一半她的危險。
  如果她認為是我迫韓泰俊辭職,她會怎樣?會不會永遠都不見我?
  晚風吹起我的衣角,也吹來了她的香氣。
  我看著在黑暗汨汨流動的漢江,聽著她靠近的腳步聲,也不回頭,眼裡對著黑暗,心裡對著她,輕輕的問:「我在想,如果我說我想念妳,所以才要妳過來,妳會來嗎?」
  「我正在上班……」我自顧自的代她答。
  「我正在上班……」她果然就是這樣說。
  回過頭,看著她,我們都不禁笑了。
  看著她的笑臉,有點茫然,我是多麼的想念她,若是能永遠保有她的笑容,那,我再讓一步又何妨?
  「我們的職員放了甚麼東西在你房間內?」她微笑著問,眼裡透著關心。
  我默默把韓泰俊的辭職遞給她。
  「這是甚麼?」
  笑容在她看見那封辭呈時,就僵著了。
  「總經理的辭職信!」她鎖起了雙眉,不解的看著我,「這……這怎會在你房間裡?」
  從她眼神和語氣,就知道她是多麼在乎韓泰俊。
  一早就知道這個答案,只是,我必須了解她的心,這樣我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
  「……是你迫他辭職的嗎?」
  我苦笑著,無奈地點地:「可以這麼說。」
  「我真的很害怕你這樣,為了擁有想要的東西,根本不顧人死活。」她的眼裡帶著責備。
  「對泰俊來說,這家酒店是他的全部,結果你卻要他辭職,這等於要他去死,你知道嗎?」
  臻茵嘆氣,板起了臉,堅定地說:「如果因為你……而使泰俊受到任何傷害的話,不管甚麼理由,我都不會再見你。」
  我憂傷的看著她,她知道嗎?我也希望她可以像護著韓泰俊那樣護著我,可是,無論我如何努力,我也是他們世界之外的人。
  如果我趕走了韓泰俊,是否也等於趕走了她。
  答案不留情的擺在面前。
  「請你以後不要這樣做。」她的語氣充滿厭惡。
  說完,把韓泰俊的辭呈還給我。
  我無奈的接過。
  不說半句話,她轉身離去,甚至沒有說再見。
  看著她的背影,剛才她厭惡目光,使我沮喪得幾乎不能呼吸,一口氣就梗在胸膛。
  雖然明知道結果,但是,聽到她護著韓泰俊,心裡還是很沒味道。我就是比他慢了幾年。如果我比他更早認識臻茵,情況會改變嗎?
  我呆呆的站著,我贏了還是輸了?
  酒店可以手到拿來,但徐臻茵的心呢?恐怕半點也挽回不了。
  拿起那封鬧得天翻地覆的職呈,我輕輕把它撕掉。
  韓泰俊,我可以讓你贏得你所要的,但不包括徐臻茵。
  盤算過之後,我回到藍寶石,韓泰俊已在等待著。
  Leo告訴我,他坐了好一陣,堅持要與面對面談判。
  脫下西裝外套,我隨手丟下。
  我不明白,臻茵喜歡他甚麼?
  是他念舊的愚昧還是以卵擊石的勇氣?
  「你已經辭了職,我以為你會去找些安靜的地方休息。」我揶揄著他。
  「我的辭呈還未被處理。」
  靠坐在椅上,我試探著:「聽說,你在外面找到靠山了。」
  「明天你看報紙,可能會被嚇一跳。」
  他不知道消息已經被金董截下了?
  我好心地提點:「金董事長是個消息靈通的人,我想沒有那麼簡單吧。」
  「我手上的資料比你們想像還要多,明天早上的報導只不過是預告。」
  嚇我嗎?我冷笑。
  他以為他手上握著反敗為勝的籌碼,他不知道,他的籌碼只有一個徐臻茵,而我又剛好該死的很在乎。
  「我看總經理好像研究了很多有關股市的事,知道我們的計劃,也把我的策略知得清清楚楚……」Leo不屑地諷刺。
  「那些根本不重要。」我截住了Leo,不能讓Leo說出金董已經截住了報紙的事,我要看韓泰俊要交換些甚麼。
  我笑了一下,問他:「總之,你的槍膛現在上了子彈,那我們來談談條件。」
  韓泰俊以為他真的有武器在手,一整容就說:「首先第一點……」
  「等一下,」我忍不住截著他,這人談生意也不摸摸對方的底細。「你不能這樣,談條件的時候,應該先問問對方要甚麼?做生意有基本的方式。」
  「我有我自己的方式。」韓泰俊的語氣很倔:「隨我的喜歡,這是我的方式,你不談就算了。」
  我要跟隨他的方式?臻茵,為甚麼你不來看看你死心捍衛的男人,他連自己手上的籌碼有多少都不知道就去找人談判,這樣的人死一百次也不稀奇。
  我少有的好脾氣,「好,你說吧。」
  「請你取消裁員的事。」
  這個我早就料到。
  「第二呢?」
  「在媒體報導中承認是你們迫我辭職,所以,要正正式式把辭呈還給我,並且在董事會中道歉。」
  偷偷把辭呈交給我,然後卻要我正正式式還給他,還要道歉?這種手段實在不光明,還好我早就覺得他的辭職是個陷阱。韓泰俊,你太小看人了。
  「還有呢?」
  「答應我,以後不會再發生這種事。」
  「繼續……」
  「我說完了。」韓泰俊吸了一口氣,帶著要脅,「如果你接受我的條件,我就不會把資料提供給傳媒。」
  「我答應你。」
  全在我預期內的要求,只要不牽涉臻茵,甚麼都沒問題。
  韓泰俊不相信我答得這樣乾脆,而Leo的眼睛則幾乎掉在地上。
  「不過……」我皺著眉,存心讓他知道我沒有掉進他的陷阱,「辭呈可能有點問題,因為已經被我撕掉了。」
  他的眼裡閃過一道驚訝,不相信我早猜到他的把戲。
  「我在電話裡說過,所有的比賽,應該在賽場裡進行。」意思很明顯,他以後不要再找外面的力量來搞花樣。
  「但是……」
  「我會發公文給董事會,Leo……」
  「可以在明早十點前完成。」Leo雖然不願意,但是,和我合作多年,就算有任何懷疑,他都會選擇先支持我一切的決定。 
  我看著韓泰俊不自在的尷尬,不妨把話再挑明,「下次你要再辭職的話,不要把辭呈拿給我,應直接拿給總裁,因為我沒有決定權。」
  韓泰俊一下子明白了,剛才他拿著的手槍,根本沒有子彈,臉上不禁換了神色。
  「原來你早知道。」
  「當比賽結束的時候,下台接受掌聲就夠了。」我認真的說。
  「像你這樣聰明的人,怎會和那個骯髒的金福萬一起工作?我覺得非常的遺憾。」這算讚美嗎?我沒答話。
  他無奈地扯起嘴角,站起來,一躬身,誠懇地說:「晚安,客人。」
  「請慢走,總經理。」
  他當然知道我是有心放過他和漢城酒店,也許他也猜到一切都是臻茵的關係,從他的眼神,我看出他的了解。
  盡在不言中。




2008-1-16 20:56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70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五十三) 不能信任的人

       Leo默不作聲,只專注於安排明天送到漢城酒店的文件。
  我知道他不滿,但是,我不想解釋,也不習慣解釋。
  電話響,我隨手拿起來:「我是申東賢。」
  「東賢先生,請問……呃,請問韓泰俊先生他是不是去過你那裡?」臻茵急速的語氣在電話中傳過來。
  雖然她找的是韓泰俊,但是能聽到她的聲音,仍是使我很高興。
  「是,他的確來過這裡。」
  「他、他、他現在……」
  「不過,臻茵,妳先別激動,有話慢慢說。」
  「酒店的人找不到他,打他的手提電話又沒人接,他從來不會這樣的……」臻茵的聲音有點哽咽。「東賢先生,他對酒店的人說他會去找你的……」
  「可是,總經理在一個小時前已經離開了。」
  「你知道他在哪裡嗎?」
  「臻茵,我不知道他在哪裡。」我有點無可奈何,她就關心著他。
  「喔,是嗎?那不好意思,打擾了。」
  她掛上電話,我也掛了電話。
  我繼續看未看完的文件,裁員只是顯示我的權力,並不在計劃之內。我的計劃是利用管理理事的身分,掌握漢城酒店的資金。
  只是,臻茵急切的聲音在我耳邊徘徊不去,她知道我不喜歡韓泰俊,卻打電話來這裡找他,顯然是找韓泰俊找得慌了,我不禁想起金董的話:雜草怎麼拔,都會重新長出來,乾脆鋪上水泥把它蓋掉。
  「韓泰俊失蹤關我們甚麼事?找人找到這裡來了。」Leo低著頭嘀咕。
  我看了Leo一眼,撥了金董的電話。
  「Frank,怎麼這麼晚打電話來?」金董的聲音聽來相當愉快。
  「韓泰俊離開我這兒之後,一直沒有消息,請問,你知道他在哪裡嗎?」我也不客氣,直接問我要問的事。
  「我怎會知道他在哪裡?我一早就回家去了,現在正和雲熙說話。」
  「是嗎?我可以相信你嗎?」他的聲音聽來太過愉快,彷彿發生了令他很高興的事。
  「當然!你不相信我,還能相信誰?」金董頓了一頓,再說:「韓泰俊鑽到地下去或是掉進海裡去,都不關我的事。你有時間關心他,不如出來和我喝杯酒吧。」
  這不是此地無銀嗎?
  「你是真的不知道?」
  「我不是跟你說不知道嗎?Frank。」
  「那不打擾了,Goodnight。」
  放下了電話,我摘下眼鏡,揉了揉眉心。
  我知道金董的說話不可信,但是,在他口裡也套不出甚麼蛛絲馬跡。
  「Leo,明天交給董事局的文件還欠多少?」
  「很多。」Leo低頭改著名單,明顯對我的決定不滿。
  「Leo,你明知道裁員不是必須的。」
  「但是你可以把韓泰俊趕出漢城酒店,收購行動便會進展得更順利。」
  我沉吟了一會,終於說,「你不明白,我覺得金董有問題。」
  「有甚麼問題?」Leo呆了一下。
  「韓國人做事可能比美國人更不正當。」我想起金董留下的報紙,「你忘了嗎?記者說他的資金有問題。」
  「就算資金有問題……」Leo的話被電話的響聲打斷。
  我看看他,他也看看我,然後說:「我猜,是和韓泰俊有關的。」
  拿起電話,這趟是金云熙。
  「申東賢先生,我是金云熙,呃,對不起這麼晚給你電話,有些事想請你幫忙。」
  「有甚麼我可以幫忙?」
  「我要去我爸爸的高爾夫高場找我的男朋友。請你和我去一趟。」金云熙的說話很急,「十分鐘後我會到藍寶石找你,現在,我要打電話給徐臻茵。」
  徐臻茵?她的男朋友?
  她的男朋友關臻茵甚麼事?




2008-1-18 19:23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71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五十四) 情感的覺醒

    「我真嚇了一跳,妳說的那位男朋友是韓泰俊?!」
  聽到我這樣說,金云熙有點不好意思地低下頭,我知道我這樣說是有點突兀。「希望妳不要介意,我說的話沒有任何的偏見。」
  那臻茵呢?臻茵知道韓泰俊有另一個女朋友嗎?
  「沒關係。」金云熙聳聳肩,「要是怕別人的眼光,我就不會來這裡找你了。我只希望他沒事。」
  看得出金云熙很在乎韓泰俊,但是,韓泰俊心裡分明另有一個人。
  「金董事是個有名望的人,應該不會隨便傷害別人。這點妳可以放心。」我安慰她。
  「你根本不了解我爸爸這個人。」金云熙欲言又止,看來金董的確不是正當的商人。「如果泰俊出了甚麼事,我真的……沒人可以倚靠了。」
  我有點妒忌韓泰俊,他是怎樣做到的,可以令臻茵和云熙都對他如此倚賴?
  「東賢先生……」臻茵由小路跑上來,一邊喘著氣,「你已經知道了嗎?」
  「快上車吧,邊走邊說好了。」她跑得氣喘咻咻,關心的卻是另一個男人,我實在有點氣。 
  臻茵一邊上車一邊問金云熙:「妳知道地點嗎?」  
  云熙點頭。
  我踩著油門,車子向著金福萬的高爾夫球場駛去。
  一路上我默不作聲,只照著金云熙指示專心駕車,當然,再怎麼不聞不問,還是聽到臻茵不停地喃喃自語。
  一會兒說不相信金福萬是個這麼壞的人,一會兒又說金云熙可能弄錯了,一會兒又說漢城沒有法治,把金云熙聽得垂下了頭,不作一聲。
  很快便到了金董的高爾夫球場,我才停好車子,兩個女人已經急不及待跑下車,金云熙比較熟悉這裡的路,所以走在最前頭,臻茵跟著她走,我只好跟在她倆的背後。
  夜靜的高爾夫球場沒半個人影,長走廊仍是燈火通明,我們在室內找了一轉,看不見有甚麼人,突然金云熙跑下了草地,我和臻茵只得跟著她跑,遠遠好像有個人倒在那裡,不過,草地沒有照明,看不清楚是誰。
  直至跑到那個人身邊,才發現是韓泰俊,我緩緩地放慢腳步。
  「天哪!」金云熙衝前去,扶起倒地的韓泰俊。
  「泰俊,發生了甚麼事?」臻茵忙著把他扶起,語調已有點哽咽。「你還好嗎?」
  看樣子,韓泰俊是被狠狠的修理一番,坦白說,我並不打算幫忙扶他。光是看見臻茵那個緊張得要哭的臉便使我心裡非常非常的不舒服。
  兩個女人把韓泰俊扶起來,才走了兩步,韓泰俊又倒下。
  看見臻茵急得想哭的臉,我不禁心軟,「韓泰俊,我來揹你好了。」
  就這樣,我背著我的情敵,一步一步走過草地,走過長廊,回到我的車子。
  沒哼半句,我把韓泰俊放好,然後坐上駕駛座,就往醫院方向而去。


  臻茵和金云熙都進了病房看韓泰俊,我坐在病房門外等,不知道要等多久,不知道臻茵會不會出來,或是她打算逗留在醫院中陪伴韓泰俊。  
  我是不死心繼續我的等待,相信有天她會回過頭來,發現我從沒有離開過。
  很久很久,終於看見臻茵從病房裡走出來,她慢慢地踱到我的身旁,隔著一個座位,在我身旁的椅子坐下來。
  看著她憔悴的臉,我更關心她是不是知道了金云熙和韓泰俊的關係。
  「今天,很謝謝你。」
  我勉強地笑了一下,「幸好傷得不嚴重。」那種嫉妒心情仍然縈迴心中,揮之不去。
  「金福萬那個人,」她沒有看我,輕輕地說:「真的太可惡了。」
  我無奈地說:「可是我是他的合夥人。」
  她恨金福萬,也許會連帶的恨我吧。想到這裡,我不禁沮喪起來。
  她看著我:「我真的害怕東賢你也會變成他那樣。」
  轉頭看著她,這是甚麼意思?這是說她在乎我是甚麼樣的人?
  她站起來,移向隔鄰的座位,靠著我坐下,然後,把頭挨在我的肩膀上。
  這是她第一次主動的接近我,我的心急速的飛躍,我的夢成真了嗎?
  「東賢,」她輕輕地開口:「我們為甚麼要這樣相遇呢?你和我,還有泰俊和云熙,我們為甚麼要這樣相遇呢?」
  對於韓泰俊,她終於都放下了,放開了;對於我的感情,她終於覺醒了。
  我的等待終於有了回報。
  臻茵,我不管韓泰俊和金云熙,在這個世界我唯一的慶幸,就是與妳相遇。




2008-1-20 17:34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68
發表文章 53746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72  

~轉自S&Z.com~by Zero
http://www.geocities.com/sena2zero

情定番外篇~東賢的心(by Zero)

(五十五) 妹妹

      天氣雖然不很好,有點雨,但是我的心情卻不壞。交代Leo替我約金福萬,早上還是一如以往的跑步。
  對於金福萬,我有點惱怒。我在商場上向來都不用暴力,也反對暴力,要贏人,就要憑實力擊敗對手,我自信我可以贏,沒必要用這些小人手段。
  必須與金福萬說清楚,如果他一意孤行,我寧願放棄這個Case,反正我來漢城的目的,主要並不因為併購漢城酒店。只不過,工作還是工作,只要不觸及我最後的底線,還是不會放棄。
  肩膊上好像仍留著昨夜臻茵靠著我的溫暖,對於長年孤獨的我,這種親近的感覺是如此的令人留戀。
  奇怪的愛情,奇妙的心情。雖然我不知道甚麼時候才可以把我的項鍊重新繫在臻茵的脖子上,但是,只要她不再拒絕我,已經使我心裡充滿幸福感覺。
  原來,我對幸福的要求只是這麼簡單。
  跑上藍寶石的小路,遠遠已看見金福萬站在車子旁向我招手。
  「Frank,一大早叫我來,結果你卻去了跑步。年紀輕輕便努力做運動,你想長命百歳嗎?」
  他向我伸出手,想起昨夜的事,好心情不翼而飛,我摘下墨鏡,不打算和他握手,直接問他:「你為甚麼要騙我?」
  金董的手下替他撐著傘,臉色不善的瞪著我看。
  「甚麼?」他假裝不明白。
  「昨天晚上,你說不知道韓泰俊在哪裡?」
  「那又怎樣?」
  「派人去修理韓泰俊的人,不是你嗎?」我不讓他否認,不客氣地戮穿他的假臉。
  金董別開臉,避開我的質問:「我不知道你在說甚麼。」
  「高爾夫球場。」我只說了一句話,他立即回過頭來,皺起了眉頭。我緊緊接下未完的問題:「那不是你的球場嗎?」
  偏過頭,他終於豁出去,「是的。我是給他一點教訓,讓他以後不要再胡來。你當作不知道就可以了。」
  「併購是我們一起合作的,我怎可以裝作不知道這件事?」這個男人的手法真有問題,我和他合作做事,有甚麼差池,怎會不牽連我?這些人是怎樣做生意的?
  「等等,Frank。我本來不想跟你說,」金董明顯是老羞成怒:「我愈來愈不喜歡你的做事方式,裁員的事反反覆覆,韓泰俊遞辭呈的事你竟然不告訴我。」
  看他氣惱的樣子,我不禁笑起來。「我想你誤會了,其實我和你的關係,是為了併購漢城酒店的合作關係。我,不是你的員工。」
  「甚麼?」
  「如果你不喜歡我的處事方式,那麼就不必浪費時間,直接解約好了。」
  「你不覺得你的說話太過份了嗎?Frank。」
  「我覺得過份的是你。」對這種人講道理,我已經很客氣了。「你綁架韓泰俊,又派人打傷他,這是流氓才有的行為。我只會跟正當的生意人談生意,我不會做黑手黨做的事。」
  金董不以置信的瞪起了眼。
  「要是再發生這種事情的話,我就不管併購的事。」我不忘正式警告,「不送了,你慢走。」
  也不理他的反應,我向藍寶石走去。
  真不相信有這樣的生意人,我雖會耍手段,但絕不會傷害人命,用腦子不用刀子是我的原則,傷害人命是我不能容忍的。我與韓泰俊對立是因為角色立場不同,也因為臻茵的關係,但並不代表我贊成用暴力手段對付他。
  換過衣服,我倚在辦公桌上,看著窗外陰暗的天色。想不到併購漢城酒店會為我帶來煩惱。
  其實,與金福萬這種人合作很沒安全,就是今次他傷人的事沒有驚動刑警,也難保他沒有其他不法的勾當,若是他有閃失的話,我和Leo很難脫得了關係。
  「現在只剩下唯一的辦法了。」Leo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就是要尹東淑自動放棄自己的股份。我們要對付的是一個上了年紀的女人,這好像有點過意不去,可是現在除了讓她放棄經營權之外,好像沒有其他辦法了,我們要詳細計劃一下。」
  「嗯。」我點頭,想告訴Leo我的疑慮,畢竟我不願再與金福萬繼續合作。
  門鈴在這個時候響起,Leo漫應一聲:「來了。」
  是臻茵嗎?她來看我?
  「先生,你的掛號信。」
  「謝謝。」。
  不是她。我的心又回到窗外。
  聽到Leo在讀信:「有照片和資料,申東喜,兩歲半,1982年被收養。」
  我驚訝地回頭,他們找到東喜,那個小我好幾年的妹妹。
  「是美國嗎?」
  「這裡還有她的聯絡電話,電話是……」
  我轉過頭來抓起筆,「唸出來。」
  「地區字頭是450。」
  「是美國佛羅里達嗎?」
  「不是。」
  我抬頭,不是?
  「這是……漢城的。」Leo也是一臉疑惑的看著我。
  「打個電話去問問。」
  Leo拿起電話撥號碼。
  我看著資料,連同東喜小時候的照片,記憶有點模糊,她現在怎麼樣呢?被收養的日子過得好嗎?她會像我一樣,活得孤單而不快樂嗎?
  「謝謝你。」我聽到Leo掛線。
  「怎麼樣?」
  Leo的神情很怪異,「那裡說,是漢城酒店的廚房。」
  「漢城?她在漢城?她是甚麼時候從美國來漢城的?」拿著東喜唯一的照片,那是她在兩歲時拍的。
  「今年三月。」
  「你說是漢城酒店的廚房?」
  「嗯。」Leo點點頭。
  「有英文名字嗎?」
  「我看看,Jennifer S. Adams。」
  「Jennifer?」我自顧自唸起來,腦在急速地轉,「Jenny?潔霓?」
  那天晚上我等臻茵時,那個叫潔霓的女子說她和臻茵住在一起。想起她冷冷的眉梢眼角……
  Jenny,潔霓……
  潔霓,她會是我的妹妹東喜嗎?




2008-1-22 21:34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  [1] [2] [3] [4] [5] [6] [7] [8] [9]  >>

友善列印 | 推薦給朋友 | 訂閱文章 | 收藏文章



論壇跳轉:  


[本論壇所有言論屬個人意見,與 真愛勇俊 立場無關! 論壇由: 電信王-張SIR 提供]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08 Comsenz Technology Ltd. test

建議使用 1024 X 768 解析度瀏覽
清除 Cookies - 聯絡站長 - 真愛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