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註冊 | 登入 | 說明 | 真愛信箱

 

 

<<  [1] [2] [3] [4]  >>
作者:
主題: [情定番外篇分享] 戀戀情定(by 東臻小言)~6/24加新在46樓完結篇登場囉*^^ 上一文章 | 下一文章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70
發表文章 53747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1  [情定番外篇分享] 戀戀情定(by 東臻小言)~6/24加新在46樓完結篇登場囉*^^



姊妹們偶又找來另一個情定番外篇

歡迎姊妹們自己也寫些老大作品滴番外篇與大家分享


===========================================================

~轉自百度情定東賢吧~by 東臻小言

情定番外篇~ 戀戀情定(by 東臻小言)

前言
有人說,愛相隨,
但爲何我的世界堳o只有被微風吹亂的發絲。
也有人說,愛的城堡堙A
總有捍衛愛情的王子,
和蕩氣迴漾的愛情故事。
但爲何我身處的卻是個被摒棄的城堡,
每夜夢迴,相伴的總是,
枕邊未幹的淚痕。


(一)        

『成嫂,成嫂。。。啊。。』
亢奮的納喊聲,使東賢剛要踏出家門的步伐稍爲停頓。
猶豫了片刻,終於尾隨著成嫂來到後花園。
『臻茵小姐,妳還好吧!』
匆忙趕到的成嫂,喘氣連連,剛剛臻茵的喊聲,確實把她嚇得丟下手中碗碟,飛跑過來。
然而,語音未完,就被臻茵一把抱緊。
『它們發芽了!』
『什麽?』
成嫂回手抱住臻茵,她怕抱著自己不斷跳躍的臻茵會不小心跌倒。
『哈。。哈。。』臻茵忘情的跳著,笑著。
『小姐,妳小心啊!』成嫂不敢放開手。
『嗯,成嫂。』
臻茵突然偷擊的在成嫂的額頭上用力親了一下。
嚇得成嫂按著額頭,傻眼看著臻茵,一時說不出話來.
『怎麽了?』
臻茵現出一副莫明其妙的表情.
『妳該嘛親我?』
『我又不是男的,有什麽關係!』
『就是因爲妳不是男的啊!』
臻茵收起笑容,認真的看了成嫂好一會,才說,
『成嫂,妳未免也太好色了吧!』
『什麽?』成嫂真是哭笑不得。
『來,再親一個...』臻茵嘟起小嘴,作勢抱向成嫂。
『小姐,不要。。』嚇得成嫂按著額頭,大步後退。
『好了,不逗妳了。』臻茵聳聳肩。
『不過,明天記得幫我帶一張網回來。』
『臻茵小姐,我不跟妳扯了,申先生好像還沒出門。』
成嫂匆匆交待。
臻茵不以爲意的俯身欣賞她那些好不容易才發芽的小植物。
『其實啊,他是不是長三頭六臂的,妳好像很怕他的?』
東賢向成嫂搖搖手,打發著她離開。
成嫂領首鞠躬,然而挂在申東賢嘴角邊的弧線,卻讓她有點疑惑。
“申先生,他是在笑嗎?”
『妳說呢?』東賢沈聲回應臻茵的問題,
身後突而其來的深沈男聲,嚇了臻茵一跳。
她急忙轉身,出現在她眼前的是一張溫文的臉。
架在筆直鼻子的眼鏡後,一雙笑意盈盈的眼,正靜靜的凝視著她,等待她的答案。
那溫柔的凝視,讓驚訝的臻茵,一時說不上話,只是微張著嘴,往後挪移雙腳,企圖離開那令人窒息的凝視。
但卻被東賢大手一攬,納入懷堙A輕輕擁著。
東賢低下頭,看著懷中伊人,正如點穴般的用迷失眼神,望著自己。
『我有三頭嗎?』
臻茵輕輕搖了一下頭。
“還好仍有反應。”
『那有六臂嗎?』
東賢一時玩心大起。
臻茵困難的再搖了一下頭。
東賢加深笑意。
『但妳現在的反應卻像似看到怪物。』
『啊!』臻茵終於找回少許意識。
『你爲什麽抱著我?』
理直氣壯的指責卻因發抖的音調,而顯得有點氣餒。
臻茵臉上變幻不定的表情,讓東賢笑開,他呶了呶臻茵腳下的植物。
『妳再往後一步,就踏上它們了。』
臻茵輕輕掙脫東賢的懷抱,嘮叨著自己。
“真是的,還被抱了這麽久。”
看著雙頰泛紅,不知所措的她,申東賢緩緩伸出右手。
『申東賢,妳好!』
東賢並不察覺,在他握住臻茵柔軟的小手時,一顆愛情的種子已悄然的在他心底最深處發酵



***********************************
***********************************

(二)        

這個午夜並不寧靜,無先兆的暴風雨,像似交響曲,倍伴著工作至淩晨的申東賢。
案頭的文件剛整理出頭緒,他舒展了一下手腳,合上乾澀的雙眼。
“碰”
輕響的關門聲和急走的腳步聲響,夾在夜半的暴風雨中,仍可察覺它的主人是那麽驚慌。
東賢站了起來,望了一下壁鍾,一點多。
“還沒睡嗎?”
腦海閃過今晨懈逅的一幕,心中暖意綿綿。
當東賢打開書房門時,剛好看到臻茵的背影,正三步倆下的跳下樓梯。
東賢皺著眉頭,如果一個錯腳,後果將不堪想像。
東賢快步追著臻茵來到後花園時,臻茵已手拿著雨傘,半個身子沖進風雨中了。
東賢急忙一把拉回臻茵,沈聲問道,『怎麽了?』
『幼苗還沒蓋上網。』
沒頭沒腦的一句話,東賢一時反應不來。
臻茵用力掙開東賢的手,企圖再次沖進雨中,援救那些剛萌芽的小生命。
『妳會生病的。』東賢強硬的欄腰把臻茵抱了回來。
『但是。。。。』臻茵還在掙扎,但抵不過東賢強壯的手臂。
半響,東賢輕輕鬆開安靜下來的臻茵。
但全部心思放在幼苗身上的她,還沒發覺自己正靠在一個男人的懷中發呆。
東賢不解臻茵的堅持。
『幼苗很重要嗎?』
『嗯!』
神情無比失落的臻茵,讓東賢不明白,爲何那不起眼的小植物在她心中竟占了那麽重要位置。
回想起今晨,臻茵興高彩烈的模樣,仍歷歷在目。
看見臻茵失落的模樣,東賢不期然起了憐惜之心。
『咳。。咳。。』
身旁的咳嗽聲使臻茵收回遠處的眼光,她側臉睨視身旁的東賢。
“你咳什麽?”
但看見近距離的東賢,突然發覺不妥,趕緊後退。
第二次了,無端端的跑到他的懷堙C
臻茵尷尬的不敢看向東賢。
『咳。。』
臻茵擡起頭,挑了挑眉。
“你又咳什麽?”
東賢若有所思的看著臻茵。
『先換衣服吧,小心著涼!』
臻茵疑惑的看了看東賢,再低頭看了下自己,濕透的衣服緊貼身體,內衣若隱若現,性感無比。
『啊!』臻茵嚇得驚叫。
『不准看!』
臻茵伸出雙手,傾前蓋住東賢的雙眼。
『我現在看不到。』
語意深長。
『你。。你先閉上眼睛,我再放開手。』
『好!』
回答的乾脆利落。
『閉上了嗎?』
『閉上了。』
『真的?』
『真的。』
語氣無比誠摯。
『啊。。。。。!』
臻茵鬆開手後,一個箭步,就飛奔上樓。
但伴隨在自己身後的竟是申東賢爽朗的笑聲。




2008-4-9 21:20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blueberrylady
金牌會員




積分 25588
發表文章 12554
註冊 2007-3-25
狀態 離線
#2  

謝謝你又找來粉棒的情定番外篇﹗

這兩位真是讓人羨慕﹗
比羅密歐和裘麗葉還真實又可愛﹗

喂﹐花花﹗你也趕緊找位像東賢的傢伙吧﹗
還是已經有這麼一位﹐
而是你還嫌他不夠像東賢呀﹖
別挑剔了﹗
有90%像東賢(帥﹐學歷﹐溫柔體貼)就可以啦﹗
嘿嘿嘿﹗




2008-4-10 11:32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70
發表文章 53747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3  

Dear 藍姊
嘿嘿嘿......
妳這麼了解偶啊




2008-4-11 21:25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70
發表文章 53747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4  

~轉自百度情定東賢吧~by 東臻小言

情定番外篇~ 戀戀情定(by 東臻小言)

(三)        

清晨的空氣因昨夜的雨而格外清新,臻茵不禁深呼吸,略帶涼意的空氣,讓臻茵精神爲之一抖。
她調皮的伸手把樹葉上的雨珠輕輕彈開,紛飛的雨珠,猶如仙女散花般的在零碎的陽光下四下飛舞。

『真是一個美好的早晨,但是,唉。。。。』
看著被風雨摧殘過的花園,狼狽不堪,不禁一陣心痛。
臻茵拍一拍自己的臉頰。
“徐臻茵,拿出精神來,精神,精神,加油加油。”

『臻茵小姐,申先生請你過去用早餐。』成嫂向埋頭苦幹的臻茵轉達“口信”。
“申東賢”,想起昨晚的糗事,臻茵刷紅了臉。
『他在等嗎?』
『不,申先生用過了。』
“幸好” 臻茵暗暗慶倖。
『我還沒餓,你先留著。』
臻茵打發了成嫂,繼續著手上的工作。
“可要快點,不然晚上再下大雨,就白忙了。”

申東賢例外的在這個星期日逗留在家。
自從徐臻茵搬進來後,申東賢除了半夜回來梳洗休息外,成嫂已經個多月不見主人的臉。
她不明白爲什麽突然搬來一個女人。
也不明白爲什麽男主人會刻意地回避著她。
至少沒看過他們有任何交集,除了昨天早上。

幸好,徐臻茵大情大性,不拘小節。
除了,最初的一個星期略見憔悴,相處個多月來也能放開懷抱,稍微恢復本性。
但還有一個不好,就是除了花園(僅限於她的花圃範圍),臥室和廚房,臻茵可以說是足不出戶,連客廳也不多逗留片刻。

申東賢望出窗口,從他的書房往外看,可以俯視整個花園。
徐臻茵開發的小花圃,剛好在他的書房底下。
東賢已注意臻茵一整個上午,整個早晨,他都儘量壓抑自己,集中精神。
但不多久,眼角卻又不經意的瞄向窗外,追尋那白色身影。

頭戴草帽,身穿白衣的臻茵,除了,間中起身喝水和舒展久蹲的雙足外,她已在花圃忙了整個上午。
中午的太陽,越見猛烈,但臻茵好像不察覺,陽光已把她曬得紅咚咚。

東賢有點詫異於自己心頭不明的浮躁。
憐惜她不懂的照顧自己。
還是,生氣她對自己健康的忽略。

東賢閉上眼睛,浮現眼前的不再是跳動不停的數位,而是徐臻茵那鮮活的表情。
忘情的興奮;嬌媚的獻吻;懷抱堛熒贗X;至昨夜的突發事件;
一一回味,心中浮躁的心情竟一掃而空,緊繃的臉慢慢舒展至深深笑意。

申東賢啊,申東賢,你可否察覺,你那修煉得深厚的密封圍城,已悄然的被這個名叫徐臻茵的女人穿透了。

××××××××××××××××××××××××××××××

『成嫂,麻煩你準備炸醬麵。』
臻茵三步兩下的跑上樓。
『我先洗澡。』
望著臻茵的背影,成嫂搖了搖頭,“終於想到吃了!”

『小姐,你慢點!』成嫂看著狼吞虎咽的臻茵。
『咳。。咳。。』臻茵想說話,但口堛滬鼓姘磞b太多,不禁咳嗽起來。
『小姐,你還好吧!』成嫂緊張得不停輕拍臻茵的背後。
臻茵咽下那口本應該分兩次進食的食物,呼了口氣,對著成嫂傻笑。
『真拿你沒辦法。』成嫂跟笑的繼續爲臻茵揉搓背脊。

『成嫂,你幾時回鄉?』
『明天。』
其實成嫂也不捨得臻茵一人在家。
『承均剛畢業,我想回去看看。』

“好懷念大學時的生活。”
沈澱於回憶的臻茵,想起那段切膚之痛,臻茵沈默了。
『小姐,你還好吧!』
成嫂推了推失神臻茵。
『答應你,我會儘量提早回來。』
臻茵的沈默讓成嫂誤會了。
『我沒事,只是想到一些事情。』
臻茵拍了拍成嫂的手,安慰著。
『難得回家,多待一會。』
爲了消除成嫂的不安,臻茵換上笑臉。
『記得帶手信哦!』
『好,帶你最喜歡的。』
成嫂笑著答。
『對了,我準備了泡菜在冰箱堙A我說啊,你也別整天吃泡面了,多沒營養,還有。。。。』
成嫂繼續著她的嘮叨。
那熟悉的愛憐語氣和神情,讓臻茵趕緊低下頭,掩飾那雙已泡淚的眼睛。
“媽媽!”

................




2008-4-11 21:27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70
發表文章 53747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5  

~轉自百度情定東賢吧~by 東臻小言

情定番外篇~ 戀戀情定(by 東臻小言)

(四)        

『KEYSTAR 財團大廈』

倘大的辦公窒,靜寂無聲,只是偶爾交差著敲打健盤和翻動文件的聲響。  
他維持同一姿勢已一段時間,那專注的神情,令人側目。

申東賢,33歲,美族韓裔,現任 KEYSTAR 財團的總裁。
外表氣宇軒昂,舉手投足間散發著側目的貴族氣勢。
但在俊美的輪廓和模特兒般的骨架下,卻擁有異于常人的冷傲勢厲處事性格。
在接任後,居然在短短三年內,把業務推上一層樓。
除了擴展至全亞洲,還野心勃勃的觸第全世界。

最爲人津津樂道是他神秘的身世。
三年前,在華爾街是讓人聞名喪膽的 M & A 拼購專家。
現時,在韓國成爲 KEYSTAR 財團的繼承人。
個中不明的原因,更讓他頻頻登上商界和財經報導的封面傳奇人物。
但他對於外界投於的好奇和種種傳言猜測,只是保持沈默,並未加以澄清和證實。
這更加深了人們對他的好奇和興趣。

『Boss。』
推門進來的是隨他回國的LEO,樸媔齯j律師。
從申東賢還是毛頭小子時,就憑著對申東賢那不平凡的氣勢直覺,而踏上成功的直通車。
現時也只有他對申東賢的身世了若指掌。
回想當初,拿著75美金來聘請他的申東賢,和現在坐擁上百億元身價的申東賢,
總讓他自豪的對外宣稱自己眼光和直覺的獨道。

東賢起身走向窗口,舒展一下久坐的神經線。
窗外是整個黃金商業地區的俯視藍圖。
雖高局臨下,他卻時兒都感到孤寂。
就像現在那種寂肅悄然掩之,讓他俊美的側臉,更見冷漠。
不期然之下,徐臻茵俏生生的身影輕晃腦海。
兩次佳人於懷的溫暖溶化了冰封的心,臉上再次浮現醉人的溫柔。

媔矕|了揉雙眼,不敢相信那一閃而過的溫柔,是否真的曾在這木無表情的臉出現過。
『BOSS,下午的周年業務大會,所有的代表已經到齊,會議將準時開始。』
媔齯@件件的向東賢報告最新業務。
東賢回到辦公桌,繼續遊覽不斷湧進的EMAIL。

『對了,BOSS, 明晚的宴會要我幫你找舞伴嗎?』
正經事做完,媔齯ㄖ啓動他自以爲是的幽默。
『我剛認識一個美女,身材超棒,36D,24,33,PERFECT!』
看著豪無反應的申東賢,聳聳肩,自覺沒趣,
『我留爲自用。』媔瓥銙鉿蛬y。
『明天上午,安排司機到我家,接徐臻茵小姐做出席晚宴的準備。』
沒頭沒腦的一句話,讓媔囍麻I錯愕。
『什麽?』
『身份,申東賢女伴。』
惜話如金的申東賢丟下最後一句話就直接走出辦公室,留下呆若木雞的媔齱A
還在爲“申東賢女伴”找最貼切的理解。

冗長的會議一直持續到晚上。
申東賢端坐在主席位,聆聽各國代表的報告,間中提出尖銳的問題,讓席間的人猶如入坐針檀,人人自危。
他們都不由自主的覺得,爲什麽這個總裁反倒像在核對他自己的資料,而不是聽取他們的報告呢?
嚴肅的氣氛,讓所有人屏息。
間中只有樸媔齯ㄘ死的向申東賢投出适才的疑問。
但被申東賢淩厲的眼神橫掃,迫使他集中精神。
但過不久,又不死心的企圖在東賢臉上搜索答案。

××××××××××××××××××××××××××××××××


牆壁上的微弱燈光,孤單的灑落在客廳的每個角落。
東賢回到家已是午夜時分,一整天忙碌的會議章程,讓他有點疲累。

沐浴後的東賢,洗去了一身疲憊。
他走下樓,到廚房打開冰箱,倒了杯冰水,一口飲盡。
眼角瞥見垃圾桶堙A正靜靜躺著幾個泡面包裝袋。
第五天了,自從成嫂回鄉後,泡菜和泡面的存量正逐漸減少。
本以爲她只是貪一時之便,但如今卻有持續的趨勢。

東賢步上樓,刻意的在臻茵房門口停留,希望伊人會睡不著,突然打開房門,叫嚷著肚子餓。
但房媕R悄悄的,東賢有少許失落。

開始時,他刻意回避。
他以爲她會對他交纏不清。
但此時,他卻有所期待。

就把明天的安排當做驚喜禮物吧!
“晚安,臻茵。”

........




2008-4-12 22:15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70
發表文章 53747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6  

~轉自百度情定東賢吧~by 東臻小言

情定番外篇~ 戀戀情定(by 東臻小言)

(五)        

『華克山莊 WALKER HILL』

DIAMOND VILLA

一年一度全球KEYSTAR 財團的高級職員和特邀外賓周年慶晚會在華克山莊隆重登場。

輕柔的音樂旋律,紅酒香醇的氣味,充斥著衣香鬢影的華麗會場,讓人不酒先醉。
嘉賓們都盛裝打扮,企圖成爲會場的注目點。

申東賢周旋於貴賓當中,他頗長的身高,俊朗的容貌,讓他即使在蕓蕓衆生中,仍然獨樹一幟,出類拔萃。
不少女賓都向他投以愛慕之心,但神女有心,襄王無夢,東賢始終保持冷傲的態度,
連起碼的眼神交集也拒人於無情。
但現在申東賢冷靜的眼神,卻不時流轉於腕表與會場接待處,似乎在等待著什麽。

『BOSS,徐臻茵小姐說不想出席宴會。』
想起上午,媔孎諟茯絳u,使東賢亂了陣腳。
從來都是,只要他稍爲放鬆防線,女人就會像蛇般的纏上身。
『申先生,我不想去。』
電話那頭傳來臻茵闊別幾天的聲音,他不喜歡那生疏的稱呼。
『七時正,請準時。』
甫說完,就下線。
他怕她會堅持,唯有強勢對待。

終於,申東賢眼堸{耀出異樣的光彩。
他排開群衆,迎向站立在門口忐忑不安的臻茵。
衆人的眼光跟隨著申東賢的步伐,好奇會是怎樣的能耐,可令申東賢有失常的迫不及待。

『來了!』
東賢凝視著眼前的玉人。
凝脂般的肌膚,玲瓏修長的身段把晚禮服的設計完美呈現。
『準備好了嗎?』
東賢拉起臻茵的小手,輕輕揉了揉。
臻茵因東賢貼心的動作,定下了彷徨的心,對東賢點了點頭,嫣然一笑。
看得東賢撲然心動,也回了一個魅力十足的笑容。
可憐那站在一旁的樸媔齯S有所刺激。
眼前這位溫柔體貼,輕聲細語,笑意連連的紳士,真的是他認識與相伴多年的FRANK SHIN嗎?


晚宴在申東賢的開幕詞後,正式掀開。
精心策劃的節目,讓現場嘉賓情緒高仰。
尤其是那別開生面的健美先生選拔賽,更把氣氛推向高潮。
表演MODEL在強勁音樂的帶動下,逐層次的解開身上的衣物,讓現場人士尖叫連連。
當脫剩貼身小褲褲時,現場更陷入瘋狂狀態。
其中幾位MODEL爲了出圍,乾脆跳下臺,在高層席間流轉。
而更有一個肌肉型的,特別相中臻茵,把她當中心點,頻頻在她身旁打轉勾引,嚇得她避向東賢處,直到最後,緊貼住東賢懷抱也沒發覺。

第三次了,唉!

或許臻茵太專注於那肌肉男的舉動,也好奇那一塊塊在眼前不斷抖動的肌肉,
究竟是真或假,竟緩緩伸出她纖纖玉手來探測它的虛實。
『原來我們美麗的小姐是欣賞肌肉型的。』
主持人也不忘幽了幽申東賢。
『總裁先生可要加把勁哦!』
然而東賢懷中的佳人還在肌肉波濤中迷失,完全不察覺全場的目光已投向自己。
而臻茵可愛迷惘的表情,更讓東賢嘴角的弧度不斷加深和上揚。

終於,那MODEL也因臻茵的特別 “欽點” 而贏得全場總冠軍。
徐臻茵更在全場人士的大力附和下,擔任了頒獎嘉賓,和在她剛才無限迷惑的胸肌上簽上大名。

而唯一遺憾的是,起噓的愛的擁抱,卻在申東賢冷厲的眼神中作罷。

。。。。。。。。

亢奮的娛興節目後,柔和浪漫的音樂響起,舒緩嘉賓澎湃的心情。
舞池中的申東賢和徐臻茵,正靜靜享受難得的倆人世界。
至少是他申東賢個人認爲。

『臻茵小姐,除了泡面,還喜歡吃什麽?』
沒頭沒腦的問題,讓臻茵眼堨握F個問號。
『吃了幾天泡面,不膩嗎?』
臻茵回了個無聊的表情,懶洋洋的答。
『所以我買不同味道的啊。』
出乎意料的答案,使東賢樂開懷。
他靜靜看了臻茵好一會,語意深長的問,
『你真的喜歡肌肉型嗎?我會抽多點時間來健身的。』
臻茵回想起剛才的糗事。
『啊。。!』
低呼的一聲,把臉躲進東賢的肩窩內,羞澀的不敢擡起頭。

然而臻茵這一個不經意舉動,卻使東賢的最後防備徹底溶化。
他回手緊緊擁抱懷中的美人。

××××××××××××××××××××××××××××××

『那個徐臻茵好厲害,短短時間內,居然勾到申東賢這個金龜。』
『我們的韓經理真可憐,就這樣給甩了。』
『人是要往上爬的。』
『難怪連工作也辭掉。』
『當然啦,挖到金礦,換了是我,也不做那種受氣的工作。』
『她究竟下了什麽降頭,能把KEYSTAR 財團的總裁迷得團團轉。』
『當然是使出 “渾身解數” 啦!』
『哈。。哈。。哈。。』
難堪的議論在轉角的走廊處響起,也讓剛從廁所間出來的徐臻茵淚流滿臉。

『怎麽了?』
東賢迎向離開自己視線好一回的臻茵,凝視著她失去笑容的臉,憂心的追問。
『我有點累。』
臻茵低下頭,回避東賢關切的眼神。
東賢轉身吩咐媔礸蔚寣A牽著臻茵的手離開。
『申先生,我自己坐車回去就可以了。』
臻茵的一句 “申先生” 使東賢僵在原地,怒氣上升,他重新拉起臻茵剛才掙脫的手,大步離開。

廁所走廊間的一幕,重覆的困擾著臻茵,也把在身旁冷霜著臉的東賢忽略了。
車內沈重的氣氛連續著,倆人都沒開口打破異常的靜寂。

************

換下笨重的晚裝,臻茵疲乏的跌坐在沙發椅上。
過去的種種,如放映機般的在眼前一幕一幕播放。
“躲進這間大屋,不就是爲了避開閒言閒語嗎?爲什麽還要跑出去自找其辱?”  
臻茵沮喪的自質著。




2008-4-14 21:33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70
發表文章 53747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7  

~轉自百度情定東賢吧~by 東臻小言

情定番外篇~ 戀戀情定(by 東臻小言)

(六)        

略帶寒意的晨風,吹拂著在沙發椅上沉沉入睡的她。
在身旁已有一會的東賢,撫著在睡夢中仍輕蹙的眉間。
觸摸處,是帶冰冷的肌膚。
片刻,他把思想赴於行動。
他輕輕把吻印在眉上,果然緊皺的雙眉因他嘴唇的溫熱而向外舒展。
但卻似乎不甘心被打擾,而嘟起嘴巴抗議。
東賢掀起微笑,不客氣的把嘴唇移下,向她表示抗議無效。
睡得迷糊的臻茵,努力的睜開雙眼,尋找干擾的兇手。
乍醒的她,本能的坐直身體,驚訝的看著東賢,
『你該嘛?』

『梳洗一下,收拾幾件換洗衣物,我在樓下等妳。』
東賢若無其事的站起來,
『二十分鐘!』
一貫的強勢作風,丟下限期,就走出房門。
意識還模糊的臻茵,在還沒弄清楚什麼回事前,申東賢就已經消失在門口了。

匆忙起身梳洗,喘著氣跑下樓時,東賢已站在大門口等著。
『去那堙H』
臻茵不解的看著把行李放進車箱的東賢。
東賢沒回答,只是凝視著在晨露中的她。
卸下濃妝豔抹,清新的她,在迷蒙的晨露中,有如空谷幽蘭,凡間天使。

他把她拉向他,實行剛才的後續,擁吻她。
驚愕的臻茵掙扎的推開東賢,但卻被東賢強壯的臂彎緊緊鎖著。
終於東賢不離舍的熱情軟化了她。
她抬起雙臂抱著他,回應著。
得到鼓勵的申東賢,更熱切的吻著她,直至天旋地轉。

迷茫的大眼怔怔看著東賢。
“這是什麼答案?” 眼堸{著問號。
但回應他的是東賢憐惜的目光。
那令她心醉的愛戀眼神。

東賢抬起手,撫著臻茵的頭髮,再次的把她帶進懷中。
臻茵溫順的依在這溫軟的懷抱,把昨夜的不快暫拋腦後。
“親愛的,暫且享受暴雨前的寧靜,我會傾我所能,替妳承受一切。”
東賢心中暗暗發誓。

『你好!我是韓泰俊,請徐臻茵小姐聽電話。』
東賢望向壁鐘,淩晨四時,敏銳的觀察力浮起不祥的預兆。
『我是申東賢,有什麼事嗎?』
『臻茵的母親病危,需要她趕一趟,』泰俊重覆著,『春川大醫院,記得要快。』
『好,天亮前趕到。』東賢沉重的蓋上電話。




2008-4-17 20:26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70
發表文章 53747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8  

~轉自百度情定東賢吧~by 東臻小言

情定番外篇~ 戀戀情定(by 東臻小言)

(七)        

臻茵怔怔望著躺在病床上的亡母,不相信她只留下一句,『對不起,臻茵。』就撒手人寰。
『媽。。媽。。』臻茵搖著母親的手,企圖喚醒沈睡的她。

。。。。。

跪坐在靈堂前的臻茵,已經半天了,不哭不鬧,出其的安靜,反常得讓人憂心。
悲傷到極點的她,因空洞的思想和麻木的情緒,妨礙了悲傷的發泄。
她只會行屍走肉的任由擺佈。
要她吃就吃,要她喝就喝,只意識到眼前不停搖晃著人影,像在對她說話。

“媽!”相片中的母親,臉孔慈祥,笑容恬靜,溫柔的眼光就如自己記憶中的人。
“對不起,臻茵。”臨終時,她仍然爲諾言的遵守與堅持而內疚。
“媽,我無怨無悔。”
“媽,你在跟爸一起嗎?”
“有爸照顧你,你一定會幸福。”
回憶著幼時的幸福時光,臻茵嘴角挂起一絲笑容。
“爸,我要騎木馬。”“媽,我好餓!”“爸。”“媽。”

『臻茵。』
韓泰俊不忍臻茵強忍心中的悲傷,趨前。
泰俊憐惜的看著臻茵,『哭出來,會舒服一點。』
他用力的拍了臻茵肩膀一下。
『我認識的徐臻茵不是這樣的,可憐兮兮的模樣不適合你。』
臻茵怔怔的看著這個自己愛過,也爲他流過無數淚的男人。  
她摔了摔頭,想把數不清,理還亂的回憶甩掉。
『我們談一下,好嗎?』
臻茵搖頭。
她已再沒心力去思考對與錯的交叉點了。
『來,我們談談。』
不理臻茵的推遲,泰俊強拉她一把。
『痛。』
泰俊無奈,鬆開緊抓臻茵雙臂的手。
曾幾何時,她也苦苦哀求過他。
臻茵緩緩站起來,有點力不從心,身體晃了晃。
『你還好嗎?』泰俊連忙伸手扶住搖搖欲墜的臻茵。

『來,休息一下。』
東賢溫柔的擁住臻茵,無視站在一旁雙手還懸在半空的泰俊。
經過一整天下來的折騰,臻茵真的累了,她靠在東賢的肩膀,吸取支撐的能量。
東賢心疼硬撐著的臻茵,他氣惱自己的無能爲力,好幾次都想把臻茵抽離這個悲哀的環境。

而現在的申東賢,正打量著坐在對面的韓泰俊。
他犀利的眼神正在韓泰俊的臉上游走。
他好奇爲什麽,好幾次當自己到一旁接聽電話時,都瞥見韓泰俊走近臻茵說話,而每次臻茵都搖著頭回拒。
而當自己聽完電話,走近他們時,韓泰俊就匆忙的離開。
剛才他把臻茵擁進懷中的一幕,仍在申東賢的眼前打轉。

『韓泰俊,好,BOSS, 明天我把資料帶來。』

冰冷和木無表情的注視,使韓泰俊有點心虛,他底下頭回避了申東賢的眼神挑釁。
但望著申東賢懷中的臻茵,卻感到無限苦澀,曾經那是他的貼心專屬。
看到泰俊投向臻茵變化不定的眷戀眼神,東賢的臉色越見深沈。

憩息中的臻茵,感覺到東賢僵硬的身體,她擡起頭,巡視東賢的臉。
『餓嗎?』滿臉的柔情,臻茵懷疑是否是自己的錯覺。
抛開韓泰俊,東賢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在臻茵上。
臻茵搖搖頭,東賢溫柔一笑。
『乖,再歇歇。』
只有他,申東賢,可以讓自己不再覺得孤獨無助,申東賢,一個救助自己的人。
臻茵再次把頭靠向東賢,尋找那熟悉的溫軟懷抱。




2008-4-18 21:04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70
發表文章 53747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9  

~轉自百度情定東賢吧~by 東臻小言

情定番外篇~ 戀戀情定(by 東臻小言)

(八)        

看著徐徐前進的棺木,臻茵終於崩潰。
她捨命抱住前進的棺木,企圖把漸向焚化爐的它拉回。
『臻茵,別這樣。』東賢攔腰抱著臻茵。
『東賢。。媽媽。。她。。』
看著梨花帶淚,身體哆嗦的臻茵,東賢的心在收縮。
『臻茵,讓媽媽安息好嗎?』
東賢低沈穩重的聲音,穩定了臻茵彷徨失措的心。
她安靜下來,靠著東賢,望著前方,努力的平息自己。
但那因壓抑哭聲而顫抖的身體,更讓周遭的親人與申東賢倍感心酸。
。。。。
當東賢踏進徐家,看見前院的花圃時,就明白了臻茵在那個暴風雨晚上的所執著原因。
她正用某種行動去尋找失去的某段回憶。
現在的他正端坐在客廳一角,眼神跟隨著臻茵的身影。
她蒼白的臉,消瘦不少,發上別著的白色飾物,紀念著往生的母親。
她正整理著亡母的遺物。
此時的臻茵正在房子婼q懷著過往的歲月。
『妳會彈琴?』東賢走近正在鋼琴前發呆的臻茵。
『嗯!』
臻茵敷衍著。
『可有幸欣賞?』
但臻茵興致缺缺。
“寶貝,好乖噢!”
媽媽循循善誘。
“寶貝,好好聽哦!”
“媽媽,好痛!”
“來,媽媽看看。”
媽媽輕輕的在手指頭呼著氣。
“還痛嗎?”
臻茵搖搖頭,小臉浮出滿意的笑容。
YEAH, 撒嬌成功!
『臻茵,我們回家吧!』東賢不等臻茵同意,就強勢的帶臻茵離開。
兩天了,夠了,悲傷是時候畫上句號。




2008-4-20 20:27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70
發表文章 53747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10  

~轉自百度情定東賢吧~by 東臻小言

情定番外篇~ 戀戀情定(by 東臻小言)

(九)        

『洗個澡。』
東賢把臻茵推進浴窒。
異常平靜的臻茵,讓他格外憂心。

哇啦啦的水聲,隱約參雜了低低的抽泣聲。
有時,適當的發泄會是治療傷痛的好方法。
良久,水聲停止,浴室門打開,臻茵驚訝的看見還站在門外等待的東賢。

『來,把藥吞下,好好睡一覺。』
東賢遞過安眠藥和水。
兩晚的徹夜未眠,臻茵急需好好休息,補充體力。
看著日漸憔悴的她,東賢心疼極了。

臻茵順從的吞下藥物。
東賢扶她躺好,蓋上棉被。
其實,她感到好疲累,好想睡,最好能夠長眠,免去一切煩惱。

臻茵睜開剛閉上的眼,看著仍未有離開意思的東賢。
她眨了眨眼,似乎在問,“你想留下嗎?”,“看著我睡,不好吧!”
但卻漸漸迷失於東賢深情的注視。
她伸出手,撫摸東賢的臉頰,是夢嗎?
爲何從他的眼神中可尋找到如媽媽般的憐惜目光,
但在專主的眼神堳o多了份震憾她心靈的深情呢!

『東賢。』
臻茵因藥力發作,迷迷糊糊的叫著這個幾天下來依賴慣的男人。
紅紅的鼻頭,增添了幾份楚楚可憐的嬌媚。
『睡吧,MY LOVE。』
東賢輕輕吻著。

****

韓泰俊,35歲,韓國人,現任華克山莊總經理。
父母健全,有一弟一妹。
曾和徐臻茵傳出戀情,但在韓泰俊遠赴美國後,戀情無疾而終。
但飯店婺窶`的職員,都任爲他倆還是一對,至少徐臻茵依然單身。
韓泰俊三年前的離職,原因不詳,但三年後,卻從美國回來出任總經理。

申東賢迅速翻閱手中的資料。
閱畢,他把資料送進碎紙機。
媔曭瑪鴩か鄐O保持一貫水準。
知己知彼,一直是商場必備的武器。

『LEO, 查一下韓泰俊離職的原因,和華克山莊的資料。』
『YES, BOSS。』
媔攭_怪老闆竟對區區一間飯店起興趣。
『BOSS, 你明天上班嗎?』
那個徐臻茵何德何能,竟能使FRANK SHIN 丟職務不顧。
不只一天,還整整三天之久。
『能延遲的已儘量延後,但 EAGLE PROJECT 還在等你做最後確定。』
媔躟~續回報公事。
『明早,我會回公司。』
簡潔的回答,結束了對話。
東賢思量著,迅速安排明天的工作表,儘量在傍晚回家陪臻茵吃晚飯。
不知何時開始,晚飯竟成爲FRANK SHIN 最重要的事務之一。




2008-4-22 23:43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70
發表文章 53747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11  

~轉自百度情定東賢吧~by 東臻小言

情定番外篇~ 戀戀情定(by 東臻小言)

(十)        

『申先生,臻茵小姐剛用過午飯,她說還想睡一會兒。』
成嫂回報著臻茵的狀況。
『她不是剛睡醒嗎?』
東賢看看腕表,臻茵睡了已過十二小時。
『是啊,但她說還想再睡。』
東賢白忙中抽空給家媦溯q話,本想跟臻茵聊聊,但安眠藥的藥力對臻茵好像太強了。
腦海媟Q到昨晚臻茵迷迷糊糊想睡的模樣,嘴角掀起溫柔的笑容。

當東賢從一時的失神中擡起頭時,發現會議室堛漱H全看著自己。
眾人的好奇心在申東賢的冷光掃視下,趕緊低下頭,尋找失舵的方向。

媔禶n搖頭,剛才的電話十成是往家媦楚A不然 FRANK SHIN 不會失控的把那讓白癡看了
也會動心的笑容擺在臉上。
他樸媔矕崆HOW HAND 來賭,如果 FRANK SHIN 敢說不。

**************

『小姐還在睡?』
成嫂接過東賢手中的公事包。
『是,用過晚飯後才去睡的。』
成嫂趕緊交待,她可沒讓你的寶貝餓肚子。
東賢點點頭,已過24小時,藥力不可能廷續到現在。

東賢輕輕推開臻茵的房門,房內漆黑一片,使東賢一怔。
當眼瞳適應後,看見睡床上空無一人,東賢一時失慌,叫了一聲,『臻茵!』
東賢定了定神,處事不驚的他,為何面對徐臻茵的事時,會越來越沈不住氣。

原來臻茵捲曲在落地窗前的沙發堙C
他記得她有這個習慣。
東賢走近沙發,在她身旁蹲下。
他靜靜的看著她。
一會,伸出手撫著臻茵的秀髮,臉頰,心中無限疼惜。
無言的慰藉凝聚著。
終於,臻茵睜開眼睛。
她呆呆的看著東賢,很久,也不發一言。
『怎麼了?』
東賢溫柔的語音,深深的觸動脆弱的她。
她傾前張開雙手,抱著東賢的脖子。
耳邊臻茵低低的抽泣聲,牽動著東賢的心,他緊緊的回抱著她。

『臻茵,停一下好嗎?』
東賢低沈的嗓聲在臻茵的耳旁響起。
臻茵擡起頭,不解的看著東賢。
『我的腿麻痹了,讓我換個姿勢。』
東賢調皮的語氣,使臻茵坐直身體,思考著東賢的意思。
東賢換好了姿勢。
『可以了!』
他拍拍手,張開懷抱,看著臻茵,等著她的投懷送抱。
東賢捉挾的神情,使臻茵羞紅了臉,一時忘了哭泣。

申東賢就有這個能耐,成功的轉移臻茵的注意力。
『來。』
東賢拉起臻茵。
『我們去吃夜宵。』
東賢看看自己,濕透的襯衣貼著身體,他眨眨眼。
『我先去洗澡,再換一件吸水功能強的。』
臻茵噗的一聲笑了出來,雙手推著東賢出去。
看著眉開眼笑的臻茵,東賢松了口氣,哭---畢竟是發洩的良方。

他轉過身,偷襲般的在臻茵笑意連連的嘴唇上啄了一下,才施施然的離開。
臻茵捂住嘴巴,良久,當清醒過來時,兇手已逃離現場。




2008-4-23 21:54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flower
管理員

站長


積分 135370
發表文章 53747
註冊 2005-6-8
狀態 離線
#12  

~轉自百度情定東賢吧~by 東臻小言

情定番外篇~ 戀戀情定(by 東臻小言)

(十一)        

接下來的日子,臻茵在東賢的細心呵護下,漸漸放開心中包袱,打開心胸,享受愛的幸福。
連媔齯]感覺到申東賢的改變。
“他應該得到幸福。”
瞭解申東賢一路走來的辛苦,媔躟控o很欣慰。
徐臻茵的出現,確實讓在孤苦童年長大的申東賢可以享受有愛的幸福。
也慶倖申東賢“家庭”在安排這段婚姻時,所保持的堅決和強壓性態度。
雖然遭到申東賢激烈反抗,但最後仍改變不了向命運屈服的徐臻茵搬進家堙C

『臻茵。』東賢看著正在削果皮的臻茵,『讓我來。』
他很享受這個時刻,原來自己追求的竟是如此簡單的幸福。
『不用。』
臻茵誇張的表情,使東賢笑開。
『你笑什麽?』臻茵奇怪的問道,『我臉上有東西嗎?』
『沒有,只是想笑。』
臻茵白了東賢一眼。
臻茵的白眼,使東賢加深了笑意,更定眼的看著她表情變化不端的俏臉。
此時的它,正微微泛紅。
“算了吧!已經不是第一次被他這樣看了,習慣就好。”臻茵自我安慰。
“但幹嘛心跳還在不斷加速。”
『好了,給你。』東賢接過已被臻茵削去不少果肉的蘋果。
『謝謝。』
終於,注意力轉移,臻茵按了按心口。
“再這樣下去,心臟肯定出事。”
『臻茵。』
『是。』這麽快就吃完嗎?
『還要嗎?』臻茵連忙拿起蘋果。
但瞥見東賢手堛瘧囿G才剛咬一口,
『後天,我會和媔屭鴐國出差一星期。』
東賢細細觀察臻茵的反應。
『哦!』臻茵應了一聲。
“一星期,會不會太久。”
『來,』東賢拍拍身旁的坐位,臻茵順從的靠向東賢。
『我會天天撥電話回家。』
其實他也不想離開,但這個行程已經推後不少,而且已到了最後通牒。
『臨睡前,我們上視聽網聊天。』
東賢不斷許下承諾。
臻茵無聲的回應,他明白。
雖然,他們還沒完婚,但臻茵對他的依賴已越來越深。
東賢已計劃好,從美國回來,就著手辦婚禮。
雖然臻茵母親才剛離世,但他認爲臻茵的母親會很樂意臻茵早日找到幸福。
『還是,你想跟我一起去。』
提早度蜜月,也是個不錯的安排。
『啊!』
臻茵連忙坐直身體。
『你記得帶手信。』
話題也轉得太硬了吧!

『下午,通電話時,撞到那堙H』
東賢想起下午往家媦溯q話時,好像聽到撞擊聲。
臻茵微張嘴巴,“你也太神了吧!” 那時因太緊張,撞到椅角。
『讓我看看。』
東賢說完,就俯身查看臻茵的小腿。
『沒什麽?』
臻茵縮了縮腳。
『還疼嗎?』
東賢輕輕揉著膝蓋上瘀青。
『還好。』
臻茵眼堛x著淚光,因被愛,也因即將的短暫分離而不舍。
『傻瓜。』




2008-4-25 20:31
檢視個人資料  傳送私人訊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  [1] [2] [3] [4]  >>

友善列印 | 推薦給朋友 | 訂閱文章 | 收藏文章



論壇跳轉:  


[本論壇所有言論屬個人意見,與 真愛勇俊 立場無關! 論壇由: 電信王-張SIR 提供]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08 Comsenz Technology Ltd. test

建議使用 1024 X 768 解析度瀏覽
清除 Cookies - 聯絡站長 - 真愛勇俊